Da Qing lüli 大清律例 (1740)

律/lü 319 | Ou zufumu fumu 毆祖父母父母

凡子孫毆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毆夫之祖父母、父母者,皆斬。殺者,皆凌遲處死。其為從有服屬不同者,自依各條服制科斷。過失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傷者,杖一百、徒三年。俱不在收贖之例。

其子孫違犯教令,而祖父母、父母不依法決罰而橫加毆打。非理毆殺者,杖一百;故殺者,無違犯教令之罪,為故殺。杖六十、徒一年。嫡、繼、慈、養母殺者,終與親母有間,毆殺、故殺。各加一等;致令絕嗣者,毆殺、故殺。絞。監候。祖父母、父母、嫡、繼、慈、養母。非理毆子孫之婦,此婦字乞養者同。及乞養異姓子孫,折傷以下無論。致令廢疾者,杖八十;篤疾者,加一等;子孫之婦及乞養子孫。并令歸宗,子孫之婦,篤疾者。追還初歸嫁妝,仍給養贍銀一十兩;乞養子孫,篤疾者。撥付合得所分財產養贍;不在給財產一半之限,如無財產,亦量照子孫之婦給銀。至死者,各杖一百、徒三年;故殺者,各杖一百、流二千里。其非理毆子孫之妾,各減毆婦罪二等。不在歸宗、追給嫁妝、贍銀之限。

其子孫毆駡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毆駡夫之祖父母、父母而祖父母、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因其有罪毆殺之,若違犯教令,而依法决罰,邂逅致死,及過失殺者,各勿論。

條例/tiaoli 1

繼母告子不孝,及伯叔父母、兄姊、伯叔祖、同堂伯叔父母、兄姊,奏告弟姪人等打駡者,俱行拘四鄰親族人等審勘是實,依律問斷。若有誣枉,即與辯理。果有顯跡傷痕輸情服罪者,不必行勘。

條例/tiaoli 2

凡義子過房在十五歲以下,恩養年久;或十六歲以上,曾分有財產,配有室家;若於義父母及義父之祖父母、父母,有犯毆駡、侵盜、恐嚇、詐欺、誣告等情,即同子孫取問如律。若義父母及義父之祖父母、父母,毆殺、故殺者,并以毆、故殺乞養異姓子孫論。 若過房雖在十五以下,恩養未久,或在十六以上,不曾分有財產,配有室家,及於義父之期親并外祖父母有違犯者,并以雇工人論。 義子之婦,亦依前擬歲數,如律科斷。其義子後因本宗絕嗣,有故歸宗,而義父母與義父之祖父母、父母無義絕之狀,原分家產,原配妻室,不曾拘留。遇有違犯,仍以雇工人論。若犯義絕,及奪其財產妻室,與其餘親屬不分義絕與否,并同凡人論。義絕,如毆義子至篤疾,當令歸宗,及有故歸宗,而奪其財產、妻室,亦義絕也。

條例/tiaoli 3

凡本宗為人後者之子孫,於本生親屬孝服,祇論所後宗支親屬服制,如於本生親屬有犯,俱照所後服制定擬。其異姓義子與伊所生子孫,為本生父母親屬孝服,亦俱不准降等。各項有犯,仍照本宗服制科罪。

[view entire text

Table of content

Meta-information

序奏 Xu Zou

Edition detail

諸圖 Zhutu

目錄 | Content

第一部 | 名例律 Mingli lü

第二部 | 吏律 Lilü

第三部 | 戶律 Hulü

第四部 | 禮律 Lilü

第五部 | 兵律 Binglü

第六部 | 刑律 Xinglü

第七部 | 工律 Gonglü

Index

propername

bookname

person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