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SLXB

HDSLXB

條例/tiaoli 2

八旗大臣。將本旗官員職名。書寫傳牌。挨次遞交。每十日。責成一人會同太常寺官。前往天壇嚴查。有放鷹打槍成 飲酒游戲者。即行嚴拏交部。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雍正五年定例。 ]

條例/tiaoli 43

凡鬪殺等案。及毆妻致死之犯。奉旨准其留養承祀者。將該犯枷號兩月。責四十板。鬪殺等案。追銀二十兩。給死者家屬養贍。至毆妻致死。原題時親老丁單。聲請留養。遇有父母先存後故。與承祀之例相符者。各督撫於秋審時查明取結。另行報部。九卿一體覈擬具題。儻有假捏等弊。除本犯仍照原擬。不准留養承祀外。查報之地方官。及捏結之鄰保族長等。俱照捏報軍流留養例、分別議處治罪。若留養承祀之後。如有不安分守法別生事端者。無論罪名輕重。即照現犯之罪按律定議。不准復行聲請。 [謹案此條係嘉慶六年。將乾隆五十三年所定例內枷責追銀等語。及三十三年所定夫毆妻死條內父母先存後故與承祀之例相符等語。併入前條纂定。]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1

有服尊長盜卑幼未殯未埋屍柩。開棺見屍者。緦麻尊長為首。依發卑幼墳冢開棺 見屍杖一百徒三年律、減一等。未開棺槨者。再減一等。如係小功以上尊長為首。各依律以 次遞減。為從之尊長。亦各按服制、減為首之罪一等。如有卑幼或外人為首為從。分別服制 凡人、各以首從論。

律/lü 168 | Zhiji sidian shenqi 致祭祀典神祇

凡各府州縣社稷山川 風雲雷雨等神。及境內先代聖帝明王忠臣烈士載在祀典應合致祭神祇。所在有司。置立牌面。開寫神號祭祀日期。於潔淨處常川懸挂。依時致祭。至期失誤祭祀者。所司官吏杖一百。其不當奉祀之神非祀典所載而致祭者。杖八十。

條例/tiaoli 44

凡獨子留養之案。如該犯本有兄弟並姪出繼。可以歸宗者。及本犯身為人後。所後之家可以另繼者。概不得以留養聲請。若該犯之兄弟與姪出繼。所後之家無可另繼之人。不可歸宗。及本犯所後之家無可另繼者。仍准其聲請留養。 [謹案此條前半不准留養。係乾隆三十二年定。後半係嘉慶六年增輯。]

條例/tiaoli 1

升除出外文職。已經領敕領憑。若無故遷延至半年之上。不辭朝出城者。叅提依違制律問罪。若已辭出城。復入城潛住者。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係原例。 叅提下本無依違制律四字。又例未原文係改降別用。均乾隆五年增改。]

條例/tiaoli 32

糾 發冢起棺。索財取贖。已經得財者。 比依強盜得財不分首從皆斬律、擬斬立決。仍令各該督撫嚴行究審。將起意及為從下手發掘 扛 棺木之犯。照強盜法所難宥例、聲請正法。僅止跟隨同行在場瞭望之犯。照情有可原發 遣例、發新疆給官兵為奴。其未經得財者。首犯、仍比依強盜得財律、擬斬立決。從犯、俱 比照強盜情有可原例、發遣。

目錄 | Content

條例/tiaoli 45

凡軍流人犯。有兄弟並姪出繼可以歸宗者。仍照定例不准聲請留養外。其徒罪人犯。兄弟並姪出繼者。毋庸令其歸宗。概准聲請留養。 [謹案此條嘉慶四年定。]

條例/tiaoli 2

凡官員赴任。兩司、方面、行太僕苑馬寺卿、少卿、及鹽運司、府州縣正官。除原定硃 限外。有違至一月以上問罪。三月以上。送部別用。半年以上罷職。內外凡領劄憑官員。及佐貳首領雜職等官。違限一月以上問罪。半年以上。降級別用。八箇月以上罷職。雖有中途患帖。並不准理。其進表朝覲給由公差等項復任官員違限者。各照前例擬斷。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以赴任違限。俱一體處分。無論官分別輕重之事。行太僕寺卿等官。久經裁缺。朝覲之例。亦已停止。例文刪。]

第一部 | 名例律 Mingli lü

條例/tiaoli 33

糾 發冢起棺。索財取贖。已得財者。將起意及為從下手發掘扛 棺木之犯。比依強盜得財律、 不分首從。皆斬立決。跟隨同行在場瞭望之犯。發新疆給官兵為奴。其未經得財者。首犯、仍比依強盜得財律、斬 立決。從犯、俱發新疆給官兵為奴。如發冢後將屍骨拋棄道路。並將控告人殺害者。亦照強 盜得財律、不分首從。皆斬立決。

律/lü 169 | Lidai diwang lingqin 歷代帝王陵寢

凡歷代帝王陵寢。及忠臣烈士先聖先賢墳墓。所在有司。當加護守。不許於上樵採耕種、及牧放牛羊等畜。違者杖八十。 [謹案先聖先賢四字。雍正三年奏准。改在忠臣烈士上。 ]

條例/tiaoli 46

凡死罪及軍流遣犯獨子留養之案。如該犯本有兄弟並姪出繼。可以歸宗者。及本犯身為人後。所後之家可另繼者。概不得以留養聲請。若該犯之兄弟與姪出繼所後之家。無可另繼之人。不可歸宗。及本犯所後之家無可另繼者。仍准其聲請留養。其徒罪人犯。兄弟並姪出繼。毋庸令其歸宗。及本犯身為人後。毋庸另繼。概准聲請留養。 [謹案此條嘉慶十六年。將前二條修併。]

條例/tiaoli 3

凡官員領憑後。都察院轉行五城嚴查。如有藏住躲匿。不依限赴任者。報部題叅。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逾限題叅。前條已備。乾隆五年刪。]

門第一 | Mingli lü yi 名例律一

條例/tiaoli 34

平治他人墳墓為田園。未見棺槨。止一冢者。仍照律杖一百。如平治多冢。每 三冢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徒三年。卑幼於尊長有犯。緦麻功服。各加凡人一等。期親又加一 等。若子孫平治祖墳。並奴僕雇工平治家長墳一冢者、杖一百徒三年。每一冢加一等。仍照 加不至死之例。加至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為止。其因平治而盜賣墳地得財者。均按律 計贓準竊盜論、加一等。贓輕者、各加平治罪一等。知情謀買者。悉與犯人同罪。不知者不 坐。如因平治而強占或盜賣。計畝數多。按例應擬徒流充軍。以至因平治而見棺見屍。並棄 毀屍骸。按例應擬軍遣斬絞凌遲者。仍照各本例、從其重者論。其子孫因貧賣地。留墳祭埽。 並未平治。又非盜賣者。不在此例。

律/lü 170 | Xiedu shenming 褻瀆神明

凡私家告天拜斗、焚燒夜香、然點天鐙告天七鐙拜斗褻瀆神明者。杖八十。婦女有犯。罪坐家長。若僧道修齋設醮、而拜奏青詞表文、及祈禳火災者。同罪。還俗。重在拜奏。若止修齋祈禳而不拜奏青詞表文者不禁。若有官及軍民之家。縱令妻女於寺觀神廟燒香者。笞四十。罪坐夫男。無夫男者。罪坐本婦。其寺觀神廟住持、及守門之人、不為禁止者。與同罪。

條例/tiaoli 47

遣犯內、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旗下正身犯積匪者。拏獲逃人。不將實在窩留之人供出、再行妄扳者。發遣雲貴兩廣煙瘴偷刨人薓人犯、在配脫逃者。盛京旗下家奴為匪。逃走至二次者。派往各省駐防滿洲兵丁、臨行及中途脫逃者。用藥迷人、甫經學習。即行敗露者。用藥迷人。已經得財為從者。用藥迷人、被迷之人當時知覺、未經受累者。閩省不法棍徒、引誘偷渡之人、包攬過臺、中途謀害人未死同謀者。應發極邊煙瘴罪人、事發在逃、被獲時有拒捕者。開窯誘取婦人子女勒賣為從者。永遠枷號人犯、已逾十年、原擬死罪、並應發新疆黑龍江者。大夥梟徒、拒捕傷差案內之竈丁窩家。及軍營脫逃兵丁、在軍務未竣以前投首者。軍營脫逃餘丁被獲者。聚眾奪犯殺差案內、隨同拒捕、未經毆人成傷者。川省匪徒在野攔搶、四人至九人、未經傷人者。臺灣無籍游民兇惡不法、犯該 徒罪以上情重者。賊犯犯罪事發、抗拒殺差案內為從、在場助勢者。罪囚越獄脫逃、三人以 上、原犯徒罪為從、及杖笞為首。並一二人原犯軍流為從、及徒罪為首者。幕友長隨書役等 倚官妄為、累及本官、罪應軍流以上、與同罪者。新疆兵丁跟役、如有酗酒滋事、互相調發者。行竊軍犯、在配復行竊者。搶奪金刃傷人、及折傷下手為從者。積匪猾賊、及窩留者。回民犯竊、結夥三人以上、執持繩鞭器械者。開棺見屍二次為從者。引誘包攬偷渡過臺招集男婦至三十人以上者。軍流徒犯內強盜、並有關倫理、及兇徒擾害地方、罪應發遣者。俱不准聲請留養。

條例/tiaoli 4

叅將以下各官。概不准給假治喪葬親。或果係獨子。家無以次成丁。並所駐防守營汛。非屬緊要地方。許督撫提鎮取具印甘各結。酌量假限。近者不過六箇月。遠者不過十箇月以上。該督撫提鎮臨時酌定。一併聲明。請旨定奪。再於所給定限之外。或有藉端稱病。遲延逗遛。不即回任者。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乾隆五年刪。]

律/lü 1 | Wuxing 五刑

笞刑五。笞者擊也。又訓為恥。用小竹板。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杖刑五。杖重於笞。用大竹板。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一百。徒刑五。徒者奴也。蓋奴辱之。一年杖六十。一年半杖七十。二年杖八十。二年半杖九十。三年杖一百。流刑三。不忍刑殺。流之遠方。二千里杖一百。二千五百里杖一百。三千里杖一百。死刑二。絞。斬。除罪應決不待時外。其餘死罪人犯。撫按審明成招具題。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原律笞杖以五折十。現行部例。以四折十。並除不及五之零數。故杖一百。止折責四十板。今註明原文下。又巡按御史。順治十八年停止。其末節撫按審明等句。亦應刪改。因將律文改定。] 笞刑五。一十。折四板。二十。除零折五板。三十。除零折一十板。四十。除零折一十五板。五十。折二十板。杖刑五。六十。除零折二十板。七十。除零折二十五板。八十。除零折三十板。九十。除零折三十五板。一百。折四十板。徒刑五。一年杖六十。一年半杖七十。二年杖八十。二年半杖九十。三年杖一百。流刑三。二千里杖一百。二千五百里杖一百。三千里杖一百。死刑二。絞。斬。內外死罪人犯。除應決不待時外。餘俱監固。候秋審 朝審。分別情實緩決矜疑。奏請定奪。

條例/tiaoli 35

奴僕雇工人盜家長未殯未埋屍柩。未開棺槨。事屬已行。確有顯 者。照發冢已行未見棺例。 為首、絞監候。為從、發近邊充軍。開棺見屍者。照發冢見棺槨例。為首、絞立決。為從、 絞監候。其毀棄拋撒死屍者。仍照舊例不分首從。皆斬立決。

條例/tiaoli 48

搶竊滿貫擬絞、秋審緩決一次者。竊盜三犯、贓至五十兩以上擬絞、秋審緩決一次者。三次犯竊、計贓五十兩以下至三十兩、及三十兩以下至十兩者。竊贓數多、罪應滿流者。搶奪傷人、傷非金刃、傷輕平復者。竊盜臨時拒捕、傷非金刃、傷輕平復者。發掘他人墳冢見棺槨為首、及開棺見屍為從者。內地民人在新疆犯至軍流、互相調發者。調姦未成、和息後因人恥笑、復追悔抱忿自盡、致死二命者。行營金刃傷人者。川省匪徒在野攔搶、十人以上被脅隨行者。兇徒因事忿爭、執持軍器毆人至篤疾者。夥眾搶去良人子弟、強行雞姦之餘犯、問擬發遣者。並軍流徒犯內、造賣販賣賭具誘拐、及各項情輕人犯。果於未經發配、及甫經到配以前。告稱有祖父母父母老疾應侍、與例相符。准其留養一次。照例枷責。分別刺字。詳記檔案。若留養之後。復犯軍遣流徒等罪。概不准再行留養。 [謹案此二條。俱嘉慶六年定。查嘉慶三年奏准將強盜窩主等項二十五條情節較重者不准留養。搶竊滿貫等項二十二條情節較輕者准其留養。至嘉慶六年定例時。於不准留養款內將知情誘拐者。旗人犯罪發遣赦回已挑差使又生事故者。洋盜案內被脅服役者三條刪去。增入行竊軍犯在配復行竊者。搶奪金刃傷人及折傷下手為從者。積匪猾賊及窩留者。回民犯竊結夥三人以上執持繩鞭器械者。開棺見屍二次為從者。引誘包攬偷渡過臺招集男婦至三十人以上者六條。於准留養條內。增入知情誘拐一條。將旗人逃走在一月以內自行投回及拏獲者一條刪去。又改入不准留養六條。嘉慶十六年。又於不准留養條款內。刪去旗下正身犯積匪者一條。增入蠹役詐贓十兩以上者。積慣訟棍罪應擬軍者二條。]

條例/tiaoli 5

外任漢軍官員。有升轉來京。及年老有病降級革職應歸旗者。務於定限之內起程。照依各省遠近程途定限。大路有驛站者。每日令行一站。僻路無驛站者。每日行五十里。自伊本任地方。扣定起程到京日期。咨報該部該旗。如 有無故不速起程。或已起程。中途逗遛。或在別處居住。而不進京。或本身進京。而令家口在別處居住者。即令該地方官詳報督撫題 革職。交刑部治罪。已革職者。交刑部從重治罪。如該地方官不行詳報。該督撫不行題併。經該部該旗查出。或科道糾併。將該地方官並督撫照定例議處。至該員已經起程。該地方官不行申報。或已申報。而督撫提鎮不行咨明該部該旗。以致逗遛生事者。一經發覺。亦照容留之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條例/tiaoli 36

盜未殯未埋屍柩。鋸縫鑿孔。為首一二次者。杖一百徒三年。三次者。照雜犯 流罪總徒四年。四次五次者。發邊遠充軍。六次及六次以上。發極邊煙瘴充軍。為從一二次 者。杖九十徒二年半。三次者。杖一百徒三年。四次五次者。總徒四年。六次七次者。發邊 遠充軍。八次及八次以上者。發極邊煙瘴充軍。

tiaoli 條例

zhi 旨

部覆奉旨依允監固。務於下次巡按御史再審。分別情實矜疑兩項。奏請定奪

條例/tiaoli 49

遣犯內、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拏獲逃人、不將實在窩留之人指出、再行妄扳者。發遣雲貴兩廣煙瘴偷刨人薓人犯、在配脫逃者。盛京旗下家奴為匪、逃走至二次者。派往各省駐防滿洲兵丁、臨行及中途脫逃者。用藥迷人、甫經學習、即行敗露者。用藥迷人、已經得財為從者。用藥迷人、被迷之人當時知覺、未經受累者。閩省不法棍徒、引誘偷渡之人、包攬過臺、中途謀害人未死同謀者。應發極邊煙瘴罪人、事發在逃、被獲時有拒捕者。開窯誘取婦人子女勒賣為從者。永遠枷號人犯、已逾十年、原擬死罪、應發遣充軍者。大夥梟徒拒捕傷差案內之竈丁窩家、及軍營脫逃兵丁、在軍務未竣以前投首者。軍營脫逃餘丁被獲者。聚眾奪犯殺差案內、隨同拒捕、未經毆人成傷者。川省匪徒在 野攔搶、四人至九人、未經傷人者。臺灣無籍游民、兇惡不法、犯該徒罪以上情重者。賊犯犯罪事發、抗拒殺差案內為從、在場助勢者。罪囚越獄脫逃、三人以上、原犯徒罪為從、及杖笞為首。並一二人原犯軍流為從、及徒罪為首者。幕友長隨書役等倚官妄為、累及本官、罪應軍流以上、與同罪者。新疆兵丁跟役、如有酗酒滋事、互相調發者。行竊軍犯、在配復行竊者。搶奪金刃傷人、及折傷下手為從者。積匪猾賊、及窩留者。回民犯竊結夥三人以上、執持繩鞭器械者。開棺見屍二次為從者。引誘包攬偷渡過臺、招集男婦至三十人以上者。蠹役詐贓十兩以上者。積慣訟棍罪應擬軍者。鴉片煙案犯、問擬流罪以上者。軍流徒犯內強盜、 並有關倫理、及兇徒擾害地方罪應發遣者。俱不准聲請留養。 [謹案此條。道光十年十九年兩次增改。不分贓者句下。刪原有旗下正身犯積匪者八字。應發新疆黑龍江者八字。改應發遣充軍者六字。三十人以上者句下。增入蠹役詐贓至流罪以上者三十字。同治九年將鴉片煙案犯問擬流罪以上者句節刪。]

條例/tiaoli 6

外任漢軍官員。有升轉來京。及年老有病降級革職歸旗者。務於定限之內起程。令該督撫提鎮。照依各省遠近。大路有驛站者。日行一站。僻路無驛站者。日行五十里。酌定到京期限。咨報該部該旗。其中途阻風被盜患病喪事不能前進。仍照律聽其於所在官司給狀。以備照勘外。如有無故不速起程。或已起程。中途逗遛。或在別處居住。或本身進京。而令家口在別處居住者。督撫提鎮題叅。交部均照違制律治罪。地方官不行詳報。督撫提鎮不行題叅。交部議處。或已經起程。地方官不行申報。督撫提鎮不行咨明該部該旗。以致沿途逗遛生事者。亦交部議處。或革職免罪人員。別無未清事件。亦遵照此例。給咨催令回旗。免其沿途押解。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條例/tiaoli 37

發掘墳冢並盜未殯未埋屍柩。無論已 開棺未開棺。及鋸縫鑿孔等項人犯。各按其所犯本條之罪。分別首從。 計科斷。如一人疊 竊。有首有從。則視其為首次數。與為從次數。罪名相比。從其重者論。若為首各次。 計 罪輕。准其將為首次數。歸入為從次數內 計科罪。不得以為從次數。作為為首次數 計。 亦不得以盜未殯未埋屍柩。及鋸縫鑿孔之案。歸入發冢見棺。及開棺見屍案內。 計次數治罪。

條例/tiaoli 1

凡僧道軍民人等。於各寺觀神廟刁姦婦女。因而引誘逃走、或誆騙財物者。問各杖一百。姦夫發三千里充軍。姦婦入官為婢。財物照追給主。若軍民人等、縱令婦女於寺觀神廟有犯者。杖七十。枷號一月發落。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刪姦婦入官為婢句。]

條例/tiaoli 50

凡軍務未竣以前自首逃兵內。如實係因病落後。並非無故脫逃。而其父兄曾經歿於王事。又親老家無次丁者。准其留養。其無故脫逃續經拏獲者。雖有父兄歿於王事。仍 不准其留養。 [謹案此條係嘉慶六年定。]

條例/tiaoli 7

凡漢官革職離任者。交代完日。即令起程。不得過五箇月之限。京官限一月內起程。該督撫五城司坊官。將起程日期報部。並知會原籍地方官。仍照旗員回旗例。自本任地方起。至伊原籍。照驛數里數計算。扣定到籍日期。到籍之日。該督撫將並無違限之處。報部查覈。儻違限不即起程。及逗遛中途。並違限一月以上者。都察院並該督撫題到日。 照議處旗員例。將該員交刑部分別治罪。該管官徇情容留。及他省官員。聽革職人員遨遊境內。或潛住京師。五城司坊專汛武官不行查出驅逐。俱照容留旗員例議處。其有冤抑欲赴都 察院具呈申理者。應赴本地方官具呈。詳請督撫給咨來京。事竣之日。都察院轉行五城司坊官發回原籍。仍知會原籍地方官。如藉端留滯。照例治 罪。五城司坊官徇情容留者。亦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8

受雇看守墳墓。並無主僕名分之人。如有發冢及盜未 殯未埋屍柩。並鋸縫鑿孔。與未開棺槨者。或自行盜發。或聽從外人盜發。除死罪無可復加 外。犯該軍流以下等罪。悉照凡人首從各本律例上、加一等問擬。

條例/tiaoli 2

凡僧道軍民人等。於各寺觀庵院神廟刁姦婦女。除將婦女引誘逃走、仍按照和誘知情、分別首從、擬以軍徒外。其因刁姦而又誆騙財物者。不計贓數多寡。為首之姦夫、發邊遠充軍。為從者減等滿徒。俱仍盡犯姦本法。先於寺觀庵院廟門首分別枷號。滿日照擬發配。財物照追給主。犯姦之婦女。仍依本例科罪。若軍民人等、縱令婦女於寺觀神廟與人通姦。杖九十。枷號一月發落。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三年改定。]

條例/tiaoli 51

尊長故殺卑幼之案。如有親老丁單。定案時於疏內聲明。俟秋審時取結報部。分別情罪輕重辦理。 [謹案此條嘉慶十一年定。]

條例/tiaoli 8

漢官革職離任。交代完日。即令起程。不得過五箇月之限。該督撫將起程日期報部。並知會原籍地方官。儻違限 不即起程。一月以上。照舊官十日之內不離任所律、治罪。該管及地方官不行查出。交部議處。革職免罪人員。亦令按限起程。免其請咨押解。其有冤抑欲赴都察院具呈申理者。地方官給咨來京。事竣之日。發回本籍。如藉端留滯。照例治罪。五城司坊官徇情容留。交部議處。

條例/tiaoli 1

凡笞杖罪名折責。概用竹板。長五尺五寸。小竹板。大頭闊一寸五分。小頭闊一寸。重不過一斤半。大竹板。大頭闊二寸。小頭闊一寸五分。重不過二斤。其強盜人命事件。酌用夾棍。 [謹案此條康熙八年議准。]

條例/tiaoli 39

夫毀棄妻屍者。比依尊長毀棄期親卑幼死屍律、於凡人杖流上遞減四等。杖 七十徒一年半。不失屍、及毀而但 髮若傷者。再減一等。杖六十徒一年。

條例/tiaoli 3

凡各省有迎神賽會者。照師巫邪術例、將為首之人從重治罪。其有男女嬉游花費者。照治家不嚴例、罪坐家長。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查迎神賽會。下條另有正律。男女嬉游花費。已有罪坐縱令之律。此條刪。 ]

條例/tiaoli 52

各衙門差役犯案。除因公致罪、及因人連累。或尋常過犯。並無倚勢滋擾情事。遇有親老丁單。仍准查辦留養外。其餘概不准聲請留養。 [謹案此條道光十七年增定。]

條例/tiaoli 9

京官革職。曾經問有罪名者。限一月內起程。五城司坊官。將起程日期報部。並知會原籍地方官。儻違限不即起程。一月以上。照例治罪。五城司坊官。及地方官不行查出。 亦交部議處。 [謹案此二條乾隆五年將前條改定。道光二十四年。將前條十日之內句。改為十日之外。]

條例/tiaoli 2

夾棍中梃木。長三尺四寸。兩旁木各長三尺。上圓下方。圓頭各闊一寸八分。方頭各闊二寸。從下量至六寸處。鑿成圓窩四箇。面方各一寸六分。深各七分。 桚指、以五根圓木為之。各長七寸。徑圓各四分五釐。其應夾人犯不得實供。方夾一次。再不得實供。許再夾一次。用刑官有任意多用者。該管上司不時察叅。儻有徇隱。事發並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原載故禁故勘平人律內。乾隆五年移此。又案順治四年原定夾棍。上圓徑二寸。下方闊二寸二分。所鑿圓窩深六分。桚指圓徑五分。康熙四十三年刑部議定。將夾棍方圓各減二分。圓窩改深七分。桚指徑圓減去五釐。]

條例/tiaoli 40

凡發掘墳冢。及鋸縫鑿孔偷竊之案。但經得財。俱覈計所得之贓。照竊盜贓科 斷。如計贓輕於本罪者。仍依本例定擬。若計贓重於本罪者。即從重治罪。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0

旗員枷號者。按其逗遛年月之多寡。以為枷號之期。若逗遛一年。即枷號一年。儻另有生事犯法之處。從重歸結。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3

凡監禁人犯。止用細鍊。不用長枷。其應枷號人犯。除律例開載應用重枷枷號者。仍照遵行外。其餘枷號俱重二十五斤。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原載故禁故勘平人律內。乾隆五年修改移此。]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31諭。凡喇嘛班第。居城外清淨寺廟焚修。不許容留婦人。違者勒令還俗。其有施齋於喇嘛班第者。許令男人饋送本寺。若婦人私邀喇嘛班第到家者。以姦論罪。家人出首者。准其離主。

諭。凡喇嘛班第。居城外清淨寺廟焚修。不許容留婦人。違者勒令還俗。其有施齋於喇嘛班第者。許令男人饋送本寺。若婦人私邀喇嘛班第到家者。以姦論罪。家人出首者。准其離主。

1665諭。凡犯死罪非常赦所不原者。有祖父母父母老疾應侍。家無以次成丁者。開具所犯罪名奏聞。取自上裁。律文所有者。著照律行。其犯贓等罪流徙人犯。有祖父母父母老疾無人侍養者。取地方官印結。或照律存留養親。或仍應流徙。請旨定奪。

諭。凡犯死罪非常赦所不原者。有祖父母父母老疾應侍。家無以次成丁者。開具所犯罪名奏聞。取自上裁。律文所有者。著照律行。其犯贓等罪流徙人犯。有祖父母父母老疾無人侍養者。取地方官印結。或照律存留養親。或仍應流徙。請旨定奪。

條例/tiaoli 4

凡尋常枷號。重二十五斤。重枷重三十五斤。枷面各長二尺五寸。闊二尺四寸。至監禁人犯。止用細鍊。不用長枷。 [謹案此條嘉慶十七年改定。]

律/lü 63 | Wugu bu chaocan gongzuo 無故不朝叅公座

凡大小官員。無故在內不朝叅。在內不言公座署事。重朝叅也。在外不公座署事。及官吏給假限滿。無故不還職役者。一日笞一十。每三日加一等。各罪止杖八十。並留職役。 [謹案原律文杖八十下。係並附過還職。雍正三年改。]

1736奏准。查律載凡發掘墳冢開棺見屍者。絞監候。卑幼發尊長墳冢 開棺見屍者。斬監候。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開棺見屍者。為首者斬立決。為從者斬監候 等語。立法未始不嚴。而發冢之事。所在皆有。蓋緣民閒營造墳墓。多係山鄉僻壤。人 稀 少之區。以故宵小之徒。輒敢恣行開棺。但發掘墳墓。斷非一手一足所能舉行。地方官誠能嚴加緝捕。窮究黨與。務將兇犯明正典刑。則此等盜犯。自必畏法潛 蹤。不敢肆行無忌。乃民閒發冢之案。往往弋獲者少。總因盜賊雖有治罪之條。而地方官向 無議處之例。是以視同膜外。一任兇犯遠颺。查人命盜案。凡承緝接緝之官。如兇犯盜賊限 滿不獲。均已嚴定處分。今發冢之案。獨無承緝接緝處分。遂不免有膜視玩縱之弊。實於地 方大有未便。嗣後凡地方遇有發冢案件。一經事主報官。地方官即驗明通報。照依命案緝兇 之例。扣限一年緝獲。如逾限不獲。將承緝官照命案緝兇不力例、罰俸一年。儻隱忍不報。 照諱命例、議處。其接緝之官逾限不獲。亦照接緝命案之例、議處。如接緝之官。能將前任 未獲之犯緝獲者。交部議敘。

奏准。查律載凡發掘墳冢開棺見屍者。絞監候。卑幼發尊長墳冢 開棺見屍者。斬監候。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開棺見屍者。為首者斬立決。為從者斬監候 等語。立法未始不嚴。而發冢之事。所在皆有。蓋緣民閒營造墳墓。多係山鄉僻壤。人 稀 少之區。以故宵小之徒。輒敢恣行開棺。但發掘墳墓。斷非一手一足所能舉行。地方官誠能嚴加緝捕。窮究黨與。務將兇犯明正典刑。則此等盜犯。自必畏法潛 蹤。不敢肆行無忌。乃民閒發冢之案。往往弋獲者少。總因盜賊雖有治罪之條。而地方官向 無議處之例。是以視同膜外。一任兇犯遠颺。查人命盜案。凡承緝接緝之官。如兇犯盜賊限 滿不獲。均已嚴定處分。今發冢之案。獨無承緝接緝處分。遂不免有膜視玩縱之弊。實於地 方大有未便。嗣後凡地方遇有發冢案件。一經事主報官。地方官即驗明通報。照依命案緝兇 之例。扣限一年緝獲。如逾限不獲。將承緝官照命案緝兇不力例、罰俸一年。儻隱忍不報。 照諱命例、議處。其接緝之官逾限不獲。亦照接緝命案之例、議處。如接緝之官。能將前任 未獲之犯緝獲者。交部議敘。

1661題准。凡婦女不許私入寺廟燒香。違者治以姦罪。旁人能緝首者。罰本犯銀十兩給之。

題准。凡婦女不許私入寺廟燒香。違者治以姦罪。旁人能緝首者。罰本犯銀十兩給之。

1671議准。凡擬軍罪之犯。果有祖父母父母老疾。家無以次成丁者。責四十板。將軍罪照依流罪收贖。准其存留養親。

議准。凡擬軍罪之犯。果有祖父母父母老疾。家無以次成丁者。責四十板。將軍罪照依流罪收贖。准其存留養親。

條例/tiaoli 5

各省問刑衙門夾棍。州縣呈明知府驗烙。知府呈明按察使驗烙。按察司呈明督撫驗烙。其尺寸長短寬窄。俱刻於中梃之上。如有擅用未曾驗烙夾棍者。以酷刑題叅。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741議准。查律載凡發掘人墳冢見棺槨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已開棺槨見屍者。絞 監候。發而未至棺槨者。杖一百徒三年。若年遠冢先穿陷。及未殯埋而盜屍柩者。杖九十徒 二年半。開棺見屍者亦絞。雜犯、准徒五年。其盜取器物 石者。計贓准凡盜論。免刺。又 例載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見棺槨者。為首絞立決。為從絞監候。開棺槨見屍者。為首斬立決。為 從斬監候。又新定例載發掘家長墳冢已行而未見棺者。絞監候等語。是凡人發掘墳冢、及未 殯埋而盜屍柩。分別見棺見屍輕重。定擬固屬周詳。但細繹律註內云。屍在柩未殯。在殯未 埋。乃專指在家。或暫停他所。未經砌有 石者言也。其砌有 石等類。瘞於野而藏之。往 往遲至三五年及二三年者。則已有邱墓之形。而實未埋於土。是為浮庴。若有盜此等棺柩。 較之墳冢則情輕。比之未殯埋則情重。律內並未分析註明作何治罪之條。嗣後盜開凡人浮庴 見棺槨者。照發掘他人墳冢見棺槨律、減一等。徒三年。盜開凡人浮庴見屍者。照發掘他人 墳冢見屍、減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再各減一等。儻浮庴業已傾圮坍塌。有偷盜棺外器物者。仍照盜取器物 石之律、治罪。庶於情法益為妥協。再凡人盜開浮庴與發掘墳冢。 既以輕重分別。則奴婢雇工人盜開家長浮庴。與發掘家長墳冢。亦應有差等之分。嗣後凡奴 婢雇工人盜開家長浮庴見棺槨者。為首絞監候。為從杖一百流三千里。開棺槨見屍者。為首絞立決。為從絞 監候。其毀棄拋撒死屍者。仍照原例、不分首從。皆斬立決。至停柩在家、或在野。未砌 石。有偷盜棺外器物者。仍照律定擬。不在此例。

議准。查律載凡發掘人墳冢見棺槨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已開棺槨見屍者。絞 監候。發而未至棺槨者。杖一百徒三年。若年遠冢先穿陷。及未殯埋而盜屍柩者。杖九十徒 二年半。開棺見屍者亦絞。雜犯、准徒五年。其盜取器物 石者。計贓准凡盜論。免刺。又 例載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見棺槨者。為首絞立決。為從絞監候。開棺槨見屍者。為首斬立決。為 從斬監候。又新定例載發掘家長墳冢已行而未見棺者。絞監候等語。是凡人發掘墳冢、及未 殯埋而盜屍柩。分別見棺見屍輕重。定擬固屬周詳。但細繹律註內云。屍在柩未殯。在殯未 埋。乃專指在家。或暫停他所。未經砌有 石者言也。其砌有 石等類。瘞於野而藏之。往 往遲至三五年及二三年者。則已有邱墓之形。而實未埋於土。是為浮庴。若有盜此等棺柩。 較之墳冢則情輕。比之未殯埋則情重。律內並未分析註明作何治罪之條。嗣後盜開凡人浮庴 見棺槨者。照發掘他人墳冢見棺槨律、減一等。徒三年。盜開凡人浮庴見屍者。照發掘他人 墳冢見屍、減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再各減一等。儻浮庴業已傾圮坍塌。有偷盜棺外器物者。仍照盜取器物 石之律、治罪。庶於情法益為妥協。再凡人盜開浮庴與發掘墳冢。 既以輕重分別。則奴婢雇工人盜開家長浮庴。與發掘家長墳冢。亦應有差等之分。嗣後凡奴 婢雇工人盜開家長浮庴見棺槨者。為首絞監候。為從杖一百流三千里。開棺槨見屍者。為首絞立決。為從絞 監候。其毀棄拋撒死屍者。仍照原例、不分首從。皆斬立決。至停柩在家、或在野。未砌 石。有偷盜棺外器物者。仍照律定擬。不在此例。

1667議准。喇嘛所住寺廟。若容留婦女行走者。將喇嘛班第鞭一百。其婦之夫係官、罰俸一年。係平人、夫婦各鞭一百。若喇嘛班第有私往婦女家過宿者。喇嘛班第與本婦俱處絞。該管之大喇嘛。罰牲三九。札薩克喇嘛。罰牲二九。得木齊等。罰牲一九入官。其不稟明大喇嘛、於所往處過宿者。革除喇嘛班第入官。留宿之人。係官、罰俸一 年。係平人、鞭一百。

議准。喇嘛所住寺廟。若容留婦女行走者。將喇嘛班第鞭一百。其婦之夫係官、罰俸一年。係平人、夫婦各鞭一百。若喇嘛班第有私往婦女家過宿者。喇嘛班第與本婦俱處絞。該管之大喇嘛。罰牲三九。札薩克喇嘛。罰牲二九。得木齊等。罰牲一九入官。其不稟明大喇嘛、於所往處過宿者。革除喇嘛班第入官。留宿之人。係官、罰俸一 年。係平人、鞭一百。

tiaoli 條例

1673題准。凡免死擬罪人犯。有告稱祖父母父母老疾無依。家無以次成丁者。移文該地方官查取印結。照旗下人例枷號兩月。責四十板。准其存留養親。若地方官不行詳 查。結報不實者議處。

題准。凡免死擬罪人犯。有告稱祖父母父母老疾無依。家無以次成丁者。移文該地方官查取印結。照旗下人例枷號兩月。責四十板。准其存留養親。若地方官不行詳 查。結報不實者議處。

條例/tiaoli 6

每年正月六月俱停刑。內外立決重犯。俱監固。俟二月初及七月立秋之後正法。其五月內交六月節。及立秋在六月內者。亦停正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51議准。據江蘇巡撫題。金壇縣民吳惠忠因貧難度。割孩屍之頭。往丁仁琳家 恐嚇借貸一案。情罪雖屬可惡。但非例載實在光棍之條。該撫以殘毀屍骸。儼同戮屍。摘引 光棍例。將吳惠忠擬以斬決。與例不符。若照開棺見屍擬絞。揆其情罪。又覺稍輕。查例內 律無正條。比照某律某例、加一等減一等科斷。詳細奏明。恭候諭旨遵行等語。吳惠忠應照開棺見屍律量加。改為擬斬監候。秋後處決。

議准。據江蘇巡撫題。金壇縣民吳惠忠因貧難度。割孩屍之頭。往丁仁琳家 恐嚇借貸一案。情罪雖屬可惡。但非例載實在光棍之條。該撫以殘毀屍骸。儼同戮屍。摘引 光棍例。將吳惠忠擬以斬決。與例不符。若照開棺見屍擬絞。揆其情罪。又覺稍輕。查例內 律無正條。比照某律某例、加一等減一等科斷。詳細奏明。恭候諭旨遵行等語。吳惠忠應照開棺見屍律量加。改為擬斬監候。秋後處決。

1673議准。凡丈夫出外。婦人私請喇嘛班第到家者。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若稟過該佐領驍騎校請來者、無罪。其婦人私入寺廟燒香者。照律治罪。拏首之人。照例給賞。若家僕出首者。照首主例治罪。

議准。凡丈夫出外。婦人私請喇嘛班第到家者。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若稟過該佐領驍騎校請來者、無罪。其婦人私入寺廟燒香者。照律治罪。拏首之人。照例給賞。若家僕出首者。照首主例治罪。

條例/tiaoli 1

凡京官養病到家調理痊可。即便依期聽用。若有託故延住三年之外。起送赴部者。照例革職。若到部雖在三年之外。起文尚在三年之內。照例具由。奏請定奪。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病痊赴補。並不勒定限期。此條刪。]

1675題准。凡已經具題案內、干連軍流徒罪犯人。若有准其存留 養親者。不必具題。照例發落。

題准。凡已經具題案內、干連軍流徒罪犯人。若有准其存留 養親者。不必具題。照例發落。

條例/tiaoli 7

凡民人犯軍流徒罪者。俱至配所。照應杖之數折責。惟緣坐流罪不加杖。 [謹案軍流徒犯。俱俟到配決杖。係康熙十二年題准。至乾隆五年定例。原載徒流遷徙地方律後。乾隆五十三年移附此律。]

1786議准。 查律載於有主墳地內盜葬。杖八十。又例載在切近墳旁盜葬。而本家輒行發掘者。應照地界 內有死人不報官司而輒移他處律、科斷。如有棄毀屍骸。照地界內有死人而移屍棄毀律、科 斷、盜葬之人。止照本律杖八十。若非係墳地。止在田地場園內盜葬。而地主發掘者。除開 棺見屍、仍照律擬絞外。其不開棺見屍者。各照本律減一等科斷。其盜葬之人。亦止照本律減二等杖六十。 私自偷埋。侵犯他人墳冢者。照發掘他人墳冢律治罪各等語。例意原以有主墳地。被人盜葬。 地主自可告官勒遷。乃輒逞忿發掘棄毀。殘及枯骨。是以定例從嚴。而於盜葬之人。向不論 其有無致被發掘。俱照本律擬以杖責。原例實未允協。查地主殘毀屍棺。皆係盜葬者惑於風 水、謀人吉壤搆釁所致。則盜葬之人。既致所親棺骸於暴露。又轉罹地主於罪戾。實為首禍 之人。自應從重治罪。嗣後盜葬之人。其有侵犯他人墳冢。或致見棺見屍者。仍各按照律例 治罪外。如止於他人田園山場內盜葬者。即照強占官民山場杖一百流三千里律、量減二等。 杖九十徒二年半。如於有主墳地內切近墳旁盜葬。尚未侵犯墳冢。致見棺見屍情重者。即照 強占官民山場杖一百流三千里律、量減一等。杖一百徒三年。勒限一月。押令犯屬遷移。逾 限不遷。即將犯屬枷示。俟遷移日釋放。儻盜葬後被地主發掘棄毀屍骸。及開棺見屍者。除 地主仍照例分別治罪外。盜葬之人。無論所葬尊長及卑幼屍柩。俱照強占官民山場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其地師訟師。如審有唆令盜葬情事。即與本犯一體治罪。

議准。 查律載於有主墳地內盜葬。杖八十。又例載在切近墳旁盜葬。而本家輒行發掘者。應照地界 內有死人不報官司而輒移他處律、科斷。如有棄毀屍骸。照地界內有死人而移屍棄毀律、科 斷、盜葬之人。止照本律杖八十。若非係墳地。止在田地場園內盜葬。而地主發掘者。除開 棺見屍、仍照律擬絞外。其不開棺見屍者。各照本律減一等科斷。其盜葬之人。亦止照本律減二等杖六十。 私自偷埋。侵犯他人墳冢者。照發掘他人墳冢律治罪各等語。例意原以有主墳地。被人盜葬。 地主自可告官勒遷。乃輒逞忿發掘棄毀。殘及枯骨。是以定例從嚴。而於盜葬之人。向不論 其有無致被發掘。俱照本律擬以杖責。原例實未允協。查地主殘毀屍棺。皆係盜葬者惑於風 水、謀人吉壤搆釁所致。則盜葬之人。既致所親棺骸於暴露。又轉罹地主於罪戾。實為首禍 之人。自應從重治罪。嗣後盜葬之人。其有侵犯他人墳冢。或致見棺見屍者。仍各按照律例 治罪外。如止於他人田園山場內盜葬者。即照強占官民山場杖一百流三千里律、量減二等。 杖九十徒二年半。如於有主墳地內切近墳旁盜葬。尚未侵犯墳冢。致見棺見屍情重者。即照 強占官民山場杖一百流三千里律、量減一等。杖一百徒三年。勒限一月。押令犯屬遷移。逾 限不遷。即將犯屬枷示。俟遷移日釋放。儻盜葬後被地主發掘棄毀屍骸。及開棺見屍者。除 地主仍照例分別治罪外。盜葬之人。無論所葬尊長及卑幼屍柩。俱照強占官民山場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其地師訟師。如審有唆令盜葬情事。即與本犯一體治罪。

律/lü 171 | Jinzhi shiwu xieshu 禁止師巫邪術

凡師巫假降邪神。書符呪水。扶鸞禱聖。自號端公太保師婆名色。及妄稱彌勒佛白蓮社明尊教白雲宗等會。一應左道異端之術。或隱藏圖像。燒香集眾。夜聚曉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為首者絞監候。為從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若軍民裝扮神像、鳴鑼擊鼓、迎神賽會者。杖一百。罪坐為首之人。里長知而不首者。各笞四十。其民閒春秋義社。以行祈報者。不在此限。

條例/tiaoli 2

在京現任官員。並辦事進士。乞恩養病者。行原衙門勘實具奏。請旨放回。病痊之日。赴部聽用。仍行巡按御史並按察司查勘。其在外方面有司官員。不許養病。 [謹案此條係原例。]

1679題准。凡內外問擬軍流、及免死減等犯人。有鄉約、地方、十家長、兩鄰、假捏出結。存留養親者。鄉約、地方、各責四十板。十家長、並兩鄰、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又覆准。地方官將存留養親人犯假捏出結者。降二級調用。轉詳上司。罰俸一年。具題督撫。罰俸六月。如係受賄出結者。革職提問。轉詳上司。降三級調用。督撫降一級留任。

題准。凡內外問擬軍流、及免死減等犯人。有鄉約、地方、十家長、兩鄰、假捏出結。存留養親者。鄉約、地方、各責四十板。十家長、並兩鄰、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又覆准。地方官將存留養親人犯假捏出結者。降二級調用。轉詳上司。罰俸一年。具題督撫。罰俸六月。如係受賄出結者。革職提問。轉詳上司。降三級調用。督撫降一級留任。

條例/tiaoli 8

每年於小滿後十日起。至立秋前一日止。如立秋在六月內。以七月初一日為止。將枷責等輕罪人犯照例減等發落。笞罪寬免。監禁重犯。令管獄官量加寬恤。刑部現審案件。審明減等。十日一次彙題。其人犯俱交該旗該地方官暫行保釋。立秋後送部發落。 [謹案此條雍正元年定。乾隆六年奏准。現審軍流以下。改為按季彙題。其熱審之案。即於彙題本內聲明。將例內十日彙題之處。照新例改正。]

1801諭。刑部議覆四川省具題崇甯縣民黃萬熉。盜開伊母屍棺。剝取衣服。並毀棄死屍。擬斬立 決一本。閱其情節。實屬窮兇極惡。黃萬熉於伊母羅氏。生前不能侍奉。致令依靠次子黃萬 烜居住。及至黃羅氏歿後。黃萬熉忍於開棺剝取屍衣。致將伊母右手 曲 秋 落。又挾嫌誣害王文彩。將伊母屍手丟棄王文彩田內。希圖 累洩忿。忍心害理。殘惡已極。該 督等比照奴婢雇工毀棄拋撒家長死屍不分首從皆斬立決例擬斬立決。實為紕謬錯誤。人子之 於父母。其恩誼迥非奴婢雇工之於家長可比。設該犯於伊母生前毀折肢體。應得何罪。豈有 如此極惡逆犯。僅予斬決之理。黃萬熉著即凌遲處死。並著刑部載入律例。

諭。刑部議覆四川省具題崇甯縣民黃萬熉。盜開伊母屍棺。剝取衣服。並毀棄死屍。擬斬立 決一本。閱其情節。實屬窮兇極惡。黃萬熉於伊母羅氏。生前不能侍奉。致令依靠次子黃萬 烜居住。及至黃羅氏歿後。黃萬熉忍於開棺剝取屍衣。致將伊母右手 曲 秋 落。又挾嫌誣害王文彩。將伊母屍手丟棄王文彩田內。希圖 累洩忿。忍心害理。殘惡已極。該 督等比照奴婢雇工毀棄拋撒家長死屍不分首從皆斬立決例擬斬立決。實為紕謬錯誤。人子之 於父母。其恩誼迥非奴婢雇工之於家長可比。設該犯於伊母生前毀折肢體。應得何罪。豈有 如此極惡逆犯。僅予斬決之理。黃萬熉著即凌遲處死。並著刑部載入律例。

條例/tiaoli 3

在京現任官員告假養病者。各衙門勘實。咨行該部具奏。請旨解任。病痊之日。赴部補用。其在外司道以下官員。果係實病。督撫察勘奏請。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改定。]

1682覆准。凡總甲衙役。受流犯財物。通同說事。假捏出結者。俱照兩鄰出結之例、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其不受財出結者。仍責四十板。

覆准。凡總甲衙役。受流犯財物。通同說事。假捏出結者。俱照兩鄰出結之例、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其不受財出結者。仍責四十板。

條例/tiaoli 9

熱審期內。一應杖責之犯。無論題達重案。以及其餘事件。統於減等之中。遞行八折發落。 [謹案此條乾隆二年定。]

tiaoli 條例

1804山東巡撫奏高密縣民仲二等。捏稱李憲德屍成旱魃。糾 刨毀一案。將仲二 於發冢開棺見屍律上量減。發伊 當差。奉旨。旱魃之名。見於大雅。後世稗乘相傳。遂以為僵屍久。即為旱魃。其說本屬不經。而鄉曲小民。惑於傳播之言。每有刨墳燒屍之事。即如此案 仲二等與李詒遷並無讎隙。止因時屆亢旱。見伊父李憲德墳土潮潤。疑為屍成旱魃。遂至糾 刨墳。鉤出屍身。以其皮肉未腐。輒稱實係旱魃。相率擊打燒毀。情節殊為慘酷。夫旱熯 乃係天行。豈朽胔殘骸所能為虐。而蚩氓無識。妄謂除魃遂可弭災。若不嚴設例禁。任聽鄉 愚刨墳擊打。甚至不肖匪徒。挾讎殘忍。於風俗人心。大有關繫。著該部悉心酌覈。纂緝例 條。嗣後遇有此等指稱旱魃刨墳毀屍之案。即應照開棺見屍律。分別首從科罪。如訊係實無 嫌隙者。其應絞首犯。尚可予以緩決。若訊有挾讎洩忿情事。即應入於情實辦理。

山東巡撫奏高密縣民仲二等。捏稱李憲德屍成旱魃。糾 刨毀一案。將仲二 於發冢開棺見屍律上量減。發伊 當差。奉旨。旱魃之名。見於大雅。後世稗乘相傳。遂以為僵屍久。即為旱魃。其說本屬不經。而鄉曲小民。惑於傳播之言。每有刨墳燒屍之事。即如此案 仲二等與李詒遷並無讎隙。止因時屆亢旱。見伊父李憲德墳土潮潤。疑為屍成旱魃。遂至糾 刨墳。鉤出屍身。以其皮肉未腐。輒稱實係旱魃。相率擊打燒毀。情節殊為慘酷。夫旱熯 乃係天行。豈朽胔殘骸所能為虐。而蚩氓無識。妄謂除魃遂可弭災。若不嚴設例禁。任聽鄉 愚刨墳擊打。甚至不肖匪徒。挾讎殘忍。於風俗人心。大有關繫。著該部悉心酌覈。纂緝例 條。嗣後遇有此等指稱旱魃刨墳毀屍之案。即應照開棺見屍律。分別首從科罪。如訊係實無 嫌隙者。其應絞首犯。尚可予以緩決。若訊有挾讎洩忿情事。即應入於情實辦理。

條例/tiaoli 4

外官告病。督撫查明確實具題。令其回籍。調理痊可。有情願起用者。 於本省起文。赴部引見。仍以原缺補用。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1687題准。軍流人犯發遣時。有控告存留養親者。該督撫嚴行確查。並取該管官印結。或應具題。或應咨部。俱照例准其存留。若有假捏情弊。該督撫並地方官。俱交與該部照例議處。其人犯咨解到部之後。如有控告年老殘疾。 及無以次成丁者。仍不准行。

題准。軍流人犯發遣時。有控告存留養親者。該督撫嚴行確查。並取該管官印結。或應具題。或應咨部。俱照例准其存留。若有假捏情弊。該督撫並地方官。俱交與該部照例議處。其人犯咨解到部之後。如有控告年老殘疾。 及無以次成丁者。仍不准行。

條例/tiaoli 10

直省熱審之先。審擬具題。到部遇熱審者。均減等發落。督撫於熱審時審擬減等發落。具題雖過熱審之期到部。亦仍行減等發落。其原具題時遇熱審。有情罪不符。駮回後具題逾熱審者。亦准減等完結。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條例/tiaoli 1

各處官吏軍民道人等。來京妄稱諳曉扶鸞禱聖。書符呪水。一切左道異端邪術。煽惑人民。為從者。及稱燒煉丹藥。出入內外官家。或擅入皇城。夤緣作弊。希求進用。屬軍衞者、發邊衞充軍。屬有司者、發邊外為民。若容留潛住。及薦舉引用。鄰甲知情不舉。並皇城各門守衞官軍、不行關防搜拏者。叅究治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三十六年。將屬軍衞者四句。改為發近邊充軍。又增若事關重大臨時酌量辦理二句。]

1810刑部具奏。審擬呂祥刨穵祖墳開棺見屍一案。奉旨。此案呂祥因貧起意。先後發掘伊高祖之祖呂承科高祖之父呂九思並伊高祖之弟呂猶龍墳 冢。開棺盜取金銀器物。賣錢花用。實屬殘忍蔑倫。竟非人類。著即照所擬凌遲處死。並查 明該犯如有子嗣。即著發往伊 。嗣後如有似此刨掘祖父母墳墓至三冢者。該犯照例凌遲外。 其子嗣均即行發遣。著為令。

刑部具奏。審擬呂祥刨穵祖墳開棺見屍一案。奉旨。此案呂祥因貧起意。先後發掘伊高祖之祖呂承科高祖之父呂九思並伊高祖之弟呂猶龍墳 冢。開棺盜取金銀器物。賣錢花用。實屬殘忍蔑倫。竟非人類。著即照所擬凌遲處死。並查 明該犯如有子嗣。即著發往伊 。嗣後如有似此刨掘祖父母墳墓至三冢者。該犯照例凌遲外。 其子嗣均即行發遣。著為令。

條例/tiaoli 5

道府州縣等官。除實在老病者。督撫於疏內聲明。准其休致。如有一時患病。而平日居官尚好。於地方有益者。將該員才堪辦事之處聲明。准其回籍。俟病愈令原籍咨部引見。仍以原缺補用。 [謹案此條雍正六年定。乾隆五年。因以上三條。並無擬罪條款。刪。 ]

1690議准。軍流人犯。有祖父母父母告稱老疾無依。家無以次成丁者。係大宛二縣所屬。停其副指揮吏目具結送部。令大宛二縣具結申送府尹治中。 治中出結。府尹確查轉送。如五城所屬。亦停其副指揮吏目具結送部。令掌印兵馬司出結。該城御史確查轉送。外省令知府知州出結。司道官確查。申詳督撫嚴察轉送。若有以次成丁而謊出印結。有受賄發覺者。從重議處。若有失查之處發覺者。將不行確查各官。俱照例處分。本犯仍行發遣。

議准。軍流人犯。有祖父母父母告稱老疾無依。家無以次成丁者。係大宛二縣所屬。停其副指揮吏目具結送部。令大宛二縣具結申送府尹治中。 治中出結。府尹確查轉送。如五城所屬。亦停其副指揮吏目具結送部。令掌印兵馬司出結。該城御史確查轉送。外省令知府知州出結。司道官確查。申詳督撫嚴察轉送。若有以次成丁而謊出印結。有受賄發覺者。從重議處。若有失查之處發覺者。將不行確查各官。俱照例處分。本犯仍行發遣。

條例/tiaoli 11

直隸各省熱審之先。審擬具題到部。而發落在熱審期內者。照例減等。若審擬具題。雖在熱審期內。而發落時已逾熱審者。概不減免。 [謹案乾隆三十六年議准。減審減等。總以發落時為準。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2

凡左道惑眾之人。或燒香集徒。夜聚曉散。為從者。及稱為善友、求討布施、至十人以上。並軍民人等。不問來歷。窩藏接引。或寺觀住持容留披剃冠簪。探聽境內事情。若審實探聽軍情。以姦細論。及被誘軍民捨與應禁鐵器等項。事發。屬軍衞者、發邊衞充軍。屬有司者、發邊外為民。 [謹案此條係原例。]

1825議准。嗣後如有母舅發掘甥媳墳冢者。即照發掘緦麻卑幼墳冢律、問擬。

議准。嗣後如有母舅發掘甥媳墳冢者。即照發掘緦麻卑幼墳冢律、問擬。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703諭。凡罪犯存留養親。必其親係無罪可憫之人。方可奏請。若其親係有罪之人。不可引留養例。

諭。凡罪犯存留養親。必其親係無罪可憫之人。方可奏請。若其親係有罪之人。不可引留養例。

條例/tiaoli 12

每年於小滿後十日起。至立秋前一日止。如立秋在六月內、以七月初一日為止。內外問刑衙門。將罪應杖責人犯各減一等。遞行八折發落。笞罪寬免。如犯案審題在熱審之先。而發落在熱審期內者。亦照前減免。儻審題雖在熱審期內。而發落時已逾熱審者。概不減免。至熱審期內監禁重犯。令管獄官量加寬恤。其枷號人犯。俱暫行保釋。俟立秋後再行照例減等補枷。滿日發落。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將前數條修併。嘉慶六年。於內外問刑衙門句下。增入除竊盜及鬪毆傷人罪應杖笞人犯不准減免外十九字。下句刪將字。改其餘二字。概不減免句。改為概不准其減免。]

條例/tiaoli 3

凡左道惑眾之人。或燒香集徒。夜聚曉散。為從者。發邊遠充軍。若稱為善友、求討布施、至十人以上。並軍民等不問來歷。窩藏接引。或寺觀住持容留披剃冠簪者。發近邊充軍。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六年改定。]

1865諭。御史佛爾國春奏請將盜墓人犯。照明火盜犯一律治罪一摺。前因于淩辰等奏。近來盜墓 賊犯。擾害無忌。曾經 降諭旨。以該犯等情節兇殘。甚於明火。諭令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 寺。將該犯等罪名。從重定擬具奏。茲據該御史奏稱。近聞刑部遇有此等案件。僅於應得罪 名上。議加一等治罪。不肯比照明火重案。一律斬梟。恐一分首從。該犯等難免賄通衙署人 役。避重就輕。請飭該衙門悉心覈議。無論開棺見屍。鋸縫鑿孔。及已獲未結各犯。均照明 火劫奪例。不分首從。一律擬以斬梟。庶可懲一儆百各等語。即著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寺。彙入于淩辰等所奏各摺。一 覈議具奏。不得拘泥成例。稍涉輕縱。致滋流弊。欽此。遵旨議准。同一發冢。而其閒或係常人。或係家長。或係祖父母父母。及貝子貝勒等項。所發 之冢既異。且或鋸縫鑿孔。或開棺見屍。或起棺索財取贖。發冢之情節亦殊。故自軍流斬絞 以至凌遲。各視其分誼之親疏貴賤。及情節之重輕。以為等差。蓋律例乃天下之大法。使人知尊卑貴賤。懍 然不容或紊。此明刑教之意也。如將盜墓各犯。比照強盜。不分首從問擬。此等兇惡之徒。 即盡法懲治。亦不足惜。惟查律例輯注云。在野之墳。雖發掘開棺。不得同於強盜。已死之 人。雖殘毀棄置。不得同於謀殺。前人立論。自為允當。 本例內發掘家長墳冢。毀棄拋撒 死屍。及發掘祖父母父母墳冢。均係不分首從。若發掘常人墳冢。即不分首從。設有發掘祖 父母父母家長墳冢。並起棺索財取贖。情節尤重者。轉致無可復加。惟近來發冢案件。層見 出。該犯等結夥成 。殃及枯骨。肆行無忌。誠不可不嚴加懲創。嗣後發掘常人墳冢。開 棺見屍。為首者。從重擬斬立決。為從無論次數。俱擬絞監候。其發冢見棺。鋸縫鑿孔。抽 取衣飾。雖未顯露屍身。亦應從重將為首之犯。不論次數。擬絞立決。為從者俱擬絞監候。 至發掘常人墳冢。開棺見屍。為首之犯。既從重定擬駢首。其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開 棺見屍為首。並拋撒死屍首從各犯。及發掘貝勒貝子公夫人等墳冢。開棺見屍。為首之犯。未便無所區別。應各於斬決本罪上。從重 加擬梟示。惟發掘公主之女墳墓。例無作何治罪明文。查公主之女。並無品級。現在發掘常 人墳冢。開棺見屍。及鋸縫鑿孔。罪至斬絞立決。嗣後發掘公主之女墳墓。即照發掘常人墳 冢例、從重治罪。再發冢之犯。流播浮言。如有控告者。必將墳內屍骨。撒棄道路。並將控 告人殺死。此等情節。實屬兇暴 著。嗣後發掘墳冢後。將屍骨拋棄道路。並將控告人殺害 者。即照發冢起棺索財取贖之例。比依強盜得財本律。不分首從擬立決。

諭。御史佛爾國春奏請將盜墓人犯。照明火盜犯一律治罪一摺。前因于淩辰等奏。近來盜墓 賊犯。擾害無忌。曾經 降諭旨。以該犯等情節兇殘。甚於明火。諭令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 寺。將該犯等罪名。從重定擬具奏。茲據該御史奏稱。近聞刑部遇有此等案件。僅於應得罪 名上。議加一等治罪。不肯比照明火重案。一律斬梟。恐一分首從。該犯等難免賄通衙署人 役。避重就輕。請飭該衙門悉心覈議。無論開棺見屍。鋸縫鑿孔。及已獲未結各犯。均照明 火劫奪例。不分首從。一律擬以斬梟。庶可懲一儆百各等語。即著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寺。彙入于淩辰等所奏各摺。一 覈議具奏。不得拘泥成例。稍涉輕縱。致滋流弊。欽此。遵旨議准。同一發冢。而其閒或係常人。或係家長。或係祖父母父母。及貝子貝勒等項。所發 之冢既異。且或鋸縫鑿孔。或開棺見屍。或起棺索財取贖。發冢之情節亦殊。故自軍流斬絞 以至凌遲。各視其分誼之親疏貴賤。及情節之重輕。以為等差。蓋律例乃天下之大法。使人知尊卑貴賤。懍 然不容或紊。此明刑教之意也。如將盜墓各犯。比照強盜。不分首從問擬。此等兇惡之徒。 即盡法懲治。亦不足惜。惟查律例輯注云。在野之墳。雖發掘開棺。不得同於強盜。已死之 人。雖殘毀棄置。不得同於謀殺。前人立論。自為允當。 本例內發掘家長墳冢。毀棄拋撒 死屍。及發掘祖父母父母墳冢。均係不分首從。若發掘常人墳冢。即不分首從。設有發掘祖 父母父母家長墳冢。並起棺索財取贖。情節尤重者。轉致無可復加。惟近來發冢案件。層見 出。該犯等結夥成 。殃及枯骨。肆行無忌。誠不可不嚴加懲創。嗣後發掘常人墳冢。開 棺見屍。為首者。從重擬斬立決。為從無論次數。俱擬絞監候。其發冢見棺。鋸縫鑿孔。抽 取衣飾。雖未顯露屍身。亦應從重將為首之犯。不論次數。擬絞立決。為從者俱擬絞監候。 至發掘常人墳冢。開棺見屍。為首之犯。既從重定擬駢首。其奴婢雇工人發掘家長墳冢。開 棺見屍為首。並拋撒死屍首從各犯。及發掘貝勒貝子公夫人等墳冢。開棺見屍。為首之犯。未便無所區別。應各於斬決本罪上。從重 加擬梟示。惟發掘公主之女墳墓。例無作何治罪明文。查公主之女。並無品級。現在發掘常 人墳冢。開棺見屍。及鋸縫鑿孔。罪至斬絞立決。嗣後發掘公主之女墳墓。即照發掘常人墳 冢例、從重治罪。再發冢之犯。流播浮言。如有控告者。必將墳內屍骨。撒棄道路。並將控 告人殺死。此等情節。實屬兇暴 著。嗣後發掘墳冢後。將屍骨拋棄道路。並將控告人殺害 者。即照發冢起棺索財取贖之例。比依強盜得財本律。不分首從擬立決。

1727諭。定例凡在京各部院官員。因病告假。回籍調理者。病痊之日。仍以原衙門補用。至在外各官。一經告病。即令休致。所以防不肖有司之託病規避也。夫外官有地方之責。果係患病不能辦理事務。自應呈請離任。但病痊之日。格於成例。雖有才具優長之員。不得起用。殊為可惜。從前有府縣官員告病者。朕降旨調來引見。見其才尚可用。即命醫調治痊可。仍行補用。誠以人才難得。雖片長薄技。不忍棄置也。嗣後外官告病者。著督撫查明確實具題。令其回籍。調治痊可。有情願起用者。於本籍起文。赴部引見。仍以原缺補用。如此則可以杜規避之端。而人才亦不至淪棄矣。

諭。定例凡在京各部院官員。因病告假。回籍調理者。病痊之日。仍以原衙門補用。至在外各官。一經告病。即令休致。所以防不肖有司之託病規避也。夫外官有地方之責。果係患病不能辦理事務。自應呈請離任。但病痊之日。格於成例。雖有才具優長之員。不得起用。殊為可惜。從前有府縣官員告病者。朕降旨調來引見。見其才尚可用。即命醫調治痊可。仍行補用。誠以人才難得。雖片長薄技。不忍棄置也。嗣後外官告病者。著督撫查明確實具題。令其回籍。調治痊可。有情願起用者。於本籍起文。赴部引見。仍以原缺補用。如此則可以杜規避之端。而人才亦不至淪棄矣。

1704覆准。凡罪犯之父年五十嵗以上。應不准留養。但委係廢疾。家無次丁。 應照例將罪犯枷號兩月。仍准留養。

覆准。凡罪犯之父年五十嵗以上。應不准留養。但委係廢疾。家無次丁。 應照例將罪犯枷號兩月。仍准留養。

條例/tiaoli 13

應擬枷號杖笞之竊盜。及鬪毆傷人擬笞之犯。時遇熱審。俱不准減免。 [謹案此條原例竊盜鬪毆分為兩條。載在加減罪例律後。乾隆五十三年。併為一條。移附此律。嘉慶六年。查歷來辦理。並無枷號不准減等之例。刪去枷號二字。併入前條。]

條例/tiaoli 4

各處官吏軍民僧道人等。妄稱諳曉扶鸞禱聖。書符呪水。或燒香集徒。夜聚曉散。並捏造經呪邪術。傳徒斂錢。一切左道異端。煽惑人民。為從者。發往回城、給大小伯克及力能管束之回子為奴。其稱為善友、求討布施。至十人以上者、或稱燒煉丹藥、出入內外官家。或擅入皇城。夤緣作弊。希求進用者。並軍民人等寺觀住持。不問來歷。窩藏接引。容留披剃冠簪。至十人以上者。俱發近邊充軍。若不及十人。容留潛住。薦舉引用。及鄰甲知情不舉。並皇城各門官衞官軍、不行關防搜拏者。各照違制律治罪。如事關重大。臨時酌量辦理。至於守業良民。諷念佛經。茹素邀福。並無學習邪教。捏造經呪。傳徒斂錢惑眾者。不得濫用此例。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將上二條修併改定。邪教為從者。原作發往黑龍江給索倫達呼爾為奴。十七年奏准。邪教為從者。改發新疆給額魯特為奴。二十年。復改為發往回城給大小伯克及力能管束之回子為奴。]

1866議准。刑部向辦秋審。凡例係由輕加重者。為從之犯。多入緩決。發冢案內開 棺見屍。為從三次者。原例罪止擬軍。三次及三次以外者。始問擬絞候。鋸縫鑿孔。為從一 二三次。罪止擬徒。四次及六次者。始分別擬軍。現在新定章程。為從之犯。不論次數。俱 問絞候。本係由輕加重。惟當嚴懲盜賊之際。未便一概入緩。自應分別輕重。酌定實緩章程。 以持情法之平。嗣後發冢開棺見屍。為從幫同下手者。不論次數。俱入情實。在外瞭望一二次者。入於緩決。三次及三次以上者。入於情實。其鋸縫鑿孔。為 從幫同下手三次。及三次以上者。入於情實。一二次入於緩決。在外瞭望六次者。入於情實。 一次至五次者。入於緩決。

議准。刑部向辦秋審。凡例係由輕加重者。為從之犯。多入緩決。發冢案內開 棺見屍。為從三次者。原例罪止擬軍。三次及三次以外者。始問擬絞候。鋸縫鑿孔。為從一 二三次。罪止擬徒。四次及六次者。始分別擬軍。現在新定章程。為從之犯。不論次數。俱 問絞候。本係由輕加重。惟當嚴懲盜賊之際。未便一概入緩。自應分別輕重。酌定實緩章程。 以持情法之平。嗣後發冢開棺見屍。為從幫同下手者。不論次數。俱入情實。在外瞭望一二次者。入於緩決。三次及三次以上者。入於情實。其鋸縫鑿孔。為 從幫同下手三次。及三次以上者。入於情實。一二次入於緩決。在外瞭望六次者。入於情實。 一次至五次者。入於緩決。

1728諭。據李奏稱候補知縣李宏 先經委署餘杭縣試用。才具尚屬有餘。續經改署桐廬縣事。辦 事頗知黽勉。今因患病。相應勒令休致等語。夫平常無能之員。因患病休致。固不足惜。若係可以辦事之員。因一時患病。遂令休致。便至放廢終身。豈不可惜。況今已有外官病痊起用原缺之例。嗣後道府州縣等官內。除實在老病。不能供職外。其有一時患病。而平日居官尚好。於地方有益者。著該督撫酌量奏聞解任。給假調理。俟病愈之後。仍復補用。如此則人材不致 棄置。而事務亦不致廢弛。著該部定議具奏。

諭。據李奏稱候補知縣李宏 先經委署餘杭縣試用。才具尚屬有餘。續經改署桐廬縣事。辦 事頗知黽勉。今因患病。相應勒令休致等語。夫平常無能之員。因患病休致。固不足惜。若係可以辦事之員。因一時患病。遂令休致。便至放廢終身。豈不可惜。況今已有外官病痊起用原缺之例。嗣後道府州縣等官內。除實在老病。不能供職外。其有一時患病。而平日居官尚好。於地方有益者。著該督撫酌量奏聞解任。給假調理。俟病愈之後。仍復補用。如此則人材不致 棄置。而事務亦不致廢弛。著該部定議具奏。

1711禮部會奏朝鮮國人殺害上國人等因具題。奉旨。言事情依議。前審事旗員奏朝鮮國罪犯內有親兄弟三四人等語。本朝例兄弟俱擬正法者。存留一人養親。這案罪犯若有親兄弟三四人。亦著照此例存留一人養親。將此交部咨行朝鮮國王。

禮部會奏朝鮮國人殺害上國人等因具題。奉旨。言事情依議。前審事旗員奏朝鮮國罪犯內有親兄弟三四人等語。本朝例兄弟俱擬正法者。存留一人養親。這案罪犯若有親兄弟三四人。亦著照此例存留一人養親。將此交部咨行朝鮮國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5

凡傳習白陽白蓮八卦等邪教。習念荒誕不經呪語。拜師傳徒惑眾者。為首擬絞立決。為從年未逾六十、及雖逾六十、而有傳徒情事。俱改發回城給大小伯克及力能管束之回子為奴。如被誘學習。尚未傳徒。而又年逾六十以上者。改發雲貴兩廣煙瘴地方充軍。旗人銷除旗檔。與民人一律辦理。至紅陽教及各項教會名目。並無傳習呪語。但供有飄高老祖、及拜師授徒者。發往烏魯木齊。分別旗民。當差為奴。其雖未傳徒、或曾供奉飄高老祖、及收藏經卷者。俱發邊遠充軍。坐功運氣者、杖八十。如有具結改悔、赴官投首者。准其免罪。地方官開造名冊。申送臬司衙門存案。儻再有傳習邪教情事。即按例加一等治罪。若拏獲到案、始行改悔者。各照所犯之罪問擬。不准寬免。如訊明實止茹素燒香。諷念佛經。止圖邀福。並未拜師傳徒。亦不知邪教名目者。免議。 [謹案此條嘉慶十八年定。二十四年。因調劑回疆遣犯。將被誘學習並未傳徒、而又年逾六十者。改發雲貴兩廣煙瘴地方充軍。並增入具結改悔。及拏獲始行改悔二層。]

1886議准。發冢之犯。類皆積匪猾賊。到案狡供避就。 是其慣技。其開棺見屍。與鋸縫鑿孔。情形顯不相同。尚可就事主報案。地方官勘驗形 。 訊辦罪名。無所推諉。即犯未全獲。諉諸在逃為首。亦所不免。而罪已至死。據供定擬。亦 不致失於輕縱。獨為從各犯。本係幫同下手。每稱僅止在外瞭望。下手及瞭望。至三次應實 者。乃供認僅止一二次。在外瞭望。至六次應實者。又供認僅止四五次。定案時既不能監候待質。即不能不照例入緩。一經查辦。減發充軍。勢必故智復萌。潛逃來京。仍行刨穵。是 死罪轉成虛設。而宵小反恃為得計。自應於發冢次數上再行加嚴。以期辟以止辟。嗣後發掘 墳冢。除為首罪名。均至斬絞立決。無可再加。仍照例遵行外。其開棺見屍。為從擬絞之犯。 無論是否幫同下手。在外瞭望。均入於秋審情實。鋸縫鑿孔為從。但經幫同鑿鋸。不論次數。並在外瞭望。已至三次以上者。俱入情實。 其瞭望僅止一二次者。入於緩決。

議准。發冢之犯。類皆積匪猾賊。到案狡供避就。 是其慣技。其開棺見屍。與鋸縫鑿孔。情形顯不相同。尚可就事主報案。地方官勘驗形 。 訊辦罪名。無所推諉。即犯未全獲。諉諸在逃為首。亦所不免。而罪已至死。據供定擬。亦 不致失於輕縱。獨為從各犯。本係幫同下手。每稱僅止在外瞭望。下手及瞭望。至三次應實 者。乃供認僅止一二次。在外瞭望。至六次應實者。又供認僅止四五次。定案時既不能監候待質。即不能不照例入緩。一經查辦。減發充軍。勢必故智復萌。潛逃來京。仍行刨穵。是 死罪轉成虛設。而宵小反恃為得計。自應於發冢次數上再行加嚴。以期辟以止辟。嗣後發掘 墳冢。除為首罪名。均至斬絞立決。無可再加。仍照例遵行外。其開棺見屍。為從擬絞之犯。 無論是否幫同下手。在外瞭望。均入於秋審情實。鋸縫鑿孔為從。但經幫同鑿鋸。不論次數。並在外瞭望。已至三次以上者。俱入情實。 其瞭望僅止一二次者。入於緩決。

律/lü 64 | Shangou shuguan 擅勾屬官

凡上司催會公事。立文案定期限。或遣牌、或差人、行移所屬衙門督。完報。如有遲錯。依律論其稽遲違錯之罪。若擅句屬官、拘喚吏典聽事、及差占司獄各州縣 首領官。因而妨廢公務者。上司官吏笞四十。若屬官承順逢迎。及差撥刑名赴上司聽事者。罪亦如之。其有必合追對刑名、查勘錢糧、監督造作重事。方許句問。事畢隨即發落。無故稽留三日者。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句問。謂句問其事情。非句拘問罪也。若問罪。則名例明開上司不許徑自句問矣。 [謹案原文差占推官司獄。雍正三年。奏准刪去推官二字。]

1716覆准。安插奉天人犯。祖父母父母老疾家無次丁者。不准留養。

覆准。安插奉天人犯。祖父母父母老疾家無次丁者。不准留養。

xingzhi 刑制

條例/tiaoli 6

各項邪教案內。應行發遣回城人犯有情節較重者。發往配所永遠枷號。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四年定。]

門第二十 | Zeidao ershi 賊盜二十

1724諭。例內雖有父母年老家無次丁應存留養之條。但兇徒恃此有意傷人。殊未可定。已死之人。亦屬可矜。嗣後如此類存留養親之人。視其所犯罪之輕重。作何多派出銀兩給予死者之家。若不給予。仍照原擬治罪之處。著刑部定例議奏。又諭。殺人之犯。因伊親老又家無次丁。即奏請免死留養。然亦須查明被殺之人有無父母。是否獨子。若係親老。又係獨子。一旦被殺身死。以致親老無人養贍。而殺人之人。反得免死留養。殊與情理未協。著行文直省各督撫。嗣後如奏請殺人之犯存留養親者。將被殺之人有 無父母。及以次成丁之處。一併查明。於本內聲明具奏。

諭。例內雖有父母年老家無次丁應存留養之條。但兇徒恃此有意傷人。殊未可定。已死之人。亦屬可矜。嗣後如此類存留養親之人。視其所犯罪之輕重。作何多派出銀兩給予死者之家。若不給予。仍照原擬治罪之處。著刑部定例議奏。又諭。殺人之犯。因伊親老又家無次丁。即奏請免死留養。然亦須查明被殺之人有無父母。是否獨子。若係親老。又係獨子。一旦被殺身死。以致親老無人養贍。而殺人之人。反得免死留養。殊與情理未協。著行文直省各督撫。嗣後如奏請殺人之犯存留養親者。將被殺之人有 無父母。及以次成丁之處。一併查明。於本內聲明具奏。

1644諭。各衙門應責人犯。悉遵用鞭責。不許用杖。又奏准。五刑中死罪居二。曰斬曰絞。明律分別差等。絞斬互用。我朝法制。罪應死者止用斬刑。嗣後麗重典者仍分斬絞。按律引擬。至以板易鞭。尤當酌得其中。定以三鞭准一板。

諭。各衙門應責人犯。悉遵用鞭責。不許用杖。又奏准。五刑中死罪居二。曰斬曰絞。明律分別差等。絞斬互用。我朝法制。罪應死者止用斬刑。嗣後麗重典者仍分斬絞。按律引擬。至以板易鞭。尤當酌得其中。定以三鞭准一板。

條例/tiaoli 7

邪教惑眾。照律治罪外。如該地方官不行嚴禁。在京五城御史。在外督撫。徇庇不行糾叅。一併交部議處。旁人出首者。於各犯名下。並追銀二十兩充賞。如係應捕之人拏獲者。追銀十兩充賞。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例]

tiaoli 條例

律/lü 288 | Ye wugu ru renjia 夜無故入人家

凡夜無故入人家內者。杖八十。主家登時殺死者毋論。其已就拘執而 擅殺傷者。減 殺傷罪二等。至死者。杖一百徒三年。

1646除割腳筋法。又舊例犯重辟減等者。鞭一百。貫耳鼻。奉旨。耳鼻在人身最為顯著。此刑永革除之。

除割腳筋法。又舊例犯重辟減等者。鞭一百。貫耳鼻。奉旨。耳鼻在人身最為顯著。此刑永革除之。

條例/tiaoli 8

熟習符呪、不畏刑罰、不敬官長、作姦犯科、惑世誣民者。照光棍例、為首者立斬。為從者概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乾隆五年。查熟習符呪不畏刑罰惑世誣民等項。即係以邪術架刑。及私相傳習之屬。應照雍正十一年定例遵行。毋庸複載。此條刪。 ]

1725諭。鬪毆殺人。本應抵償。其奏准存留養親。追給埋葬銀兩。乃法外之仁。但既俱免其抵償。自應照數追給。以恤死者之家。若止存給付之名。而無收受之實。是不但於情理未協。而於法律亦未為允當。嗣後一應追給埋葬銀兩之案。務必交與該管地方官。實在照數追出。給付死者之家。然後將該犯釋放。報部存案。若不行照數給付者。必將該犯仍行監追。儻並未追給而捏稱給付。即將該犯釋放者。告發之日。將該管地方官一併從重議處。著詳察定例議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遇有此等案件。著該地方官照數追出。給付死者之家。取具的屬收領。然後將該犯釋放。徒杖細事。俱報部存案。若不行給付。將該犯係管押者仍行管押。監禁者仍行監禁。勒限追給。如未給付而捏稱給付。並無的屬收領而捏稱收領。即將本犯妄行釋放者。告發之日。犯人本罪不准援免。地方官一從重議處。

諭。鬪毆殺人。本應抵償。其奏准存留養親。追給埋葬銀兩。乃法外之仁。但既俱免其抵償。自應照數追給。以恤死者之家。若止存給付之名。而無收受之實。是不但於情理未協。而於法律亦未為允當。嗣後一應追給埋葬銀兩之案。務必交與該管地方官。實在照數追出。給付死者之家。然後將該犯釋放。報部存案。若不行照數給付者。必將該犯仍行監追。儻並未追給而捏稱給付。即將該犯釋放者。告發之日。將該管地方官一併從重議處。著詳察定例議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遇有此等案件。著該地方官照數追出。給付死者之家。取具的屬收領。然後將該犯釋放。徒杖細事。俱報部存案。若不行給付。將該犯係管押者仍行管押。監禁者仍行監禁。勒限追給。如未給付而捏稱給付。並無的屬收領而捏稱收領。即將本犯妄行釋放者。告發之日。犯人本罪不准援免。地方官一從重議處。

條例/tiaoli 1

撫按按臨之處。其都司布政司按察司、及衞所府州縣官。相見之後。各回衙門辦事。每日不許伺候作揖。及早晚聽事。遇有事務。許喚首領官吏鈔案。或佐貳一員前來發落。不許輒喚正官。或有合令正佐官計議事務。或正佐官自來稟白者。不在此例。按察司官分巡同。都司布政司所至亦同。違者、從風憲官舉劾。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改撫按為督撫。按察司官分巡以下十二字。為司道二字。乾隆五年。以此條止有舉劾。並無應定罪名。與律例無涉。刪。]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9

私習羅教為首者。照左道異端煽惑人民律擬絞監候。不行查報之鄰佑總甲人等。均照律各笞四十。其不行嚴查之地方官。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一年定例。乾隆五年因律文左道異端。所包甚廣。羅教特其一。非通行例刪。]

1647定五刑之制。一曰笞刑。自一十至五十。每十笞為一等。凡五等。用小竹板折責。旗人旗下家奴犯應笞者。以鞭代之。不折責。二曰杖刑。自六十至一百。每十杖為一等。凡五等。用大竹板折責。凡行杖、不得過百。罪重於杖者枷示。應枷者先枷後責。三曰徒刑。發本省驛遞。自一年至三年。每半年為一等。凡五等。各依年限應役。役滿回籍。五徒各予以杖。徒一年者、杖六十。徒一年半者、杖七十。徒二年者、杖八十。徒二年半者、杖九十。徒三年者、杖一百。到配折責。四曰流刑。安置遠方。終身不返。分二千里、二千五百里、三千里、為三等。三流並杖一百。到配折責。惟緣坐問流者不杖。五曰死刑。曰斬曰絞。皆有立決監候之別。五刑之外有遷徙。離鄉土一千里之外安置。有充軍。較流為重。凡五等。曰附近。發二千里。曰邊衞。初曰沿海。繼改邊衞。繼又改近邊。發二千五百里。曰邊遠。發三千里。曰煙瘴。曰極邊煙瘴。初曰永遠。今改極邊。發四千里。五軍並杖一百。到戍所折責。曰邊外為民。發邊外安置。嗣除邊外為民之制。曰雜犯流罪。總徒四年。曰雜犯斬絞。准徒五年。死刑之最重者為凌遲。為梟示。又定獄具之圖。一曰板。以竹為之。大頭徑二寸。小頭徑一寸五分。長五尺五寸。重不得過二斤。一曰枷。以乾木為之。長三尺。徑二尺九寸。重二十五斤。一曰杻。以乾木為之。長一尺六寸。厚一寸。一曰鐵索。即鉗也。一名鍊。以鐵為之。長七尺。重五斤。一曰鐐。以鐵為之。連環重一斤。徒罪以上用之。命盜重案。供辭不實。男子用夾棍。以梃木三根。中梃木長三尺四寸。旁木各長三尺。上圓徑二寸。下方闊二寸二分。自下而上至六寸。於三木四面相合處。各鑿圓窩。徑一寸六分。深六分。婦人供辭不實。用桚指。以圓木五根為之。各長七寸。徑圓各五分。

定五刑之制。一曰笞刑。自一十至五十。每十笞為一等。凡五等。用小竹板折責。旗人旗下家奴犯應笞者。以鞭代之。不折責。二曰杖刑。自六十至一百。每十杖為一等。凡五等。用大竹板折責。凡行杖、不得過百。罪重於杖者枷示。應枷者先枷後責。三曰徒刑。發本省驛遞。自一年至三年。每半年為一等。凡五等。各依年限應役。役滿回籍。五徒各予以杖。徒一年者、杖六十。徒一年半者、杖七十。徒二年者、杖八十。徒二年半者、杖九十。徒三年者、杖一百。到配折責。四曰流刑。安置遠方。終身不返。分二千里、二千五百里、三千里、為三等。三流並杖一百。到配折責。惟緣坐問流者不杖。五曰死刑。曰斬曰絞。皆有立決監候之別。五刑之外有遷徙。離鄉土一千里之外安置。有充軍。較流為重。凡五等。曰附近。發二千里。曰邊衞。初曰沿海。繼改邊衞。繼又改近邊。發二千五百里。曰邊遠。發三千里。曰煙瘴。曰極邊煙瘴。初曰永遠。今改極邊。發四千里。五軍並杖一百。到戍所折責。曰邊外為民。發邊外安置。嗣除邊外為民之制。曰雜犯流罪。總徒四年。曰雜犯斬絞。准徒五年。死刑之最重者為凌遲。為梟示。又定獄具之圖。一曰板。以竹為之。大頭徑二寸。小頭徑一寸五分。長五尺五寸。重不得過二斤。一曰枷。以乾木為之。長三尺。徑二尺九寸。重二十五斤。一曰杻。以乾木為之。長一尺六寸。厚一寸。一曰鐵索。即鉗也。一名鍊。以鐵為之。長七尺。重五斤。一曰鐐。以鐵為之。連環重一斤。徒罪以上用之。命盜重案。供辭不實。男子用夾棍。以梃木三根。中梃木長三尺四寸。旁木各長三尺。上圓徑二寸。下方闊二寸二分。自下而上至六寸。於三木四面相合處。各鑿圓窩。徑一寸六分。深六分。婦人供辭不實。用桚指。以圓木五根為之。各長七寸。徑圓各五分。

1726刑部議覆呂高戳死胞兄一案。奉旨。一家兄弟二人。弟毆兄至死而父母尚存。則有家無次丁存留養親之請。儻父母已故而弟殺其兄。已無請留養親之人。一死一抵。必致絕其祖宗禋祀。此處甚宜留意。若因爭奪財產。或另有情由。又當別論。呂高毆死其兄。其家中有無承祀之人。交與該部察明具奏。嗣後應如何定例之處。著九卿確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除有父母之人。弟殺胞兄。家無次丁。照律存留養親外。其無父兄。或因爭奪財產。 或另有情由致死。並家有承祀之人者。仍照律定擬。如非爭奪財產。並無別情。或係一時爭角互毆。將胞兄致死。而父母已故。別無兄弟。又家無承祀之人。應令該地方官據實查明。取具鄰佑闔族保長。並地方官印甘各結。將該犯情罪。於疏內聲明請旨。如蒙聖恩准其承祀。將該犯免死減等。枷號三月。責四十板。存留承祀。若死者與兇手已經分家。各有產業。令地方官查明死者應嗣親支。令其立嗣。日後兇手生子。不得與立嗣之人爭產。如無應嗣之人。死者遺有妻女。即給予妻女養贍。俟死者之妻死女嫁後。將產業給予族中公祠主祭之人。留作祭祀公用。若死者與兇手。尚未分居。將產業酌量以十分之二給予兇手。如恃有存留之例。捏稱家無承祀。並隱諱別情以圖開脫該犯者。或經查出。或被旁人首告。將該犯仍照律治罪。其承審各官。俱照故出人罪律、交與吏部議處。將出結之鄉約人等。俱照例責四十板。十家長並鄰族之人。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

刑部議覆呂高戳死胞兄一案。奉旨。一家兄弟二人。弟毆兄至死而父母尚存。則有家無次丁存留養親之請。儻父母已故而弟殺其兄。已無請留養親之人。一死一抵。必致絕其祖宗禋祀。此處甚宜留意。若因爭奪財產。或另有情由。又當別論。呂高毆死其兄。其家中有無承祀之人。交與該部察明具奏。嗣後應如何定例之處。著九卿確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除有父母之人。弟殺胞兄。家無次丁。照律存留養親外。其無父兄。或因爭奪財產。 或另有情由致死。並家有承祀之人者。仍照律定擬。如非爭奪財產。並無別情。或係一時爭角互毆。將胞兄致死。而父母已故。別無兄弟。又家無承祀之人。應令該地方官據實查明。取具鄰佑闔族保長。並地方官印甘各結。將該犯情罪。於疏內聲明請旨。如蒙聖恩准其承祀。將該犯免死減等。枷號三月。責四十板。存留承祀。若死者與兇手已經分家。各有產業。令地方官查明死者應嗣親支。令其立嗣。日後兇手生子。不得與立嗣之人爭產。如無應嗣之人。死者遺有妻女。即給予妻女養贍。俟死者之妻死女嫁後。將產業給予族中公祠主祭之人。留作祭祀公用。若死者與兇手。尚未分居。將產業酌量以十分之二給予兇手。如恃有存留之例。捏稱家無承祀。並隱諱別情以圖開脫該犯者。或經查出。或被旁人首告。將該犯仍照律治罪。其承審各官。俱照故出人罪律、交與吏部議處。將出結之鄉約人等。俱照例責四十板。十家長並鄰族之人。徒三年。到配所責四十板。

律/lü 65 | Guanli jiyou 官吏給由

凡各衙門官吏給由到吏部。限五日付勘完備。以憑類選銓註。若不即付勘 完備者。遲一日。吏典笞一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笞四十。首領官減一等。若公私過名隱 漏不報者。以所隱之罪坐之。若罰贖記過者。亦各以所罰所記之罪坐之。若報重罪為輕罪者。 坐以所賸罪。當該官司扶同隱漏者。與同罪。承報而差漏。及上司失於查照者。並以失錯漏 報卷宗科斷。其漏附行止者。一人至三人。吏典笞一十。每三人加一等。罪止笞四十。若有增減月日。更易姓名。改換出身。蔽匿過名者。並杖一百。罷職役不敘。有所規避及受贓者。各從重論。

條例/tiaoli 1

凡黑夜偷竊、或白日入人家內偷竊財物、被事主毆打致死者。仍照律 擬徒。若非黑夜、又未入人家內、止在曠野白日、摘取苜蓿野菜等類。不得濫引夜無故入人 家律。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一、凡黑夜偷竊、或白日入人家內偷竊財物、被事主毆打至死。 比照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至死律、杖一百徒三年。若非黑夜、又未入人家內、止在 曠野白日摘取蔬果等類。俱不得濫引此例。

條例/tiaoli 10

凡有姦匪之徒。將各種避刑邪術私相傳習者。為首教授之人。擬絞監候。為從學習之人。杖一百流三千里。若事犯到官、本犯以邪術架刑者。照規避本罪律、遞加二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其犯該絞斬者。仍照本罪科斷。至事犯到官、本犯雇人作法架刑者。亦照以邪術架刑例治罪。並究出代為架刑之人。照詐教誘人犯法與犯人同罪律。至死減一等。得贓、照枉法從重論。保甲鄰里知而容隱不首者。照知而不首本律笞四十。地方官不行查拏者。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一年定例。]

1661審問官有擅用匣牀。捕獲強盜有妄用腦箍。毛竹連根大板。及竹籤烙鐵等刑。肆行酷虐致斃人命者。從重治罪。

審問官有擅用匣牀。捕獲強盜有妄用腦箍。毛竹連根大板。及竹籤烙鐵等刑。肆行酷虐致斃人命者。從重治罪。

1728諭。據李衞奏諸暨縣民章王相。致死無服族叔章簡恆。章王相之母。年五十七嵗。與年老應侍之例未符。但係青年早寡。全賴章王相侍養。可否准予留養。出自聖恩等語。章簡恆之姪章 佳生。擔水經過章王相之門。王相索飲。佳生不與。王相之母王氏出言呵駡。佳生亦即回 。 王氏遂往訴伊叔簡恆之家。兩相爭角。簡恆將王氏揪髮撳打。王相奔往。拾取鐵鋤。毆 傷簡恆腦後殞命。夫索水不與。其事甚小。而王相母子遂尋鬧忿爭。是起釁者。實王相母子也。王相毆打族叔。以卑淩尊。而又用鐵鋤兇惡之器。非手足木械可比。其情實無可原。伊母未及應侍之年。但以守寡之故。遂另開留養之條。而寬其殺叔之罪。恐天下兇暴之徒。仗母氏之居孀。而逞好勇鬪狠之習者不少矣。所奏不合。著嚴飭行。章王相照例擬絞。著監候秋後處決。又諭向來定例。斬絞等犯。非常赦所不原者。其父母年至七十。家無次丁。始將應否留養之處。 開明罪犯情由。請旨定奪。此乃法外之仁也。然亦必本犯之罪有可原。其父母之情有可憫。然後准其留養。從前鶴六斤之案。其父母年未七十。而李紱違例兩請。法司議覆時。即照李紱兩請具奏。朕以被毆之人。係抽風身死。情罪尚輕。姑從寬典。准其留養。並非著為定例也。今宜兆熊等將柳文保毆死柳滿福之案。援引鶴六斤之案。兩請具題。該部理應嚴行駮詰。按律定擬。方為平允。今德明黃國材等。仍照宜兆熊等兩請議覆。伊等之意。不過欲自沽寬大之虛名。而不顧國家之憲典。殊不知將實在有罪之人。枉法縱釋。並不受囹圄之拘禁。使死者含冤。生者抱痛。積孽亦已深矣。而欲以此邀福於冥冥之中。有此天理乎。且定例父母七十。方行兩請。是合例之人。尚須酌其情罪之輕重而從寬。今若又開未及七十留養之例。 將來各省效尤。凡父母現存之人。皆可援以為請。而毆殺傷擬抵者無幾矣。兇暴之徒。必致肆行無忌。何以示懲。甚為人心風俗之患。司刑憲者亦曾思及此乎。若情罪可輕。該督撫即當據實陳奏。朕自揆情度理。開恩寬宥。何得強引留養。以開枉法之端。

諭。據李衞奏諸暨縣民章王相。致死無服族叔章簡恆。章王相之母。年五十七嵗。與年老應侍之例未符。但係青年早寡。全賴章王相侍養。可否准予留養。出自聖恩等語。章簡恆之姪章 佳生。擔水經過章王相之門。王相索飲。佳生不與。王相之母王氏出言呵駡。佳生亦即回 。 王氏遂往訴伊叔簡恆之家。兩相爭角。簡恆將王氏揪髮撳打。王相奔往。拾取鐵鋤。毆 傷簡恆腦後殞命。夫索水不與。其事甚小。而王相母子遂尋鬧忿爭。是起釁者。實王相母子也。王相毆打族叔。以卑淩尊。而又用鐵鋤兇惡之器。非手足木械可比。其情實無可原。伊母未及應侍之年。但以守寡之故。遂另開留養之條。而寬其殺叔之罪。恐天下兇暴之徒。仗母氏之居孀。而逞好勇鬪狠之習者不少矣。所奏不合。著嚴飭行。章王相照例擬絞。著監候秋後處決。又諭向來定例。斬絞等犯。非常赦所不原者。其父母年至七十。家無次丁。始將應否留養之處。 開明罪犯情由。請旨定奪。此乃法外之仁也。然亦必本犯之罪有可原。其父母之情有可憫。然後准其留養。從前鶴六斤之案。其父母年未七十。而李紱違例兩請。法司議覆時。即照李紱兩請具奏。朕以被毆之人。係抽風身死。情罪尚輕。姑從寬典。准其留養。並非著為定例也。今宜兆熊等將柳文保毆死柳滿福之案。援引鶴六斤之案。兩請具題。該部理應嚴行駮詰。按律定擬。方為平允。今德明黃國材等。仍照宜兆熊等兩請議覆。伊等之意。不過欲自沽寬大之虛名。而不顧國家之憲典。殊不知將實在有罪之人。枉法縱釋。並不受囹圄之拘禁。使死者含冤。生者抱痛。積孽亦已深矣。而欲以此邀福於冥冥之中。有此天理乎。且定例父母七十。方行兩請。是合例之人。尚須酌其情罪之輕重而從寬。今若又開未及七十留養之例。 將來各省效尤。凡父母現存之人。皆可援以為請。而毆殺傷擬抵者無幾矣。兇暴之徒。必致肆行無忌。何以示懲。甚為人心風俗之患。司刑憲者亦曾思及此乎。若情罪可輕。該督撫即當據實陳奏。朕自揆情度理。開恩寬宥。何得強引留養。以開枉法之端。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

賊犯持仗拒捕。 為捕者格殺。不問事主鄰佑。俱照律毋論。如有攜贓逃遁。鄰佑人等直前追捕。倉猝毆斃。 或賊勢強橫。不能力擒送官。以致毆打戕命者。照事主毆打至死、減 殺罪二等例、杖一百 徒三年。若業已拏獲。輒復 毆。或捕人多於賊犯。倚共毆。及恃強逞兇致斃者。仍照罪人不拒捕而擅殺律、擬絞監候。共毆之餘人。仍照律杖 一百。

條例/tiaoli 11

私刻地畝經、及占驗推測妄誕不經之書、售賣圖利。及將舊有書板藏匿、不行銷毀者。俱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九年定例。]

1698奉旨。各監口有刑具曰大鐐。與匣牀無異。又短夾棍止長尺許。大枷重百三十斤。瓦樣重板。此皆酷虐之刑。著嚴行禁止。

奉旨。各監口有刑具曰大鐐。與匣牀無異。又短夾棍止長尺許。大枷重百三十斤。瓦樣重板。此皆酷虐之刑。著嚴行禁止。

1733諭。獨子留養之條。乃國家法外之仁。而兇惡之徒。往往恃有恩例。肆意妄行。或眾人共毆。而推諉於一人。或一人獨承。以脫眾人之罪。在無識之有司。又以姑息為寬大。遷就具獄。種種弊端。難以悉數。是以每年奏請獨子留養之案甚多。凡殺人者抵償。乃天理人情之正。或其中情有可原。而曲從寬典。此又體古帝王罪疑惟輕之意。隨時酌量者。若不論情罪輕重。而但以獨子概令從寬。已非情理之當。況其閒未必盡係獨子乎。有罪之人。儌幸漏網。恐成長姦之漸。但定例已久。朕不便遽行改易。且不教而殺。有所不忍。著通行曉諭內外軍民人等。己身既為獨子。更當思念父母無依。謹身奉法。以遠刑辟。若好勇鬪狠。怙惡不悛。數年之後。獨子傷人之案。仍復不減。朕惟有執法抵罪。以懲兇頑。不能曲為寬假也。此旨著通行宣布。務令遠鄉僻壤之人。咸使聞知。

諭。獨子留養之條。乃國家法外之仁。而兇惡之徒。往往恃有恩例。肆意妄行。或眾人共毆。而推諉於一人。或一人獨承。以脫眾人之罪。在無識之有司。又以姑息為寬大。遷就具獄。種種弊端。難以悉數。是以每年奏請獨子留養之案甚多。凡殺人者抵償。乃天理人情之正。或其中情有可原。而曲從寬典。此又體古帝王罪疑惟輕之意。隨時酌量者。若不論情罪輕重。而但以獨子概令從寬。已非情理之當。況其閒未必盡係獨子乎。有罪之人。儌幸漏網。恐成長姦之漸。但定例已久。朕不便遽行改易。且不教而殺。有所不忍。著通行曉諭內外軍民人等。己身既為獨子。更當思念父母無依。謹身奉法。以遠刑辟。若好勇鬪狠。怙惡不悛。數年之後。獨子傷人之案。仍復不減。朕惟有執法抵罪。以懲兇頑。不能曲為寬假也。此旨著通行宣布。務令遠鄉僻壤之人。咸使聞知。

條例/tiaoli 1

在京官滿後三月。無故不給由者。叅問。公差准理。

條例/tiaoli 3

凡事主奴僕雇工皆是。因賊犯黑夜偷竊。或白日入人家內院內偷竊財物。並市野 偷竊有人看守財物。除賊犯持仗拒捕、被捕者登時格殺、仍依律毋論外。凡刀械石塊。皆是 持仗。事在頃刻。勢出倉猝。謂之登時。抵格而殺。謂之格殺。若非格殺。但係登時追捕毆 打至死者。不問是否已離盜所。捕者人數多寡。賊犯已未得財。俱杖一百徒三年。餘人杖八 十。若賊犯已被毆跌倒地。及已就拘獲。輒復 毆致斃。或事後毆打至死者。均照擅殺罪人 律、擬絞監候。餘人杖一百。

條例/tiaoli 12

各省遇有興立邪教、哄誘愚民事件。該州縣立赴搜訊。據實通稟。聽院司按覈情罪輕重。分別辦理。儻有諱匿。輒自完結。別經發覺。除有化大為小曲法輕縱別情、嚴叅懲治外。即罪止枷責。案無出入。亦照諱竊例、從重加等議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四十六年定例。]

1736議准。各旗枷號人犯。例俱發與各門示眾。因而設立房屋以為住宿之地。遂有門監之名。實非囹圄可比。無如不肖兵丁。每借防範為名。需索陵虐。弊竇叢生。甚至男女混雜。尤為未便。嗣後枷號人犯。仍照例枷號各門。不必拆毀門監。惟女犯必須另設牆垣房屋。應令提督會同刑部各委官一員。於各門詳加閱看。或於門監之旁。添造房屋一二閒。或即於現在門監之內。量撥一二閒。另開門戶。專為女犯居住歇宿之所。不許仍同男犯俱禁一處。以致混雜無別。至此等枷號人犯。原非重囚。且係已結之案。應許其跟隨親屬一人。在內照管。其看守兵丁。責令該管官弁嚴加管束。不得任其勒索陵虐。仍令步軍提督不時防察。並交都察院照稽察刑部監之例。每月派滿漢御史各一員。往來稽察。儻有不肖兵弁陵虐營私者。即行叅究。從重治罪。又議准。內外各衙門。所有刑具。因向無稽察之例。各隨意製造。故雖定有成式。終難畫一。刑部各司刑具。亦係陸續製造。並未較對畫一。是以不無輕重長短之殊。雍正十三年十月內。刑部派委專員。將各司刑具較對改造。始得合式。外省州縣。近者相去數十里。遠者百餘里。各處一方。隨意製造。而該管各上司例無考成。亦不特加察覈。以致刑具多輕重之異。小民受加等之刑。嗣後刑具。務遵定式。不得濫用短夾棍。及大板重枷。仍令該管道府。遇赴州縣盤查之日。即將所用刑具。詳加查驗。儻有從前情弊。即照例詳揭題叅。照擅用非刑例革職。至徵比錢糧。本應用小板輕枷。薄以示懲。下限完糧。即行釋放。嗣後有司官員。用大板重枷。將糧戶輒行酷責者。該督撫不時察。

議准。各旗枷號人犯。例俱發與各門示眾。因而設立房屋以為住宿之地。遂有門監之名。實非囹圄可比。無如不肖兵丁。每借防範為名。需索陵虐。弊竇叢生。甚至男女混雜。尤為未便。嗣後枷號人犯。仍照例枷號各門。不必拆毀門監。惟女犯必須另設牆垣房屋。應令提督會同刑部各委官一員。於各門詳加閱看。或於門監之旁。添造房屋一二閒。或即於現在門監之內。量撥一二閒。另開門戶。專為女犯居住歇宿之所。不許仍同男犯俱禁一處。以致混雜無別。至此等枷號人犯。原非重囚。且係已結之案。應許其跟隨親屬一人。在內照管。其看守兵丁。責令該管官弁嚴加管束。不得任其勒索陵虐。仍令步軍提督不時防察。並交都察院照稽察刑部監之例。每月派滿漢御史各一員。往來稽察。儻有不肖兵弁陵虐營私者。即行叅究。從重治罪。又議准。內外各衙門。所有刑具。因向無稽察之例。各隨意製造。故雖定有成式。終難畫一。刑部各司刑具。亦係陸續製造。並未較對畫一。是以不無輕重長短之殊。雍正十三年十月內。刑部派委專員。將各司刑具較對改造。始得合式。外省州縣。近者相去數十里。遠者百餘里。各處一方。隨意製造。而該管各上司例無考成。亦不特加察覈。以致刑具多輕重之異。小民受加等之刑。嗣後刑具。務遵定式。不得濫用短夾棍。及大板重枷。仍令該管道府。遇赴州縣盤查之日。即將所用刑具。詳加查驗。儻有從前情弊。即照例詳揭題叅。照擅用非刑例革職。至徵比錢糧。本應用小板輕枷。薄以示懲。下限完糧。即行釋放。嗣後有司官員。用大板重枷。將糧戶輒行酷責者。該督撫不時察。

1748議准。嗣後除夫毆妻致死。並無故殺及可惡別情者。仍照例准其存留承祀外。至弟殺胞兄。與毆殺大功以下尊長者。一經有犯。皆按律定擬。概不准聲明獨子。援請承祀。並關繫服制一切留養之例。亦悉行刪除。若其中實有萬不得已情由。應行臨時酌量者。各該督撫於疏末據實聲明。恭候欽定。

議准。嗣後除夫毆妻致死。並無故殺及可惡別情者。仍照例准其存留承祀外。至弟殺胞兄。與毆殺大功以下尊長者。一經有犯。皆按律定擬。概不准聲明獨子。援請承祀。並關繫服制一切留養之例。亦悉行刪除。若其中實有萬不得已情由。應行臨時酌量者。各該督撫於疏末據實聲明。恭候欽定。

條例/tiaoli 2

在外有司府州縣官三年考滿。將本官任內行過事蹟。保勘覈實明白。出給紙牌。攢造事蹟功業文冊。紀功文簿。稱臣僉名。交付本官親齎給由。如縣官給由到州。州官當面察其言行。辦事勤惰。從實考覈稱職平常不稱職詞語。州官給由到府。府官給由到布政司如之。以上俱從按察司官覈考。仍將考覈詞語呈部。直隸府州縣官考覈。本部覆考類奏。俱以九年通考黜陟。其雲南有司官員。任滿給由。一體考覈。不稱職者黜降。原係邊方。具奏復任。 九年通考。

條例/tiaoli 4

鄰佑人等。因賊犯黑夜偷竊。或白日入人家內院內偷竊。 攜贓逃遁。直前追捕。或賊勢強橫。不能力擒送官。登時倉猝毆斃者。杖一百徒三年。餘人 杖八十。若賊已棄贓。及未得財。輒復捕毆致斃。並已被毆跌倒地。及就拘獲後輒復 毆。 又捕人多於賊犯。倚 共毆致斃者。仍照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餘人杖一百。其賊犯持仗 拒捕登時格殺者。亦毋論。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738議准。割腳筋法。業經除去。其盛京等處刨薓人犯。罪應割斷兩隻腳筋者。亦議准改為杖一百流三千里。遵行在案。惟川販案內窩隱以及護送之人。尚有問擬割腳筋之例自應一律奏明停止。嗣後川販案內窩隱護送為首之人。罪應割斷兩隻腳筋者。援照刨薓案內改准定例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罪應割斷一隻腳筋者。照減一等例杖一百徒三年。仍刺字。

議准。割腳筋法。業經除去。其盛京等處刨薓人犯。罪應割斷兩隻腳筋者。亦議准改為杖一百流三千里。遵行在案。惟川販案內窩隱以及護送之人。尚有問擬割腳筋之例自應一律奏明停止。嗣後川販案內窩隱護送為首之人。罪應割斷兩隻腳筋者。援照刨薓案內改准定例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罪應割斷一隻腳筋者。照減一等例杖一百徒三年。仍刺字。

1752諭。嗣後凡例應留養之犯。必查明現在本籍者。方准援請。若在他省獲罪。即屬忘親不孝之人。雖與例相符。該部亦應不准其留養。

諭。嗣後凡例應留養之犯。必查明現在本籍者。方准援請。若在他省獲罪。即屬忘親不孝之人。雖與例相符。該部亦應不准其留養。

條例/tiaoli 3

在外起送考滿官。俱要各上司查勘明白。一一具結。如無一處印信保結者行查。

條例/tiaoli 5

賊犯曠野白日盜田園穀麥蔬果柴草木石等類。及無人看守器物。被事主鄰佑毆打至死者。不問是否登時。各照 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其賊犯持仗拒捕登時格殺者。仍毋論。

1631諭。凡巫覡星士妄言吉凶蠱惑婦女誘取財物者。必殺無赦。該管佐領領催及本主。各坐應得之罪。其信用之人亦坐罪。

諭。凡巫覡星士妄言吉凶蠱惑婦女誘取財物者。必殺無赦。該管佐領領催及本主。各坐應得之罪。其信用之人亦坐罪。

1740議准。向例直隸各省問刑衙門。將某案某人因何事用夾刑。及用刑次數。逐細填註簿內。於年終繳送督撫衙門查閱。若有濫用夾棍。及用多報少情弊。查出指叅。照例議處。嗣後每案招解之時。務令將夾訊敘明。照例年終造冊。申送督撫查覈。

議准。向例直隸各省問刑衙門。將某案某人因何事用夾刑。及用刑次數。逐細填註簿內。於年終繳送督撫衙門查閱。若有濫用夾棍。及用多報少情弊。查出指叅。照例議處。嗣後每案招解之時。務令將夾訊敘明。照例年終造冊。申送督撫查覈。

1754諭。從前各省尋常毆情罪稍重之案。經部定議不准留養。後因此等人犯。秋審時原不至入情實。徒使淹禁囹圄。而窮老孤孀。無所倚賴。於乾隆十五年特頒諭旨。令該督撫秋審時另冊辦理。但十五年以前。此等親老丁單之犯。閒有原題內未經聲敘者。遂不得一例邀恩。情亦可憫。著該部傳諭各該督撫。將從前雖未附疏聲明。確有成招原案可憑者。據實查明。准其一體入於另冊。量予末減。以示矜恤。

諭。從前各省尋常毆情罪稍重之案。經部定議不准留養。後因此等人犯。秋審時原不至入情實。徒使淹禁囹圄。而窮老孤孀。無所倚賴。於乾隆十五年特頒諭旨。令該督撫秋審時另冊辦理。但十五年以前。此等親老丁單之犯。閒有原題內未經聲敘者。遂不得一例邀恩。情亦可憫。著該部傳諭各該督撫。將從前雖未附疏聲明。確有成招原案可憑者。據實查明。准其一體入於另冊。量予末減。以示矜恤。

條例/tiaoli 4

內外雜職官。三年給由。無私過。未入流升從九品。從九品升正九品。稅課司局、及河泊所、倉庫官。先於戶部查理嵗課。軍器織染雜造等局官。送工部查理造作花銷明白。送部通類具奏。其倉官收糧不及千石者。本等用。虧折賠納足備者。照依品級降用。其有杖笞者。本等用。但犯贓私、並私罪曾經杖斷。未入流降邊遠。從九品降未入流。不識字者。本等用。如有學無成效。及罷閒生員。除授雜職者。犯贓私杖罪。發在京衙門書寫。

條例/tiaoli 6

凡事主奴僕雇工皆是。因賊犯黑夜偷竊。或白日入人家內院內偷竊財物。 並市野偷竊有人看守器物。登時追捕毆打至死者。不問是否已離盜所。捕者人數多寡。賊犯 已未得財。俱杖一百徒三年。餘人杖八十。若賊犯已被毆跌倒地。及已就拘獲。輒復 毆致 斃。或事後毆打至死者。均照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其曠野白日偷竊無人看守器物。毆打至死者。不問是否登時。亦照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餘人均杖一百。如賊犯持仗拒捕。被 捕者登時格殺。仍依律毋論。

1642諭。凡老少男婦。有為善友惑世誣民者。永行禁止。如不遵禁約。必殺無赦。該管各佐領領催及各主不行查究者。一例治罪。

諭。凡老少男婦。有為善友惑世誣民者。永行禁止。如不遵禁約。必殺無赦。該管各佐領領催及各主不行查究者。一例治罪。

1771諭。刑部律例內有邊外為民條款。與現在斷獄事宜不甚允協。著該部另行定例具奏。欽此。遵旨議定。原例所開情罪相同、而分別軍民定擬者。將為民字樣刪除。一體改發充軍。

諭。刑部律例內有邊外為民條款。與現在斷獄事宜不甚允協。著該部另行定例具奏。欽此。遵旨議定。原例所開情罪相同、而分別軍民定擬者。將為民字樣刪除。一體改發充軍。

1768議准。毆妻致死之案。其例應留養者。俟秋審時查辦。例應承祀者。即於疏內聲明。查承祀較之父母現存賴以侍養者。勢可從緩。乃得隨疏題請開釋。未免遲速不同。 嗣後例應承祀之犯。照留養例於本內聲敘。統俟秋審時覈擬。

議准。毆妻致死之案。其例應留養者。俟秋審時查辦。例應承祀者。即於疏內聲明。查承祀較之父母現存賴以侍養者。勢可從緩。乃得隨疏題請開釋。未免遲速不同。 嗣後例應承祀之犯。照留養例於本內聲敘。統俟秋審時覈擬。

條例/tiaoli 5

官員三年任滿給由。以領文日為始。若 到部過限四箇月之上。送問。一年之上。發回致仕。其九年任滿者。一年之上送問。二年之 上。發回致仕。雖有事故。並不准理。若九年已滿。託故在任久住。不行赴部。及不申缺者。叅提究問。就彼革職回籍。冠帶閒住。

條例/tiaoli 7

賊犯曠野白日盜田園穀麥蔬果柴草木石等類。被事主鄰佑 毆打至死者。不問是否登時。有無看守。各照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其賊犯持仗拒捕登時 格殺者。仍毋論。

1649定。凡僧道巫覡之流。妄行法術。蠱惑愚者。治以重罪。

定。凡僧道巫覡之流。妄行法術。蠱惑愚者。治以重罪。

1799諭。外省地方私設班館。及自新所。曾降嚴旨飭禁。至刑具等項。皆係按刑部制度。官為印烙頒發。有一定尺寸式樣。若私創刑具。任用非法。例干嚴禁。蘇州有新造小夾棍等名目。湖北又有數十餘斤之大鎖。非私造而何。況官設刑具。原視犯者情罪之輕重。分別責罰。即施之邪教。亦應概用官刑。何況審辦尋常案件。自設非刑。任情妄逞。借嚴峻之法。濟貪酷之私。此而不嚴行查禁。何以肅吏治而服民心。著通諭各直省督撫嚴飭所屬。嗣後一切刑具。皆用官定尺寸頒發印烙。如有私自創設刑具。非法濫用者。即行嚴叅治罪。決不寬貸。

諭。外省地方私設班館。及自新所。曾降嚴旨飭禁。至刑具等項。皆係按刑部制度。官為印烙頒發。有一定尺寸式樣。若私創刑具。任用非法。例干嚴禁。蘇州有新造小夾棍等名目。湖北又有數十餘斤之大鎖。非私造而何。況官設刑具。原視犯者情罪之輕重。分別責罰。即施之邪教。亦應概用官刑。何況審辦尋常案件。自設非刑。任情妄逞。借嚴峻之法。濟貪酷之私。此而不嚴行查禁。何以肅吏治而服民心。著通諭各直省督撫嚴飭所屬。嗣後一切刑具。皆用官定尺寸頒發印烙。如有私自創設刑具。非法濫用者。即行嚴叅治罪。決不寬貸。

1800諭。刑部奏逃兵孫有。可否准其留養一摺。軍營逃兵。在軍務未竣以前投首。擬發遣罪者。原不應准其留養。惟念孫有因染患疥瘡。行走落後。逃回畏罪自首。且該犯之母曹氏。現年七十一嵗伊胞兄孫斌。先經陣亡。該犯兄弟二人。均未娶妻生子。家無次丁。煢孀孤苦。殊堪憫惻。著加恩准其留養。嗣後軍務未竣以前自首逃兵內。如實係因病落後。並非無故脫逃。而其父兄曾經歿於王事。又親老家無次丁者。均著照此案孫有之例。准其留養。其無故脫逃。 續經拏獲者。雖有父兄歿於王事。仍不准其留養。著為令。

諭。刑部奏逃兵孫有。可否准其留養一摺。軍營逃兵。在軍務未竣以前投首。擬發遣罪者。原不應准其留養。惟念孫有因染患疥瘡。行走落後。逃回畏罪自首。且該犯之母曹氏。現年七十一嵗伊胞兄孫斌。先經陣亡。該犯兄弟二人。均未娶妻生子。家無次丁。煢孀孤苦。殊堪憫惻。著加恩准其留養。嗣後軍務未竣以前自首逃兵內。如實係因病落後。並非無故脫逃。而其父兄曾經歿於王事。又親老家無次丁者。均著照此案孫有之例。准其留養。其無故脫逃。 續經拏獲者。雖有父兄歿於王事。仍不准其留養。著為令。

條例/tiaoli 6

在外吏典。除役內丁憂、及人多缺少、在官服役聽叅外。若一考滿後。不行轉叅。兩考滿後。不行給由。輾轉捏故在役管事。或歇役三年之上。就彼問發為民。中閒雖有事故。亦不准理。其故違收叅起送官吏。叅究治罪。若兩考役滿。接喪丁憂服滿。遷延三年之上。不行起復者。亦發為民。其未及三年者。果有事故實蹟。各該衙門保結起送。吏部查照定奪。雖在三年之內起送。過限到部者。送問重歷。重歷即納曠。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56諭。凡左道惑眾。如無為白蓮聞香等教名色。起會結黨。迷誘無知小民。殊可痛恨。今後再有踵行邪教聚會燒香斂錢號佛等事。在京著五城御史及地方官。在外著督撫司道有司等官。設法緝拏。窮究姦狀。於定例外加等治罪。

諭。凡左道惑眾。如無為白蓮聞香等教名色。起會結黨。迷誘無知小民。殊可痛恨。今後再有踵行邪教聚會燒香斂錢號佛等事。在京著五城御史及地方官。在外著督撫司道有司等官。設法緝拏。窮究姦狀。於定例外加等治罪。

1807諭。汪鏞奏請禁止非刑一摺。據稱各省問刑衙門。於例定刑具外。往往私造刑具。如木棒棰一物。敲內外腳踝。動至數十擊。或百餘擊不等。以致骨節損折。殊屬違例等語。所奏甚是。地方官審辦案件。所用刑具。輕重大小。俱有一定程式。理應出以慎重。何得制造非刑。恣為殘酷。今汪鏞所見地方官制造木棒棰一物。敲擊內外腳踝。往往動餘百十。甚至骨折。是三木之外。竟有可以便其鍛鍊者。儻審非正犯。而兩足已成廢棄。小民並未犯法。業經貽累終身。於心何忍。汪鏞摺內稱始於捕役拷訊賊犯。而現在伊於往德州審案時。即親見地方官豫備此項刑具。看來不止捕役私用。即官員等亦未必不視為常刑。恣其酷暴。試思所訊即確係賊犯。亦有官設刑具。何得恣意妄為。毫無惻隱。地方官於捕役私拷賊犯。不能嚴查懲辦。轉復尤而效之。是誠何心。且恐外省私設刑具。尚不止於此。不可不嚴加飭禁。通諭各省大小問刑衙門。如有似此濫置非刑。速行除毀。違者以違制論。其捕役違例擅拷。尤當認真訪查。有犯必懲。不可稍涉寬縱。儻再任聽捕役私設刑具。地方官查禁不嚴。著該上司據實叅處。以儆殘虐。用副朕矜慎庶獄至意。

諭。汪鏞奏請禁止非刑一摺。據稱各省問刑衙門。於例定刑具外。往往私造刑具。如木棒棰一物。敲內外腳踝。動至數十擊。或百餘擊不等。以致骨節損折。殊屬違例等語。所奏甚是。地方官審辦案件。所用刑具。輕重大小。俱有一定程式。理應出以慎重。何得制造非刑。恣為殘酷。今汪鏞所見地方官制造木棒棰一物。敲擊內外腳踝。往往動餘百十。甚至骨折。是三木之外。竟有可以便其鍛鍊者。儻審非正犯。而兩足已成廢棄。小民並未犯法。業經貽累終身。於心何忍。汪鏞摺內稱始於捕役拷訊賊犯。而現在伊於往德州審案時。即親見地方官豫備此項刑具。看來不止捕役私用。即官員等亦未必不視為常刑。恣其酷暴。試思所訊即確係賊犯。亦有官設刑具。何得恣意妄為。毫無惻隱。地方官於捕役私拷賊犯。不能嚴查懲辦。轉復尤而效之。是誠何心。且恐外省私設刑具。尚不止於此。不可不嚴加飭禁。通諭各省大小問刑衙門。如有似此濫置非刑。速行除毀。違者以違制論。其捕役違例擅拷。尤當認真訪查。有犯必懲。不可稍涉寬縱。儻再任聽捕役私設刑具。地方官查禁不嚴。著該上司據實叅處。以儆殘虐。用副朕矜慎庶獄至意。

1801諭。朕思律內有承祀留養兩條。原係法外施仁。必須覈其情罪甚輕。始可量加末減。於施惠之中。仍不失懲惡之意。方足以昭平允。若不論罪案輕重。止因家無次丁。概准承祀留養。則兇惡之徒。諗知律有明條。自恃身係丁單。有犯不死。竟至逞兇肆惡。是承祀留養。非以施仁。適以長姦。轉以誘人犯法。豈國家矜慎用刑之道。蓋法律務在持平。生者固當加之矜恤。死者尤不可令其含冤。儻情真罪當。必為寬宥。如世俗鄙論所云救生不救死之說。以為積陰功。試思死者含冤莫伸。損傷陰德。孰大乎是。嗣後問刑衙門。總當詳慎折衷。勿存從寬從嚴之見。遇有關承祀留養者。尤當覈其所犯情罪果有可原。 再行查明實在別無次丁。或有子息而尚未成丁。與定例相符。量為定擬。庶幾無枉無縱。刑協於中。共勷明允之治。欽此。遵旨議准。死罪人犯存留養親。原係聖朝法外之仁。乾隆十六年定例。鬪殺案內理直傷輕。及戲殺誤殺等項。如係親老丁單。俱准其隨案聲請留養。三十一年議定。僅准將戲殺誤殺之案。於本內聲請留養。其鬪殺之案。無論情節輕重。概俟秋審時取結報部會覈進呈。嘉慶四年。刑部議請酌復舊章。將戲殺誤殺鬬殺情輕應入緩決可矜者。以及擅殺罪人。並無關人命應擬死罪人犯。與僅止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之案。如係親老丁單。孀婦獨子。一體隨本聲請。准其留養。邇年以來。俱係遵照辦理。惟是條例一成不變。案情百出不窮。即鬪殺之案。情節亦屬輕重不一。凡有一可原者。均可入於緩決。若定案時俱准其隨本聲請留養。既恐因一事寬嚴之互異。致各有輕重之不齊。且此等鬪殺人犯。好勇鬪狠。本與戲殺誤殺情近過失者不同。而無關人命。如搶竊丟包。用藥迷拐。略賣子女。及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等類。秋審時尚有應入情實者。誠恐外省誤會例意。辦理叅差。若逐案分別准駮。殊覺事涉紛繁。如概准其隨案留養。在無知愚民。不知留養為格外仁施。或轉恃身係單丁。以身試法。洵如聖諭。非以施仁。適以長姦。實非明刑教之道。查死罪人犯。得以隨本聲請留養者。原以所犯情節較輕。本在可矜憫之列。如必俟秋審時覈准。在本犯監禁逾時。罪所應得。而其老病之親。桑榆暮景。誠恐伊子未出囹圄。而其親已不及待。是以隨本聲請。俾令早為侍養。實為推廣皇仁起見。至於鬪毆殺人之犯。既已好鬪忘親。自當令其居幽悔罪。即謂拘繫逾時。應侍之父母恐不及待。查定案以至秋讞。遠者不過經年。近者止於數月。並非長羇久繫。況死者之父母。既已永斷奉養。而生者之父母。不過暫缺嵗時。揆之情理。亦所當然。至罪犯應死。無關人命。及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各案。有應實應緩之分。易啟畸輕畸重之弊。尤不應准其隨本聲請留養。嗣後親老丁單留養之案。除實係戲殺誤殺擅殺、以及鬪殺之案。或死由自跌自溺。毫無鬪狠情形。並救親情切。傷止一二處。均係秋審時應入可矜者。俱准其隨本聲請留養外。其餘概不准隨案聲請。俱令該督撫於定案時。止將應侍緣由。於本內聲敘。不必分別應准不應准字樣。統俟秋審時取結報部。刑部會同九卿覈議。另冊進呈。如此明立章程。庶愚民不致 有所恃以玩法。而辦理可歸畫一。立法亦為協中矣。

諭。朕思律內有承祀留養兩條。原係法外施仁。必須覈其情罪甚輕。始可量加末減。於施惠之中。仍不失懲惡之意。方足以昭平允。若不論罪案輕重。止因家無次丁。概准承祀留養。則兇惡之徒。諗知律有明條。自恃身係丁單。有犯不死。竟至逞兇肆惡。是承祀留養。非以施仁。適以長姦。轉以誘人犯法。豈國家矜慎用刑之道。蓋法律務在持平。生者固當加之矜恤。死者尤不可令其含冤。儻情真罪當。必為寬宥。如世俗鄙論所云救生不救死之說。以為積陰功。試思死者含冤莫伸。損傷陰德。孰大乎是。嗣後問刑衙門。總當詳慎折衷。勿存從寬從嚴之見。遇有關承祀留養者。尤當覈其所犯情罪果有可原。 再行查明實在別無次丁。或有子息而尚未成丁。與定例相符。量為定擬。庶幾無枉無縱。刑協於中。共勷明允之治。欽此。遵旨議准。死罪人犯存留養親。原係聖朝法外之仁。乾隆十六年定例。鬪殺案內理直傷輕。及戲殺誤殺等項。如係親老丁單。俱准其隨案聲請留養。三十一年議定。僅准將戲殺誤殺之案。於本內聲請留養。其鬪殺之案。無論情節輕重。概俟秋審時取結報部會覈進呈。嘉慶四年。刑部議請酌復舊章。將戲殺誤殺鬬殺情輕應入緩決可矜者。以及擅殺罪人。並無關人命應擬死罪人犯。與僅止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之案。如係親老丁單。孀婦獨子。一體隨本聲請。准其留養。邇年以來。俱係遵照辦理。惟是條例一成不變。案情百出不窮。即鬪殺之案。情節亦屬輕重不一。凡有一可原者。均可入於緩決。若定案時俱准其隨本聲請留養。既恐因一事寬嚴之互異。致各有輕重之不齊。且此等鬪殺人犯。好勇鬪狠。本與戲殺誤殺情近過失者不同。而無關人命。如搶竊丟包。用藥迷拐。略賣子女。及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等類。秋審時尚有應入情實者。誠恐外省誤會例意。辦理叅差。若逐案分別准駮。殊覺事涉紛繁。如概准其隨案留養。在無知愚民。不知留養為格外仁施。或轉恃身係單丁。以身試法。洵如聖諭。非以施仁。適以長姦。實非明刑教之道。查死罪人犯。得以隨本聲請留養者。原以所犯情節較輕。本在可矜憫之列。如必俟秋審時覈准。在本犯監禁逾時。罪所應得。而其老病之親。桑榆暮景。誠恐伊子未出囹圄。而其親已不及待。是以隨本聲請。俾令早為侍養。實為推廣皇仁起見。至於鬪毆殺人之犯。既已好鬪忘親。自當令其居幽悔罪。即謂拘繫逾時。應侍之父母恐不及待。查定案以至秋讞。遠者不過經年。近者止於數月。並非長羇久繫。況死者之父母。既已永斷奉養。而生者之父母。不過暫缺嵗時。揆之情理。亦所當然。至罪犯應死。無關人命。及語言調戲。致本婦羞忿自盡各案。有應實應緩之分。易啟畸輕畸重之弊。尤不應准其隨本聲請留養。嗣後親老丁單留養之案。除實係戲殺誤殺擅殺、以及鬪殺之案。或死由自跌自溺。毫無鬪狠情形。並救親情切。傷止一二處。均係秋審時應入可矜者。俱准其隨本聲請留養外。其餘概不准隨案聲請。俱令該督撫於定案時。止將應侍緣由。於本內聲敘。不必分別應准不應准字樣。統俟秋審時取結報部。刑部會同九卿覈議。另冊進呈。如此明立章程。庶愚民不致 有所恃以玩法。而辦理可歸畫一。立法亦為協中矣。

條例/tiaoli 7

考滿各府管糧。及州縣掌印管糧官。查勘任內經手錢糧。不分起存。係布政司 者。布政司類造。係直隸者。府州類造。內有起解司府州存庫聽候總運。並遇革職減免者。俱明白填寫。給付齎投吏部。先行戶部。將循環並嵗報文冊。查對完足。回報吏部。准令給由。未完仍發回任追補。經該官吏叅問。若將行復遇科派。勢難卒完。及原非舊額。或有蠲免者。俱准給由。果有別項賢能。不待考滿。推升行取者。照前查有拕欠。追完方許離任。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無考滿給由之事。此律例俱刪。 ]

1884議准。嗣後捕賊之案。但經倒地、及已就拘執 毆致死。無論傷痕先後輕重。即應依例擬絞。不得照登時毆打至死之例擬徒。

議准。嗣後捕賊之案。但經倒地、及已就拘執 毆致死。無論傷痕先後輕重。即應依例擬絞。不得照登時毆打至死之例擬徒。

1661定。凡無名巫覡私自跳神者。杖一百。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

定。凡無名巫覡私自跳神者。杖一百。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

1810諭。本日吏部具題。議處順天府南路同知竇景燕。於詳審案犯。輒用非刑。照例議以革職等因。詳閱本內。該部所引例文。稱官員將人犯除夾棍桚指之外。另用非刑者革職。跪鍊壓膝等刑者。降一級調用等語。因思內外問刑衙門。承審案犯。原應虛衷研鞫。不得專事刑求。然遇有狡猾之犯。不肯供吐實情。承問官不應遽用刑夾。亦不能不量加懲究。或甯耳跪鍊。或繼以壓膝。藉以得情定讞。尚不致傷其肢體。究非同木架撐執。或懸吊敲踝。及針刺手指等非刑可比也。若承問官審訊各犯。於案情未定之時。既不能遽得確情。而一經甯耳壓膝。即例有應得處分。則凡屬問刑各員。竟無不干吏議者。似此名實不符。殊不足以昭平允。所有承審案犯各員非刑一條。應如何酌中之處。著該部詳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問刑各衙門。應用刑具。除例載夾棍 指枷號竹板遵照定式外。其 甯耳跪鍊壓膝及掌責等刑。係審理案件時。不得不酌量施用。應與例載各刑具照常行用。其有將無辜干連之人。濫行拷訊。及將應行審訊之犯。恣意陵虐。致斃人命者。仍行叅處。至非刑名目。現在欽奉諭旨指出之木架撐執、懸吊敲踝、針刺手指、並例載申禁之小夾棍、木棒棰、連根帶鬚竹板、聯枷等項、及例禁所不及賅載、一切任意私設者。均屬非刑。仍應嚴行禁止。

諭。本日吏部具題。議處順天府南路同知竇景燕。於詳審案犯。輒用非刑。照例議以革職等因。詳閱本內。該部所引例文。稱官員將人犯除夾棍桚指之外。另用非刑者革職。跪鍊壓膝等刑者。降一級調用等語。因思內外問刑衙門。承審案犯。原應虛衷研鞫。不得專事刑求。然遇有狡猾之犯。不肯供吐實情。承問官不應遽用刑夾。亦不能不量加懲究。或甯耳跪鍊。或繼以壓膝。藉以得情定讞。尚不致傷其肢體。究非同木架撐執。或懸吊敲踝。及針刺手指等非刑可比也。若承問官審訊各犯。於案情未定之時。既不能遽得確情。而一經甯耳壓膝。即例有應得處分。則凡屬問刑各員。竟無不干吏議者。似此名實不符。殊不足以昭平允。所有承審案犯各員非刑一條。應如何酌中之處。著該部詳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問刑各衙門。應用刑具。除例載夾棍 指枷號竹板遵照定式外。其 甯耳跪鍊壓膝及掌責等刑。係審理案件時。不得不酌量施用。應與例載各刑具照常行用。其有將無辜干連之人。濫行拷訊。及將應行審訊之犯。恣意陵虐。致斃人命者。仍行叅處。至非刑名目。現在欽奉諭旨指出之木架撐執、懸吊敲踝、針刺手指、並例載申禁之小夾棍、木棒棰、連根帶鬚竹板、聯枷等項、及例禁所不及賅載、一切任意私設者。均屬非刑。仍應嚴行禁止。

門第十一 | Mingli lü shiyi 名例律十一

律/lü 66 | Jiandang 姦黨

凡姦邪將不該死之人。進讒言左使殺人不由正理。借引別事。以激怒人主。殺其人以快己意者斬。監候。若犯罪律該處死。其大臣小官。巧言諫免。暗邀市恩以結人心者亦斬。監候。若在朝官員。交結朋黨。紊亂朝政者。凡朋黨官員皆斬。監候。妻子為奴。財產入官。若刑部及大小各衙門官吏。不執法律。聽從上司指姦臣主使。出入已決放人罪者。罪亦如之。若有不避權勢。明具實蹟。親赴御前。執法陳訴者。罪坐姦臣。言告之人。雖業已聽從。致罪有出入。亦得與免本罪。仍將犯人財產。均給若止一人陳奏。全給充賞。有官者升二等。無官者量予一官。或不願官者。賞銀二千兩。

1887議准。嗣後有事主登時追捕賊犯。致賊犯失 跌落河溺斃或失跌致斃者。均照囚逃走捕者逐而殺之勿論例、勿論。

議准。嗣後有事主登時追捕賊犯。致賊犯失 跌落河溺斃或失跌致斃者。均照囚逃走捕者逐而殺之勿論例、勿論。

1662題准。人有邪病。請巫覡道士醫治者。須稟明都統。用印文報部。准其醫治。違者、巫覡道士正法外。請治之人。亦治以罪。

題准。人有邪病。請巫覡道士醫治者。須稟明都統。用印文報部。准其醫治。違者、巫覡道士正法外。請治之人。亦治以罪。

1811諭。給事中陸言奏請敕禁非刑一摺。所奏甚是。問刑衙門。遇有應加刑鞫之處。本有一定制度。若私造非刑。任意殘酷。必至損折肢體。戕害性命。殊失國家欽恤之意。摺內所稱鸚哥架天平架等名目。皆非刑典所應有。必係外省州縣任意創為。因而相習成風。該給事中諒非憑虛臆說。著各省督撫嚴行飭禁。如有此等刑具。概令毀除。儻嗣後再有私行造用者。立即叅辦。以儆殘酷。又諭。勒保奏查明刑部枷號重輕尺寸。俱符定例。惟遵照定例尺寸。枷面較大。板片較薄。不能堅固等語。刑部枷號。因舊例尺寸較大。以符二十五斤之數。則板片厚不及一寸。木插厚僅三四分。難以經久。枷號封條亦易破裂。且犯人兩手不能及口。難於飲食。自應量為變通。著照勒保等所議。將枷號即定為長二尺五寸。闊二尺四寸。總以例載二十五斤為準。刑部即纂入則例。並將現有枷號。悉照新定尺寸更正。以歸畫一。

諭。給事中陸言奏請敕禁非刑一摺。所奏甚是。問刑衙門。遇有應加刑鞫之處。本有一定制度。若私造非刑。任意殘酷。必至損折肢體。戕害性命。殊失國家欽恤之意。摺內所稱鸚哥架天平架等名目。皆非刑典所應有。必係外省州縣任意創為。因而相習成風。該給事中諒非憑虛臆說。著各省督撫嚴行飭禁。如有此等刑具。概令毀除。儻嗣後再有私行造用者。立即叅辦。以儆殘酷。又諭。勒保奏查明刑部枷號重輕尺寸。俱符定例。惟遵照定例尺寸。枷面較大。板片較薄。不能堅固等語。刑部枷號。因舊例尺寸較大。以符二十五斤之數。則板片厚不及一寸。木插厚僅三四分。難以經久。枷號封條亦易破裂。且犯人兩手不能及口。難於飲食。自應量為變通。著照勒保等所議。將枷號即定為長二尺五寸。闊二尺四寸。總以例載二十五斤為準。刑部即纂入則例。並將現有枷號。悉照新定尺寸更正。以歸畫一。

律/lü 22 | Tianwensheng youfan 天文生有犯

凡欽天監天文生。習業已成。明於測驗推步之法。自能專其事者。犯流及徒。各決杖一百。餘罪收贖。仍令在監習業。犯謀反叛逆緣坐應流。及造畜蠱毒。採生折割人。殺一家三人。家口會赦猶流。及犯鬪毆殺人。監守常人盜。竊盜。掏摸。搶奪。編配刺字。與常人一體科斷。不在留監習業之限。 [謹案乾隆五年以軍流同例。於流字上增軍字。又案此條律文。原載工樂戶及婦人犯罪律內。雍正三年分出。另為一條。]

律/lü 289 | Daozei wozhu 盜賊窩主

凡強盜窩主造意身雖不同行、但分贓者斬。若行。則不問分贓不分贓。只 依行而得財者不分首從皆斬。若不知盜情。只是暫時停歇者。止問不應。若不同行、又不分 贓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共謀其窩主不曾造謀。但與賊人共知謀情。者行而不分贓、及分贓 而不行。皆斬。若不行又不分贓者。杖一百。竊盜窩主造意、身雖不行、但分贓者。為首論。 若不行又不分贓者。為從論。減一等。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首。其窩主若不造意。而但為從 者。行而不分贓、及分贓而不行。減造意一等。仍為從論。若不行又不分贓。笞四十。若本 不同謀。偶然相遇共為強竊盜。其強盜固不分首從。若竊盜。則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首。餘 為從論。其知人略賣和誘人。及強竊盜後而分所賣所盜贓者。計所分贓准竊盜為從論。免刺。 若知強竊盜贓而故買者。計所買物坐贓論。知而寄藏者。減故買一等。各罪止杖一百。其不 知情誤買及受寄者。俱不坐。

1666覆准。凡邪教惑眾。在京行五城御史。在外行督撫。轉行文武各地方官嚴禁查拏。如不行查察。督撫等徇庇不叅。事發。在內、該管官每案罰俸三月。在外、州縣官降二級調用。督撫罰俸一年。

覆准。凡邪教惑眾。在京行五城御史。在外行督撫。轉行文武各地方官嚴禁查拏。如不行查察。督撫等徇庇不叅。事發。在內、該管官每案罰俸三月。在外、州縣官降二級調用。督撫罰俸一年。

1812諭。國家讞獄用刑。自有常法。即使獄囚狡不吐實。不得不加以刑訊。如輕則施以箠楚。重則威以三木。皆係古有其制。至今頒為令典。若擅用非刑。則具供成招。實難保無畏刑誣服之事。前經屢次降旨飭諭。而外省酷暴之習。仍未盡除。如現在直隸又有汪應鈐擅用木架熬審斃命之案。不可不加以申禁。嗣後著各督撫嚴查所屬。如有私造非刑問獄者。即指名叅處。雖用以成招定讞。案非誣罔。除將本案擬結外。其承審濫刑之罪。仍一併附叅示懲。又覆准。嗣後凡例內應用重枷枷號者。應於尋常枷號斤數上酌加十斤。計重三十五斤。其枷面止於加厚。而寬大悉照尋常枷號尺寸。長二尺五寸。闊二尺四寸為度。

諭。國家讞獄用刑。自有常法。即使獄囚狡不吐實。不得不加以刑訊。如輕則施以箠楚。重則威以三木。皆係古有其制。至今頒為令典。若擅用非刑。則具供成招。實難保無畏刑誣服之事。前經屢次降旨飭諭。而外省酷暴之習。仍未盡除。如現在直隸又有汪應鈐擅用木架熬審斃命之案。不可不加以申禁。嗣後著各督撫嚴查所屬。如有私造非刑問獄者。即指名叅處。雖用以成招定讞。案非誣罔。除將本案擬結外。其承審濫刑之罪。仍一併附叅示懲。又覆准。嗣後凡例內應用重枷枷號者。應於尋常枷號斤數上酌加十斤。計重三十五斤。其枷面止於加厚。而寬大悉照尋常枷號尺寸。長二尺五寸。闊二尺四寸為度。

律/lü 67 | Jiaojie jinshi guanyuan 交結近侍官員

凡諸衙門官吏。若與內官及近侍人員。互相交結。漏泄機密事情。夤緣作弊。而扶同奏啟以圖乘機迎合者。皆斬。監候。妻子流二千里安置。此亦姦黨一節。但漏泄較紊亂少輕。故止流而安置其妻子。不籍沒其家產。若止親故往 來。無夤緣等弊。不用此律。

tiaoli 條例

1668覆准。凡邪教惑眾者。照律遵行。其地方各官。仍照例一併治罪。

覆准。凡邪教惑眾者。照律遵行。其地方各官。仍照例一併治罪。

reshen 熱審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

凡欽天監官為事。請旨提問。與職官一例問斷。該為民者。送監仍充天文生身役。該徒流充軍者。備由奏請定奪。其有不由天文生出身者。悉照例革職發遣。 [謹案此條係原例。]

tiaoli 條例

1673題准。凡端公道士。私行跳神醫人者。免死、杖一百。雖曾稟過禮部。有作為異端。跳神醫治。致人於死者。照鬬毆殺人律擬罪。其私請之人。係官、議處。係平人、照違令律治罪。 

題准。凡端公道士。私行跳神醫人者。免死、杖一百。雖曾稟過禮部。有作為異端。跳神醫治。致人於死者。照鬬毆殺人律擬罪。其私請之人。係官、議處。係平人、照違令律治罪。 

1651諭。天時向熱。宜行熱審之例。令刑部通察刑獄。五城司坊。順天府京縣。察監犯有無干牽連者。即日釋放。笞杖徒流。次第減免。死罪情可矜疑者。奏請定奪。

諭。天時向熱。宜行熱審之例。令刑部通察刑獄。五城司坊。順天府京縣。察監犯有無干牽連者。即日釋放。笞杖徒流。次第減免。死罪情可矜疑者。奏請定奪。

條例/tiaoli 1

凡推鞫窩主窩藏分贓人犯。必須審有造意共謀實情。方許以窩主律論斬。若止是句引容留、往來住宿、並無 造意共謀情狀者。但當以窩藏例發遣。毋得附會文致。概坐窩主之罪。

條例/tiaoli 2

養象軍奴。犯該雜犯死罪。無力做工。徒流罪決杖一百。俱住支月糧。各照年限。常川養象。滿日仍舊食 糧養象。笞杖的決。 [謹案此條係原例。載在軍籍有犯律後。雍正三年以贖罪做工等例已裁。 刪去無力做工四字。乾隆五年移附此律。]

條例/tiaoli 1

凡罷閒官吏。在京潛住。有擅出入禁門交結者。各門仔細盤詰。拏送該法司著實究問。發煙瘴地面永遠充軍。 [謹案此條係原例。]

1679議准。凡迎神進香、鳴鑼擊鼓、肆行無忌者。為首之人。照邪教惑眾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為從之人。枷號三月。係旗下、鞭一百。係民、責四十板。俱不准折贖。該管官不行查拏。事發、係旗下人、將佐領、驍騎校、步軍校。係民、將司坊官府州縣。係兵、將守備把總。每案罰俸半年。領催、鞭八十。總甲、責三十板。其叅領、副尉、五城御史、布按司道、副將、叅將、遊擊。每案罰俸三月。步軍統領、總尉、總督、巡撫、提督、總兵官。每案罰俸兩月。若係內務府佐領下人。該管官照叅領佐領驍騎校領催例治罪。若係僧道。將該管僧道官革職。責二十板。僧錄道錄司官革職。

議准。凡迎神進香、鳴鑼擊鼓、肆行無忌者。為首之人。照邪教惑眾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為從之人。枷號三月。係旗下、鞭一百。係民、責四十板。俱不准折贖。該管官不行查拏。事發、係旗下人、將佐領、驍騎校、步軍校。係民、將司坊官府州縣。係兵、將守備把總。每案罰俸半年。領催、鞭八十。總甲、責三十板。其叅領、副尉、五城御史、布按司道、副將、叅將、遊擊。每案罰俸三月。步軍統領、總尉、總督、巡撫、提督、總兵官。每案罰俸兩月。若係內務府佐領下人。該管官照叅領佐領驍騎校領催例治罪。若係僧道。將該管僧道官革職。責二十板。僧錄道錄司官革職。

1653每年小滿後。三法司會審現監人犯。笞罪釋放。徒流以下減等發落。重囚可矜疑者。請旨定奪。直隸及各省。嵗一舉行。

每年小滿後。三法司會審現監人犯。笞罪釋放。徒流以下減等發落。重囚可矜疑者。請旨定奪。直隸及各省。嵗一舉行。

條例/tiaoli 2

各處大戶家人 佃僕。結搆為盜。殺官劫庫劫獄放火。許大戶即送官追問。若大戶知情故縱。除實犯死罪外。 杖徒流罪。俱發附近充軍。

律/lü 23 | Gongyuehu ji furen fanzui 工樂戶及婦人犯罪

凡工匠樂戶犯徒罪者。五徒並依杖數決訖。留住衙門。照徒年限拘役。住支月糧。其鬪毆傷人。及監守常人盜。竊盜。掏摸。搶奪。發配刺字。與常人一體科斷。不在留住拘役之限。其婦人犯罪應決杖者。姦罪去衣留裩受刑。餘罪單衣決罰。皆免刺字。若犯徒流者。決杖一百。餘罪收贖。 [謹案原文工匠樂戶犯流罪。雍正三年奏准。流罪不應概准留住拘役。改為徒罪。並增註。]

條例/tiaoli 2

罷閒官吏。在京潛住。有擅出入禁門交結者。各門盤結。拏送法司問實。發煙瘴地面充軍。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1657覆准。熱審之例。定於小滿後十日舉行。在京者照常題明審理。其直隸各省遠近不一。停其具題。行咨該督撫。即查照定例舉行。

覆准。熱審之例。定於小滿後十日舉行。在京者照常題明審理。其直隸各省遠近不一。停其具題。行咨該督撫。即查照定例舉行。

1718議准。各處邪教。令該督撫嚴行禁止。若地方官不行嚴查。或別處發覺者。將地方官及該督撫一併嚴行查議。

議准。各處邪教。令該督撫嚴行禁止。若地方官不行嚴查。或別處發覺者。將地方官及該督撫一併嚴行查議。

條例/tiaoli 3

凡皇親功臣管莊家僕佃戶人等、及諸色軍民大戶。句引來歷不明之 人。窩藏強盜二名以上。竊盜五名以上。坐家分贓者。俱問發邊 充軍。若有造意共謀之情 者。各依律從重科斷。干礙皇親功臣者。 究治罪。

條例/tiaoli 3

各旗王公所屬人員。除服官在京者。如遇年節生辰。仍准其向各門往來外。其現居外任。因事來京者。概不許於本管王公處謁見通問。違者、本人從重治罪。該王公亦一體懲治。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四年。遵旨定例。]

1661定。停熱審減等之例。

定。停熱審減等之例。

1813奏。辦理邪教。總以有無傳習經呪、供奉邪神、拜授師徒為斷。至白陽教、即係白蓮教、及八卦教之別名。最足為害。嗣後為首、照左道異端煽惑人民律、擬絞監候。為從、發新疆給額魯特為奴。旗人銷除旗檔。與民人一律辦理。至紅陽教。及各項教會名目。並無傳習呪語。但供有飄高老祖。及拜師授徒者。發往烏魯木齊。分別旗民當差為奴。其雖未傳徒。或曾供奉飄高老祖。及收藏經卷者。發邊遠充軍。至坐功運氣。雖非邪教。亦比照故自傷殘律杖八十。若訊明實止茹素燒香。諷念佛經。止圖邀福。並未拜師傳徒。亦不知邪教名目者。方予免議。奉旨。嗣後審辦白陽白蓮八卦等邪教。凡傳徒為首者。定擬絞決。其紅陽等及各項教會名目。即照刑部所議辦理。 

奏。辦理邪教。總以有無傳習經呪、供奉邪神、拜授師徒為斷。至白陽教、即係白蓮教、及八卦教之別名。最足為害。嗣後為首、照左道異端煽惑人民律、擬絞監候。為從、發新疆給額魯特為奴。旗人銷除旗檔。與民人一律辦理。至紅陽教。及各項教會名目。並無傳習呪語。但供有飄高老祖。及拜師授徒者。發往烏魯木齊。分別旗民當差為奴。其雖未傳徒。或曾供奉飄高老祖。及收藏經卷者。發邊遠充軍。至坐功運氣。雖非邪教。亦比照故自傷殘律杖八十。若訊明實止茹素燒香。諷念佛經。止圖邀福。並未拜師傳徒。亦不知邪教名目者。方予免議。奉旨。嗣後審辦白陽白蓮八卦等邪教。凡傳徒為首者。定擬絞決。其紅陽等及各項教會名目。即照刑部所議辦理。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4

凡各處無藉之徒。引賊劫掠以復私讎。探報消息。致賊逃竄者。照姦細律處斬。梟首 示 。

條例/tiaoli 4

各旗王公所屬人員。除服官在京者。如遇年節生辰。仍准其向各府往來外。其現居外任。因事來京者。概不許於本管王公處謁見通問。違者、杖一百發落。如有夤緣餽送等弊。計贓從其重者論。該管王公容令謁見者。交宗人府 照違制律議處。若私通書信。有所求索借貸。及先自餽遺。希圖厚報者。交宗人府計贓治罪。 [謹案此條係嘉慶六年改定。]

1668定。內外問刑衙門。復照舊行熱審之例。

定。內外問刑衙門。復照舊行熱審之例。

1816奉旨。嗣後各直省遇有倡立邪教惑眾騙錢案內應行發遣之犯。著該督撫於審明定案時。酌留一二名。於該省犯事地方。永遠枷號示眾。又諭。孫玉庭等奏傳習牛八邪教案犯。先後赴官投具悔結。懇請免罪一摺。湖北省傳習牛八教之邵元勝等。經地方官宣諭開導。具結改悔。投案者共有三百六十四名。湖北一省如此。可見各省傳習邪教者。尚復不少。鄉民妄聽邪說。信從入教。本應治罪。但人數過多。愚民無知。一時被誘。若不予以自新之路。朕心實所不忍。惟是此內真心改悔者。固不乏人。恐亦有希圖免罪。暫時投首者。閱時既久。難保其不故智復萌。應酌定條例。以示儆戒。著阮元張映漢飭令該地方官。將此次具結改悔之人。再行曉諭。以該犯等本係有罪之人。現奉恩旨准予自新。係屬法外施仁。若改悔之後。又復習教。則是怙惡不悛。定當加等治罪。責令各出具再犯習教情願加等治罪甘結。方准免罪。該地方官仍將具結之人。開造名冊。申送臬司衙門存案。儻將來冊內之人。再有傳習邪教者。一經訪獲。即將該犯按律加一等治罪。各直省俱照此一律辦理。

奉旨。嗣後各直省遇有倡立邪教惑眾騙錢案內應行發遣之犯。著該督撫於審明定案時。酌留一二名。於該省犯事地方。永遠枷號示眾。又諭。孫玉庭等奏傳習牛八邪教案犯。先後赴官投具悔結。懇請免罪一摺。湖北省傳習牛八教之邵元勝等。經地方官宣諭開導。具結改悔。投案者共有三百六十四名。湖北一省如此。可見各省傳習邪教者。尚復不少。鄉民妄聽邪說。信從入教。本應治罪。但人數過多。愚民無知。一時被誘。若不予以自新之路。朕心實所不忍。惟是此內真心改悔者。固不乏人。恐亦有希圖免罪。暫時投首者。閱時既久。難保其不故智復萌。應酌定條例。以示儆戒。著阮元張映漢飭令該地方官。將此次具結改悔之人。再行曉諭。以該犯等本係有罪之人。現奉恩旨准予自新。係屬法外施仁。若改悔之後。又復習教。則是怙惡不悛。定當加等治罪。責令各出具再犯習教情願加等治罪甘結。方准免罪。該地方官仍將具結之人。開造名冊。申送臬司衙門存案。儻將來冊內之人。再有傳習邪教者。一經訪獲。即將該犯按律加一等治罪。各直省俱照此一律辦理。

條例/tiaoli 1

內府匠作。犯該監守常人盜、竊盜、掏摸、搶奪者。俱問罪送工部做工炒鐵等項。其餘有犯徒流罪者。拘役住支月糧。笞杖准令納贖。

條例/tiaoli 5

知強竊盜贓而接買受寄。若馬 等畜至二頭匹以上、銀貨坐贓至滿數者。俱問 罪。不分初犯再犯。枷號一月發落。若三犯以上。不拘贓數多寡。與知強盜後而分贓至滿數 者。俱免枷號。發邊 充軍。接買盜贓至八十兩為滿數。受寄盜贓至一百兩為滿數。盜後分贓至一百二十兩以上為滿數。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69覆准。直隸各省具題事件。除實犯死罪外。所有減等各犯。遇熱審俱行減等。又題准。流徙甯古塔尚陽堡人犯。遇熱審俱照例減等。

覆准。直隸各省具題事件。除實犯死罪外。所有減等各犯。遇熱審俱行減等。又題准。流徙甯古塔尚陽堡人犯。遇熱審俱照例減等。

1817諭。徐炘奏查明各屬首悔、茹素念經男婦取結釋甯一摺。所辦失之寬縱。習教之犯。准令自首免罪。原因其真心悔悟。投首到官。呈繳經像。方予以自新之路。該護撫摺內所奏。如蒲城等縣監生王瑞朋等均係自行投案。呈繳經像。具結改悔。其蒲城等縣民人魏景昌等。鳳縣等縣民人楊得才等。則皆係訪查拏獲到案。始自稱改悔者。此等入教莠民。平日甘心邪慝。迨被獲畏罪。藉口改悔。冀圖一時苟免。釋放後仍將故智復萌。該護撫概予釋免。殊覺漫無區別。徐炘著傳旨申飭。除案內自首之王瑞朋等。俱准免罪釋甯外。其拏獲之魏景昌等十四名楊得才等四名口。仍各照所犯之罪分別問擬。不准寬免。嗣後各直省查審邪教改悔之案。俱著照此分別辦理。

諭。徐炘奏查明各屬首悔、茹素念經男婦取結釋甯一摺。所辦失之寬縱。習教之犯。准令自首免罪。原因其真心悔悟。投首到官。呈繳經像。方予以自新之路。該護撫摺內所奏。如蒲城等縣監生王瑞朋等均係自行投案。呈繳經像。具結改悔。其蒲城等縣民人魏景昌等。鳳縣等縣民人楊得才等。則皆係訪查拏獲到案。始自稱改悔者。此等入教莠民。平日甘心邪慝。迨被獲畏罪。藉口改悔。冀圖一時苟免。釋放後仍將故智復萌。該護撫概予釋免。殊覺漫無區別。徐炘著傳旨申飭。除案內自首之王瑞朋等。俱准免罪釋甯外。其拏獲之魏景昌等十四名楊得才等四名口。仍各照所犯之罪分別問擬。不准寬免。嗣後各直省查審邪教改悔之案。俱著照此分別辦理。

條例/tiaoli 2

在京軍民各色匠役。犯該雜犯死罪。無力做工。徒流罪拘役。俱住支月糧。笞杖納贖。或的決。若犯竊盜掏摸搶奪一應情重者。亦擬炒鐵等項發落。不在拘役之限。民匠仍刺字充儆。

條例/tiaoli 6

知竊盜贓而接買受寄。若馬 等畜至二頭匹以上、 銀貨坐贓至滿數者。俱問罪。不分初犯再犯。枷號一月發落。若三犯以上。不分贓數多寡。 俱免枷號。發近邊充軍。

1679議准。內外官員。除至親平常往來外。凡補授督撫司道官。於赴任之時。謁見在京大臣各官。及自任所差人問候。或令在京子弟提塘往來行走者。將督撫司道、並不行出首之大臣各官俱革職。至督撫司道家人子弟提塘。往大臣各官家人處行走。其主知情者、革職。家人免坐。其主不知情者。降二級。將兩家之家人俱正法。提塘有職者、革職。無職者照家人例正法。其在京大臣各官。拜見督撫司道。薦引幕賓。贈送僕從。餽遺禮物。或差人到督撫司道任所者。將大臣各官。及不行舉出之督撫司道。俱革職。如督撫司道。向在京大臣各官。因事營求。有所餽送者。將與受之人俱革職拏問。至地方官吏。有濫徵苛派。餽送大臣官員者。與受之人。亦革職提問。

議准。內外官員。除至親平常往來外。凡補授督撫司道官。於赴任之時。謁見在京大臣各官。及自任所差人問候。或令在京子弟提塘往來行走者。將督撫司道、並不行出首之大臣各官俱革職。至督撫司道家人子弟提塘。往大臣各官家人處行走。其主知情者、革職。家人免坐。其主不知情者。降二級。將兩家之家人俱正法。提塘有職者、革職。無職者照家人例正法。其在京大臣各官。拜見督撫司道。薦引幕賓。贈送僕從。餽遺禮物。或差人到督撫司道任所者。將大臣各官。及不行舉出之督撫司道。俱革職。如督撫司道。向在京大臣各官。因事營求。有所餽送者。將與受之人俱革職拏問。至地方官吏。有濫徵苛派。餽送大臣官員者。與受之人。亦革職提問。

1670題准。軍罪人犯。遇熱審亦照例減等。軍流徒杖等犯。於熱審之前、已經具題。未曾奉旨發落者。遇熱審仍照例減等發落。又題准。承問官將應減等人犯。遺漏未經減等者。罰俸一年。轉詳之司道罰俸六月。督撫罰俸三月。

題准。軍罪人犯。遇熱審亦照例減等。軍流徒杖等犯。於熱審之前、已經具題。未曾奉旨發落者。遇熱審仍照例減等發落。又題准。承問官將應減等人犯。遺漏未經減等者。罰俸一年。轉詳之司道罰俸六月。督撫罰俸三月。

1821諭。方受疇奏邪教案內留於本境永遠枷號人犯。請即行解配等語。邪教案內應行發遣人犯。留於本境枷示。原以化誨愚蒙。俾知儆戒。今本犯既不知改悔。匪徒復踵習其教。自不若投之遐荒。免滋煽惑。著即照該督所議。昝明李老和二犯。仍照刑部原擬。一併解發回城為奴。嗣後拏獲邪教案犯。審明應發遣者。均即行解配。其有情節較重者。發往配所。永遠枷號。毋庸留於犯事地方監禁枷示。以消萌孽。

諭。方受疇奏邪教案內留於本境永遠枷號人犯。請即行解配等語。邪教案內應行發遣人犯。留於本境枷示。原以化誨愚蒙。俾知儆戒。今本犯既不知改悔。匪徒復踵習其教。自不若投之遐荒。免滋煽惑。著即照該督所議。昝明李老和二犯。仍照刑部原擬。一併解發回城為奴。嗣後拏獲邪教案犯。審明應發遣者。均即行解配。其有情節較重者。發往配所。永遠枷號。毋庸留於犯事地方監禁枷示。以消萌孽。

條例/tiaoli 3

在京工部各色作頭。犯該雜犯死罪。無力做工。與侵盜誆騙受財枉法徒罪以上者。依律拘役。滿日俱革去作頭。止當本等匠役。若累犯不悛。情犯重者。監候奏請發落。杖罪以下。與別項罪犯。拘役滿日。仍當作頭。

條例/tiaoli 7

凡強盜窩主之鄰佑。知而不首者。杖一百。

1695諭。各旗王公所屬人員。服官在內者。向遇年節生辰。一赴本門叩謁。尚屬分所當然。若伊等既在外任。則均有當官公事。其迹易涉嫌疑。各宜自知引避。前以諸王公等於所屬外任人員。每多需索。曾降旨嚴切申禁。比來諸王公頗知奉法自愛。不敢踰閑。而此等因公赴京人員。尚多照常問謁。雖現在不致有結納逢迎之事。但恐日久因循。王公等或罔知顧忌。謁見之不已。必且託其購辦器物。購辦之不已。必且從而關說事端。甚至忘公徇私。習成流弊。其所繫於官守朝常者甚大。用是明晰誥誡。為之杜漸防微。亦正所以先事保全之也。昨於行在召見永定河道滿保。奏稱伊係四阿哥屬下人。應往叩謁。朕思令行自近。自當舉一以例其餘。嗣後各王公屬下人等。惟京員向各門往來。仍照舊不禁外。其有現居外任職官。因事來京者。概不許於本管王公處謁見通問。以清弊源。著為令。儻仍不知省改。或久而復沿故轍。一經發覺。除本人從重治罪外。其本管王公等。亦一體懲治。必不稍為寬貸。

諭。各旗王公所屬人員。服官在內者。向遇年節生辰。一赴本門叩謁。尚屬分所當然。若伊等既在外任。則均有當官公事。其迹易涉嫌疑。各宜自知引避。前以諸王公等於所屬外任人員。每多需索。曾降旨嚴切申禁。比來諸王公頗知奉法自愛。不敢踰閑。而此等因公赴京人員。尚多照常問謁。雖現在不致有結納逢迎之事。但恐日久因循。王公等或罔知顧忌。謁見之不已。必且託其購辦器物。購辦之不已。必且從而關說事端。甚至忘公徇私。習成流弊。其所繫於官守朝常者甚大。用是明晰誥誡。為之杜漸防微。亦正所以先事保全之也。昨於行在召見永定河道滿保。奏稱伊係四阿哥屬下人。應往叩謁。朕思令行自近。自當舉一以例其餘。嗣後各王公屬下人等。惟京員向各門往來。仍照舊不禁外。其有現居外任職官。因事來京者。概不許於本管王公處謁見通問。以清弊源。著為令。儻仍不知省改。或久而復沿故轍。一經發覺。除本人從重治罪外。其本管王公等。亦一體懲治。必不稍為寬貸。

1671覆准。直省督撫在熱審之先具題到部之案。遇熱審仍行減等發落。其在熱審時具題之案。雖過熱審之期到部者。亦仍減等發落。

覆准。直省督撫在熱審之先具題到部之案。遇熱審仍行減等發落。其在熱審時具題之案。雖過熱審之期到部者。亦仍減等發落。

1832諭。此案尹老須即尹資源。接管劉功離卦教。自稱南陽佛。創立朝考等場黑風等劫名目。神奇其說。煽惑至數千人之多。句結至三省之遠。狂悖已極。尹老須即尹資源。著即凌遲處死。仍傳首犯事地方。以昭炯戒。尹明仁聽從伊父習教多年。實屬世濟其惡。尹明仁著即處斬。韓老吉蕭滋依議應斬。著監候入於本年朝審情實辦理。其失察之地方官。及查辦不實各員。著吏部查取職名。分別議處。

諭。此案尹老須即尹資源。接管劉功離卦教。自稱南陽佛。創立朝考等場黑風等劫名目。神奇其說。煽惑至數千人之多。句結至三省之遠。狂悖已極。尹老須即尹資源。著即凌遲處死。仍傳首犯事地方。以昭炯戒。尹明仁聽從伊父習教多年。實屬世濟其惡。尹明仁著即處斬。韓老吉蕭滋依議應斬。著監候入於本年朝審情實辦理。其失察之地方官。及查辦不實各員。著吏部查取職名。分別議處。

條例/tiaoli 4

太常寺光祿寺廚役。私自逃回原籍濳住。許里甲人等首告。到部不許津貼盤纏。若在原籍途中。及到部挾詐誆騙告害人者。問罪立案不行。逃回至三次以上者。問發邊外為民。

條例/tiaoli 8

編排 保甲保正甲長牌頭。須選勤慎練達之人點充。如豪橫之徒。藉名武斷。該管官嚴查究革。從 重治罪。果實力查訪盜賊。據實舉報。照捕役獲盜過半以上例、按名給賞。儻知有為盜窩盜 之人。瞻徇隱匿者。杖八十。如係竊盜。分別賊情輕重懲治。若牌頭於保正甲長處舉報、而 不行轉報者。甲長照牌頭減一等。保正減二等發落。牌頭免坐。其一切戶婚田土。不得問及 保甲。惟人命重情。取問地鄰保甲。賭博為盜賊淵藪。仍令同盜賊一 查舉。再地方有堡子 莊。聚族滿百人以上。保甲不能編查。選族中有品望者。立為族正。若有匪類。令其舉報。儻徇情容隱照保甲一體治罪。

律/lü 68 | Shangyan dachen dezheng 上言大臣德政

凡諸衙門官吏及士庶人等。若有上言宰執執政大臣美政才德者。非圖引用。便係報私。即是姦黨。務要鞫問窮究。所以阿附大臣來歷明白。犯人連名上言。止坐為首者。處斬。監候。妻子為奴。財產入官。若宰執大臣知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大臣 知情與同罪。亦依名例至死減一等法。杖一百流三千里。不追及妻子財產。 [謹案箋釋及雍 正會典。此律註末。均有若係應議大臣。請旨定奪二語。]

1672題准。運軍犯徒罪責四十板發遣者。遇熱審減等責三十五板。並妻發二千里內衞充軍。

題准。運軍犯徒罪責四十板發遣者。遇熱審減等責三十五板。並妻發二千里內衞充軍。

門第二 | Yizhiyi 儀制一

條例/tiaoli 5

樂戶雜犯死罪。無力做工。流罪依律決杖一百。拘役四年。徒杖笞罪。俱不的決。止依拘役滿日著役。若犯竊盜掏摸搶奪等項。亦刺字充儆。 [謹案以上五條。均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匠作等役犯罪。俱與常人 一體照律科斷。無做工拘役等例。五條俱刪。]

條例/tiaoli 9

凡來歷不明游蕩姦偽之徒。潛居京城。令五城司坊、大宛兩縣。不時稽查。 客店庵院。取具並無容留甘結。以憑各衙門查閱。賃房居住者。令房主詢明保人來歷。並著 兩鄰稽查。儻有此等游棍。協同斥逐。若徇情受賄容留者。除本犯照律治罪遞回原籍外。其 容留之客店寺廟住持房主。一 懲治。該管官不行查出。照例議處。至編戶居民。住有常業。 及候補候選讀書貿易諸色人等。確有憑據者。毋許驅逐。儻有藉端勒索。混擾良民者。照嚇 詐例治罪。

1674題准。各案於原具題時遇熱審。因情罪不符、駮查後逾熱審之期題覆者。仍減等完結。

題准。各案於原具題時遇熱審。因情罪不符、駮查後逾熱審之期題覆者。仍減等完結。

律/lü 172 | Hehe yuyao 合和御藥

凡合和御藥。誤不依對症本方。及封題錯誤。經手醫人杖一百。料理揀擇誤不精者。杖六十。若造御膳誤犯食禁。廚子杖一百。若飲食之物不潔淨者。杖八十。揀擇誤不精者。杖六十。御藥御膳不品嘗者。笞五十。監臨提調官、各減醫人廚子罪二等。若監臨提調官及廚子人等誤將雜藥至造御膳處所者。杖一百。所將雜藥。就令自喫。御膳所廚子人等有犯。監臨提調官知而不奏者。門官及守衞官失於搜檢者。與犯人同罪。並臨時奏聞區處。   [謹案廚子人等以下十六字。雍正三年奉御批增。]

條例/tiaoli 6

各處樂工。縱容女子擅入王府。及容留貝勒貝子公在家行姦。並軍民旗校人等。與貝勒貝子公賭博。誆哄財物。及擅入府內教誘為非者。俱問發邊衞充軍。該管色長革役。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各省俱無在官樂工。順治十六年裁革女樂後。京城教坊司並無女子。將縱容女子擅入王府一段刪去。其賭博一節。刪改移附雜犯賭博律後。]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0

強盜窩主。雖不行、又不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杖一百徒三年。存留二人 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存留三人以上者。充發三姓地方。遇赦不准援免。

1676題准。叛案牽連流犯。遇熱審不准減等。

題准。叛案牽連流犯。遇熱審不准減等。

條例/tiaoli 7

聲署官俳。精選樂工。演習聽用。若樂工投託勢要。挾制官俳。及抗拒不服拘喚者。聽申禮部送問。就於本司門首枷號一月發落。若官俳徇私聽囑。放富差貧。縱容四外逃躲者。叅究治罪。革去職役。 [謹案此條係原例。 ]

條例/tiaoli 1

督撫等官。或升任更調降謫丁憂離任。而地方百姓赴京保留控告者。不准行。將來告之人。交與該部治罪。若下屬交結上官。派斂資斧。驅民獻媚。 或本官留戀地方。授之意指。藉公行私。事發得實。亦交該部從重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

條例/tiaoli 11

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附 近充軍。

tiaoli 條例

1679議定。凡擬定安插烏拉奉天人犯。遇熱審免責。仍行發遣。

議定。凡擬定安插烏拉奉天人犯。遇熱審免責。仍行發遣。

律/lü 24 | Tuliuren you fanzui 徒流人又犯罪

凡犯罪已發未論決。又犯罪者。從重科斷。已徒已流而又犯罪者。依律再科後犯之罪。不在從重科斷之限。其重犯流者。三流並決杖一百。於配所拘役四年。若徒而又犯徒者。依後所犯杖數。該徒年限。議擬明白。照數決訖。仍令應役。通前亦總不得過四年。謂先犯徒三年。已役一年。又犯徒三年者。止加杖一百徒一年之類。則總徒不得過四年。三流雖並杖一百。俱役四年。若先犯徒年未滿者。亦止總役四年。其徒流人又犯。杖罪以下者。亦各依後犯笞 杖數決之。充軍又犯罪。及重犯軍罪。俱與流罪同科。仍舊應役。其應加杖者亦如之。謂天文生工樂戶及婦人犯者。亦依律科斷之。重犯徒流。或拘役。或收贖。亦總不得過四年。重 犯笞杖。亦照數決之。 [謹案律文其重犯流者下。本有依留住法四字。雍正三年刪。又於依數決之下。增註充軍又犯罪以下十六字。末節小註工樂戶上增天文生三字。乾隆五年查重犯軍罪。已包在又犯罪之內。工樂戶有犯五徒。各依杖的決。並不與天文生俱係加杖。且惟徒罪照依原限留役。流罪原不在其內。至於徒罪不得過四年。及笞杖的決之處。已包在依律科斷之中。因於律文各依數決之下。改註云。充軍又犯罪亦准此。其有加杖者亦如之下。改註云。謂天文生及婦人犯者亦依律科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2

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發附近充軍。若 非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杖一百徒三年。存留二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存留三人以上者。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條例/tiaoli 1

醫官就內局修製藥餌。本院官診視。調服御藥。叅看校同。會近臣就內局合藥。將藥貼連名封記。具本開寫本方藥性治證之法。於日月之下。醫官近臣書名以進。置簿書。進藥奏本既具。隨即附簿年月下書名。近臣收掌。以憑稽考。煎調御藥。本院官與近臣監視。二服合為一服。俟熟分為二器。其一器御醫先嘗。次院判。次近臣。其一器進御。 [謹案此條係原例。進藥奏本上。有用尚方司印合縫七字。雍正三年刪。 ]

1681題准。侵盜錢糧擬流之犯。遇熱審不減等。

題准。侵盜錢糧擬流之犯。遇熱審不減等。

1725諭。凡官員離任。每有地方士民保留。如果該員在任實有政績。惠澤在人。愛戴出於至誠。理應赴上司具呈陳請。即或清正廉幹之官。冤抑被劾。百姓為之抱屈者。亦可赴闕申理。乃邇來積習。無論官員賢否。及離任之有無冤抑。概借保留為名。竟不呈明上司。輒鳴鑼聚眾。擅行罷市。顯然挾制。其中買囑招搖。種種弊端。皆於地方生事。如果保留盡係真情。何以升任官員。不聞有人愛戴者耶。此乃刁風惡習。例所嚴禁。斷不可縱容使長。嗣後官員離任。士民有擅行鳴鑼聚眾罷市者。除將刁惡之人。分別首從從重治罪外。其被保之員。即係好官。然既買囑百姓。亦必嚴加治罪。以儆刁風。

諭。凡官員離任。每有地方士民保留。如果該員在任實有政績。惠澤在人。愛戴出於至誠。理應赴上司具呈陳請。即或清正廉幹之官。冤抑被劾。百姓為之抱屈者。亦可赴闕申理。乃邇來積習。無論官員賢否。及離任之有無冤抑。概借保留為名。竟不呈明上司。輒鳴鑼聚眾。擅行罷市。顯然挾制。其中買囑招搖。種種弊端。皆於地方生事。如果保留盡係真情。何以升任官員。不聞有人愛戴者耶。此乃刁風惡習。例所嚴禁。斷不可縱容使長。嗣後官員離任。士民有擅行鳴鑼聚眾罷市者。除將刁惡之人。分別首從從重治罪外。其被保之員。即係好官。然既買囑百姓。亦必嚴加治罪。以儆刁風。

條例/tiaoli 13

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烏魯木齊等處當差。 如年逾五十、不能耕作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若非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 杖一百徒三年。存留二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存留三人以上者。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律/lü 173 | Chengyu fuyu wu 乘輿服御物

凡乘輿服御物。主守之人。收藏修整不如法者。杖六十。進御差失者。進所不當進。笞四十。其車馬之屬不調習、駕馭之具不堅完者。杖八十。若主守之人。將乘輿服御物私自借用。或轉借與人、及借之者。各杖一百。徒三年。若棄毀者。罪亦如之。平時怠玩不行看守。遺失及誤毀者。各減三等。若御幸舟船誤不堅固者。工匠杖一百。若不整頓修飾、及在船篙棹之屬缺少者。杖六十。並罪坐所由。經手造作之人。並主守之人。監臨提調官。各減工匠罪二等。並臨時奏聞區處。

tiaoli 條例

1683議准。承問官將貪婪官員故意遲延、以待熱審者。題叅議處。本犯亦不准減等。

議准。承問官將貪婪官員故意遲延、以待熱審者。題叅議處。本犯亦不准減等。

門第四 | Gongshi yi 公式一

條例/tiaoli 14

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附近充軍。如年逾五十。杖一百流三千里。 若並非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杖一百徒三年。存留二人者。杖一百流三千 里。存留三人以上者。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條例/tiaoli 1

先犯雜犯死罪。運炭納米等項未完。及做工等項未滿。又犯雜犯死罪者。決杖一百。除杖過數目。准銀七分五釐。再收贖銀四錢五分。又犯徒流笞杖罪者。決其應得杖數。五徒三流。各依律收贖銀數。仍照先擬發落。若三次俱犯雜犯死罪者。奏請定奪。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將運炭納米等項未完及做工等項未滿二句。改為納贖未完及准徒年限未滿。]

1686諭。獄訟重情。關繫民命。今天氣炎熱。恐有情可末減者。淹斃囹圄。朕心不忍。特遣部院大臣會同三法司。將已結重案。詳加審鞫。有罪可矜疑者。即察明具奏。毋令淹斃。又諭。天氣炎熱。罪犯減等發落。內外原屬一體。著各省督撫將已結案內現在監禁者。逐一詳審。果可矜疑。開明具奏。三法司覆覈。照例減等。

諭。獄訟重情。關繫民命。今天氣炎熱。恐有情可末減者。淹斃囹圄。朕心不忍。特遣部院大臣會同三法司。將已結重案。詳加審鞫。有罪可矜疑者。即察明具奏。毋令淹斃。又諭。天氣炎熱。罪犯減等發落。內外原屬一體。著各省督撫將已結案內現在監禁者。逐一詳審。果可矜疑。開明具奏。三法司覆覈。照例減等。

律/lü 174 | Shoucang jinshu ji xitianwen 收藏禁書及習天文

凡私家收藏天象器物。如璿璣玉衡渾天儀之類。天文推步測驗之書占休咎。圖讖圖象讖緯之書推治亂。應禁之書。及繪畫歷代帝王圖象、金玉符璽等物不首官者。杖一百。若不係天文生。私習天文者。罪亦如之。 並於犯人名下追銀一十兩。給付告人充賞。器物等項。並追入官。私習之人。術業已成。決訖。送欽天監充天文生。 [謹案雍正二年奏准。私習天文之禁已除。將律目及私習天文五字。律文若私習天文者二句刪去。]

律/lü 69 | Jiangdu lüling 講讀律令

凡國家律令。叅酌事情輕重。定立罪名。頒行天下。永為遵守。百司官吏。務須熟讀。講明律意。剖決事務。每遇年終。在內從察院、在外從分巡御史、提刑按察司官、按治去處考校。若有不能講解。不曉律意者。初犯。罰俸錢一月。再犯、笞四十附過。三犯、於本衙 門遞降敘用。其百工伎藝諸色人等。有能熟讀講解。通曉律意者。若犯過失、及因人連累致罪。不問輕重。並免一次。其事干謀反叛逆者。不用此律。若官吏人等挾詐欺公。妄生異議。擅為更改。變亂成法即律令者斬。監候。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無察院按察司年底考校之事。律文在內從察院至按治去處考校二十四字。改為在內在外。各從上司官考校。其處分律文。初犯至遞降敘用二十四字。改為官罰俸一月。吏笞四十。]

條例/tiaoli 15

強盜窩主造 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若非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 者。杖一百徒三年。存留二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存留三人以上者。亦發極邊足四千里充 軍。

條例/tiaoli 2

先犯徒罪流罪。運炭做工等項未曾完滿。又犯雜犯死罪。除去先犯罪名。止擬後犯死罪。運炭做工等項。若又犯徒流罪者。依已徒而又犯徒。將所犯杖數。或的決。或納銀。仍總徒不得過四年。又犯笞杖者。將後犯笞杖。或的決。或納銀。仍照先擬發落。 [謹案雍正三年將運炭做工等項未曾完滿十字。改為納贖未完四字。下運炭做工等項六字。改為納贖充徒四字。下條同。]

1691議准。每年熱審減等事件。如遇七月立秋。即以立秋前一日為限。其六月立秋之年。仍遵舊例以六月底為限。

議准。每年熱審減等事件。如遇七月立秋。即以立秋前一日為限。其六月立秋之年。仍遵舊例以六月底為限。

條例/tiaoli 16

強盜窩主造意 不行、又不分贓。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若非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發近 邊充軍。存留二人。亦發新疆給官兵為奴。存留三人以上。於發遣處加枷號三月。五人以上。 加枷號六月。如知情而又分贓。無論存留人數多寡。仍照窩主律、斬。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3

先犯笞杖。運炭做工等項曾完滿。又犯雜犯死罪。除去先犯罪名。止擬後犯死罪。運炭做工等項又犯徒流罪。將先犯罪名。或納銀。或的決。止擬後犯徒流。又犯笞杖罪等者。從先發落。輕重不等者。從重發落。餘罪俱照前納銀的決。 [謹案此二條均係原例。雍正三年改定。乾隆五年刪除。]

tiaoli 條例

1692題准。本年四月初五日小滿。六月二十五日立秋。照例於小滿後十日為始。至立秋前一日止。一應現審在監人犯。俱當遵旨詳審。充軍流徙徒杖等罪。減等發落。笞罪豁免。重囚內有可矜疑者。請旨定奪。仍將結過數目。繕寫具奏。嗣後每年俱照此例通行。

題准。本年四月初五日小滿。六月二十五日立秋。照例於小滿後十日為始。至立秋前一日止。一應現審在監人犯。俱當遵旨詳審。充軍流徙徒杖等罪。減等發落。笞罪豁免。重囚內有可矜疑者。請旨定奪。仍將結過數目。繕寫具奏。嗣後每年俱照此例通行。

條例/tiaoli 17

凡窩 同行上盜得財者。仍照強盜律定擬外。如不上盜。又未得財。但為賊探聽 事主消息。通 引路者。應照強盜窩主不行又不分贓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1684議准。凡習學天文之人、及算法儀器。不必禁止。若有妄言禍福煽惑愚人者。仍照律擬罪。 

議准。凡習學天文之人、及算法儀器。不必禁止。若有妄言禍福煽惑愚人者。仍照律擬罪。 

條例/tiaoli 4

旗下另戶人等。因犯逃人匪類及別項罪名。發遣黑龍江等處。並奉天甯古塔黑龍江等處旗人。發遣各處駐防當差者。三年後果能悔罪改過。即入本地丁冊。擇其善者挑選匠役披甲。給予錢糧。三年內不行改過。及已過三年造入丁冊後復行犯罪者。即改發雲南等省。奉天甯古塔黑龍江等處人犯。解送刑部轉發。其各省駐防人犯。就近移交該省督撫解往應發省分充配。該將軍於彙題一年內收到人犯。數目本內。一併彙題。至奉旨發遣旗下另戶內。如有行兇為匪者。該將軍另行請旨辦理。 [謹案此條原載督捕則例。乾隆三十七年移附此律。添入並奉天甯古塔黑龍江等處旗人發遣各省駐防當差者二語。嘉慶十一年。又於復行犯罪句下。增銷除旗檔句。]

條例/tiaoli 1

各衙門應行律例。各宜留心講解。內官即交各部院堂官考校。外官則交於各省督撫、飭令各該府州就近考校。將曾否通曉之處。詳明督撫。於屬員因公進見之時。 留心考試。每於嵗底。將內外各官通曉律例者。咨明吏部註冊。遇有升遷之時。註明能曉律 例以示鼓勵。其不能講解者。交部議處。至於各衙門吏典。即交與該管官嵗底考覈。如有通 曉律例者。役滿咨部考職之日。即於咨內聲明。卷面印一通曉律例字樣。酌量優取。如有不能講解者。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十一年定。乾隆五年刪。]

1693諭。照依往年熱審。特遣大臣將在獄重犯。除十惡外。並現審拏禁人犯審理減等。其杖罪等犯。應釋放即行釋放。

諭。照依往年熱審。特遣大臣將在獄重犯。除十惡外。並現審拏禁人犯審理減等。其杖罪等犯。應釋放即行釋放。

條例/tiaoli 18

凡窩 同行上盜得財者。仍照強盜律定擬。如不上盜。又未得財。但為賊探聽事 主消息。通 引路。照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律/lü 175 | Yuci yiwu 御賜衣物

凡御賜百官衣物。使臣不行親送。轉付他人給予者。杖一百。罷職不敘。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5

凡甯古塔黑龍江充發人犯。在配所殺人者。仍由部具題。行文該將軍。於眾人前即行正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04諭。熱審謂之慎刑。夫刑在平時。亦宜加慎。何必因熱而始慎也。如謂熱審減等。於犯人有益。則於原審時即以減等議之。豈不更有益乎。且犯人苦熱猶可。而苦寒更甚。熱既宜審。則寒亦宜審。既多此一事。而不肖官員。遂欲延至熱審。故意遲玩。熱審應否停止。九卿議奏。欽此。遵旨議准。熱審之例。永行停止。

諭。熱審謂之慎刑。夫刑在平時。亦宜加慎。何必因熱而始慎也。如謂熱審減等。於犯人有益。則於原審時即以減等議之。豈不更有益乎。且犯人苦熱猶可。而苦寒更甚。熱既宜審。則寒亦宜審。既多此一事。而不肖官員。遂欲延至熱審。故意遲玩。熱審應否停止。九卿議奏。欽此。遵旨議准。熱審之例。永行停止。

條例/tiaoli 19

強盜窩家之同居父兄伯叔與弟自首者。照例免罪。本犯減等發落。其知情而又 分贓。各照強竊盜為從例、減一等治罪。父兄不能禁約子弟窩盜者。各照強竊盜父兄論。

1655奏准。明罰敕法。使民知而不敢犯。今天下各衙門。止有律書一部。小民不得與聞。故犯法者眾。令督撫將刑律有關於民者。摘而刻之。有司於春秋暇日為之講說。並令學官常為士子講習。

奏准。明罰敕法。使民知而不敢犯。今天下各衙門。止有律書一部。小民不得與聞。故犯法者眾。令督撫將刑律有關於民者。摘而刻之。有司於春秋暇日為之講說。並令學官常為士子講習。

條例/tiaoli 6

免死減等發遣甯古塔黑龍江等處盜犯。在配所殺人者。該將軍咨報刑部。查明原案。仍照原犯之罪。定擬斬決具題。行文該將軍。於眾人前即行正法。若平常發遣人犯。在配所殺人者。仍分別謀故鬪毆按律定擬。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改定。]

1714諭。朕避暑口外。駐蹕山莊。素稱清涼之地。還覺煩蒸。想京師必然更甚。朕時以民生疾苦為念。今天下承平。農商樂業。惟有罪之人。拘繫囹圄。身被枷鎖。當茲盛暑。恐致疾疫。軫念及此。不勝惻然。應將監禁罪囚。少加寬恤。獄中多置冰水以解鬱暑。其九門鎖禁人犯。毋論奉旨。亦著減其鎖條。至一應枷號人犯。限期未滿者。暫行釋放。俟出暑時仍照限補枷。

諭。朕避暑口外。駐蹕山莊。素稱清涼之地。還覺煩蒸。想京師必然更甚。朕時以民生疾苦為念。今天下承平。農商樂業。惟有罪之人。拘繫囹圄。身被枷鎖。當茲盛暑。恐致疾疫。軫念及此。不勝惻然。應將監禁罪囚。少加寬恤。獄中多置冰水以解鬱暑。其九門鎖禁人犯。毋論奉旨。亦著減其鎖條。至一應枷號人犯。限期未滿者。暫行釋放。俟出暑時仍照限補枷。

律/lü 176 | Shiwu chaohe 失誤朝賀

凡朝賀及迎接詔書。所司不豫先告示者。笞四十。其已承告示而失誤者。罪亦如之。

條例/tiaoli 20

容留外省流棍者。照句引來歷不 明之人例、發邊 充軍。

1724諭。朕披覽奏章。其中人命案件。如故殺謀殺者尚少。而以鬬毆傷人者甚多。或因口角相爭。或因微物起釁。揮拳操戈。一時殞命。及至抵罪。雖悔何追。此皆由於愚賤鄉民。不知法律。因一朝之忿。貽身命之憂。言之可為憫惻。古人有月吉讀法之典。聖祖仁皇帝上諭內。有讀法律以儆愚頑之條。蓋欲使民知法之不可犯。律之無可寬。畏懼猛省。遷善而遠過也。但法律包舉甚廣。一時難以徧諭。今將大清律內所載鬬殺人命等律。逐條摘出。疏解詳明。爾部可通行各省。令地方有司刊刻散布於大小鄉邨。處處張挂。風雨損壞。仍復再頒。俾知鬬毆之律。尚然如此。則故殺謀殺。罪更可知。父兄子弟。互相講論。 時存提撕儆惕之念。

諭。朕披覽奏章。其中人命案件。如故殺謀殺者尚少。而以鬬毆傷人者甚多。或因口角相爭。或因微物起釁。揮拳操戈。一時殞命。及至抵罪。雖悔何追。此皆由於愚賤鄉民。不知法律。因一朝之忿。貽身命之憂。言之可為憫惻。古人有月吉讀法之典。聖祖仁皇帝上諭內。有讀法律以儆愚頑之條。蓋欲使民知法之不可犯。律之無可寬。畏懼猛省。遷善而遠過也。但法律包舉甚廣。一時難以徧諭。今將大清律內所載鬬殺人命等律。逐條摘出。疏解詳明。爾部可通行各省。令地方有司刊刻散布於大小鄉邨。處處張挂。風雨損壞。仍復再頒。俾知鬬毆之律。尚然如此。則故殺謀殺。罪更可知。父兄子弟。互相講論。 時存提撕儆惕之念。

條例/tiaoli 7

免死減等發遣盜犯。除在配所殺人、及為強盜、並逃走後復犯行兇為匪者。仍照定例遵行外。其在配犯該斬絞監候者。擬斬立決。犯該徒罪以上者。擬斬監候。犯該笞杖者。 枷號三月鞭一百。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715諭。今年之熱。不減去年。將罪人照去年例行。

諭。今年之熱。不減去年。將罪人照去年例行。

條例/tiaoli 21

老瓜賊。本處鄰佑地保有知情容留者。發邊 充軍。若非知情 容留。止係失於稽察。各照不應重律、杖八十。其鄰佑地保、及兵役平民。能偵知瓜賊行蹤。 赴地方官密稟。該地方官即行嚴拏。不許指出首人姓名。俟拏獲瓜賊審實。將首人給賞。如 瓜賊將首人扳害。立案不行。首獲之賊係首犯。賞銀五十兩。係夥犯。賞銀二十五兩。首獲 多者。按名給賞。在充公銀兩內動支。有挾嫌誣首情弊。仍照誣告例、治罪。

tiaoli 條例

1725議准。嗣後年底。刑部堂官傳集滿漢司員。將律例內酌量摘出一條。令將此條律文。背寫完全。考試分別上中下三等。開列名次奏聞。

議准。嗣後年底。刑部堂官傳集滿漢司員。將律例內酌量摘出一條。令將此條律文。背寫完全。考試分別上中下三等。開列名次奏聞。

條例/tiaoli 8

免死減等發遣甯古塔黑龍江等處盜犯。除脫逃被獲。仍照定例斬決外。如在配所殺人、及犯別項無關人命罪應斬絞監候者。該將軍咨報刑部。查明原案。定擬斬決具題。行文該將軍。於眾人前即行正法。犯該徒罪以上者。擬斬監候。犯該笞杖者。枷號三月鞭一百。至平常發遣人犯。在配殺人。仍分別謀故鬪毆按律定擬。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修併。嘉慶十七年。調劑黑龍江遣犯。奏准將免死減等強盜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於此條甯古塔上增新疆二字。又新疆遇斬絞案件。向俱專摺具奏。例內該將軍咨報刑部句。改為該將軍等分別奏咨報部。]

1716諭。熱河地方涼爽。未覺甚熱。但今日閱內報。六月初二日甚屬溽暑。從此必至大熱。宜照先年將犯人寬放。

諭。熱河地方涼爽。未覺甚熱。但今日閱內報。六月初二日甚屬溽暑。從此必至大熱。宜照先年將犯人寬放。

條例/tiaoli 22

窩留積匪之家。果係造意及同行分贓代賣。即照本犯一例發遣。其未經造意。 又不同行。但經窩留分得些微財物。或止代為賣贓者。均減本犯一等治罪。至窩藏回民行竊 犯至遣戍者。亦照窩藏積匪例、分別治罪。

條例/tiaoli 1

朝賀聽詔進表。入班之際。偶值雨雪。許便服行禮。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刪。]

1745議准。律法之制死刑。乃因其罪犯重大。故置之重典。誅死者於前。所以 戒生者於後。梟獍怙惡之徒。有心故犯。暋不畏死。即置之於法。亦不足惜。儻愚民無知。偶爾一念之差。遂至身罹重罪。論其所犯。則法屬難寬。迹其所由。則情實可憫。親民之官。與其當事而得情哀矜。何如先事而宣講化導。各州縣朔望。於在城公所。宣講聖諭。又設有約正直月。令於各鄉公所。宣講聖諭。以曉庶民。仍令直省督撫。將謀故鬬殺刨墳姦盜等類。及事關倫常風化。並就各地方風俗所易犯。法律所必懲者。諄懇明切。刊刷告示。每年分發所屬州縣。轉飭各鄉約正直月。 於每月朔望宣講聖諭之後。務必實心宣諭勸誡。使之家喻戶曉。戒懼常存。地方有司。不得視為具文。大小鄉邨。均有約正經管。窮鄉僻壤。無知愚民。亦皆得時聞勸誡。於風俗人心。均有裨益。

議准。律法之制死刑。乃因其罪犯重大。故置之重典。誅死者於前。所以 戒生者於後。梟獍怙惡之徒。有心故犯。暋不畏死。即置之於法。亦不足惜。儻愚民無知。偶爾一念之差。遂至身罹重罪。論其所犯。則法屬難寬。迹其所由。則情實可憫。親民之官。與其當事而得情哀矜。何如先事而宣講化導。各州縣朔望。於在城公所。宣講聖諭。又設有約正直月。令於各鄉公所。宣講聖諭。以曉庶民。仍令直省督撫。將謀故鬬殺刨墳姦盜等類。及事關倫常風化。並就各地方風俗所易犯。法律所必懲者。諄懇明切。刊刷告示。每年分發所屬州縣。轉飭各鄉約正直月。 於每月朔望宣講聖諭之後。務必實心宣諭勸誡。使之家喻戶曉。戒懼常存。地方有司。不得視為具文。大小鄉邨。均有約正經管。窮鄉僻壤。無知愚民。亦皆得時聞勸誡。於風俗人心。均有裨益。

條例/tiaoli 9

免死減等發遣新疆甯古塔黑龍江等處盜犯。除脫逃被獲。仍照定例斬決外。如在配所殺人、及犯別項無關人命罪應斬絞監候者。該將軍等奏咨到部。刑部查明原案。定擬斬決。分別題奏。行文該將軍。於眾人前即行正法。犯該徒罪以上者。擬斬監候。犯該笞杖者。枷號三月鞭一百。至平常發遣人犯。在配殺人。仍分別謀故鬪毆按律定擬。如犯該遣罪者。在配所枷號六月。犯該軍流者。枷號三月。犯該徒罪者。枷號兩月。俱鞭一百。犯該笞杖者。各照應得之數。鞭責發落。 [謹案此條道光十五年因原例於平常遣犯在配復犯軍遣以下罪名。未經議及。增入如犯該遣罪至鞭責發落五十三字。]

1723諭。熱審減等國朝舊有成例。蓋念時當盛暑。囹圄之地。倍加炎蒸。笞。杖所加。更為酷烈。故特與減等。以昭法外之仁。迨後日久弊生。罪人妄希巧脫。胥吏因緣為姦。故延日期。致逃法網。是以停止熱審減等之例。以杜弊端。我聖祖仁皇帝如天好生。凡閱讞章。哀矜詳慎。秋審決囚。屢行停止。至每嵗夏月必特沛恩綸。監候者寬其刑具。枷責者緩至秋涼。雖停熱審之例。仍寓減等之心。恩至渥也。朕仰體聖慈。時深軫恤。嗣後每遇熱審之期。仍復減等舊例。其監禁重犯。亦量加寬恤。至情罪可疑。及牽連待質人等。暫予保釋。俟秋後再行拘禁。凡內外讞獄衙門。一體詳慎遵行。庶幾刑期無刑之意。其有故意遲延、仍蹈前弊、希圖漏網者。除本犯不准減等外。官吏嚴加議罪。又議准。凡軍流徒罪、並旗人犯軍流徒罪折枷號者。俱不准減等。其犯枷杖等輕罪人犯。會同三法司仍照例減等發落。笞罪寬免。監禁重犯。嚴令提牢官員。量加寬恤。至部內現審案件。審明減等。十日一次彙題。其人犯俱交該旗地方官暫行保釋。俟六月底送部發落。如斬絞重犯內、或有情罪可矜可疑者。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寺另行請旨。儻內外讞獄衙門。有故意遲延、恣行姦弊。或人犯妄希巧脫者。除本犯不准減等外。其因緣作弊之官吏。嚴加治罪。

諭。熱審減等國朝舊有成例。蓋念時當盛暑。囹圄之地。倍加炎蒸。笞。杖所加。更為酷烈。故特與減等。以昭法外之仁。迨後日久弊生。罪人妄希巧脫。胥吏因緣為姦。故延日期。致逃法網。是以停止熱審減等之例。以杜弊端。我聖祖仁皇帝如天好生。凡閱讞章。哀矜詳慎。秋審決囚。屢行停止。至每嵗夏月必特沛恩綸。監候者寬其刑具。枷責者緩至秋涼。雖停熱審之例。仍寓減等之心。恩至渥也。朕仰體聖慈。時深軫恤。嗣後每遇熱審之期。仍復減等舊例。其監禁重犯。亦量加寬恤。至情罪可疑。及牽連待質人等。暫予保釋。俟秋後再行拘禁。凡內外讞獄衙門。一體詳慎遵行。庶幾刑期無刑之意。其有故意遲延、仍蹈前弊、希圖漏網者。除本犯不准減等外。官吏嚴加議罪。又議准。凡軍流徒罪、並旗人犯軍流徒罪折枷號者。俱不准減等。其犯枷杖等輕罪人犯。會同三法司仍照例減等發落。笞罪寬免。監禁重犯。嚴令提牢官員。量加寬恤。至部內現審案件。審明減等。十日一次彙題。其人犯俱交該旗地方官暫行保釋。俟六月底送部發落。如斬絞重犯內、或有情罪可矜可疑者。刑部會同都察院大理寺另行請旨。儻內外讞獄衙門。有故意遲延、恣行姦弊。或人犯妄希巧脫者。除本犯不准減等外。其因緣作弊之官吏。嚴加治罪。

條例/tiaoli 23

窩留積匪之家。果係造意。及同行分贓代賣。即照本犯一例改發極邊煙瘴 充軍。並於面上刺改遣二字。如有脫逃被獲。即照積匪脫逃例、辦理。其未經造意。又不同 行。但經窩留分得些微財物。或止代為賣贓者。均減本犯一等治罪。至窩藏回民行竊犯至遣 戍者。亦照窩藏積匪例、分別治罪。

條例/tiaoli 2

盛京大政殿。專派官兵看守。其每月朝期。如有怠惰偷安者。指名題叅。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三年定例。乾隆五年刪。 ]

律/lü 70 | Zhishu youwei 制書有違天子之言曰制。書則載其言者。如詔赦諭敕之類。若奏准施行者不在此內。

凡奉制書有所施行。而故違不行者。杖一百。違皇太子令旨者同罪。 [謹案乾隆十八年會典館進呈纂修詹事府事例。多沿襲舊文。奉諭著該總裁官改正。此條係嘉慶重修會典事例補入者。失錯旨意者減三等。其稽緩制書及皇太子令旨者。一日笞五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謹案原文同罪下。有違親王令者杖九十句。杖一百下。有稽緩親王令者。各減一等句。雍正三年。奉御批刪除。 ]

條例/tiaoli 10

凡發遣人犯。配定名數。分起解送。如案內人犯眾多。至五名以上者。每五名作一起。先後解送。至起解時務必嚴加鎖銬。儻解役人等受賄開放者。計贓照枉法加倍治罪。若轉解之該地方官。因前途未曾鎖銬。不復行查。聽其散行。將該地方官與前途未曾鎖銬官。均按罪犯輕重。照不加肘鎖脫逃例、分別議處。如解犯於經過處所。辱官詐財生事不法者。無論滿漢官員軍民人等。該地方官即行羇禁嚴審。通詳該上司覈明具題。將不法解犯。即於經過處所。正法示眾。儻州縣官隱匿不報。或已申報而府道不行揭報。督撫不行題叅者。俱交部照例分別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24諭。嗣後凡盜犯熱審不必減等。

諭。嗣後凡盜犯熱審不必減等。

條例/tiaoli 24

凡造意分贓之窩主。不得照竊盜律以一主為重。應統計各主之贓。數在一百二十兩以 上者。擬絞監候。其在一百二十兩以下。亦統計各贓科罪。

律/lü 177 | Shiyi 失儀

凡陪助祭祀、及謁拜園陵若朝會、行禮差錯及失儀者。罰俸錢半月。其糾儀官應糾舉而不糾者。罪同。 [謹案罰俸錢半月。雍正三年改罰俸一月。]

條例/tiaoli 11

凡發遣人犯。酌定名數。分起解送。如案內人犯眾多至五名以上者。每五名作一起。先後解送。至起解時務必如法鎖銬。將年貌鎖銬填註批內。接遞官亦必按批驗明鎖完全。於批內註明完全字樣。鈐蓋印信。轉遞前途。儻解役人等有受賄開放者。計贓照枉法律治罪。若轉解之該地方官。因前途未曾鎖銬。不復行查。不補加鎖銬。聽其散行。將該地方官與前途未曾鎖銬官。均按罪犯輕重。交部分別議處。如該犯於經過處所。辱官詐財生事不法者。無論滿漢軍民。如係原擬斬罪免死減等人犯。該地方官即行羇禁嚴審。通詳該上司覈明具題。將不法解犯。即於經過處所。照原犯斬罪正法示。儻州縣官隱 匿不報。及該管上司不行轉揭題叅者。交部照例分別議處。如係平常發遣人犯。俱照徒流人又犯罪律分別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增定。 ]

1737諭。向來每年熱審之時。凡應杖責者有八折之例。內外通行。本年福建巡撫盧焯條陳熱審事宜。經刑部議稱律文無八折之條。地方有司或將笞杖之罪。概行八折。則輕重混淆。未為允當。嗣後每遇熱審之期。將一切案件。應行減等寬免之處。務令畫一。遵照定例。不必復行八折等語。朕思小民之犯杖責者。其罪本輕。而盛暑之中。量減其敲扑之數。乃國家寬恤之仁。八折之例。由來已久。不當以有司之偶然奉行不善。而輕為改易者。著刑部另行妥議具奏。

諭。向來每年熱審之時。凡應杖責者有八折之例。內外通行。本年福建巡撫盧焯條陳熱審事宜。經刑部議稱律文無八折之條。地方有司或將笞杖之罪。概行八折。則輕重混淆。未為允當。嗣後每遇熱審之期。將一切案件。應行減等寬免之處。務令畫一。遵照定例。不必復行八折等語。朕思小民之犯杖責者。其罪本輕。而盛暑之中。量減其敲扑之數。乃國家寬恤之仁。八折之例。由來已久。不當以有司之偶然奉行不善。而輕為改易者。著刑部另行妥議具奏。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5

漕船被盜。船戶舵工人等。除句留容隱分贓仍照例治罪外。如失事時有頻呼不 應、不力為救護者。分別強竊。照窩主不行不分贓例、各減一等治罪。失察之該管員弁。分 別議處。其有拏獲別幫盜首及竊盜積案巨窩者。交部分別議敘。

條例/tiaoli 12

發遣人犯。於經過處所。辱官詐財生事不法者。無論滿漢軍民。如係原擬斬罪免死減等人犯。該地方官即行羇禁嚴審。通詳該上司覈明具題。將不法解犯。即於經過處所。照原犯斬罪正法示眾。儻州縣官隱匿不報。或該上司不行轉揭題叅者。俱交部照例分別議處。如係平常發遣人犯。俱照徒流人又犯罪律分別治罪。 [謹案嘉慶六年奏明。起解人犯。應歸徒流遷徙門。將前例刪存此條。]

1752諭。熱審減等。向例以立秋日為止。立秋在六月內者。以七月朔日為止。今嵗天氣炎蒸。其熱審減等。著展至處暑日為止。又諭。熱審減等之期。已經展至處暑日為止。但目今雨澤尚未霑足。著刑部仍行減等。俟雨足後再照舊辦理。

諭。熱審減等。向例以立秋日為止。立秋在六月內者。以七月朔日為止。今嵗天氣炎蒸。其熱審減等。著展至處暑日為止。又諭。熱審減等之期。已經展至處暑日為止。但目今雨澤尚未霑足。著刑部仍行減等。俟雨足後再照舊辦理。

條例/tiaoli 1

每年十月三十日。恭逢世宗憲皇帝萬壽聖節。前後九日內不理刑名。自十月初十日至十一月初十日。此三十日不行刑。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乾隆五年奏准 萬壽聖節。通行遵奉。似非律例之所應載。謹刪。]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6

洋盜案內知情接買盜贓之犯。不論贓數多寡。一次、杖一百徒三年。二次、發近邊充軍。三次以上。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條例/tiaoli 13

充發煙瘴軍流人犯。不論旗民。儻於經過州縣及安插地方。或陵虐需索。行兇生事。造作謠言。以及不服管束肆行不法者。本管兵役。即稟明該地方官。詳報督撫具題。將該犯照發遣人犯沿途辱官詐財生事擬斬立決例。於本處即行正法。儻解送之時。安插之所。不服拘管。或因約束過嚴。以致輕生斃命者。該督撫查明果無陵虐逼勒致死情節。取具印甘各結送部。將該地方官吏人等概行免議。如該地方文武官弁徇情故縱。隱匿不報。及疏防脫逃者。分別議處。押解兵役人等徇情故縱者。照與囚同罪律治罪。如疏防脫逃。照疏脫發遣黑龍江人犯例治罪。若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此等發遣人犯。若果能在彼處地方安靜奉法。無一毫妄行之處。過三年後。著該地方官詳報督撫具奏請旨。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係專為特旨發往煙瘴地方人犯而設。若例應發遣煙瘴之犯。即遇赦亦不准放還。毋庸三年奏請。乾隆五年將此例刪除。 ]

1756諭。步軍統領衙門奏。刑部現行則例內開。枷號人犯。例應冬令暫行保出。俟春令補行枷號。但步軍統領衙門枷號人犯。好事者甚眾。時值嵗暮。易於滋事。請仍照例枷號示眾等語。從前枷號人犯。惟於熱審時暫行保出。並未有冬令亦行保出之例。此等滋事不法之徒。乘時責懲。則人始知儆懼。若市恩姑容。實為養姦縱惡。大非國家明罰敕法之道。刑部即欲援例定擬。亦當專摺奏請。不意遽行編入律例。實屬不合。刑部堂官。著照瞻徇例。嚴加察議具奏。枷號人犯。仍照舊例辦理。

諭。步軍統領衙門奏。刑部現行則例內開。枷號人犯。例應冬令暫行保出。俟春令補行枷號。但步軍統領衙門枷號人犯。好事者甚眾。時值嵗暮。易於滋事。請仍照例枷號示眾等語。從前枷號人犯。惟於熱審時暫行保出。並未有冬令亦行保出之例。此等滋事不法之徒。乘時責懲。則人始知儆懼。若市恩姑容。實為養姦縱惡。大非國家明罰敕法之道。刑部即欲援例定擬。亦當專摺奏請。不意遽行編入律例。實屬不合。刑部堂官。著照瞻徇例。嚴加察議具奏。枷號人犯。仍照舊例辦理。

條例/tiaoli 2

各省解送物件。及修築工程。不許插上用黃旗。各省大小衙門所屬官弁。其一應鐙籠。止許寫本人職銜。書役人等。寫某衙門某科字樣。並不許冒借本管職銜。如違。以違制論。 [謹案此條雍正十一年定。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1

朝叅近侍病嗽者。許即退班。或一時眩暈、及感疾不能侍立者。許同列官掖出。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27

回民窩竊罪應極邊煙瘴者。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條例/tiaoli 14

發遣吉林黑龍江等處免死盜犯。在配偷竊官糧。計贓八十兩以上者。為首擬斬立決。其不及八十兩並為從之犯。仍各照本例問擬。 [謹案此條嘉慶十九年定。]

1885嗣後凡係由流三千里加一等者。均改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嗣後凡係由流三千里加一等者。均改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律/lü 71 | Qihui zhishu yinxin 棄毀制書印信

凡故意棄毀制書。及各衙門印信者。斬。監候。若棄毀官文書者。杖一百。有所規避者。從重論。事干軍機錢糧者。絞。監候。事干軍機。恐致失誤。故雖無錢糧亦絞。若侵欺錢糧。棄毀欲圖規避。以致臨敵告乏。故罪亦同科。當該官吏知而不舉。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不知者不坐。誤毀者各減三等。其因水火盜賊毀失有顯迹者不坐。若遺失制書聖旨印信者。杖九十徒二年半。若官文書、杖七十。事干軍機錢糧者。杖九十徒二年半。俱停俸責尋。三十日得見者免罪。限外不獲。依上科罪。若主守官物。遺失簿書。以致錢糧數目錯亂者。杖八十。亦住俸責尋。限內得見者。亦免罪。其各衙門吏典役滿替代者。明立案驗。將原管文卷。交付接管之人。違而不立案交付者。杖舊吏八十。首領官吏。不候吏典交割。扶同給照起送吏役者。罪亦如之。 [謹案原文起處云。凡棄毀制書。及起馬御寶 聖旨起船符驗。若各衙門印信。及夜巡銅牌者。中云若遺失制書聖旨符驗印信巡牌者。結處扶同給照。作扶同給由。又御寶聖旨下。有謂兵部起鋪馬腳力必關領內府御寶聖旨是也十九字小註。均雍正三年刪改。]

條例/tiaoli 2

凡壇廟祭祀、及聖駕出入、並升殿之日。派委司官及步軍校嚴加巡察。有廝役肆行喊叫衝突擁擠者。拏送該部杖一 百。其主笞五十。尋常朝會日犯者。杖六十。其主笞三十。係官俱交該部議處。若在內執事人並大臣侍衞跟役犯者。交與該管大臣衙門治罪。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例。]

條例/tiaoli 28

山東一省。除窩竊未及三名、仍照舊例辦理 外。其窩竊三名以上、坐地分贓、及代變贓物者。發近邊充軍。五名以上者。即發雲貴兩廣 極邊煙瘴充軍。地保及在官人役。有窩贓分贓者。悉照捕役豢竊例辦理。俟該省盜賊之風稍 息。再行奏明復歸舊例。

條例/tiaoli 15

回民因行竊窩竊發遣。復在配行竊。初犯枷號二年。再犯枷號三年。三犯即永遠枷號。若在逃行竊被獲。亦遞回配所。照此例辦理。儻計贓逾貫。及行竊時另犯應死罪名。仍各從其重者論。秋審概入情實。擬枷人犯。有年限者。滿日俱鞭一百。遇赦俱不准援減。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年定。]

律/lü 2 | Shuxing 贖刑

贖刑五刑中俱有應贖之款。附列於此。以便應用。納贖。無力依律決配。有力照例納贖。收贖。老幼廢疾天文生。及婦人折杖。照律收贖。贖罪。官員正妻。及例難的決。並婦人有力者。照律收贖。

條例/tiaoli 3

凡遇升殿及常朝日期。令監禮之禮部司官。一體查收職名。如有應行題叅者。即指名題叅。如該司官怠忽瞻徇。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二年定例。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29

順天府五城、及直隸山東二省。窩 藏竊盜一二名者。杖一百徒三年。窩藏竊盜三名以上、及強盜一名者。俱發近邊充軍。窩藏 竊盜五名以上、及強盜二名以上者。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窩留積匪之家。無論賊犯 在彼行竊與否。但經知情窩留者。亦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其應擬死罪者。仍各從其 重者論。俟盜風稍息。奏明復歸舊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6

發遣黑龍江等處為奴人犯。有被伊主圖占其妻女。因而致斃者。將伊主照故殺奴婢例治罪。儻為奴人犯。有誣捏挾制伊主者。照誣告家長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元年定。 ]

律/lü 178 | Zoudui shixu 奏對失序

凡在朝侍從官員。特承顧問。官高者先行回奏。卑者以次進對。若先後失序者。各罰俸錢半月。 [謹案結句罰俸錢半月。雍正三年。改罰俸一月。]

條例/tiaoli 30

順天府五城、及直隸山東二省。窩藏竊盜一二名者。杖一百徒三年。三名以上者。發近邊充軍。五名以上者。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窩留積匪之家。無論賊犯在彼行竊與否。但經知情窩 留。亦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若罪應擬死。仍各從其重者論。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

部院各衙門案卷。專責滿漢司員。躬親檢點。記明號件。小心收存。若遇遷轉。將一切經管卷案。逐件交代。出具並無遺失甘結存案。儻不肖官吏。通同作弊。盜取改易者。俱照棄毀文書律問罪。有所規避。從重論。 [謹案此條雍正 三年定。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17

竊盜問擬軍流徒罪。到配後除犯一切尋常案件、及所犯罪重者。仍各照律辦理外。其有在配在逃行竊。不論次數贓數。徒罪復犯者。擬以滿流。流罪復犯者。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軍罪復犯者。亦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如有脫逃被獲。照新疆人犯 脫逃例。請旨即行正法。不得與徒流改發人犯一體辦理。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八年定。四十二年奏明。例內軍罪復犯等語。係指新疆改發內地之情重竊盜而言。今新疆改發內地十六項人犯。業已另立專條。毋庸複載。 [謹將例文軍罪復犯以下刪去。]

條例/tiaoli 31

凡曾任職官、及在 籍職官。窩藏竊盜強盜。按平民窩主本律本例罪應斬決者。加擬梟示。罪應絞候者。加擬絞 立決。罪應徒流充軍者。概行發遣黑龍江當差。

條例/tiaoli 14

凡軍民諸色人役、及舍餘總小旗、審有力者。與文武官吏、舉人、監生、生員、冠帶官、知印吏、承差、陰陽生、醫生、老人、舍人。不分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俱令運炭運灰運 納米納料等項贖罪。若官吏人等、例該革去職役。與舍餘總小旗、軍民人役、審無力者。笞杖罪的決。徒流雜犯死罪、各做工擺站哨瞭發充儀從。情重者煎鹽炒鐵。死罪五年。流罪四年。徒罪照徒年限。其在京軍丁人等無差占者、與例難的決之人。笞杖亦令做工。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2

緣事降調及病故之員。凡有從前未繳硃批奏摺。令本身及家屬呈明本省督撫本旗都統代繳。儻有隱匿收存者。一經發覺。從重治罪。賞給西洋鎖匙摺匣。亦令繳進。至於賞給西洋鎖匙摺匣。亦令繳進。至於御書詩字。除因公詿誤及休致降調人員外。若干犯法紀。例應追奪誥命之員。將御書一併追繳。 [謹案此條雍正十一年定。乾隆五年因賞給西洋摺匣。係一時特恩。不必纂入條例。至追繳御書。應移入名例以理去官條下。將例文後半刪去。]

律/lü 179 | Chaojian liunan 朝見留難

凡司儀禮官。將應朝見官員人等。託故留難阻當不即引見者。審實留難之故。得情。方斬監候。大臣知而不問與罪同。不知者不坐。

條例/tiaoli 18

尋常竊盜問擬軍流徒罪到配後。除犯非偷竊、及所犯罪重者。仍各照律例辦理外。其有在配在逃行竊。審係一二次、贓未至滿貫者。徒罪復犯。擬以滿流。軍流復犯。俱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若犯至三次者。照積匪猾賊例擬遣。計贓滿貫者。仍照律擬絞監候。 [謹案此條係嘉慶六年改定。]

條例/tiaoli 32

西甯地方 拏獲私歇家。除審有不法重情實犯死罪外。其但在山僻小路、經年累月、開設私歇家者。為 首、照私通土苗例、發邊遠充軍。為從、杖一百徒三年。

條例/tiaoli 15

凡軍民諸色人役、審有力者。與舉人、監生、生員、冠帶官、知印吏、承差、陰陽生、醫生、老人、舍人。不分笞杖徒流雜犯死罪。應准贖者。俱照有力稍有力圖內數目折銀納贖。若舉監生員人等、例該除名革役。罪不應贖者。與軍民人等、罪應贖而審無力者。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俱照律的決發落。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舍餘總小旗。今無此職名。其文武官犯罪。俱以罰俸降級等項處分。並納贖及運炭運灰做工等項。今已不行。俱照有力稍有力納贖。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3

緣事降調及病故之員。凡有從前未繳硃批奏摺。令本身及家屬呈明本省督撫本旗都統代繳。儻有隱匿收存者。一經發覺。降調之本身。交部議處。故員之家屬。照違制律杖一百。係官亦交部議處。仍令呈繳。 [謹案嘉慶六年。查本身與家屬。未便一體議處。 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19

常竊盜問擬軍流徒罪到配後。除犯非偷竊、及所犯罪重者。仍各照律例辦理外。在配在逃行竊。審係一二次、贓未至滿貫者。徒罪復犯。擬以滿流。軍流復犯。俱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若犯至三次者。徒罪復犯。亦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軍流復犯。發遣新疆。酌撥種地當差。計贓滿貫者。仍照律擬絞監候。 [謹案此條道光二十四年因原例若犯至三次者。照積匪猾賊例擬遣二語。係指積猾舊例本應外遣而言。今積猾已改為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則照積猾者亦止應改發極邊煙瘴。與上文軍流復犯一二次者。既無輕重之分。且並未分別原犯軍流徒罪。亦嫌疏漏。是以改定。]

律/lü 180 | Shangshu chenyan 上書陳言

凡國家政令得失。軍民利病。一切興利除害之事。並從六部官面奏區處。及聽監察御史提刑按察官各陳所見。直言無隱。若內外大小官員。但有本衙門不便事件。許令明白條陳。實封進呈。取自上裁。若知而不言。苟延嵗月者。在內從監察御史、在外從按察使糾察。犯者以事應奏不奏論。若百工技藝之人。應有可言之事。亦許直至 御前奏聞。其言可用。即付所司施行。各衙門但有阻當者。鞫問明白阻當之故。方斬。其陳言事理。並要直言簡易。每事各開前件。不許虛飾繁文。若縱橫之徒。假以上書巧言令色希求進用者。杖一百。若稱訴冤枉。於軍民官司借用印信封皮入遞者。及借與者。皆斬。雜犯。 [謹案雍正五年奏准。聽監察御史提刑按察官十字。改科道督撫。明白條陳下。添合題奏之本管官七字。在內從監察御史在外從按察司。改在內從科道。在外從督撫。若百工以下四十四字刪。]

條例/tiaoli 33

廣東廣西二省。如有不法姦徒、窩藏匪類、捉人關禁勒贖、坐地分贓者。無論 曾否得贓。及所捉人數。並次數多寡。但經造意。雖未同行。即照苗人伏草捉人案內土哨姦 民句通取利造意例。擬斬立決。雖未造意。但經事前同謀者。即分別有無陵虐。及致令自盡 各情。照捉人首犯分別擬以斬候發遣。若先未造意同謀。僅止事後窩留、關禁勒贖。如捉人首犯罪應斬絞者。窩留 之犯。發遣新疆給官兵為奴。罪應擬遣者。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儻由本犯自行關禁勒贖。 別無窩家者。仍按本例從其重者論。本犯父兄。究明曾否分贓。照盜案例、分別發落。鄰佑 牌保。除受賄包庇從重定擬外。若止知情不首。亦照盜案例、分別責懲。窩留關禁之房屋。 如係房主知情者。房屋一 入官。儻數年後此風稍息。仍隨時奏明。酌量辦理。

條例/tiaoli 16

凡軍民諸色人役。審有力者。與舉人、監生、生員、冠帶官。不分笞杖徒流雜犯死罪。應准納贖。若舉監生員人等、例該除名革役、罪不應贖者。與軍民人等、罪應贖而審無力者。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俱照律的決發落。 [謹案乾隆五年奏准。今無老人舍人名色。其知印吏承差陰陽生。俱係衙役。律例內無納贖之條。至官醫生雖非衙役。而未有職銜。亦包在軍民諸色人役之內。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4

刑部安徽、江西、福建、廣東、山西、河南、貴州、雲南等八司。每司分管一旗。凡八旗送部事件。及左右司所辦奏過各案。俟各司辦理完結之後。即將清漢稿鈔錄覈對清楚。鈐蓋印信。移付該管旗分之司。 具稿呈堂。加謹收存。其八旗一應條奏定例。並刑部通行八旗各案。以及八旗咨報咨查案件。 俱令專管之司。照旗分辦稿存案。如該司官吏。將收存檔案冊籍。不加謹封固。致有遺失者。 即將該司官題叅。書吏嚴加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係各司職掌。與律例無涉。至遺失檔案。律有治罪明文。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20

軍犯在配復犯徒罪者。分別枷號。徒一年者。於配所枷號一月。每等遞加五日。復犯軍流罪者。均照逃軍枷號調發之例。一體辦理。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二年定。 ]

條例/tiaoli 34

山東省匪徒。有窩留捻 幅匪犯者。無論有無同行。但其窩留之犯。曾經搶奪訛索強當滋事者。窩主悉照首犯一例治 罪。儻數年後此風稍息。奏明仍照舊例辦理。

條例/tiaoli 17

凡進士舉人貢監生及一切有頂戴官。有犯笞杖輕罪。照律納贖。罪止杖一百者、分別咨叅除名。徒流以上。照例發配。 [謹案嘉慶六年奏准。軍民諸色人役。有犯笞杖徒流雜犯死罪。現行律例。俱的決發落。並無應准納贖之例。至舉人監生冠帶官。犯該杖一百以下者。照律納贖。杖一百者斥革。徒流以上。照律發配。並無徒流雜犯死罪。准其納贖之例。若生員犯該笞杖者。例內另有罪止戒飭。移會該教官照例發落之條。不在納贖之列。生員二字應刪並添入進士貢生二項。冠帶官改為一切有頂戴官。復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5

大小衙門。將奉行條例。彙齊造冊。於新舊交盤之時。一體交盤。如有遺漏。 將典吏照遺失官文書律治罪。該管官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1

軍犯在配復犯徒罪者。分別枷號。徒一年者。於配所枷號一月。每等遞加五日。復犯流罪。及復犯軍罪。輕於原犯罪名。或與原犯罪名相等者。即照原犯罪名加等調發。若復犯軍罪。重於原犯罪名者。即照復犯罪名加等調發。各加枷號一月。罪至極邊煙瘴者。發遣新疆。酌撥種地當差。 [謹案此條道光十五年因原例軍犯在配復犯軍流罪者。均照逃軍一體辦理。其在配復犯罪名重於原犯者。未經議及。是以增定。彼時正在調劑新疆遣犯。將復犯至極邊煙瘴應發新疆者。改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加枷號三月。二十四年新疆遣犯照舊發往。仍復原例。 ]

條例/tiaoli 35

強盜案內知 情買贓之犯。照洋盜例、分別次數定擬。其知而寄藏、及代為銷贓者。一次、杖八十徒二年。 二次、杖九十徒二年半。三次以上。杖一百徒三年。

條例/tiaoli 18

凡進士舉人貢監生員及一切有頂戴官。有犯笞杖輕罪、照例納贖。罪止杖一百者、分別咨叅除名。所得杖罪、免其發落。徒流以上、照例發配。至生監犯罪。除應杖一百、及徒流以上。並速議速題案內、無論笞杖。均於辦結後、知照禮部外。其尋常律應納贖之生監、應否褫革開復。會同禮部辦理。 [謹案此條道光元年增定。十四年以既經叅革除名。所得杖罪。自不在重科之列。奏明於咨叅除名下。添所得杖罪免其發落八字。]

條例/tiaoli 6

凡將誥命舊軸售賣及轉賣者。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十年定。]

條例/tiaoli 1

內外大小衙門官員。但有不公不法等事。在內從臺省、在外從督撫糾舉。須要明著年月。指陳實迹。明白具奏。若係機密重事。實封御前開拆。並不許虛文泛言。若挾私搜求細事、及糾言不實者。抵罪。惟生員不許一言建白。違者革黜。以違制論。 [謹案此條係原例。原文在外從按察司。雍正三年改。]

條例/tiaoli 22

凡改發極邊煙瘴充軍之竊盜。在配復犯行竊。如審係一時掏摸。計贓無幾。及偷摘蔬果罪止杖責者。即於遣所枷號三月。計贓復犯徒罪者。枷號一年。復犯流罪者。枷號二年。復犯軍罪者。枷號三年。令該地方官按月點卯驗封。發市示眾。若計贓滿貫。復犯死罪者。擬以絞決。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六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9

太常寺廚役。但係訐告詞訟、及因人連累。問該笞杖罪名者、納贖。仍送本寺著役。徒罪以上、及姦盜詐偽、並有誤供祀等項。不分輕重、俱的決。改撥光祿寺應役。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於訐告詞訟句下。增過誤犯罪四字。]

條例/tiaoli 7

凡直省州縣交代時。將任內自行審理戶㛰田土錢債等項案件。黏連卷宗。鈐蓋印信。造入交盤冊內。仍彙錄印簿。摘取事由。照依年月。編號登記。註明經承姓名。隨同卷宗交代。並將歷任遞交之案。一併檢齊。加具並無藏匿抽改甘結。交代接任之員。報明上司查覈。儻有不肖胥吏。不行查明交代。照不將文卷交代接管之人律杖八十。其有乘機隱匿添改作弊等情。照盜取卷案改易例治罪。受財者以枉法從重論。將失察之該管官。照失於查察例、罰俸一年。 [謹案此條乾隆十一年定。]

條例/tiaoli 2

各處斷發充軍、及安置人等。不許進言。其所管衞所官員、毋得容許。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刪衞所二字。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23

改發極邊煙瘴充軍之竊盜。在配復犯行竊。計贓滿貫者。仍照尋常竊盜問擬軍流人犯復竊滿貫例、擬絞監候。若在配復竊。贓未滿貫。審係一時掏摸。計贓無幾。及偷摘蔬果罪止杖責者。即於配所枷號三月。計贓復犯徒罪者。枷號一年。復犯流罪者。枷號二年。 復犯軍罪者。枷號三年。令地方官按月點卯驗封。發市示眾。若在逃復竊。贓未滿貫。應仍依煙瘴人犯脫逃例。改發新疆撥種地當差。儻發遣後復犯行竊。即照軍犯在配復竊例、分別辦理。 [謹案此條道光二十五年因原例發極邊煙瘴之竊盜在配復竊計贓滿貫擬以絞決等語。係照軍犯逃脫正法例叅定。惟此例早經刪除。未便相沿。是以改定。並增入如在逃復竊至分別辦理五十字。]

1652題准。傾銷匠藝。有通同鎔化偷盜之物者。與本賊一體治罪。

題准。傾銷匠藝。有通同鎔化偷盜之物者。與本賊一體治罪。

條例/tiaoli 20

凡在京在外運炭納米贖罪等項囚犯。監追兩月之上。如果貧難。改擬做工擺站的決等項發落。若軍職監追三月之上。及守衞上直旗軍人等、納銀贖罪。監追一月之上。各不完者。俱先發還職著役。扣俸糧月糧、准抵完官。其一應納紙囚犯、追至三月不能完者、放免。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罪犯應贖而情願贖者。方准折贖。並無監追不完。改擬做工。及扣除俸糧之處。例文刪。]

條例/tiaoli 8

凡各省州縣。無論正署。俱於離任時。將任 內自行審理戶㛰田土錢債等項。一切已結卷宗。及犯證呈狀供詞。均於接縫處鈐印。照依年月。編號登記。註明經承姓名。造冊交代。並將歷任遞交之案。一併檢齊。加具並無藏匿抽改甘結。交代接任之員。報明上司查覈。其未結各案。分別內結外結。及上司批審。鄰省咨查。並自理各項。俱開註事由月日。造冊交代。接任官限一月按冊查覈。如並無隱匿遺漏。 即出具印結。照造款冊。由府覈明加結。詳齎巡道臬司存覈查催。臬司查明。仍將印結移送 藩司。入於交代案內彙詳。府州交代。一例辦理。儻有不肖書吏。不行查明交代者。杖八十。 其有乘機隱匿添改作弊等情。各按其所作之弊。悉照本條治罪。受財者以枉法從重論。其州縣官失察。及造冊遲延。遺漏隱匿。並希圖省事。或卷不黏連。或黏連不用印。以致胥吏乘機舞弊者。該管上司查叅。照例分別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二年定。咸豐二年。於照造款冊句下。增入由知府直隸州知州數字。改府州 交代句。為知府直隸州交代。亦照此辦理。]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4

閩省沿海府屬。如有金刃傷人問擬杖徒之犯。或在配所。或徒滿回籍。仍執持金刃傷人者。俱發近邊充軍。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六年定。]

1661議准。職官有拏獲大盜窩主者。督撫具題。吏部註冊紀錄。拏獲小盜窩主。該督撫酌量獎賞。

議准。職官有拏獲大盜窩主者。督撫具題。吏部註冊紀錄。拏獲小盜窩主。該督撫酌量獎賞。

條例/tiaoli 21

在外軍衞有司但有差遣。及供送人來京。犯罪。無力者、笞杖的決。徒罪以上、遞回原籍。官司各照彼中事例發落。照本犯原籍地方發配事例。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奏准。例內所稱供送來京之人。乃指舍人舍餘等而言。今無此等名色。而衙役犯法。又無納贖之例。此條刪。]

條例/tiaoli 9

各省臬司交代。無論正署離任時。將一應 卷宗。及自理詞訟。毋論已結未結。俱造冊鈐印封固。移交後任。其接任臬司。將交代清楚情由。自行陳奏。一面具結詳明督撫報部。並將在班書吏。加緊防閑。不許藉端出署。如有遲延蒙混。即行嚴究。如因離任事故不及親辦者。責成首領官關防造冊封卷呈辦。其道府廳員一切卷宗。各照州縣鈐印造冊交代例。報明上司存案。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九年定。 ]

1665覆准。凡劣衿姦民。妄言國家政事。假公濟私。希圖錄用者。照律治罪。

覆准。凡劣衿姦民。妄言國家政事。假公濟私。希圖錄用者。照律治罪。

條例/tiaoli 25

發遣黑龍江等處為奴人犯。行竊犯案在三次以下者。仍照本例辦理外。如有在配行竊犯案至四次者。即擬以永遠枷號。遇赦不准援免。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五年定。]

1673題准。匠藝將他人盜來之金銀器皿容隱傾銷者。減竊盜一等擬罪。

題准。匠藝將他人盜來之金銀器皿容隱傾銷者。減竊盜一等擬罪。

條例/tiaoli 22

贖罪囚犯。除在京已有舊例外。其在外審有力稍有力二項。俱照原行則例擬斷。不許妄引別例。致有輕重。若婦人審有力、與命婦軍職正妻、及例難的決之人、贖罪者。笞杖每一十。折贖銀一錢。其老幼廢疾、及婦人、天文生、餘罪收贖者。每笞杖一十。各贖銀七釐五毫。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贖罪不分在京在外。文武官員妻。俱屬一體。將例文內除在京已有舊例外。其在外十一字刪去。軍職正妻。改為官員正妻。]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73題准。生員越關赴京。在各衙門衞捏控告。或跪牌瀆奏者。所告不准。革去生員。照違制律杖一百。

題准。生員越關赴京。在各衙門衞捏控告。或跪牌瀆奏者。所告不准。革去生員。照違制律杖一百。

條例/tiaoli 26

發遣黑龍江等處為奴人犯。在配行竊。初犯者。在配所枷號一年。再犯者。枷號二年。三犯者。枷號三年。至四犯者。即擬以永遠枷號。遇赦不准援免。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改定。十七年於黑龍江上增新疆二字。]

1694覆准。窩藏強盜窩主之鄰佑。知盜情由。不行首告者。仍照例責四十板。如無窩盜之處、挾 讎妄報者。依誣告律、治罪。

覆准。窩藏強盜窩主之鄰佑。知盜情由。不行首告者。仍照例責四十板。如無窩盜之處、挾 讎妄報者。依誣告律、治罪。

條例/tiaoli 23

婦人審有力、與命婦官員正妻、及例難的決之人、贖罪者。笞杖每一十。折贖銀一錢。其老幼廢疾、及婦人、天文生、餘罪收贖者。每笞杖一十。各贖銀七釐五毫。 [謹案乾隆五年。查現無原行之例。將前例刪節。至三十二年。因婦人決杖收贖。及老疾等餘罪收贖銀數。俱載納贖圖內。將此條刪除。]

1729諭。嗣後各部院衙門存貯檔案之處。應委筆帖式等官。輪班直宿巡查。以防疏失。至於內閣本章。及各衙門檔案。皆應於正本之外。立一副本。另行收貯。以備查對之用。如本章正本 係紅字批發。副本則批墨存案。其他檔案之副本。或另有鈐記以分別之。如此則雖一時遺失 殘缺。仍有副本可查。不但於公事有益。且可以杜姦胥猾吏隱藏改換之弊。

諭。嗣後各部院衙門存貯檔案之處。應委筆帖式等官。輪班直宿巡查。以防疏失。至於內閣本章。及各衙門檔案。皆應於正本之外。立一副本。另行收貯。以備查對之用。如本章正本 係紅字批發。副本則批墨存案。其他檔案之副本。或另有鈐記以分別之。如此則雖一時遺失 殘缺。仍有副本可查。不但於公事有益。且可以杜姦胥猾吏隱藏改換之弊。

1821諭。本日有兵部筆帖式和書在乾清門呈遞奏摺。自陳管見五條。朝廷設官分職。定有等差。不容越分言事。其末職下僚。如有確知利弊。及冤抑求伸者。或在都察院申訴。或在本衙門衞呈遞。該堂官亦斷不敢壅於上聞。若不論品秩崇卑。紛紛競赴宮門建言奏事。尚復成何體制。此次筆帖式和書所遞條陳。尚無悖謬之處。但違例擅遞奏章。著交刑部治以應得之咎。

諭。本日有兵部筆帖式和書在乾清門呈遞奏摺。自陳管見五條。朝廷設官分職。定有等差。不容越分言事。其末職下僚。如有確知利弊。及冤抑求伸者。或在都察院申訴。或在本衙門衞呈遞。該堂官亦斷不敢壅於上聞。若不論品秩崇卑。紛紛競赴宮門建言奏事。尚復成何體制。此次筆帖式和書所遞條陳。尚無悖謬之處。但違例擅遞奏章。著交刑部治以應得之咎。

條例/tiaoli 27

烏魯木齊地方遣犯。如有在配滋事犯法。及乘閒脫逃。並逃後另犯不法情事。除罪應斬絞者。仍照例辦理外。其因罪無可加。例止枷責之犯。覈其所犯事由。如係軍流徒罪。繫帶鐵杆二年。如係笞杖等罪。繫帶鐵杆一年。果能安分。限滿開釋。仍令分別當差為奴。儻釋放仍不悛改。再繫一年。如怙惡不悛。即令永遠繫帶。地方官每辦一案。報明將軍都統按季彙冊咨部。開釋時亦報部查覈。如有挾嫌誣陷。及徇隱不報者。照例辦理。 [謹案此條咸豐元年定。 ]

1726議准。嗣後承緝各官。於獲盜初審之時。如實無窩 主。即於招內聲明。毋得誣扳良民。其訊明盜犯有窩家者。於獲盜過半之內。務獲盜首、並 獲窩家。始准免議。如年限內止獲盜首、並夥賊過半而窩家無獲者。將地方各官亦照不獲盜 首例、議處。若實有窩家之案。地方官畏避不獲之處分。因將窩家刪去。及上司審出者。將 該地方官照諱盜例、處分。又議准。嗣後該 地保。如有懈於稽查。或畏威不舉。失察窩 家者。亦應照兩鄰容留盜賊不行出首例、責四十板。其地保兩鄰。果於未事之先。循例舉報。 審實時、該地方官應酌量給賞。以示 勵。儻敢挾讎誣首。照律治罪。又議准。嗣後分贓之窩家。所有財產房屋。亦應照例變價賠償。至窩主之妻。審實與盜賊相通者。即將其妻變賣。亦賠事主所失之贓。

議准。嗣後承緝各官。於獲盜初審之時。如實無窩 主。即於招內聲明。毋得誣扳良民。其訊明盜犯有窩家者。於獲盜過半之內。務獲盜首、並 獲窩家。始准免議。如年限內止獲盜首、並夥賊過半而窩家無獲者。將地方各官亦照不獲盜 首例、議處。若實有窩家之案。地方官畏避不獲之處分。因將窩家刪去。及上司審出者。將 該地方官照諱盜例、處分。又議准。嗣後該 地保。如有懈於稽查。或畏威不舉。失察窩 家者。亦應照兩鄰容留盜賊不行出首例、責四十板。其地保兩鄰。果於未事之先。循例舉報。 審實時、該地方官應酌量給賞。以示 勵。儻敢挾讎誣首。照律治罪。又議准。嗣後分贓之窩家。所有財產房屋。亦應照例變價賠償。至窩主之妻。審實與盜賊相通者。即將其妻變賣。亦賠事主所失之贓。

條例/tiaoli 24

凡文武官革職有餘罪。及革職後另有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俱照有力圖內數目納贖。不能納贖者。照無力的決發落。其貪贓官役。概不准納贖。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64議准。嗣後州縣凡一切自理詞訟。審斷之後。即令該吏將通案犯證呈狀口供勘語。即日黏連成帙。於接縫處所鈐印。遇交代時。彙錄印簿。摘敘事由。照依年月。編號登記。註明經承姓名。加具並無藏匿抽改甘結。造入交盤冊內交代。仍報明上司存案。儻該州縣希圖省事。或卷不黏連。或黏而不用印。一經上司查出。或他事發覺。即將該州縣題。將不黏連卷宗之員。照遺失官文書例、降一級留任。其已黏連而不鈐印者。照漏用印信例、 罰俸一年。儻因不黏連卷宗。以致抽匿改抹滋事舞弊者。將不黏連鈐印之官。照失察書吏舞 文弄法例、降二級調用。

議准。嗣後州縣凡一切自理詞訟。審斷之後。即令該吏將通案犯證呈狀口供勘語。即日黏連成帙。於接縫處所鈐印。遇交代時。彙錄印簿。摘敘事由。照依年月。編號登記。註明經承姓名。加具並無藏匿抽改甘結。造入交盤冊內交代。仍報明上司存案。儻該州縣希圖省事。或卷不黏連。或黏而不用印。一經上司查出。或他事發覺。即將該州縣題。將不黏連卷宗之員。照遺失官文書例、降一級留任。其已黏連而不鈐印者。照漏用印信例、 罰俸一年。儻因不黏連卷宗。以致抽匿改抹滋事舞弊者。將不黏連鈐印之官。照失察書吏舞 文弄法例、降二級調用。

律/lü 181 | Xianrenguan zhezi libei 見任官輒自立碑

凡現任官實無政蹟。於所部內輒自立碑建祠者。杖一百。若遣人妄稱己善。申請於上而為之立碑建祠者。杖八十。受遣之人。各減一等。碑祠拆毀。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822諭。陝甘總督奏清釐河南番族並河北番賊情形。另片奏漢姦私歇例無明文。著照所請。嗣後 西甯地方拏獲私歇家。除審有不法重情實犯死罪外。其但在山僻小路。經年累月。開設私歇 家者。將為首之犯。照私通土苗例擬發邊遠充軍。為從之犯。擬杖一百徒三年。所有現獲各 犯。即照此例嚴辦。

諭。陝甘總督奏清釐河南番族並河北番賊情形。另片奏漢姦私歇例無明文。著照所請。嗣後 西甯地方拏獲私歇家。除審有不法重情實犯死罪外。其但在山僻小路。經年累月。開設私歇 家者。將為首之犯。照私通土苗例擬發邊遠充軍。為從之犯。擬杖一百徒三年。所有現獲各 犯。即照此例嚴辦。

條例/tiaoli 25

凡文武官犯罪。本案革職。其笞杖輕罪。毋庸納贖。若革職後另犯笞杖罪者。照律納贖。徒流軍遣。依例發配。有呈請贖罪者。刑部覈其情節。奏明請旨定奪。其貪贓官役。概不准納贖。 [謹案嘉慶六年。查文武官犯私罪。杖一百革職。若本案犯該革職。其笞杖餘罪。係輕罪不議。毋庸納贖如革職後另犯笞杖。自應照例納贖。其罪至徒流以上者。俱照律發配。不准納贖。若呈請贖罪者。請旨定奪。其應納之銀。亦不照有力圖內數目。因改定此條。]

律/lü 72 | Shangshu zoushi fanhui 上書奏事犯諱

凡上書若奏事。誤犯御名及廟諱者。杖八十。餘文書誤犯者。笞四十。若為名字。觸犯者。誤非一時。且為人喚。杖一百。其所犯御名及廟諱聲音相似。字樣各別。及有二字止犯一字者。皆不坐罪。若上書及奏事錯誤。當言原免而言不免。相反之甚。當言千石而言十石。相懸之甚。之類。有害於事者。杖六十。申六部錯誤有害於事者。笞四十。其餘衙門文書錯誤者。笞二十。若所申雖有 錯誤。而文案可行。不害於事者。勿論。

1727議准。嗣後凡問擬徒罪人犯。除順天府所屬州縣民人。仍送該府尹衙門發配外。其餘各省民人。俱遞回各該督撫衙門。照伊原籍應發地方發配充徒。俟年限滿日。交與原籍地方官安插管束。不許再來京城。如有私自再來者。拏獲之日。將該犯 枷號一月。責四十板。仍行遞回。其該管地方官照定例議處。仍令五城大宛二縣並巡捕營、不時嚴行查拏。儻奉行不力。以致各該管地方、仍有容留濳住者。發覺。將該管地方官交與該部議處。總甲人役並容留之房主。俱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三十板。如有旗人容留居住者。將容留之房主。若係另戶並伊族長。若係家人並伊家主。各鞭八十。該佐領驍騎校交與該部議處。領催鞭八十。又諭。嗣後徒犯限滿回籍。交與地方官嚴行管束。不許出境。儻有私自出境。及在本地生事者。地方官查明。即將該犯擬流遠省。如該地方官管束不嚴。聽其出境生事。嚴加處分。又議准。嗣後解犯生事。地方官有隱匿不報者。降二級調用。該管上司失察者。罰俸一年。若地方官已經申報。而該管司道府不行揭報。督撫不行題叅者。將司道府降二級調用。督撫降一級調用。其申報之州縣免議。

議准。嗣後凡問擬徒罪人犯。除順天府所屬州縣民人。仍送該府尹衙門發配外。其餘各省民人。俱遞回各該督撫衙門。照伊原籍應發地方發配充徒。俟年限滿日。交與原籍地方官安插管束。不許再來京城。如有私自再來者。拏獲之日。將該犯 枷號一月。責四十板。仍行遞回。其該管地方官照定例議處。仍令五城大宛二縣並巡捕營、不時嚴行查拏。儻奉行不力。以致各該管地方、仍有容留濳住者。發覺。將該管地方官交與該部議處。總甲人役並容留之房主。俱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三十板。如有旗人容留居住者。將容留之房主。若係另戶並伊族長。若係家人並伊家主。各鞭八十。該佐領驍騎校交與該部議處。領催鞭八十。又諭。嗣後徒犯限滿回籍。交與地方官嚴行管束。不許出境。儻有私自出境。及在本地生事者。地方官查明。即將該犯擬流遠省。如該地方官管束不嚴。聽其出境生事。嚴加處分。又議准。嗣後解犯生事。地方官有隱匿不報者。降二級調用。該管上司失察者。罰俸一年。若地方官已經申報。而該管司道府不行揭報。督撫不行題叅者。將司道府降二級調用。督撫降一級調用。其申報之州縣免議。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868議准。嗣後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若非 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發近邊充軍。存留二人者。亦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存留三人以上者。於發遣配所加枷號三月。五人以上者。加枷號六月。如知情而又分贓。無 論存留人數多寡。仍按窩主律擬斬。其窩 同行上盜得財者。仍照強盜律定擬外。如不上盜。 又未得財。但為賊探聽事主消息、通 引路者。照強盜窩主不行又不分贓律。加發新疆給官 兵為奴。

議准。嗣後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者。改發新疆給官兵為奴。若非 造意。又不同行分贓。但知情存留一人者。發近邊充軍。存留二人者。亦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存留三人以上者。於發遣配所加枷號三月。五人以上者。加枷號六月。如知情而又分贓。無 論存留人數多寡。仍按窩主律擬斬。其窩 同行上盜得財者。仍照強盜律定擬外。如不上盜。 又未得財。但為賊探聽事主消息、通 引路者。照強盜窩主不行又不分贓律。加發新疆給官 兵為奴。

條例/tiaoli 26

凡文武官犯罪。本案革職。其笞杖輕罪。毋庸納贖。若革職後、另犯笞杖罪者。照律納贖。徒流軍遣。依例發配。有呈請贖罪者。刑部覈其情節。分別准贖不准贖二項。奏明請旨覈定。不得以可否字樣雙請入奏。其貪贓官役。概不准納贖。 [謹案此條道光四年遵旨改定。於覈其情節下。增分別准贖不准贖二項擬定十一字。於請旨下刪去定奪二字並增不得以可否字樣雙請入奏十一字。]

1728諭。免死發遣為奴之犯。皆係秉性兇惡之徒。發遣之後。怙惡不悛者多。往往在外恣意妄行。不服管束。伊主亦無如之何。此等皆係已犯應死之罪。格外恩免之人。嗣後若仍有兇暴者。不論有應死不應死之罪。伊主便置之於死。將伊主不必治罪。但將實在情節。報明該管官員 咨部存案。其發遣當差之犯。若不守法度。被該管官打死者。亦將該管官免其議處。但將情由報部存案。再徒犯與平人鬪毆被打身死者。將平人治罪之處。從寬減等。如此則兇惡之徒。有所畏懼。自然改過遷善。不敢為非矣。著將此通行各處曉諭。咸使聞知。

諭。免死發遣為奴之犯。皆係秉性兇惡之徒。發遣之後。怙惡不悛者多。往往在外恣意妄行。不服管束。伊主亦無如之何。此等皆係已犯應死之罪。格外恩免之人。嗣後若仍有兇暴者。不論有應死不應死之罪。伊主便置之於死。將伊主不必治罪。但將實在情節。報明該管官員 咨部存案。其發遣當差之犯。若不守法度。被該管官打死者。亦將該管官免其議處。但將情由報部存案。再徒犯與平人鬪毆被打身死者。將平人治罪之處。從寬減等。如此則兇惡之徒。有所畏懼。自然改過遷善。不敢為非矣。著將此通行各處曉諭。咸使聞知。

門第五 | Gongshi er 公式二

1706題准。官員保留陋弊。著嚴行禁革。

題准。官員保留陋弊。著嚴行禁革。

1872奉天府府尹奏州縣勦捕馬賊情形。奉諭。盜賊所至。必有巢穴及零星窩藏之家。近來承審人員。往往止圖速結。不復深求。以致窩家多未破獲。嗣後除孤 旅店。僻壤農家。畏其兇橫。 強行食宿者。照常免罪外。其餘無論曾否造意。有無同行。但知係賊匪而窩留分贓者。即照 強盜窩主擬斬立決。若並未分贓。僅知情容留。或受託寄頓。及代為銷售者。不論人數贓數。 均發新疆給官兵為奴。遇赦不赦。旗人有犯。銷除旗檔。一體實發。又議准。吉林黑龍江。與奉省毗連。此等匪徒。東拏西竄。難保不潛伏該處。自應 將窩藏之犯。一律嚴懲。嗣後吉林黑龍江地方。如有窩留馬賊、知情分贓、及容留受託寄頓、 並代為銷售之案。其應擬罪名。即照奉天省奏定章程。一例辦理。

奉天府府尹奏州縣勦捕馬賊情形。奉諭。盜賊所至。必有巢穴及零星窩藏之家。近來承審人員。往往止圖速結。不復深求。以致窩家多未破獲。嗣後除孤 旅店。僻壤農家。畏其兇橫。 強行食宿者。照常免罪外。其餘無論曾否造意。有無同行。但知係賊匪而窩留分贓者。即照 強盜窩主擬斬立決。若並未分贓。僅知情容留。或受託寄頓。及代為銷售者。不論人數贓數。 均發新疆給官兵為奴。遇赦不赦。旗人有犯。銷除旗檔。一體實發。又議准。吉林黑龍江。與奉省毗連。此等匪徒。東拏西竄。難保不潛伏該處。自應 將窩藏之犯。一律嚴懲。嗣後吉林黑龍江地方。如有窩留馬賊、知情分贓、及容留受託寄頓、 並代為銷售之案。其應擬罪名。即照奉天省奏定章程。一例辦理。

條例/tiaoli 27

生員不守學規。好訟多事者。俱斥革。按律發落。不准納贖。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年遵旨定。]

1729諭。八旗包衣發遣重罪欽犯。一到外省。眾人不知其來歷。認為朝廷得力之人。又見伊等妄自尊大。遂羣相畏懼。避其兇燄。又恐加以管束。而悍惡之徒。或致輕生拚命。則不免受其拕累。於是隱忍應付。任其需索使令。容其狂悖乖張。以致兇犯益得肆行無忌。嗣後除徒罪輕犯外。其充發煙瘴軍流人犯。儻於經過州縣。及安插地方。或陵虐解役。需索驛站。或行兇生事。造作謠言。不安本分。不守規條。著本管解役。即稟明地方有司。詳報督撫。據實具題。於本處即行正法。儻解送之時。安插之所。犯人不服拘管。或因約束過嚴。以致輕生斃命者。亦該犯自速其辜。將地方官吏人等。概免究問。儻有徇情故縱。或疏防脫逃者。亦當從重處分。著該部定議具奏。若此等發遣人犯。果能在彼地方安靜奉法。無一毫妄行之處。三年之後。著該地方官詳報督撫奏聞。候朕視其情罪之輕重。酌予以赦宥之恩。著將此旨通行各省督撫。轉飭所屬文武大小官弁。咸使知悉。並出示曉諭各犯知之。

諭。八旗包衣發遣重罪欽犯。一到外省。眾人不知其來歷。認為朝廷得力之人。又見伊等妄自尊大。遂羣相畏懼。避其兇燄。又恐加以管束。而悍惡之徒。或致輕生拚命。則不免受其拕累。於是隱忍應付。任其需索使令。容其狂悖乖張。以致兇犯益得肆行無忌。嗣後除徒罪輕犯外。其充發煙瘴軍流人犯。儻於經過州縣。及安插地方。或陵虐解役。需索驛站。或行兇生事。造作謠言。不安本分。不守規條。著本管解役。即稟明地方有司。詳報督撫。據實具題。於本處即行正法。儻解送之時。安插之所。犯人不服拘管。或因約束過嚴。以致輕生斃命者。亦該犯自速其辜。將地方官吏人等。概免究問。儻有徇情故縱。或疏防脫逃者。亦當從重處分。著該部定議具奏。若此等發遣人犯。果能在彼地方安靜奉法。無一毫妄行之處。三年之後。著該地方官詳報督撫奏聞。候朕視其情罪之輕重。酌予以赦宥之恩。著將此旨通行各省督撫。轉飭所屬文武大小官弁。咸使知悉。並出示曉諭各犯知之。

律/lü 73 | Shi yingzou buzou 事應奏不奏

凡應議之人有犯。應請旨而不請旨。及應論功上議而不上議。即便拏問發落者。當該官吏照雜犯律處絞。若文武職官有犯。應奏請而不奏請者。杖一百。有所規避如懷挾故勘出入人罪之類。從重論。若軍務錢糧選法制度刑名死罪災異。及事應奏而不奏者。杖八十。應申上而不申上者。笞四十。若應議之人。及文武官犯罪。並軍務等事。已奏已申。不待回報而輒施行者。並同不奏不申之罪。至死減一等。其各衙門合奏公事。須要依律定擬。罪名。具寫奏本。其奏事及當該官吏僉書姓名。現今奏本。吏不僉名。明白奏聞。若官吏有規避。將所奏內增減緊關情節。朦朧奏准。未行者以奏事不實論。施行以後。因事發露。雖經年遠。鞫問明白斬。監候。非軍務錢糧。酌情減等。若於親臨上司官處稟議公事。必先隨事詳陳可否。定擬稟說。若准擬者。方行。上司置立印署文簿。附寫所議之事略節緣由。令首領官吏書名畫字。以憑稽考。若將不合行事務。不曾稟上司。妄作稟准。及窺伺上司公務冗併。乘時朦朧稟說。致官不及詳察。誤准施行者。依詐傳各衙門官員言語律科罪。有所規避者從重論。詐傳官員言語本罪。詳見詐偽律。 [謹案原文首句云。凡軍官犯罪。第二節首句云。若文職有犯。均雍正三年改。]

1784諭。據福康安奏靈台縣知縣武粵生到任三年。並無善政。強令百姓製造衣繖。以致遠近沸騰。聲名狼籍。請旨革職提審一摺。己批該部知道矣。地方官在任。百姓製造萬民衣繖致送。並離任脫鞾等事。最為陋習。雍正年間。久經飭禁。即或居官清正。雖出自百姓情願。尚應禁拒。乃該縣武粵生強令製造。以致遠近沸騰。聲名狼籍。尤屬卑鄙不堪。著交福康安提集犯證質審定擬具奏。近聞各省督撫有未經去任。而德政碑早已建豎轅門者。此不過屬員強令百姓斂資泐石。藉以為獻媚逢迎之具。於吏治官方。大有關繫。夫地方官果有惠政及民。去任後閭閻繫戀。自必輿頌流傳。口碑載道。若其人並不留心民事。貪鄙不職。即使穹碑林立。百姓將指而唾罵之。是不足以為去思之榮。竟足以為子孫之辱。又何能欺世盜名。逃眾人之公議耶。嗣後著通行飭禁。即製造衣繖脫鞾等事。亦一併禁止。其各省地方。無論大小文武各官。現有去思德政等碑。俱著查明撲毀。該督撫務須實力查辦。毋得視為具文。致蹈陽奉陰違之咎。並著每年年終奏聞。

諭。據福康安奏靈台縣知縣武粵生到任三年。並無善政。強令百姓製造衣繖。以致遠近沸騰。聲名狼籍。請旨革職提審一摺。己批該部知道矣。地方官在任。百姓製造萬民衣繖致送。並離任脫鞾等事。最為陋習。雍正年間。久經飭禁。即或居官清正。雖出自百姓情願。尚應禁拒。乃該縣武粵生強令製造。以致遠近沸騰。聲名狼籍。尤屬卑鄙不堪。著交福康安提集犯證質審定擬具奏。近聞各省督撫有未經去任。而德政碑早已建豎轅門者。此不過屬員強令百姓斂資泐石。藉以為獻媚逢迎之具。於吏治官方。大有關繫。夫地方官果有惠政及民。去任後閭閻繫戀。自必輿頌流傳。口碑載道。若其人並不留心民事。貪鄙不職。即使穹碑林立。百姓將指而唾罵之。是不足以為去思之榮。竟足以為子孫之辱。又何能欺世盜名。逃眾人之公議耶。嗣後著通行飭禁。即製造衣繖脫鞾等事。亦一併禁止。其各省地方。無論大小文武各官。現有去思德政等碑。俱著查明撲毀。該督撫務須實力查辦。毋得視為具文。致蹈陽奉陰違之咎。並著每年年終奏聞。

門第二一 | Zeidao ershiyi 賊盜二十一

條例/tiaoli 28

凡官員有先叅婪贓。及借名耗費等項。加派入己。革職提問者。如審無婪贓。止擬挪用錢糧因公科斂坐贓致罪。除革職外。其徒杖等罪。納贖俱免。如別案革職者。仍照例納贖。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63議准。賊犯怙終。宜從重治罪。而徒犯與軍流。當有區別。嗣後在配 行竊者。不論到官次數。贓之多寡。徒犯擬以滿流。流犯照積匪猾賊例、改發雲貴兩廣煙瘴 充軍。軍犯發伊黎等處與種地兵丁為奴。

議准。賊犯怙終。宜從重治罪。而徒犯與軍流。當有區別。嗣後在配 行竊者。不論到官次數。贓之多寡。徒犯擬以滿流。流犯照積匪猾賊例、改發雲貴兩廣煙瘴 充軍。軍犯發伊黎等處與種地兵丁為奴。

1802諭。御史朱紱奏請寬地方官去思碑例禁一摺。所見甚屬非是。守令職司民牧。分應廉潔自矢。撫字為懷。果有善政及民。自必口碑載道。閱久流傳。原不假區區製衣勒碣。粉飾虛聲。世宗憲皇帝屢申飭禁。意在崇實黜浮。使人皆盡心實政。若如該御史所奏。專以外飾之繁文。驗在官之賢否。如從前甘省即有抑勒部民製造衣繖之事。亦豈盡足憑耶。總之地方官惟在悃愊無華。實至者名自歸。上年直隸省知縣朱杰錢桂。因盡心賑務。惠逮閭閻。及緣事去官。百姓等愛戴懇留。奏聞後均經格外加恩。朕亦何嘗不以輿論之公。獎循良之績。但不必特寬例禁。致開沽名飾譽之端。且各省從前去思德政等碑。俱經撲毀。又豈有復令建立之理。朱紱不曉事體。著將原摺擲還。

諭。御史朱紱奏請寬地方官去思碑例禁一摺。所見甚屬非是。守令職司民牧。分應廉潔自矢。撫字為懷。果有善政及民。自必口碑載道。閱久流傳。原不假區區製衣勒碣。粉飾虛聲。世宗憲皇帝屢申飭禁。意在崇實黜浮。使人皆盡心實政。若如該御史所奏。專以外飾之繁文。驗在官之賢否。如從前甘省即有抑勒部民製造衣繖之事。亦豈盡足憑耶。總之地方官惟在悃愊無華。實至者名自歸。上年直隸省知縣朱杰錢桂。因盡心賑務。惠逮閭閻。及緣事去官。百姓等愛戴懇留。奏聞後均經格外加恩。朕亦何嘗不以輿論之公。獎循良之績。但不必特寬例禁。致開沽名飾譽之端。且各省從前去思德政等碑。俱經撲毀。又豈有復令建立之理。朱紱不曉事體。著將原摺擲還。

律/lü 290 | Gongmou weidao 共謀為盜此條專為共謀而臨時不行者言

凡共謀為強盜。數內一人臨時不行。而行者卻為竊盜。此共謀而不行者曾分贓。但係造意者。即為竊盜首。果係餘人。並為竊盜從。若不分贓。但係造意者。即為竊盜從。果係餘人。並笞五十。必查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竊盜首。其共謀為竊盜。數內一人臨時不行。而行者為強盜。其不行之人。係造意者曾分贓。知情不知情。並為竊盜首。係造意者但不分贓。及係餘人而曾分贓。俱為竊盜從。以臨時主意及共為強盜者不分首從論。

條例/tiaoli 29

凡官員有先叅婪贓、革職提問者。如審無婪贓入己、止擬因公挪用、因公科斂致罪。則除革職外餘罪納贖俱免。如別案革職者仍照例納贖。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tiaoli 條例

1814諭。刑部議覆吉林偷竊官豆遣犯蕭亞升照原擬斬罪請旨即行正法。所議未為允當。蕭亞升以 免死發遣盜犯。起意行竊官倉豆石。固屬藐法。但所竊豆石。僅止十兩以上。為數無幾。若 擬斬決即行正法。設遇贓物倍多逾貫者。又將加以何罪。蕭亞升一犯。仍照免死減等發遣盜犯在配犯該徒罪以上擬斬監候本例。與劉老二陳山等二犯。均著斬監候。秋後 處決嗣後免死發遣盜犯。在配為首竊盜官糧。計贓在八十兩以上者。擬以斬決。其不及八十 兩者。俱不得加重問擬。

諭。刑部議覆吉林偷竊官豆遣犯蕭亞升照原擬斬罪請旨即行正法。所議未為允當。蕭亞升以 免死發遣盜犯。起意行竊官倉豆石。固屬藐法。但所竊豆石。僅止十兩以上。為數無幾。若 擬斬決即行正法。設遇贓物倍多逾貫者。又將加以何罪。蕭亞升一犯。仍照免死減等發遣盜犯在配犯該徒罪以上擬斬監候本例。與劉老二陳山等二犯。均著斬監候。秋後 處決嗣後免死發遣盜犯。在配為首竊盜官糧。計贓在八十兩以上者。擬以斬決。其不及八十 兩者。俱不得加重問擬。

律/lü 182 | Jinzhi yingsong 禁止迎送

凡上司官、及奉朝命使客經過。若監察御史按察司官出巡按治。而所在各衙門官吏出郭迎送者。杖九十。其容令迎送不舉問者。罪亦如之。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無監察御史按察司官出巡按治之例。此十三字刪。]

條例/tiaoli 30

凡官員有先婪贓、革職提問者。如審無婪贓入己、止擬因公挪用、因公科斂、及坐贓致罪。犯該杖一百者革職。徒流軍罪、依例決配。如罪在杖一百以下者、依文武官犯私罪律、交部議處。分別降罰。其先經革職之處。准予開復。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改定。]

條例/tiaoli 1

州縣官將小民疾苦之情。不行詳報上司。使民無可控訴者。革職永不敘用。若已經詳報。而上司不接准題達者。將上司革職。至於賑濟被災之民。以及蠲免錢糧。 州縣官有侵蝕肥已等弊。致民不霑實惠者。照貪官例、革職拏問。督撫布政使道府等官不行 稽察者。俱革職。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815諭。豢賊肆竊之回民。發遣到配後。若復濳逃回籍。必故態復萌。仍為地方之害。著交配所 該管官嚴加管束。如在配脫逃。應如何加重定罪。其失察之該管官。應如何從重議處之處。 著該部酌議條例具奏。

諭。豢賊肆竊之回民。發遣到配後。若復濳逃回籍。必故態復萌。仍為地方之害。著交配所 該管官嚴加管束。如在配脫逃。應如何加重定罪。其失察之該管官。應如何從重議處之處。 著該部酌議條例具奏。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1

凡律例開明准納贖不准納贖者、仍照舊遵行外。其律例內未經開載者。問刑官臨時詳審情罪。應准納贖者、聽其納贖。不應准納贖者、照律的決發落。如承問官濫准納贖、並多取肥己者。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三十二年改為濫准納贖者。交部議處。多取肥己者。計贓科罪。]

條例/tiaoli 2

凡州縣官將小民疾苦之情。不行詳報上司。使民無可控訴者。革職永不敘用。若已經詳報。而上司不接准題達者、革職。 [謹案乾隆五年將前例賑災一節。移入戶律刪輯此條。]

tiaoli 條例

律/lü 25 | Laoxiao feiji shoushu 老小廢疾收贖

凡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瞎一目折一肢之類。犯流罪以下。收贖。其犯死罪。及犯謀反叛逆緣坐應流。若造畜蠱毒。採生折割人。殺一家三人。家口會赦猶流者。不用此律。其餘侵損於人一應罪名。並聽收贖。犯該充軍者。亦照流罪收贖。八十以上、十嵗以下、及篤疾。瞎兩目折兩肢之類。犯殺人謀故鬪毆、應死一應斬絞者。議擬奏聞。犯反逆者不用此律。取自上裁。盜及傷人罪不至死者。亦收贖。謂既侵損於人。故不許全免。亦令其收贖。餘皆勿論。謂除殺人應死者上請。盜及傷人者收贖之外。其餘有犯。皆不坐罪。九十以上。七嵗以下。雖有死罪不加刑。九十以上犯反逆者不用此律。其有人教令。坐其教令者。若有贓應償。受贓者償之。謂九十以上七嵗以下之人。皆少智力。若有教令之人。罪坐教令之人。或盜財物。旁人受而將用。受用者償之。若老小自用。還著老小之人追徵。

條例/tiaoli 1

共謀為強盜。夥犯臨時畏懼不行。而行者仍為強盜。其不行之犯。但事後分得贓物者。杖一百徒三年。不分贓者杖一百。

條例/tiaoli 32

婦女犯姦。杖罪的決。枷罪收贖。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條例/tiaoli 3

刑部凡有科鈔到部。除題叅官員。非關審擬案件。聽吏兵二部主稿定議。並奉旨該部知道事件。及命盜等案內。正犯已死。餘犯罪止杖笞者。毋庸題覆外。其有題叅官員發審。經該督撫審擬具題。奉旨該部議奏之案。無論事之大小輕重。俱行覈擬具題。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乾隆五年。因交部議奏之案。俱係覈擬具題。遵行已久。不必另立條款。刪。]

條例/tiaoli 1

文武官員出入。應合開道而自不開道。致令應避官員不曾迴避者不問。若因而生事者。止問上官。

條例/tiaoli 2

共謀為強盜。夥犯臨時畏懼不行。而行者仍為強盜。其不行之犯。但事後分得贓物者。杖一百徒三年。不分贓者杖一百。如因患病及別故不行。事後分贓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分贓者。杖一百徒三年。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3

凡皇陵祠祭署奉祀祀丞、太常寺典簿、神樂觀提點、協律郎、贊禮郎、司樂等官。並樂舞生、及養牲官軍。有犯姦盜詐偽、失誤供祀。並一應贓私罪名。官及樂舞生各罷黜。仍照律發落。軍發原伍。若訐告詞訟、及因人連累、並一應公錯。犯該笞杖者、納贖。徒罪以上不礙行止者。運炭等項、各還職著役。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 陵寢今無祠祭署。惟各壇有之。皇陵二字。改為各壇。太常寺典簿。非道官。例與京官同。故刪去。養牲所軍並無原伍。仍照例發落。軍發原伍九字。改為軍革役。仍照例發落。徒罪以上。亦無運炭等項例。其犯該笞杖者以下二十五字。改為照例納贖、又此條原載職官有犯律下。乾隆五年移附此律。]

條例/tiaoli 4

各省學臣發審事件。一面發提調官訊問。一面咨明督撫稽察。提調等官仍具文通報。除例應枷責完結者。聽提調官隨時發落。報明學臣督撫藩臬銷案外。其枷責以上罪名。俱照例擬議。報明學臣。詳解藩臬覈轉。由督撫分別批結咨題。如提調等官奉到學臣批檄。不行通報。即罪無出入。亦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四年定。]

條例/tiaoli 2

軍民人等。於街市遇見官員引導經過。即須下馬躲避。不許衝突。違者笞五十。 [謹案以上二條均係原例。]

條例/tiaoli 3

共謀為強盜。夥犯臨時畏懼不行。而行者仍為強盜。其不行之犯。但事後分贓者。杖一百流二千里。贓重者仍從重論。不分贓者杖一百。如因患病及別故不行。事後分贓者。發新疆給官兵為奴。不分贓者。杖一百徒三年。

條例/tiaoli 1

凡老幼及廢疾犯罪。律該收贖者。若例該枷號。一體放免。照常發落。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奏准。照常發落者。蓋前代有運炭納米之例。今已裁革。改為應得杖罪。仍令收贖。]

條例/tiaoli 34

僧道官有犯。係京官、具奏提問。在外、依律徑自提問。受財枉法滿數、亦問充軍。及僧道有犯姦盜詐偽、逞私爭訟、怙終故犯、並一應贓私罪名有玷清規、妨礙行止者。俱發還俗。若犯公事失錯、因人連累、及過誤致罪、於行止戒規無礙者。悉令運炭納米等項。各還職為僧為道。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僧道官有犯。不論在京在外。一體提問。將係京官具奏提問在外九字刪。又枉法贓滿數充軍。今不用此例。將數滿亦問充軍六字。改為亦計贓問罪。俱發還俗四字。改為究出俗家姓名。責令還俗。仍依律例科斷。運炭納米等項六字。改為納贖。]

條例/tiaoli 5

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遇有各省呈控之案。俱不准駮斥。先向原告詳訊。其實係冤抑難申。情詞真切。及地方官審斷不公。草率辦結。並官吏營私骫法。確鑿有據。及案情較重者。即行具奏。 如訊供與原呈迥異。或係包攬代訴。被人挑唆。情節顯有不實。及原告未經在本省赴案成招。挾嫌傾陷。藉端拕累。應咨回本省審辦之案。亦於一月或二月。視控案之多寡。彙奏一次。並將各案情節。於摺內分析註明。如距京較近省分。將原告暫交刑部散禁。提本省全案卷宗。細加查覈。再行分別酌辦。儻有案情較重。不即具奏。僅咨回本省辦理者。各堂官交部嚴加議處。 [謹案此條嘉慶十五年定。]

條例/tiaoli 3

凡書役迎接新官。在交界處所等候、呈送須知冊籍。其餘書役概令隨印交代。並將頭接二接三接陋習、嚴行禁止。如有約結多人。執批遠迎者。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定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

軍職犯該雜犯死罪。若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並例該革職者。俱運炭納米等項發落。免發立功。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老幼廢疾例 應收贖者。文武一體。無運炭納米等項。其應革職者即行叅革。亦不准收贖。此條刪。]

條例/tiaoli 35

僧道官有犯。徑自提問。及僧道有犯姦盜詐偽、並一應贓私罪名、責令還俗。仍依律例科斷。其公事失誤、因人連累、及過誤致罪者。悉准納贖。各還職為僧為道。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又案原載職官有犯律下。乾隆五年移附此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4

屬員與上司親戚子姪。有乘便夤緣因事賄囑者。按律分別革職治罪。上司之子姪親戚有官職者。經過屬員境內。拜候往來。屬員供應餽送。均照不應重律、降三級調用。無官職者。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該上司自行查出叅處者免議。漫無覺察者照約束不嚴例、降一級調用。知而不舉。照徇庇例、降三級調用。如有夤緣賄囑等事通同徇縱者。一併分別革職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六年定例。]

1821議准。共謀為盜。臨時不行。事後又不分贓之犯。毋庸刺字。

議准。共謀為盜。臨時不行。事後又不分贓之犯。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3

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犯該充軍者。准照流罪收贖。免其發遣。若有壯丁教令者。止依律坐罪。其實犯死罪。例該永遠充軍者。不准收贖。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增照流罪三字。乾隆五年奏明。軍流收贖。已見律註。壯丁坐罪。與律不符。且今無永遠充軍之例。此條刪。]

條例/tiaoli 36

婦人有犯姦盜不孝、並審無力、與樂婦。各依律決罰。其餘有犯笞杖、並徒流雜犯死罪。該決杖一百者。審有力、與命婦軍職正妻、俱令納贖。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無樂婦。與樂婦三字刪。充軍一體納贖。徒流下增充軍二字。軍職久經裁革。改為官員正妻。又案原載工樂戶及婦人犯罪律下。嘉慶六年移附此律。復刪審無力審有力二句。]

1725議准。外省人命案件。擬以軍流等罪。咨部完結者。俱駮令具題。 嗣後不行具題者。將該督撫查議。

議准。外省人命案件。擬以軍流等罪。咨部完結者。俱駮令具題。 嗣後不行具題者。將該督撫查議。

條例/tiaoli 5

上司入城。凡文武屬員。止許出城三里迎送。如不入城。在境內經過處所迎送。儻迎送必至交界。或因事營求。或乘便賄賂。將屬員革職拏問。如止出界迎送。無營求賄賂等情。照擅離職役律議處。如上司有必欲迎送。致屬員畏其威勢。至交界迎送者。儻有勒索情弊。將上司革職提問。如止令迎送。無勒索情弊。照例議處。地方官俱免議。 [謹案此條係雍正七年定。]

1853議准。向來辦理同謀為盜在途看船之犯。如泊船之所。距上盜之所。在一二里外。離事主住處較遠。既未隨同上盜。則與把風接贓者情稍有閒。是以俱比照共謀為盜別故不行之例、問擬滿流。儻泊船之處。距盜所不過咫尺。劫出盜贓。竟可接收者。即與把風接贓無異。仍應照例擬遣。以示限制。

議准。向來辦理同謀為盜在途看船之犯。如泊船之所。距上盜之所。在一二里外。離事主住處較遠。既未隨同上盜。則與把風接贓者情稍有閒。是以俱比照共謀為盜別故不行之例、問擬滿流。儻泊船之處。距盜所不過咫尺。劫出盜贓。竟可接收者。即與把風接贓無異。仍應照例擬遣。以示限制。

條例/tiaoli 4

凡盜案知情分贓之犯。雖年過七十以外。亦不准援赦折贖。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奏明。赦款俱臨時欽定。知情分贓之犯。究非真盜可比。亦應准贖。此條刪。 ]

歷年事例

1739奏准。嗣後除人命強盜情罪重大案內。例應發 黑龍江、甯古塔等處者。應仍令各督撫特疏具題外。其餘因事擬遣。一切軍流等案。如果案犯情節顯明、別無疑竇者。俱照誣告反坐等項之例。令各督撫迅速審擬。咨部完結。統於嵗底彙題。仍將各案原招。造冊送部查覈。

奏准。嗣後除人命強盜情罪重大案內。例應發 黑龍江、甯古塔等處者。應仍令各督撫特疏具題外。其餘因事擬遣。一切軍流等案。如果案犯情節顯明、別無疑竇者。俱照誣告反坐等項之例。令各督撫迅速審擬。咨部完結。統於嵗底彙題。仍將各案原招。造冊送部查覈。

條例/tiaoli 6

凡提鎮赴任。所屬將弁。於是日迎接。除跟役外。其司事兵丁。不得過十名。出城不得過五里。其副叅遊擊等官赴任。本標員弁。於是日迎接。除跟役外。司事兵丁不得過五名。出城不得過三里。從境內經過者。止許在本營汛地經過處所迎送。如屬員多帶兵丁。越境遠迎。及上司容令遠迎。並不行揭報者。俱交部照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十三年定。 ]

律/lü 291 | Gongqu qiequ jiewei dao 公取竊取皆為盜

凡盜、公取竊取皆為盜。公取謂行盜之人。公然而取其財。如強盜搶奪。竊取謂潛形隱面。私竊取其財。如竊盜掏摸。皆名為盜。器物錢帛以下兼官私言。之類。須移徙已離盜所。方謂之盜。珠玉寶貨之類。據入手隱藏。縱在盜所未將行。亦是為盜。其木石重器。非人力所勝。雖移本處。未馱載閒。猶未成盜。不得以盜論。馬牛駝 之類。須出闌圈。鷹犬之類。須專制在己。乃成為盜。若盜馬一匹。別有馬隨。不合 計為罪。若盜其母而子隨者。皆 計為罪。此條乃以上盜賊諸條之通例。未成盜而有顯蹟證見者。依已行而未得財科斷。已成盜者。依律以得財科斷。

條例/tiaoli 5

內外現審人犯。若有老小廢疾。俱照律完結外。其直隸各省審擬具題案內人犯。果有老小廢疾者。該督撫察明。取地方官印結具題。照律收贖。人犯不必解部。如實非老小廢疾。徇情題免。事發者。將出結轉詳官並督撫交該部議處。其到部人犯。有告稱年老及在中途成廢疾者。察非故延違限。實係老疾。亦得收贖。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於現審人犯下。增不應具題者句。刪去人犯不必解部及察非違限二句。]

1621諭。凡有武功授職者。必行間獲罪。乃革其官。或他事獲罪。勿議革。俾自贖。又定。有罪之人。修蓋城樓。准其贖罪。

諭。凡有武功授職者。必行間獲罪。乃革其官。或他事獲罪。勿議革。俾自贖。又定。有罪之人。修蓋城樓。准其贖罪。

1781諭。嗣後除尋常逃犯。仍照例咨部轉行通緝外。如遇有命盜免死減等人犯。在配脫逃。情罪較重者。即一面飭屬通緝。咨部存案。一面奏聞。

諭。嗣後除尋常逃犯。仍照例咨部轉行通緝外。如遇有命盜免死減等人犯。在配脫逃。情罪較重者。即一面飭屬通緝。咨部存案。一面奏聞。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6

教令七嵗小兒毆打父母者。竺教令者以毆凡人之罪。教令九十老人故殺子孫者。亦坐教令者以殺凡人之罪。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律/lü 292 | Qichu cizi 起除刺字

凡盜賊曾經刺字者。俱發原籍收充儆蹟。該徒者役滿充儆。該流者於流所充儆。若有起除原刺字樣者。杖六十。補刺。收充儆蹟。謂充巡儆之役。以蹤蹟盜賊之徒。儆蹟之人。俱有冊籍。故曰收充。若非應起除而私自用藥。或火炙去原刺面膊上字樣者。雖不為盜。亦仗六十。補刺原刺字樣。

1655覆准。犯人贖罪。春秋二季。照律例納銀。秋冬二季。令有司收銀。照時價糴穀存倉。年底將收納罪銀。並糴穀數目。彙造清冊。報戶部刑部查覈。又覆准。道府州縣折贖銀兩。設立循環簿。逐件登報布政司。彙報督撫積銀備賑。嵗底彙報戶部稽察。又題准。文武官員有犯。除實犯死罪外。餘罪俱准折贖。衙蠹犯罪者。不准折贖。

覆准。犯人贖罪。春秋二季。照律例納銀。秋冬二季。令有司收銀。照時價糴穀存倉。年底將收納罪銀。並糴穀數目。彙造清冊。報戶部刑部查覈。又覆准。道府州縣折贖銀兩。設立循環簿。逐件登報布政司。彙報督撫積銀備賑。嵗底彙報戶部稽察。又題准。文武官員有犯。除實犯死罪外。餘罪俱准折贖。衙蠹犯罪者。不准折贖。

1788議准。嗣後除有關人命擬徒。及命案內續獲擬徒餘犯。均於專案咨部後。入於軍流本內。年終一併彙題外。其無關人命罪止擬徒之犯。雖係專案咨部。亦毋庸入於彙題。以免淆混。

議准。嗣後除有關人命擬徒。及命案內續獲擬徒餘犯。均於專案咨部後。入於軍流本內。年終一併彙題外。其無關人命罪止擬徒之犯。雖係專案咨部。亦毋庸入於彙題。以免淆混。

1736議准。律載凡上司官及使客經過。而所在各衙門官吏出郭迎送者。杖九十。是郭之內或聽之也。又定例。凡有上司入城。止許三里迎送。是寬以三里之程。導之迎送也。又定例。如不入城。從境內經過者。許在經過處迎送。是假以境內經過之便。導之迎送也。奔競陋習。作法於嚴。猶恐日久廢弛。寬以三里之程。則迆邐至五里十里。誰踵其後而查之。假以境內經過之便。大縣至數十百里外。尚在境內。孰指其非而劾之。嗣後上司經過地方。遵律概不許出郭迎送。違者叅處。

議准。律載凡上司官及使客經過。而所在各衙門官吏出郭迎送者。杖九十。是郭之內或聽之也。又定例。凡有上司入城。止許三里迎送。是寬以三里之程。導之迎送也。又定例。如不入城。從境內經過者。許在經過處迎送。是假以境內經過之便。導之迎送也。奔競陋習。作法於嚴。猶恐日久廢弛。寬以三里之程。則迆邐至五里十里。誰踵其後而查之。假以境內經過之便。大縣至數十百里外。尚在境內。孰指其非而劾之。嗣後上司經過地方。遵律概不許出郭迎送。違者叅處。

條例/tiaoli 7

每年秋審人犯。其犯罪時年十五嵗以下。及現在年逾七十。經九卿擬以可矜。蒙恩宥免減流者。俱准其收贖。朝審亦照此例。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658覆准。直省大小衙門贓贖銀兩。逐項造冊。送按察司按季清查。有隱漏不報者。計贓論罪。儻該司通同容隱者。該撫按指名題。一併治罪。

覆准。直省大小衙門贓贖銀兩。逐項造冊。送按察司按季清查。有隱漏不報者。計贓論罪。儻該司通同容隱者。該撫按指名題。一併治罪。

1793諭。刑部覈擬安徽省民人徐惟川戳死徐友舉徐友良二命。改題具奏一案。已照所擬將徐惟川斬決矣。此等殺死一家二命之案。情節甚重。該撫於審明定擬後。自應專摺具奏。乃僅照尋常命案具題。使重犯有稽顯戮。殊未允協。嗣後各省督撫。除尋常命案仍照例具題外。如有殺死二命以上重案。俱著專摺具奏。以昭慎重。

諭。刑部覈擬安徽省民人徐惟川戳死徐友舉徐友良二命。改題具奏一案。已照所擬將徐惟川斬決矣。此等殺死一家二命之案。情節甚重。該撫於審明定擬後。自應專摺具奏。乃僅照尋常命案具題。使重犯有稽顯戮。殊未允協。嗣後各省督撫。除尋常命案仍照例具題外。如有殺死二命以上重案。俱著專摺具奏。以昭慎重。

律/lü 183 | Gongcha renyuan qiling zhangguan 公差人員欺陵長官

凡公差人員。如歷事監生辦事官之類。在外不循禮法。言語傲慢。欺陵守禦官、及知府知州者。杖六十。附過還役。歷過俸月不准。若校尉有犯。杖七十。祗候禁子有犯。杖八十。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公差無用監生辦事官之事。小註刪。知州下增知縣二字。今無附過還役歷過俸月不准之例。此十字刪。 ]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8

凡瞎一目之人。有犯軍流徒杖等罪。俱不 得以廢疾論贖。若毆人瞎一目者。仍照律科罪。 [謹案此條乾隆十年定。]

1659覆准。在京軍民人等。犯流罪以上。及姦盜強盜知情故縱罪囚、以卑犯尊、衙蠹犯贓等罪。仍不准收贖外。其犯徒罪以下。有力者、俱照律例分別收贖。旗下婦女。除犯姦盜逃走等情的決外。餘罪亦准照例收贖。又題准。贖鍰定數。杖一百者。折銀三十五兩。杖九十者。折銀三十一兩二錢五分。杖八十者。折銀二十七兩五錢。杖七十者。折銀二十三兩七錢五分。杖六十者。折銀二十兩。

覆准。在京軍民人等。犯流罪以上。及姦盜強盜知情故縱罪囚、以卑犯尊、衙蠹犯贓等罪。仍不准收贖外。其犯徒罪以下。有力者、俱照律例分別收贖。旗下婦女。除犯姦盜逃走等情的決外。餘罪亦准照例收贖。又題准。贖鍰定數。杖一百者。折銀三十五兩。杖九十者。折銀三十一兩二錢五分。杖八十者。折銀二十七兩五錢。杖七十者。折銀二十三兩七錢五分。杖六十者。折銀二十兩。

1794諭。殺死一家二命之案。各省向係具題。近因其情節可惡。未便照尋常命案辦理。致兇犯日久稽誅。是以令各該督撫專摺具奏。今思此等殺死數命之案。所犯情罪。亦有不同。嗣後各省如遇有殺死一家三命以上。及殺死非一家四命以上之案。仍著專摺具奏。其殺死一家二命。及非一家三命者。該督撫等但應速行具題。於題到時。內閣即票覈擬速奏籤進呈。交法司速議具題。亦不致久稽顯戮。

諭。殺死一家二命之案。各省向係具題。近因其情節可惡。未便照尋常命案辦理。致兇犯日久稽誅。是以令各該督撫專摺具奏。今思此等殺死數命之案。所犯情罪。亦有不同。嗣後各省如遇有殺死一家三命以上。及殺死非一家四命以上之案。仍著專摺具奏。其殺死一家二命。及非一家三命者。該督撫等但應速行具題。於題到時。內閣即票覈擬速奏籤進呈。交法司速議具題。亦不致久稽顯戮。

條例/tiaoli 1

凡竊盜等犯。有自行用藥銷毀面膊上所刺之字者。枷號三月杖一百。補刺。代毀之人。枷號兩月杖一百。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9

凡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犯流罪以下者。准其收贖一次。詳記檔案。若收贖之後。復行犯罪。除因人連累過誤入罪者。仍准其照例收贖外。如係有心再犯。即各照應得罪名。按律充配。不准再行收贖。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四年定。原載老幼不拷訊律後。乾隆五十三年移入此門。]

1661題准。官員人等。有犯流徒籍沒等罪。情願修造城樓、營建贖罪者。呈明該原問衙門。豫為啟奏。下工部查議。奏聞請定奪。又定。官員仍聽折贖。其無力小民。犯杖罪者。即著的決。不必折贖。又議定。官民人等。犯杖六十、徒一年者。折銀二十三兩七錢五分。杖七十、徒一年半者。折銀二十九兩三錢七分五釐。杖八十、徒二年者。折銀三十五兩杖九十、徒二年半者。折銀四十兩六錢二分五釐。杖一百、徒三年者。折銀四十六兩二錢五分。杖一百流罪准徒四年者。折銀五十兩。雜犯死罪准徒五年者。折銀五十三兩七錢五分。又議准。凡贖鍰由督撫按批行者。承問官通詳。互相稽覈解部。司道府州縣官自理贖鍰。亦全數報部備賑。

題准。官員人等。有犯流徒籍沒等罪。情願修造城樓、營建贖罪者。呈明該原問衙門。豫為啟奏。下工部查議。奏聞請定奪。又定。官員仍聽折贖。其無力小民。犯杖罪者。即著的決。不必折贖。又議定。官民人等。犯杖六十、徒一年者。折銀二十三兩七錢五分。杖七十、徒一年半者。折銀二十九兩三錢七分五釐。杖八十、徒二年者。折銀三十五兩杖九十、徒二年半者。折銀四十兩六錢二分五釐。杖一百、徒三年者。折銀四十六兩二錢五分。杖一百流罪准徒四年者。折銀五十兩。雜犯死罪准徒五年者。折銀五十三兩七錢五分。又議准。凡贖鍰由督撫按批行者。承問官通詳。互相稽覈解部。司道府州縣官自理贖鍰。亦全數報部備賑。

1799諭。向來各省民人赴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呈控案件。該衙門有具摺奏聞者。有咨回各該省督撫審辦者。亦有徑行駮斥者。辦理之法有三。似此則伊等准駮。竟可意為高下。現當廣開言路。明目達聰。原俾下情無不上達。若將具控之案。擅自駮斥。設控告該省督撫貪黷不職。及關涉權要等事。或瞻徇情面。壓擱不辦。恐啟賄囑消弭之漸。所關匪小。嗣後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遇有各省呈控之案。俱不准駮斥。其案情較重者。自應即行具奏。即有應行咨回本省審辦之案。亦應於一月或兩月。視控案之多寡彙奏一次。並將各案情節。於摺內分析註明。候朕批閱。儻有案情較重。不即具奏。僅咨回本 省辦理者。經朕看出。必將各堂官交部嚴加議處。著為令。

諭。向來各省民人赴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呈控案件。該衙門有具摺奏聞者。有咨回各該省督撫審辦者。亦有徑行駮斥者。辦理之法有三。似此則伊等准駮。竟可意為高下。現當廣開言路。明目達聰。原俾下情無不上達。若將具控之案。擅自駮斥。設控告該省督撫貪黷不職。及關涉權要等事。或瞻徇情面。壓擱不辦。恐啟賄囑消弭之漸。所關匪小。嗣後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遇有各省呈控之案。俱不准駮斥。其案情較重者。自應即行具奏。即有應行咨回本省審辦之案。亦應於一月或兩月。視控案之多寡彙奏一次。並將各案情節。於摺內分析註明。候朕批閱。儻有案情較重。不即具奏。僅咨回本 省辦理者。經朕看出。必將各堂官交部嚴加議處。著為令。

條例/tiaoli 2

凡強盜人命重犯。督撫審結。果係贓實盜確、並拒捕殺人竊盜、及律應斬決盜案。一面具題。即將該犯面上刺強盜二字。如內有監候待質者。於一邊面上刺待質二字。命案斬決等犯。亦即刺兇犯二字。仍將已經刺字之處。俱於本內聲明。其命案斬絞監候等犯情重難宥者。該督撫將應行刺字之處。本內聲明。俟奉旨之日。刺字監候。其戲殺誤殺 毆殺俱免刺。直省等處。如遇面刺強盜兇犯待質等字樣者。即擒拏送官。

條例/tiaoli 1

公堂乃民人仰瞻之所。如奴僕皁隸人等。入正門。馳當道。坐公座。杖七十。徒一年半。官吏不行舉覺。杖七十免徒。吏員承差人等、敢有如此者。加一等。若六部都察院在京諸衙門。及駕前校尉力士旗軍行人等。非捧制書。止收批差。敢有似前越禮犯分者。許所在官長實封入遞。除奉朝廷差委各處取招行斷外。其布政司至州縣等衙門。毋得輒差吏員皁隸人等、於各衙門 取招行斷。違者事犯同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10

凡篤疾殺人。罪犯應死者。實係鬪殺及戲殺誤殺。方准依律奏上裁。其蓄意謀害。及有心故殺者。俱依律擬罪。不准聲請。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九年定。]

1663題准。犯人有願認工贖罪者。呈明刑部。移咨工部。會同將犯人情罪。修建工程。查覈情罪與工程相符。奏聞請建造。又定。內外官員革職後犯杖罪者。仍准折贖。

題准。犯人有願認工贖罪者。呈明刑部。移咨工部。會同將犯人情罪。修建工程。查覈情罪與工程相符。奏聞請建造。又定。內外官員革職後犯杖罪者。仍准折贖。

1807諭。近來訟獄繁多。固緣地方官辦理不能持平。又復聽斷不勤。以致日久延玩。激成上控。而訟師土棍。所在皆有。往往將毫不干己之事。從中唆使。代作呈詞。甚或從中漁利。包攬具控。又或於地方官審案未定之先。情虛畏審。來京呈控。且有結案時本無枉縱。亦俱妄思翻控。希冀倖免者。其閒情偽甚多。豈能以一面之詞。遽行憑信。自應查明虛實。分別覈辦。嗣後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於接受呈詞時。著先向原告逐款詳訊。除實係冤抑難伸。情詞真切。及地方官審斷不公。草率辦結。並官吏營私骫法。確鑿有據者。仍當立時奏聞。另候辦理。毋庸壓擱外。如所訊之供。竟與原呈迥異。或係包攬代訴。被人挑唆。其情節顯有不實。及原告未經在本省赴案質訊。錄供成招。不免有挾嫌傾陷。藉端累情事。著照周廷棟所請。咨回本省覈辦。仍交該衙門按期嚴催。開單彙奏。其距京較近。省分。並著照周廷棟所請。先將原告暫交刑部散禁。提取本省全案卷宗。細加覈閱。再行分別覈辦。

諭。近來訟獄繁多。固緣地方官辦理不能持平。又復聽斷不勤。以致日久延玩。激成上控。而訟師土棍。所在皆有。往往將毫不干己之事。從中唆使。代作呈詞。甚或從中漁利。包攬具控。又或於地方官審案未定之先。情虛畏審。來京呈控。且有結案時本無枉縱。亦俱妄思翻控。希冀倖免者。其閒情偽甚多。豈能以一面之詞。遽行憑信。自應查明虛實。分別覈辦。嗣後都察院步軍統領衙門於接受呈詞時。著先向原告逐款詳訊。除實係冤抑難伸。情詞真切。及地方官審斷不公。草率辦結。並官吏營私骫法。確鑿有據者。仍當立時奏聞。另候辦理。毋庸壓擱外。如所訊之供。竟與原呈迥異。或係包攬代訴。被人挑唆。其情節顯有不實。及原告未經在本省赴案質訊。錄供成招。不免有挾嫌傾陷。藉端累情事。著照周廷棟所請。咨回本省覈辦。仍交該衙門按期嚴催。開單彙奏。其距京較近。省分。並著照周廷棟所請。先將原告暫交刑部散禁。提取本省全案卷宗。細加覈閱。再行分別覈辦。

條例/tiaoli 3

凡強盜人命重犯。拒捕殺人竊盜。並律應斬決、以及命案內斬絞監候等犯。情重難宥者。該督撫俱於具題之日。交按察使衙門先行刺字。然後遞回犯事地方監禁。如係強盜。面上刺強盜二字。命案斬絞等犯。面上刺兇犯二字。仍將已經刺字之處。於本內聲明。其戲殺誤殺 毆殺俱免刺。直省等處。如遇面刺強盜兇犯等字樣者。即擒拏送官。

條例/tiaoli 2

公堂係民人仰瞻之所。如奴僕皁隸人等入正門。馳當道。坐公座者。杖七十。徒一年半。吏員承差人等加一等。若六部都察院在京各衙門人役。接奉批差。敢有似前越禮犯分者。許所在官長實封叅奏。照例治罪。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無在京衙役奉制差遣之例。亦無力士等項名色。因改定此條。實封叅奏下。原有除奉朝廷差委各處取招行斷外。其督撫以下以至州縣等衙門。毋得輒差吏書皁隸人等於各衙門取招行斷。違者事犯同罪五十三字。乾隆五年刪去。改照例治罪四字。 ]

條例/tiaoli 11

凡篤疾犯一應死罪。各照本律本例問擬。毋庸隨案聲請。俱入於秋審分別實緩辦理。其緩決之犯。俟查辦減等時。覈其情節應減軍流者。再行依律收贖。 [謹案此條係嘉慶八年遵旨改定。]

1667覆准。旗下人犯罪。有力情願折贖者。照民人例一體折贖。無力者仍的決。

覆准。旗下人犯罪。有力情願折贖者。照民人例一體折贖。無力者仍的決。

1808諭。向來殺死一家數命之案。自三命以上。則專摺具奏。其殺死二命。則概行題本。第如四川杜芝洪江西巫辰俚兩案。不過因錢債姦情。輒戕人父子母子二命。其兇惡情節。與尋常殺 死一家非死罪二命者不同。今一概具題。未免無所區別。且閱題本內犯事日期。杜芝洪係上年十一月之事。巫辰俚係上年九月之事。今經刑部題覆後。再行知各該省。其往返幾及一年。設該犯等或在監病斃。轉得倖逃顯戮。殊非情法之平。嗣後有似此殺死一家親屬二命。而情節較重。例應斬梟者。俱應改題為奏。其非親屬二命者。仍可照舊具題。著刑部將殺死一家二命之案。分析親疏輕重 毆謀故情節。將何項應題。何項應奏。妥議章程具奏。再降諭旨。又諭。嗣後有卑幼謀殺尊長重情。例應斬梟者。外省應改題為奏。著刑部將此一條。一妥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卑幼因圖財強姦謀殺尊長。及謀故殺一家二命。死係父祖子孫。並服屬期親以上。罪應斬梟各犯。俱改題為奏。並罪應凌遲處死之案。其情較斬梟為尤重。亦應一體專摺具奏。

諭。向來殺死一家數命之案。自三命以上。則專摺具奏。其殺死二命。則概行題本。第如四川杜芝洪江西巫辰俚兩案。不過因錢債姦情。輒戕人父子母子二命。其兇惡情節。與尋常殺 死一家非死罪二命者不同。今一概具題。未免無所區別。且閱題本內犯事日期。杜芝洪係上年十一月之事。巫辰俚係上年九月之事。今經刑部題覆後。再行知各該省。其往返幾及一年。設該犯等或在監病斃。轉得倖逃顯戮。殊非情法之平。嗣後有似此殺死一家親屬二命。而情節較重。例應斬梟者。俱應改題為奏。其非親屬二命者。仍可照舊具題。著刑部將殺死一家二命之案。分析親疏輕重 毆謀故情節。將何項應題。何項應奏。妥議章程具奏。再降諭旨。又諭。嗣後有卑幼謀殺尊長重情。例應斬梟者。外省應改題為奏。著刑部將此一條。一妥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卑幼因圖財強姦謀殺尊長。及謀故殺一家二命。死係父祖子孫。並服屬期親以上。罪應斬梟各犯。俱改題為奏。並罪應凌遲處死之案。其情較斬梟為尤重。亦應一體專摺具奏。

條例/tiaoli 4

凡竊盜刺字發落之後。責令充當巡儆。如實能改過緝盜數多者。准其起除刺字。復為良民。該地方官編入保甲。聽其各謀生理。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2

十嵗以下鬪毆斃命之案。如死者長於兇犯四嵗以上。准其依律聲請。若所長止三嵗以下。一例擬絞監候。不得概行雙請。至十五嵗以下。被長欺侮毆斃人命之案。確查死者年嵗。亦係長於兇犯四嵗以上。而又理曲逞兇。或無心戲殺者。方准援照丁乞三仔之例聲請。恭候欽定。 [謹案此條係乾隆四十四年遵旨議定。嘉慶十一年於例文起處。增七嵗以下致斃人命之案。准其依律聲請免罪二句。]

1668覆准。州縣自理贖鍰。嵗底造冊申報按察司查覈。按察司自理贖鍰。嵗底申報督撫查覈。該督撫於嵗底彙造清冊報部查覈。儻有折多報少隱漏等弊。該督撫查明具題治罪。凡罰贖之人姓名及罰數。承審各官明晰出示曉諭。如有隱漏。以貪贓治罪。

覆准。州縣自理贖鍰。嵗底造冊申報按察司查覈。按察司自理贖鍰。嵗底申報督撫查覈。該督撫於嵗底彙造清冊報部查覈。儻有折多報少隱漏等弊。該督撫查明具題治罪。凡罰贖之人姓名及罰數。承審各官明晰出示曉諭。如有隱漏。以貪贓治罪。

1812諭。直省命盜案件。各督撫有專摺具奏者。經朕詳覈。其中有批交該部速議之件。原因案犯情罪重大。不容稽誅。是以定限於五日內覆奏。乃近日各省專奏案件。閱其情節。有儘可照例具題之案。而該督撫亦改題為奏者。限期既迫。部臣不能詳悉覆覈。設有疏率。流弊滋甚。殊非慎重民命之道。著交刑部。將命盜各案詳悉區分。定為何者應題。何者應奏。酌議條款奏准後。行知各督撫永遠遵行。如定例後。督撫仍有任意遲速。題奏混淆者。即著該部查。以歸畫一。欽此。遵旨酌議條款。如謀反大逆。但共謀者。謀殺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謀殺夫之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謀殺故夫祖父母父母者。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為首者。謀殺期親尊長外祖父母者。情可矜憫。准夾籤聲明之案。仍專本具題。採生折割人為首者。子孫毆死祖父母父母者。糾眾行劫在獄罪囚。持械拒殺官弁為首。及下手殺官者。尊長謀占家產。圖襲官職。殺功緦卑幼一家三人者。發遣當差為奴之犯。殺死伊管主一家三人者。罪囚由監內結夥反獄。持械拒傷官弁為首。及下手殺官者。妻妾因與有服親屬通姦。同謀殺死親夫者。若與平人通姦謀殺。仍專本具題。卑幼圖財強姦謀殺尊長者。殺一家非死罪二人。如死係父祖子孫。及服屬期親者。強盜會匪及強盜拒殺官差。罪應斬梟者。凡十六條。俱應專摺具奏。其餘尋常罪應凌遲斬梟斬決之案。仍專本具題等因。奏奉諭旨。本日刑部議奏酌定命盜各案應題應奏條款一摺。所議俱是。依議行。直省命盜重案。應題應奏。本有一定章程。嘉慶十三年。復經飭交刑部酌定條款。纂入則例。乃近日各督撫。 仍係意為遲速。於尋常命盜案件。亦多改題為奏。以致刑部速議案件。日見增多。限期迫促。若察覈未周。流弊滋甚。即如本日衡齡具奏山西保德州民人王恆心圖財謀殺幼孩王丑人子一案。係謀殺無服族孫。照謀殺十嵗以下幼孩例。問擬斬梟。本係例應具題之案。該撫業經專奏。仍批交刑部速議。自此次刑部議定條款。著通行各省。一體遵照。嗣後各督撫於命盜重案專奏者。於摺尾聲明此案係援照刑部議定應奏某條。例得專摺陳奏。朕批交議時。該部察覈與原定條款相符。即行議覆。儻有強行比附。率意改題為奏者。該部即行叅奏駮回。仍令照例具題。以符定制。

諭。直省命盜案件。各督撫有專摺具奏者。經朕詳覈。其中有批交該部速議之件。原因案犯情罪重大。不容稽誅。是以定限於五日內覆奏。乃近日各省專奏案件。閱其情節。有儘可照例具題之案。而該督撫亦改題為奏者。限期既迫。部臣不能詳悉覆覈。設有疏率。流弊滋甚。殊非慎重民命之道。著交刑部。將命盜各案詳悉區分。定為何者應題。何者應奏。酌議條款奏准後。行知各督撫永遠遵行。如定例後。督撫仍有任意遲速。題奏混淆者。即著該部查。以歸畫一。欽此。遵旨酌議條款。如謀反大逆。但共謀者。謀殺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謀殺夫之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謀殺故夫祖父母父母者。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為首者。謀殺期親尊長外祖父母者。情可矜憫。准夾籤聲明之案。仍專本具題。採生折割人為首者。子孫毆死祖父母父母者。糾眾行劫在獄罪囚。持械拒殺官弁為首。及下手殺官者。尊長謀占家產。圖襲官職。殺功緦卑幼一家三人者。發遣當差為奴之犯。殺死伊管主一家三人者。罪囚由監內結夥反獄。持械拒傷官弁為首。及下手殺官者。妻妾因與有服親屬通姦。同謀殺死親夫者。若與平人通姦謀殺。仍專本具題。卑幼圖財強姦謀殺尊長者。殺一家非死罪二人。如死係父祖子孫。及服屬期親者。強盜會匪及強盜拒殺官差。罪應斬梟者。凡十六條。俱應專摺具奏。其餘尋常罪應凌遲斬梟斬決之案。仍專本具題等因。奏奉諭旨。本日刑部議奏酌定命盜各案應題應奏條款一摺。所議俱是。依議行。直省命盜重案。應題應奏。本有一定章程。嘉慶十三年。復經飭交刑部酌定條款。纂入則例。乃近日各督撫。 仍係意為遲速。於尋常命盜案件。亦多改題為奏。以致刑部速議案件。日見增多。限期迫促。若察覈未周。流弊滋甚。即如本日衡齡具奏山西保德州民人王恆心圖財謀殺幼孩王丑人子一案。係謀殺無服族孫。照謀殺十嵗以下幼孩例。問擬斬梟。本係例應具題之案。該撫業經專奏。仍批交刑部速議。自此次刑部議定條款。著通行各省。一體遵照。嗣後各督撫於命盜重案專奏者。於摺尾聲明此案係援照刑部議定應奏某條。例得專摺陳奏。朕批交議時。該部察覈與原定條款相符。即行議覆。儻有強行比附。率意改題為奏者。該部即行叅奏駮回。仍令照例具題。以符定制。

條例/tiaoli 5

竊盜刺字發落之後。責令充當巡儆。如實能改悔、歷二三年無過。又經緝獲強盜二名以上。或竊盜五名以上者。准其起除刺字。復為良民。該地方官編入保甲。聽其各謀生理。若不係盜犯。不准濫行緝拏。

1669覆准。凡勦逆軍需驛遞公文關繫重要者。照常差遣外。其平常小事。不許差役催提。若仍前擅差擾害者。督撫指名題叅。如督撫徇庇。事發一併議處。

覆准。凡勦逆軍需驛遞公文關繫重要者。照常差遣外。其平常小事。不許差役催提。若仍前擅差擾害者。督撫指名題叅。如督撫徇庇。事發一併議處。

條例/tiaoli 13

各直省審理年老廢疾翻控之案。實係挾嫌挾忿。 圖詐圖賴。或恃係老疾。自行翻控。審明實係虛誣。罪應軍流以上者。即行實發。一概不准收贖。儻訊明實因尊長被害。並痛子情切。懷疑具控。及聽從主使出名誣控。到官後供出主使之人。俱准其收贖一次。若不將主使之人供明。不准收贖。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三年定。]

1672覆准。律例內開載未盡折贖之條。問刑官臨時詳審情罪。應准折贖而自願者准其折贖。有不應准者仍的決。如濫准折贖。並多取肥己者。該督撫指名糾叅。

覆准。律例內開載未盡折贖之條。問刑官臨時詳審情罪。應准折贖而自願者准其折贖。有不應准者仍的決。如濫准折贖。並多取肥己者。該督撫指名糾叅。

1848諭。嗣後文職自知縣以上。武職自守備以上。如有自盡之案。該督撫即行專摺奏聞。以昭慎重。

諭。嗣後文職自知縣以上。武職自守備以上。如有自盡之案。該督撫即行專摺奏聞。以昭慎重。

條例/tiaoli 6

偷刨人 之犯。向例左右面刺字者。今改照竊盜例、初犯刺右面。再犯刺左面。

1673題准。直省督撫有平常小事。差役害民。經科道糾叅。或部內查出者議處。

題准。直省督撫有平常小事。差役害民。經科道糾叅。或部內查出者議處。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77議准。有出征之處殺人。奉旨免死者。鞭一百。照律追埋葬銀二十兩。給付死者之家。將枷號兩月存案。令軍前效力贖罪。如效力有據。及身受重傷者。免其枷號。若不行效力者。出兵回日。仍行枷號。將妻子家產人口。一併發與辛者庫。其口外蒙古等有犯。亦鞭一百。以追銀二十兩。折牲口一九。給付死者之家。令軍前效力贖罪。如效力有據。及身受重傷者。免其折枷號牲口三九。若不行效力者。仍追牲口三九。給付死者之家。妻子家產人口。一併給予該管之主為奴。至贖罪人犯之效力與否。該將軍並該管官登記明白。俟出兵回日。送部查議。

議准。有出征之處殺人。奉旨免死者。鞭一百。照律追埋葬銀二十兩。給付死者之家。將枷號兩月存案。令軍前效力贖罪。如效力有據。及身受重傷者。免其枷號。若不行效力者。出兵回日。仍行枷號。將妻子家產人口。一併發與辛者庫。其口外蒙古等有犯。亦鞭一百。以追銀二十兩。折牲口一九。給付死者之家。令軍前效力贖罪。如效力有據。及身受重傷者。免其折枷號牲口三九。若不行效力者。仍追牲口三九。給付死者之家。妻子家產人口。一併給予該管之主為奴。至贖罪人犯之效力與否。該將軍並該管官登記明白。俟出兵回日。送部查議。

律/lü 74 | Chushi bu fuming 出使不復命

凡奉制書出使。使事已完。不復命。干預他事者。與使事絕無關涉。杖一百。各衙門出使。題奉精微批文及劄付者。使事已完。不復命。干預他事者。所干預係常事。杖七十。軍情重事。杖一百。若使事未完。越理理不當為。犯分。分不得為。侵人職掌行事者。笞五十。若回還後三日不繳納聖旨制敕者。杖六十。每二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不繳納符驗者。笞四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八十。若或使事有乖。或聖旨符驗有損失之類。有所規避不復命不繳納者。 各從重論。

條例/tiaoli 7

偷刨人 之犯。計贓應擬滿杖者。照竊盜例、初犯刺臂。再犯刺面。如在徒流以上。仍依舊例、初犯刺右面。再犯刺左面。

1683議准。凡督撫以下道府以上官員。除緊要事情照例差人外。其餘細事。止許行牌催提。不許擅差人役。違者議處。

議准。凡督撫以下道府以上官員。除緊要事情照例差人外。其餘細事。止許行牌催提。不許擅差人役。違者議處。

1673題准。直省人犯。已經咨解到部。告稱年老殘疾。概不准行。

題准。直省人犯。已經咨解到部。告稱年老殘疾。概不准行。

1680議准。革職處分等官。及各項人犯。有願認修葺京都城樓公署。及倉庫牌樓贖罪者。除十惡等實犯死罪姦細光棍誣告叛逆放火等罪。不准認贖外。其餘斬絞重罪。並充軍流徙人犯。具呈工部。查覈情罪輕重與例相符。具題定限修理。完日免罪。又題准。認工復職贖罪人員。將原估銀兩定限赴工部交納。差各部賢能司官修理。其贖罪人犯。有保官者。即令出監。依限上納。過限不完。將保官一併叅究。無保官者。仍令寄監。定限上納。過限不完。題叅照原擬治罪。其認工交銀者。隨到即收。不得藉端留難掯勒。

議准。革職處分等官。及各項人犯。有願認修葺京都城樓公署。及倉庫牌樓贖罪者。除十惡等實犯死罪姦細光棍誣告叛逆放火等罪。不准認贖外。其餘斬絞重罪。並充軍流徙人犯。具呈工部。查覈情罪輕重與例相符。具題定限修理。完日免罪。又題准。認工復職贖罪人員。將原估銀兩定限赴工部交納。差各部賢能司官修理。其贖罪人犯。有保官者。即令出監。依限上納。過限不完。將保官一併叅究。無保官者。仍令寄監。定限上納。過限不完。題叅照原擬治罪。其認工交銀者。隨到即收。不得藉端留難掯勒。

條例/tiaoli 8

發遣人犯。如從前面上原刺之字。與現犯事由相同者。毋庸重複 刺。儻現犯事由各別。仍於左面上另行刺字。

律/lü 75 | Guanwenshu jicheng yi 官文書稽程一

凡官文書稽程一日者。吏典笞一十。三日加一等。罪止笞四十。首領官各減一等。首領官。吏典之頭目。凡言首領。正官佐貳不坐。若各衙門上司遇有所屬申稟公事。隨即詳議可否。明白定奪批示回報。若當該上司官吏不與果決。含糊行移。上下互相推調。以致耽誤公事者。上司官吏杖八十。其所屬下司將可行事件。不行區處。無疑 而作疑申稟者。下司官吏罪亦如之。

門第三 | Yizhier 儀制二

1725諭。嗣後年逾七十之人。有罪犯發遣者。著另行具奏。

諭。嗣後年逾七十之人。有罪犯發遣者。著另行具奏。

1734議准。凡犯罪例不准納贖、而情有可原者。其捐贖之數。斬絞罪三品以上官。一萬二千兩。四品官。五千兩。五六品官。四千兩七品以下官。及進士舉人。二千五百兩。貢監生員二千兩。平人一千二百兩。軍流罪各減十分之四。徒罪以下。各減十分之六。枷號杖責。照徒罪捐贖。

議准。凡犯罪例不准納贖、而情有可原者。其捐贖之數。斬絞罪三品以上官。一萬二千兩。四品官。五千兩。五六品官。四千兩七品以下官。及進士舉人。二千五百兩。貢監生員二千兩。平人一千二百兩。軍流罪各減十分之四。徒罪以下。各減十分之六。枷號杖責。照徒罪捐贖。

條例/tiaoli 9

發掘墳冢。除冢先穿陷及止盜墳冢上 石器物者。仍照律免刺外。若開棺見屍。及發冢見棺。為首者均於面上刺發冢字。其發冢見棺為從、與未見棺。罪在軍流以下者。初犯刺臂。再犯刺面。其盜未殯未埋屍柩者。刺盜棺字。

律/lü 184 | Fushe weishi 服舍違式

凡官民房舍車服器物之類。各有等第。若違式僭用。有官者杖一百。罷職不敘。軍官降充總旗。無官者笞五十。罪坐家長。工匠並笞五十。違式之物。責令改正。工匠自首免罪。不給賞。若僭用違禁龍鳳紋者。官民各杖一百。徒三年。官罷職不敘。工匠杖一百。連家小起發赴京、籍充局匠。違禁之物並入官。首告者、官給賞銀五十兩。若工匠能 自首者免罪。一體給賞。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刪小註軍官降充總旗六字。工匠杖一百下。刪連家小起發赴京籍充局匠十一字。]

1732刑部議覆丁乞三仔毆死丁狗子一案。奉旨。丁乞三仔年僅十四。為已死丁狗子欺陵。拾石回擲。適傷殞命。情有可原。著從寬發落。

刑部議覆丁乞三仔毆死丁狗子一案。奉旨。丁乞三仔年僅十四。為已死丁狗子欺陵。拾石回擲。適傷殞命。情有可原。著從寬發落。

1736諭。贖罪一條。原係古人金作贖刑之義。況在內由部臣奏請。在外由督撫奏請。皆屬斟酌情罪有可原者。方准納贖。其事尚屬可行。嗣後將贖罪一條。仍照舊例辦理。

諭。贖罪一條。原係古人金作贖刑之義。況在內由部臣奏請。在外由督撫奏請。皆屬斟酌情罪有可原者。方准納贖。其事尚屬可行。嗣後將贖罪一條。仍照舊例辦理。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0

發掘墳冢。除冢先穿陷、及止盜墳冢上 石器物者、仍照律免刺外。若開棺見屍。及發冢見棺、與發而未見棺者。首從俱面刺發冢字。其盜未殯未埋屍柩者。面刺盜棺字。

1745年議准。廢疾之中。折一手一足之類。舉動行走。均不便利。犯法尚少。獨有瞎一目之徒。雖五官不全。而瞻視行動。皆與常人無殊。好勇鬪狠。穿窬不法。亦與常人無異。一遇犯案到官。得以照廢疾律定擬收贖。若輩遂以鞭扑不加。遠戍可免。益為得計。徑肆行無忌矣。近日案件。有一人於數月之內。而犯旗逃四次。又行竊四次。皆於律文逐案分別准予免罪收贖。以此而推。雖再犯數百次。亦終底於收贖而已。若不奏請改正。則矜恤適以長姦。殊非刑期無刑之意。嗣後除老幼暨折一肢之廢疾。仍照律收贖。毋庸置議外。其瞎一目者。不得以廢疾論。有犯軍流徒杖等罪。皆照所犯罪名充配的決。仍於名例老幼廢疾條內。刪去瞎一目三字。再鬪毆律內載折跌人肢體及瞎一目者。小註云。皆成廢疾杖一百徒三 年等語。蓋以壞人面目。與折人手足。厥罪維均。皆滿擬城旦。應仍照律辦理。但小註皆成廢疾四字。並即移於折跌人肢體一句之下。庶犯罪者不致儌幸漏網。而律法亦為平允矣。

年議准。廢疾之中。折一手一足之類。舉動行走。均不便利。犯法尚少。獨有瞎一目之徒。雖五官不全。而瞻視行動。皆與常人無殊。好勇鬪狠。穿窬不法。亦與常人無異。一遇犯案到官。得以照廢疾律定擬收贖。若輩遂以鞭扑不加。遠戍可免。益為得計。徑肆行無忌矣。近日案件。有一人於數月之內。而犯旗逃四次。又行竊四次。皆於律文逐案分別准予免罪收贖。以此而推。雖再犯數百次。亦終底於收贖而已。若不奏請改正。則矜恤適以長姦。殊非刑期無刑之意。嗣後除老幼暨折一肢之廢疾。仍照律收贖。毋庸置議外。其瞎一目者。不得以廢疾論。有犯軍流徒杖等罪。皆照所犯罪名充配的決。仍於名例老幼廢疾條內。刪去瞎一目三字。再鬪毆律內載折跌人肢體及瞎一目者。小註云。皆成廢疾杖一百徒三 年等語。蓋以壞人面目。與折人手足。厥罪維均。皆滿擬城旦。應仍照律辦理。但小註皆成廢疾四字。並即移於折跌人肢體一句之下。庶犯罪者不致儌幸漏網。而律法亦為平允矣。

1737覆准。例載婦女犯姦。杖罪的決。枷罪准其收贖。查納贖圖內。並未定有枷號如何收贖之文。惟名例犯罪免發遣條內。徒一年者枷號二十日。每等遞加五日等語。則枷號三十日者。應折徒二年。查徒五年俱包杖在內。今於徒二年內。除包杖八十應折銀六分外。其徒二年者。止應贖銀一錢六分五釐。婦人犯姦。既決杖一百。其枷號一月。應照徒二年除包杖八十折銀六分外。止應收贖銀一錢六分五釐。至於親屬犯姦。應枷號四十日者。除決杖一百折銀七分五釐外。應照徒三年收贖銀二錢二分五釐。其和同誘拐犯姦應枷號兩月者。除決杖外。應照流三千里收贖銀三錢七分五釐。

覆准。例載婦女犯姦。杖罪的決。枷罪准其收贖。查納贖圖內。並未定有枷號如何收贖之文。惟名例犯罪免發遣條內。徒一年者枷號二十日。每等遞加五日等語。則枷號三十日者。應折徒二年。查徒五年俱包杖在內。今於徒二年內。除包杖八十應折銀六分外。其徒二年者。止應贖銀一錢六分五釐。婦人犯姦。既決杖一百。其枷號一月。應照徒二年除包杖八十折銀六分外。止應收贖銀一錢六分五釐。至於親屬犯姦。應枷號四十日者。除決杖一百折銀七分五釐外。應照徒三年收贖銀二錢二分五釐。其和同誘拐犯姦應枷號兩月者。除決杖外。應照流三千里收贖銀三錢七分五釐。

條例/tiaoli 1

內外衙門公事。小事五日程。中事十日程。大事二十日程。並要限內完結。若事干外郡官司關追會審。或踏勘田土者。不拘常限。 [謹案此條係原例。本作中事七日程。大事十日程。又關追會審四字。原作追會。均雍正五年改。]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1

應發烏魯木齊等處人犯。除例應刺明事由者、仍照例刺發外。其兇徒執持軍器毆人至篤疾、以及軍流人犯內有情罪較重、改發烏魯木齊等處者。即令起解省分、於該犯右面刺外遣二字。解赴甘省酌量分發。補刺地名。

1754刑部題湖北安陸縣民吳太安起意將伊故甥尹輝宸妻吳氏改嫁。吳氏不從。又令尹輝先強搶送至陳長綸家。吳氏堅不成婚。投繯殞命。吳太安應發邊衞充軍。年逾七旬。照例收贖一案。奉旨。吳氏矢志守節。吳太安起意改嫁。又令尹輝先強搶背送。以致投繯。則吳氏之死。實吳 太安威逼所致。豈得以年逾七旬。照例收贖。夫收贖固屬定例。亦眚災之謂耳。若不問所犯輕重。一胥吏察例奉行足矣。拘牽墨守。何以慰幽魂而發濳德。此本著發還另議。嗣後有似此者。當按其情罪覈實請旨。

刑部題湖北安陸縣民吳太安起意將伊故甥尹輝宸妻吳氏改嫁。吳氏不從。又令尹輝先強搶送至陳長綸家。吳氏堅不成婚。投繯殞命。吳太安應發邊衞充軍。年逾七旬。照例收贖一案。奉旨。吳氏矢志守節。吳太安起意改嫁。又令尹輝先強搶背送。以致投繯。則吳氏之死。實吳 太安威逼所致。豈得以年逾七旬。照例收贖。夫收贖固屬定例。亦眚災之謂耳。若不問所犯輕重。一胥吏察例奉行足矣。拘牽墨守。何以慰幽魂而發濳德。此本著發還另議。嗣後有似此者。當按其情罪覈實請旨。

1744議准。嗣後文武職官。有實犯姦贓十惡不孝等罪。律應的決者。照舊的決。其准枉法准不枉法論等贓。律應納贖者。仍照原律納贖。免其的決。又定。凡贖罪之案。每銀一兩。改折稻穀二石。覈算收納。又議准。嗣後命案死罪人犯。有呈請捐贖。情罪尚有可原。奏准贖罪者。照免死減流人犯。追埋葬銀二十兩例。倍追銀四十兩。給付屍親收領。

議准。嗣後文武職官。有實犯姦贓十惡不孝等罪。律應的決者。照舊的決。其准枉法准不枉法論等贓。律應納贖者。仍照原律納贖。免其的決。又定。凡贖罪之案。每銀一兩。改折稻穀二石。覈算收納。又議准。嗣後命案死罪人犯。有呈請捐贖。情罪尚有可原。奏准贖罪者。照免死減流人犯。追埋葬銀二十兩例。倍追銀四十兩。給付屍親收領。

條例/tiaoli 2

部院衙門一切應行事件。俱於到司五日之內行文。其有訛誤舛錯之處。將專管直日之滿漢司官。交部議處。如遺漏未行。或遲延日久。將滿漢司官。交部分別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八年定。]

條例/tiaoli 1

順治二年定。公侯文武各官。應用帽頂束帶。及生儒衣帽。照品級次第。詳考國制。叅酌時宜。擬為十三等。通行內外文武各衙門。如式遵用。以辨等威。官員越品僭用。及民間違禁擅用者。重治不宥。其應用東珠者。重不得過三分。如用三分以上。即同違式論。公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東珠三顆。帶用圓玉版四塊。四圍金鑲。中鑲綠松子石一顆。一品、侯、伯、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東珠一顆。帶用方玉版四塊。四圍金鑲。中鑲紅寶石一顆。二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小紅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中鑲紅寶石一顆。三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四品、起花金帽頂。上銜藍寶石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銀鑲邊。五品、起花金帽頂。上銜水晶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素金圓版四塊。銀鑲邊。六品、起花金帽頂。上銜水晶一大顆。帶用圓玳瑁版四塊。銀鑲邊。七品、起花金帽頂。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素銀版四塊。八品、起花金帽頂。帶用明羊角圓版四塊。銀鑲。九品、雜職、起花銀帽頂。帶用烏角圓版四塊。銀鑲。舉人金雀帽頂。高二寸。帶同八品。青袍藍邊。披領同。生員、銀雀帽頂。高三寸。帶同九品。藍袍青邊。披領同。外郎耆老、烏角葫蘆頂。衣及披領皆純青。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查頂戴品式。順治八年九年與康熙元年三年屢加更定。今現在定制。與前所載不符。且補服亦宜開載。因將例文改定。 ]

條例/tiaoli 12

應發烏魯木齊等處人犯。除例應刺明事由者、仍照例刺發外。其例不應刺事由者。即令起解省分、於該犯右面刺外遣二字。解赴甘省酌量分發。補刺地名。

1779四川總督題劉糜子毆傷李子相身死一案。刑部照擬覈覆具題。奉旨。刑部進呈毆傷李子相身死之劉糜子擬絞監候。聲明年僅九嵗。可否減等請旨一本。固屬照例辦理。但所指十嵗以下犯殺人應死者。或係被殺之人。較伊年長。強弱不同。如丁乞三仔之案。自可量從末減。今劉糜子所毆李子相。同係九嵗。且劉糜子因索討胡豆不給。致將李子相毆跌。其理亦曲。若第因其年幼。輒行免死。豈為情法之平。況九嵗幼童。即能毆斃人命。其賦性兇悍可知。尤不宜遽為矜宥。向因戲殺之案。曾諭令刑部將該犯監禁數年。再議減等。以消其桀驁不馴之氣。此等幼童。自當仿照辦理。且擬以應絞監候。原不入於情實。數年後仍可減等。何必亟於寬貸乎。嗣後遇有十嵗以下毆斃之案。如死者長於該犯四嵗以上者。仍照例聲明雙請。若所長止三嵗以下。則年齒相若。不得謂死者恃長欺陵。或齒小者轉較性暴力強。亦情事所有。縱不令其實抵。而監禁數年。亦不為過。著刑部將此例另行定議具奏。劉糜子即照新例行。

四川總督題劉糜子毆傷李子相身死一案。刑部照擬覈覆具題。奉旨。刑部進呈毆傷李子相身死之劉糜子擬絞監候。聲明年僅九嵗。可否減等請旨一本。固屬照例辦理。但所指十嵗以下犯殺人應死者。或係被殺之人。較伊年長。強弱不同。如丁乞三仔之案。自可量從末減。今劉糜子所毆李子相。同係九嵗。且劉糜子因索討胡豆不給。致將李子相毆跌。其理亦曲。若第因其年幼。輒行免死。豈為情法之平。況九嵗幼童。即能毆斃人命。其賦性兇悍可知。尤不宜遽為矜宥。向因戲殺之案。曾諭令刑部將該犯監禁數年。再議減等。以消其桀驁不馴之氣。此等幼童。自當仿照辦理。且擬以應絞監候。原不入於情實。數年後仍可減等。何必亟於寬貸乎。嗣後遇有十嵗以下毆斃之案。如死者長於該犯四嵗以上者。仍照例聲明雙請。若所長止三嵗以下。則年齒相若。不得謂死者恃長欺陵。或齒小者轉較性暴力強。亦情事所有。縱不令其實抵。而監禁數年。亦不為過。著刑部將此例另行定議具奏。劉糜子即照新例行。

1752議准。嗣後除律應納贖收贖之罪。仍各照例辦理。及犯該枷號杖責者。照徒罪捐贖外。其例應杖笞的決人犯。情有可贖者。酌議分杖為一等。笞為一等。如貢監生犯杖罪者。捐穀四百石。納銀二百兩。笞罪捐穀二百石。納銀一百兩。平人犯杖罪者。捐穀二百石。納銀一百兩。笞罪捐穀一百石。納銀五十兩。再贖罪條內。凡有職官員。俱得一律援贖。其贖鍰之多寡。俱視其品級之高下。分別等差。若貢監生以上。不按次遞增。仍屬無所區別。應請三品以上官犯革職後。有餘罪例不納贖者。如犯該杖罪者。捐穀二千四百石。納銀一千二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一千二百石。納銀六百兩。四品官犯該杖罪者。捐穀二千石。納銀一千兩。犯該笞罪者。捐穀一千石。納銀五百兩。五六品官犯該杖罪者。捐穀一千六百石。納銀八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八百石。納銀四百兩。七品以下及進士舉人犯該杖罪者。捐穀一千二百石。納銀六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六百石。納銀三百兩。笞杖人犯。原係輕罪。在京令具呈刑部查辦。按季彙題。銀兩咨付戶部查收。其外省笞杖贖罪人犯。令各地方官將犯罪情節。並可原應贖緣由。詳報督撫覈辦。限一月之內。銀穀繳儲倉庫。准其免罪。如係題結之案。附疏聲明。若事由外結。咨報戶刑二部。由部造冊。按季彙題。

議准。嗣後除律應納贖收贖之罪。仍各照例辦理。及犯該枷號杖責者。照徒罪捐贖外。其例應杖笞的決人犯。情有可贖者。酌議分杖為一等。笞為一等。如貢監生犯杖罪者。捐穀四百石。納銀二百兩。笞罪捐穀二百石。納銀一百兩。平人犯杖罪者。捐穀二百石。納銀一百兩。笞罪捐穀一百石。納銀五十兩。再贖罪條內。凡有職官員。俱得一律援贖。其贖鍰之多寡。俱視其品級之高下。分別等差。若貢監生以上。不按次遞增。仍屬無所區別。應請三品以上官犯革職後。有餘罪例不納贖者。如犯該杖罪者。捐穀二千四百石。納銀一千二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一千二百石。納銀六百兩。四品官犯該杖罪者。捐穀二千石。納銀一千兩。犯該笞罪者。捐穀一千石。納銀五百兩。五六品官犯該杖罪者。捐穀一千六百石。納銀八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八百石。納銀四百兩。七品以下及進士舉人犯該杖罪者。捐穀一千二百石。納銀六百兩。犯該笞罪者。捐穀六百石。納銀三百兩。笞杖人犯。原係輕罪。在京令具呈刑部查辦。按季彙題。銀兩咨付戶部查收。其外省笞杖贖罪人犯。令各地方官將犯罪情節。並可原應贖緣由。詳報督撫覈辦。限一月之內。銀穀繳儲倉庫。准其免罪。如係題結之案。附疏聲明。若事由外結。咨報戶刑二部。由部造冊。按季彙題。

條例/tiaoli 3

各衙門胥吏。有將新到文書遲誤一二日。舊存案卷遺漏一二件者。酌其情罪。量加責懲。若遲誤五日以上。遺漏五件以上者。查無舞文作弊等情。分別輕重杖責革役。如有私行刪改塗註。及將緊要事件。違誤限期。索詐撞騙婪贓等弊。拏送刑部嚴審。照招搖撞騙例、從重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十年定。乾隆五年。因例內所列。已見各律。不必另立條款。奏明刪除。]

條例/tiaoli 2

公、侯、伯、俱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公、中嵌東珠四顆。侯、中嵌東珠三顆。伯、中嵌東珠二顆。帶俱用圓玉版四塊。四圍金鑲。公、中嵌貓睛一顆。侯、中嵌綠松子石一顆。伯、中嵌紅寶石一顆。俱四爪蟒補服。一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東珠一顆。帶用方玉版四塊。四圍金鑲。中嵌紅寶石一顆。文職仙鶴補服。武職麒麟補服。二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小紅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中鑲紅寶石一顆。文職錦雞補服。武職獅子補服。三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文職孔雀補服。武職豹補服。四品、起花金帽頂。上銜藍寶石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雲雁補服。武職虎補服。五品、起花金帽頂。上銜水晶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素金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白鷴補服。武職熊補服。六品、起花金帽頂。上銜水晶一大顆。帶用圓玳瑁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鷺鷥補服。武職彪補服。七品、起花金帽頂。上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素銀圓版四塊。文職鸂鶒補服。武職補服與六品同。八品、起花金帽頂。帶用明羊角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鵪鶉補服。武職犀牛補服。九品、及雜職官起花銀帽頂。帶用烏角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練雀補服。武職海馬補服。都察院按察司等官不論品級。俱獬廌補服。其朝服披肩接袖。俱許用妝緞蟒緞。舉人、金雀帽頂。高二寸。帶同八品。青袍藍邊。披領同。生員、銀雀帽頂。高二寸。帶同九品。藍袍青邊。披領同。外郎、錫葫蘆頂。衣及披領皆純青。耆老、不用披領。餘與外郎同。 [謹案乾隆五年。查各官帽頂。雍正八年復加更定。又都察院都事經歷筆帖式。按察使經歷照磨等官。補服各照本身品級。不得濫用獬廌。因復將例文改定。 ]

條例/tiaoli 13

新疆改發內地人犯。面上刺改遣二字。如應刺事由者。並刺事由。

1803諭。刑部具題彭啟良等行竊黃文盛家銀物贓逾滿貫一案。因彭啟良係屬癱瘓。定擬絞候。請旨減等擬流。仍行收贖。所辦太覺輕縱。此案彭啟良係首先造意行竊。復窩留分贓。數逾滿貫。即因伊素患癱病。亦止可稍為輕減。若竟由死罪減流。又復准其收贖。未免失之太寬。恐嗣後身有篤疾之人。恃有寬典。均得肆意妄行。冒干法紀。並恐將來賊犯中起意行竊者。捏稱係篤疾之人為首。既可 照例減等收贖。而本犯轉得倖逃法網。適足啟推卸之漸。著大學士九卿將篤疾之人犯如何量減罪名。予以限制。推廣律文。悉心妥議具奏。

諭。刑部具題彭啟良等行竊黃文盛家銀物贓逾滿貫一案。因彭啟良係屬癱瘓。定擬絞候。請旨減等擬流。仍行收贖。所辦太覺輕縱。此案彭啟良係首先造意行竊。復窩留分贓。數逾滿貫。即因伊素患癱病。亦止可稍為輕減。若竟由死罪減流。又復准其收贖。未免失之太寬。恐嗣後身有篤疾之人。恃有寬典。均得肆意妄行。冒干法紀。並恐將來賊犯中起意行竊者。捏稱係篤疾之人為首。既可 照例減等收贖。而本犯轉得倖逃法網。適足啟推卸之漸。著大學士九卿將篤疾之人犯如何量減罪名。予以限制。推廣律文。悉心妥議具奏。

1758諭。刑部議駮御史葉啟豐所奏斬絞捐贖之例。應請刪除。以虞書金作贖刑。呂刑大辟疑赦為訓。不知虞書原引而未發。而呂刑則穆王耄荒時所為也。欲准贖罪。止係可緩之類。然能贖與否。終視乎有力無力。該御史所言。未嘗不是。朕不能附該部之強詞奪理也。著將斬絞緩決各犯納贖之例。永行停止。俟遇有恩赦減等。其憚於遠行者。再准收贖。而贖鍰則仍照原擬罪名。不得照減等之罪。如此則犯死罪者。貧富一律。不能倖逃法紀而既減等以後。有力者得免遠徙。無力者莫可尤人。然亦幸慶再生。其著為令。

諭。刑部議駮御史葉啟豐所奏斬絞捐贖之例。應請刪除。以虞書金作贖刑。呂刑大辟疑赦為訓。不知虞書原引而未發。而呂刑則穆王耄荒時所為也。欲准贖罪。止係可緩之類。然能贖與否。終視乎有力無力。該御史所言。未嘗不是。朕不能附該部之強詞奪理也。著將斬絞緩決各犯納贖之例。永行停止。俟遇有恩赦減等。其憚於遠行者。再准收贖。而贖鍰則仍照原擬罪名。不得照減等之罪。如此則犯死罪者。貧富一律。不能倖逃法紀而既減等以後。有力者得免遠徙。無力者莫可尤人。然亦幸慶再生。其著為令。

條例/tiaoli 4

部院各衙門。接到清字文移。筆帖式詳細譯漢。不過三日。其譯漢呈堂日期。並譯漢之筆帖式。及查覈之滿司官。俱於堂行簿內註明。如有逾限者。將該管司官筆帖式記過。若事關緊要。任意耽延者。分別叅處。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乾隆五年。查遲延違誤。定有處分。毋庸於譯漢另立一例。刪。 ]

條例/tiaoli 3

公侯文武各官。應用帽頂束帶。及生儒衣帽。照品級次第。不許僭越。官員越品僭用。及民閒違禁擅用者。照律治罪。凡應用東珠。重不得過三分。如用三分以上。即同違式。公、侯、伯、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公、中嵌東珠四顆。侯、中嵌東珠三顆。伯、中嵌東珠二顆。帶俱用圓玉版四塊。四圍金鑲。公、中嵌貓睛一顆。侯、中嵌綠松子石一顆。伯、中嵌紅寶石一顆。俱四爪蟒補服。一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紅寶石一大顆。中嵌東珠一顆。帶用方玉版四塊。四圍金鑲。中嵌紅寶石一顆。文職仙鶴補服。武職麒麟補服。二品、起花金帽頂。上銜起花珊瑚一大顆。中嵌小紅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中嵌紅寶石一顆。文職錦雞補服。武職獅子補服。三品、起花金帽頂。上銜藍寶石一大顆。中嵌小紅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文職孔雀補服。武職豹補服。四品、起花金帽頂。上銜青金石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起花金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雲雁補服。武職虎補服。五品、起花 金帽頂。上銜水晶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素金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白鷴補服。武職熊補服。六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硨磲一大顆。中嵌小藍寶石一顆。帶用玳瑁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鷺鷥補服。武職彪補服。七品、起花金帽頂。上銜素金。中嵌小水晶一顆。帶用素銀圓版四塊。文職鸂鶒補服。武職補服與六品同。八品、起花金帽頂。帶用明羊角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鵪鶉補服。武職犀牛補服。九品及雜職、起花銀帽頂。帶用烏角圓版四塊。銀鑲邊。文職練雀補服。武職海馬補服。在京都察院、在外按察使等官。俱獬廌補服。其朝服披領接袖。俱用妝緞蟒緞。都察院都事經歷筆帖式、按察使經歷照磨等官。補服各照本身品級。不得濫用獬廌。舉人、官生、貢監生、金雀頂。高二寸。帶同八品。青袍藍邊。披領同。生員、銀雀頂。高二寸。帶同九品。 藍袍青邊。披領同。外郎、錫葫蘆頂。衣及披領皆純青。耆老、用錫頂。不用披領。餘與外郎同。 

條例/tiaoli 14

新疆改發內地人犯。面上刺改遣二字。應刺事由者。並刺事由。若犯事到官。年在五十以上、十五以下、及成殘廢者。毋庸刺改遣字。應刺事由者。仍刺事由。

1806山東巡撫題杜七推跌閻狗墊傷身死一案。刑部查律載十嵗以下犯殺人應免死者。擬議奏聞。取自上裁。七嵗以下犯死罪不加刑等語。是七嵗以下犯死罪。與十嵗以下殺人。律內原有差等。條例統言十嵗以下。而於七嵗以下殺人作何辦理之處。未經分別指出。徧查刑部向無辦過七嵗幼童殺人之案。杜七一犯。應否准其依律免罪。抑或照乾隆四十四年劉糜子九嵗殺人之案。監禁數年之處。奏請定奪。並請增纂入例。永遠遵行等因。奉旨。此案杜七年甫七嵗。因七嵗之閻狗討乞蛅虫不允。被毆回推。墊傷殞命。是杜七委係無心戲傷。與該部所引乾隆年閒劉糜子九嵗殺人之案。因索胡豆不給逞兇毆斃人命應行監禁者。情節不同。即伊二人年已及嵗。亦僅科以緩決。況杜七與閻狗俱在齠齡。自應量加矜宥。杜七一犯。著加恩准其一律免罪。

山東巡撫題杜七推跌閻狗墊傷身死一案。刑部查律載十嵗以下犯殺人應免死者。擬議奏聞。取自上裁。七嵗以下犯死罪不加刑等語。是七嵗以下犯死罪。與十嵗以下殺人。律內原有差等。條例統言十嵗以下。而於七嵗以下殺人作何辦理之處。未經分別指出。徧查刑部向無辦過七嵗幼童殺人之案。杜七一犯。應否准其依律免罪。抑或照乾隆四十四年劉糜子九嵗殺人之案。監禁數年之處。奏請定奪。並請增纂入例。永遠遵行等因。奉旨。此案杜七年甫七嵗。因七嵗之閻狗討乞蛅虫不允。被毆回推。墊傷殞命。是杜七委係無心戲傷。與該部所引乾隆年閒劉糜子九嵗殺人之案。因索胡豆不給逞兇毆斃人命應行監禁者。情節不同。即伊二人年已及嵗。亦僅科以緩決。況杜七與閻狗俱在齠齡。自應量加矜宥。杜七一犯。著加恩准其一律免罪。

1762議准。開例捐納。戶部設有飯食銀兩。捐文職屬吏部。捐武職屬兵部。該二部亦得飯食銀兩。又兵部武職請領劄付。工部水利工程國子監貢監請領監照。俱經奏准繳納公費銀兩在案。刑部有犯罪捐贖一條。在外督撫具奏。在內具呈到部。酌量情節。奏請上裁。奉旨准贖之後。勒限一月交銀。如限內不完。本犯不准贖罪外。將具呈家屬。照本犯罪減三等治罪。嗣後具呈之日。除例不准贖者毋庸議外。餘俱先行派委司員驗明銀兩。始行具奏。迨奉旨准贖。即給予執照。令赴戶部交納。請領執照時。照吏戶兵工等部。扣繳公費之例。令其每兩出公費銀五分。交與刑部收庫。以備每年一切公項幫貼之用。其由外省督撫奏請。刑部覈覆奏准之案。令於本省交銀時。亦按每兩五分之數。一併交納。俟解送飯銀之便。搭解到部。

議准。開例捐納。戶部設有飯食銀兩。捐文職屬吏部。捐武職屬兵部。該二部亦得飯食銀兩。又兵部武職請領劄付。工部水利工程國子監貢監請領監照。俱經奏准繳納公費銀兩在案。刑部有犯罪捐贖一條。在外督撫具奏。在內具呈到部。酌量情節。奏請上裁。奉旨准贖之後。勒限一月交銀。如限內不完。本犯不准贖罪外。將具呈家屬。照本犯罪減三等治罪。嗣後具呈之日。除例不准贖者毋庸議外。餘俱先行派委司員驗明銀兩。始行具奏。迨奉旨准贖。即給予執照。令赴戶部交納。請領執照時。照吏戶兵工等部。扣繳公費之例。令其每兩出公費銀五分。交與刑部收庫。以備每年一切公項幫貼之用。其由外省督撫奏請。刑部覈覆奏准之案。令於本省交銀時。亦按每兩五分之數。一併交納。俟解送飯銀之便。搭解到部。

條例/tiaoli 5

刑部應會三法司書題事件。將稿面鈐蓋司印。註明緣由。付督催所彙齊。轉交大直日司分用印文。移送法司衙門書題。限五日內亦用印文送回。如稿內有酌議改易之處。即將應酌議改易之處。用印文聲明緣由。亦於五日內送回刑部查覈定議。刑部仍用印文。將應否改易之處聲明。再行會送法司衙門。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原文限十日內送回。乾隆十四年奏准。各衙門會稿。定限五日。將此條十字。改為五字。嘉慶二十四年。因原例五日。定限太促。俱改為八日。]

條例/tiaoli 4

服舍鞍馬。貴賤各有等第。上可以兼下。下不可以僭上。官員任滿致仕。與現任同。其父祖有官身沒。非犯除名不敘。子孫許居其房舍。用其衣服車馬。其御賜者。及軍官軍人服色。不在禁例。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服舍鞍馬。改為房舍車馬衣服等物。其父祖有官至末四十一字。改為父祖有官身沒。曾經犯罪者。除房舍仍許子孫居住。其車馬衣服等物。父祖既與無罪者有別。則子孫概不得用。]

條例/tiaoli 15

新疆改發內地人犯。面上刺改發二字。如應刺事由者。並刺事由。若犯事到官。年在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成殘廢者。仍照律收贖。毋庸刺字。

律/lü 26 | Fanzui shi wei laoji 犯罪時未老疾

凡犯罪時雖未老疾。而事發時老疾者。依老疾論。謂如六十九以下犯罪。年七十事發。或無疾時犯罪。有廢疾後事發。得依老疾收贖。或七十九以下犯死罪。八十事發。或廢疾時犯罪。篤疾時事發。得入上請。八十九犯死罪。九十事發。得入勿論之類。若在徒年限內老疾亦如之。謂如六十九以下徒役三年。役限未滿。年入七十。或入徒時無病。徒役年限內成廢疾。並聽准老疾收贖。以徒一年三百六十日為率。驗該杖徒若干。應贖銀若干。俱照例折役收贖。犯罪時幼小。事發時長大。依幼小論。謂如七嵗犯死罪。八嵗事發。勿論。十嵗殺人。十一嵗事發。仍得上請。十五嵗時作賊。十六嵗事發。仍以贖論。

1765議准。枷杖罪犯。例應外結。其於結案後。有情願捐贖者。直省督撫。或將原案鈔錄附咨送部覈覆。或止將事由咨部。並不將原案鈔咨。辦理殊未畫一。嗣後外結枷杖以下人犯。如有情願捐贖者。即將該犯原案。全行鈔錄。附咨送部覈覆。以免延滯。

議准。枷杖罪犯。例應外結。其於結案後。有情願捐贖者。直省督撫。或將原案鈔錄附咨送部覈覆。或止將事由咨部。並不將原案鈔咨。辦理殊未畫一。嗣後外結枷杖以下人犯。如有情願捐贖者。即將該犯原案。全行鈔錄。附咨送部覈覆。以免延滯。

條例/tiaoli 6

凡州縣官承審案件。或正犯、或緊要證佐、染患沈疴。即將患病日期詳報。俟該犯病愈之日起解。其患病日期。准於原限內扣除。府州司道審轉之時。 或遇犯證患病。亦准報明扣除。若帶病起解。以致中途病斃。照解犯中途患病不行留養例、交部議處。若無故遲延。捏報患病。希圖扣限。及上司徇隱。並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元年定。]

條例/tiaoli 5

房舍並不得施用重栱重檐。樓房不在重檐之限。職官一品二品。廳房七閒九架。屋脊許用花樣獸吻。梁棟斗栱檐桷、彩色繪飾。正門三閒五架。門用綠油。獸面銅鐶。三品至五品。廳房五閒七架。許用獸吻。梁棟斗栱檐桷、青碧繪飾。正門三閒三架。門用黑油。獸面擺錫鐶。六品至九品。廳房三閒七架。梁棟止用土黃刷飾。正門一閒三架。門用黑油鐵鐶。庶民所居堂舍。不過三閒五架。不用斗栱彩色雕飾。

條例/tiaoli 16

凡回民行竊。分別初犯再犯。於臂膊面上概刺回賊二字。如結夥三人以上。及執持繩鞭器械。例應改發者。仍再刺改遣二字。

1766議准。平常軍流人犯捐贖之例。未到配者。捐銀七百二十兩。已到配者。捐銀六百兩。其中雖有分別。而到配之軍流官犯。則於乾隆二十一年。奏明仍照原官品級銀數捐贖。並不以到配議減。至斬絞各犯捐贖之例。久經停止。前奉恩旨。遇有恩赦減等者。再准收贖。係屬格外皇仁。是以此等人犯。如有情願捐贖者。無論已未到配。亦仍照原擬罪名銀數捐贖。

議准。平常軍流人犯捐贖之例。未到配者。捐銀七百二十兩。已到配者。捐銀六百兩。其中雖有分別。而到配之軍流官犯。則於乾隆二十一年。奏明仍照原官品級銀數捐贖。並不以到配議減。至斬絞各犯捐贖之例。久經停止。前奉恩旨。遇有恩赦減等者。再准收贖。係屬格外皇仁。是以此等人犯。如有情願捐贖者。無論已未到配。亦仍照原擬罪名銀數捐贖。

條例/tiaoli 7

監犯患病。除輕病旬日即痊。毋庸展限外。如遇病果沈重。州縣將病起病痊月日。及醫生醫方。先後具文通報。成招時出具甘結附送。令該管府州於審轉時查察。加結轉送。准其扣展一月。儻係假病藉延。立即揭叅。知府州扶同加結。院司察出。將府州一併開叅。 [謹案乾隆二十一年奏准。案犯患病。一月內不能報痊。方准展限。統計前後。總不得過三月。至二十三年奏准。監犯病即沈重。亦無必待三月取供之理。嗣後犯病無論司府州縣。止許展限一月。所有統限三月之例刪除。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6

庶民男女衣服。並不得僭用金繡。許用紵絲綾羅紬絹素紗。婦人金首飾一件。金耳鐶一對。餘止用銀翠。不得製造花樣金飾。

門第12 | Mingli lü shier 名例律十二

條例/tiaoli 17

凡回民行竊。分別初犯再犯。於臂膊面上。概刺竊賊二字。

條例/tiaoli 8

州縣官承審案件。或正犯或緊要證佐患病。除輕病旬日即痊者。毋庸扣展外。如遇病果沈重。州縣將病起病痊月日。及醫生醫方。先後具文通報。成招時出具甘結附送。令該管府州於審轉時查察。加結轉送。如府州司道審轉之時。或遇犯證患病。亦准報明扣除。但病限毋論司府州縣。俱准其扣展一月。若帶病起解。以致中途病斃。照解犯中途患病不行留養例議處。儻係州縣捏報。假病藉延。立即揭叅。府州扶同加結。院司察出。將府州一併開叅。如審轉之府州司道。無故遲延。捏報患病。希圖扣限。及上司徇隱。並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將前二條修併。]

1784奏准。刑部辦理贖罪各案。俱專摺奏請覈定。至情罪較重。未能准贖。向例即由刑部議駮。未經與准贖各犯。一體奏明。嗣後除笞杖人犯。照舊辦理。並由各省具奏交部覈議之案。仍逐案奏覆外。其外遣軍流以下罪犯。在部呈請贖罪者。俱開明案情。分別似應准贖似不應准贖兩項。按月彙奏。如一月僅止一件。歸入下月彙奏。

奏准。刑部辦理贖罪各案。俱專摺奏請覈定。至情罪較重。未能准贖。向例即由刑部議駮。未經與准贖各犯。一體奏明。嗣後除笞杖人犯。照舊辦理。並由各省具奏交部覈議之案。仍逐案奏覆外。其外遣軍流以下罪犯。在部呈請贖罪者。俱開明案情。分別似應准贖似不應准贖兩項。按月彙奏。如一月僅止一件。歸入下月彙奏。

條例/tiaoli 7

車輿不得雕飾龍鳳紋。職官一品至三品。許用閒金綫妝飾。銀螭繡帶青幔。四品五品。素獅頭繡帶青幔。六品至九品。用素雲頭素帶青幔。轎子比同車製。庶民車用黑油齊頭平頂皁幔。轎子比同車製。並不許用雲頭。

律/lü 27 | Jimo zangwu yi 給沒贓物一

凡彼此俱罪之贓。謂犯受財枉法不枉法。計贓為罪者。及犯禁之物。謂如應禁兵器及禁書之類。則入官。若取與不和。用強生事。逼取求索之贓。並還主。謂恐嚇詐欺強買賣有餘利科斂及求索之類。其犯罪應合籍沒財產。赦書到後。罪人雖在赦前決訖。而家產未曾抄劄入官者。並從赦免。其已抄劄入官守掌。及犯謀反叛逆者。財產與緣坐家口不分已未入官。並不放免。若除謀反謀叛外。罪未處決。籍沒之物雖已送官。但未經分配與人守掌者。猶為未入。其緣坐應流人及本犯家口。雖已入官。若罪人得免罪者。亦從免放。若以贓入罪。正贓現在者。還官主。謂官物還官。私物還主。又若本贓是驢。轉易得馬。及馬生駒。羊生羔。畜產蕃息。皆為現在。其贓已費用者。若犯人身死毋徵。別犯身死者亦同。若不因贓罪而犯別罪。亦有應追財物。如埋葬銀兩之類。餘皆徵之。若計雇工賃錢。私役弓兵和借官車船之類。為贓者。死亦毋徵。其估贓者。皆據犯處地方當時犯時中等物價。估計定罪。若計雇工錢者。一人一 日。為銅錢六十文。其牛馬駝驢車船碾磨店舍之類。照依犯時雇工賃值。計算定罪追還。賃錢雖多。各不得過其本價。謂船價值銅錢一十兩。卻不得追賃值一十一兩之類。其贓罰金銀。並照犯人原供成色。從實追徵。入官給主。若已費用不存者。追徵足色。謂人原盜或取受正贓。金銀使用不存者。並追足色。 [謹案雍正三年。將註內計贓為罪者五字。改為計贓與受同罪者。律文內雇工錢。改為雇工銀。銅錢六十文。改為銀八分五釐五毫。]

條例/tiaoli 18

拏獲無賴匪徒串黨駕船、設局攬載客商句誘賭博之犯。審明、無論初犯再犯。不計次數。概於定案時左面刺誘賭匪犯四字。

1801議准。前代官員犯罪。無論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但有力者俱准納贖。無力的決發配。至國朝康熙年閒。始分別情罪。或准納贖。或不准納贖。定例遵行。查例載挪移庫銀五千兩以下者。照律雜犯流罪總徒四年。五千兩以上至一萬兩者。實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准折贖。二萬兩者發近邊充軍。二萬兩以上者斬監候。又律載有司官吏人等。非奉上司明文。因公擅自科斂所屬財物。雖不入己。杖六十。贓重者坐贓論。入己者並計贓以枉法論各等語。是因公挪用因公科斂之案。俱有治罪明文。未便仍照舊例准其納贖。因奏明於例內改定。

議准。前代官員犯罪。無論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但有力者俱准納贖。無力的決發配。至國朝康熙年閒。始分別情罪。或准納贖。或不准納贖。定例遵行。查例載挪移庫銀五千兩以下者。照律雜犯流罪總徒四年。五千兩以上至一萬兩者。實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准折贖。二萬兩者發近邊充軍。二萬兩以上者斬監候。又律載有司官吏人等。非奉上司明文。因公擅自科斂所屬財物。雖不入己。杖六十。贓重者坐贓論。入己者並計贓以枉法論各等語。是因公挪用因公科斂之案。俱有治罪明文。未便仍照舊例准其納贖。因奏明於例內改定。

條例/tiaoli 9

凡各州縣承審案件。案犯偶患輕病。委員驗實。責令上緊醫痊。隨愈隨解。不准扣限。其病勢 果重。驗報確實。即將起病日期。連結詳報。務於一月內醫痊審解。如仍不能報痊。方准驗實展限。統計前後。總不得過三月限期。儻承審官有捏報藉延者。該督撫即行嚴叅。同委驗官及扶同徇隱之上司。一併照例分別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一年定。]

條例/tiaoli 8

帳幔並不許用赭黃龍鳳紋。職官一品至三品。許用金花刺繡紗羅。四品五品。刺繡紗羅。六品以下。許用素紗羅。庶民用紗絹。 [謹案以上四條。均係原例。 ]

條例/tiaoli 19

由煙瘴改發極邊人犯。面上刺煙瘴改發四字。

tiaoli 條例

1809奏。毆斃婢女。革職擬徒前任編修汪庚呈請贖罪。奉旨。汪庚鞭毆十嵗婢女致斃。情殊殘忍。特以主僕名分。罪止杖徒。茲呈請贖罪。若准令納贖。則官員恣行酷暴者無所懲戒。汪庚著不准其贖罪。又諭。祿康等奏山東濟南府國子監學正銜姚萬清等聯名呈請捐輸銀兩。代原任濟南府知府張鵬昇贖罪一摺。張鵬昇前於濟南府任內。請動公項。供應廣興。旋即歸款。前經審明定讞。革職遣戍。實屬罪所應得。該府紳士。以張鵬昇在任時。惠政甚多。且母老無子。情願捐銀代贖。呈明該省巡撫。未經批准。所辦甚是。茲復來京赴步軍統領衙門呈懇代奏。此事不可行。前次安徽懷遠等縣士民。曾有代叅令沙琛籲懇繳銀贖罪之案。沙琛獲罪之由。止係因署霍邱縣任內。承審重案不實。尚屬公罪。且知縣職分較小。尚可免其納贖。予以恩施。張鵬昇以方面大員。於濟南府任內。請動公項。供應廣興。其罪屬私。非沙琛可比。現在遣戍吉林。將來效力數年。或可釋回。亦當恩出自上。若據該紳士等懇請代為贖罪。是地方大員獲戾者。皆得因士民籲請。納鍰免罪。此風斷不可開。所有姚萬清等呈懇之處。著不准。即飭令回籍。

奏。毆斃婢女。革職擬徒前任編修汪庚呈請贖罪。奉旨。汪庚鞭毆十嵗婢女致斃。情殊殘忍。特以主僕名分。罪止杖徒。茲呈請贖罪。若准令納贖。則官員恣行酷暴者無所懲戒。汪庚著不准其贖罪。又諭。祿康等奏山東濟南府國子監學正銜姚萬清等聯名呈請捐輸銀兩。代原任濟南府知府張鵬昇贖罪一摺。張鵬昇前於濟南府任內。請動公項。供應廣興。旋即歸款。前經審明定讞。革職遣戍。實屬罪所應得。該府紳士。以張鵬昇在任時。惠政甚多。且母老無子。情願捐銀代贖。呈明該省巡撫。未經批准。所辦甚是。茲復來京赴步軍統領衙門呈懇代奏。此事不可行。前次安徽懷遠等縣士民。曾有代叅令沙琛籲懇繳銀贖罪之案。沙琛獲罪之由。止係因署霍邱縣任內。承審重案不實。尚屬公罪。且知縣職分較小。尚可免其納贖。予以恩施。張鵬昇以方面大員。於濟南府任內。請動公項。供應廣興。其罪屬私。非沙琛可比。現在遣戍吉林。將來效力數年。或可釋回。亦當恩出自上。若據該紳士等懇請代為贖罪。是地方大員獲戾者。皆得因士民籲請。納鍰免罪。此風斷不可開。所有姚萬清等呈懇之處。著不准。即飭令回籍。

條例/tiaoli 10

案內要犯要證。 如果患病沈重。勢難鞫訊起解者。該管上司委正印官確驗。將所患何病。具結申報。方准展限。每案統計病限。總不得過一月。如有犯多之案。不能依限痊愈者。該督撫委官確驗情形。酌量限期。奏聞請旨定奪。如有捏報及扶同出結者。嚴叅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三年定。原載刑律告狀不 受理門。三十二年。移附此律。因犯病限期。業經纂有新例。將此二條均刪。]

條例/tiaoli 9

繖蓋。職官一品二品。銀葫蘆。茶褐羅表紅裏。三品四品。紅葫蘆。茶褐羅表紅裏。以上皆三檐。五品紅葫蘆。茶羅表紅裏。六品以下。惟用青絹。皆重檐。雨繖用油絹。 庶民不得用羅絹涼繖。許用油紙雨繖。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20

蠹役犯贓。除照例分別贓數治罪外。無論首從。徒罪以下、以蠹犯二字刺臂。流罪以上刺面。白役有犯。一體辦理。儻犯贓刺字後。仍盤踞衙門充當者。照更名重役例治罪。如有私毀刺字者。即照竊盜銷毀刺字例治罪。若定案時。將應刺之犯不行刺字、及刺字後仍無覺察、濫准充當者。該管官交部議處。

條例/tiaoli 1

在京在外問過囚犯。但有還官贓物值銀一十兩以上。監追年久。及入官贓二十兩以上。給主贓三十兩以上。監追一年之上。不能完納者。果全無家產。或變賣已盡。及產雖未盡。止係不堪無人承買者。各勘實。具本犯情罪輕重。監追年月久近。贓數多寡。奏請定奪。若不及前數。及埋葬銀監追一年之上。勘實全無家產者。俱免追。各依原擬發落。 [謹案此條係原例。]

1812諭。鄒炳泰等奏武清縣民人姚翰清等一百餘人公遞呈詞。為已革發遣知縣孫峸襃捐貲贖罪一摺。本日朕召見鄒炳泰等。並據面奏伊等於接收呈詞後。傳集該鄉民等詳細詢問。僉稱孫峸襃居官清正。愛民有素。茲聞其獲罪遠戍。不忍坐視。是以捐貲代為贖罪。其情詞出於至誠等語。孫峸襃任武清縣任內。克孚輿論。閱呈內臚舉各事蹟。該鄉民等同聲愛戴。似無虛捏情事。但該革令犯事緣由。係因縣民高六毒斃韓貴興一案。初驗本無錯誤。繼因審無確供。詳請覆檢。致為仵作張寬。及伊門丁書吏串通受賄蒙蔽。該革令被欺枉聽。部議褫革發遣。實係罪有應得。著鄒炳泰等傳到該鄉民等。明白曉諭。以伊等同心好義。感戴去任之官。其意亦屬可嘉。惟孫峸襃平素官聲雖好。而斷獄錯誤。則朝廷執法懲辜。不能寬宥。若竟徇所請。此後官員獲罪者。或詭託效尤。其弊亦不可不防。令該鄉民等將代孫峸襃贖罪銀二千兩。即行領回。勿許瀆懇。至孫峸襃獲罪遣戍。並無貪酷情弊。其詳請覆檢。亦尚有慎重民命之心。將來到戍三年期滿。該管大臣奏請。朕覈其案情。亦必降旨釋回。茲念其平日居官尚好。著加恩於到戍一年半即予釋放回籍。國法民情。並行不悖。該鄉民等亦當共知感激。若再行妄訴。即當治以應得之罪。

諭。鄒炳泰等奏武清縣民人姚翰清等一百餘人公遞呈詞。為已革發遣知縣孫峸襃捐貲贖罪一摺。本日朕召見鄒炳泰等。並據面奏伊等於接收呈詞後。傳集該鄉民等詳細詢問。僉稱孫峸襃居官清正。愛民有素。茲聞其獲罪遠戍。不忍坐視。是以捐貲代為贖罪。其情詞出於至誠等語。孫峸襃任武清縣任內。克孚輿論。閱呈內臚舉各事蹟。該鄉民等同聲愛戴。似無虛捏情事。但該革令犯事緣由。係因縣民高六毒斃韓貴興一案。初驗本無錯誤。繼因審無確供。詳請覆檢。致為仵作張寬。及伊門丁書吏串通受賄蒙蔽。該革令被欺枉聽。部議褫革發遣。實係罪有應得。著鄒炳泰等傳到該鄉民等。明白曉諭。以伊等同心好義。感戴去任之官。其意亦屬可嘉。惟孫峸襃平素官聲雖好。而斷獄錯誤。則朝廷執法懲辜。不能寬宥。若竟徇所請。此後官員獲罪者。或詭託效尤。其弊亦不可不防。令該鄉民等將代孫峸襃贖罪銀二千兩。即行領回。勿許瀆懇。至孫峸襃獲罪遣戍。並無貪酷情弊。其詳請覆檢。亦尚有慎重民命之心。將來到戍三年期滿。該管大臣奏請。朕覈其案情。亦必降旨釋回。茲念其平日居官尚好。著加恩於到戍一年半即予釋放回籍。國法民情。並行不悖。該鄉民等亦當共知感激。若再行妄訴。即當治以應得之罪。

條例/tiaoli 11

凡刑部衙門尋常移咨外省案件。如行查家產。關提人犯。俱以文到之日為始。依限查覆。於覆文內將何日接到部咨。有無逾限之處。隨案聲明。儻一時未得清晰。必須輾轉咨查。不能依限查 覆者。亦即聲請展限。如逾限不完。又不聲明緣由。經部行催之後。即行查叅。將承辦之州縣。及各該上司。俱交部議處。

條例/tiaoli 10

繖蓋。職官一品二品。銀葫蘆。杏黃羅表紅裏。三品四品。紅葫蘆。杏黃羅表紅裏。皆三檐。僉事道亦同。五品。紅葫蘆。藍羅表紅裏。六品以下。八品以上。惟用藍絹。皆重檐。雨繖通用油絹。庶民不得用羅絹涼繖。許用油紙雨繖。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改定。道光十四年。刪小註僉事道亦同五字。]

條例/tiaoli 21

京外在伍兵丁脫逃被獲、及逾限投回者。面上俱刺逃兵二字。

條例/tiaoli 2

在京在外問過囚犯。但有還官贓物值銀一十兩以上。及入官贓二十兩以上。給主贓三十兩以上。監追一年之上。勘實力不能完者。開具本犯情罪輕重。監追年月久近。贓數多寡。每於底彙題請旨定奪。若不及前數。監追一年之上。勘實力不能完者。俱免追。各照擬發落。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刪改。其及埋葬銀四字係五十三年刪。]

1815諭。陳預奏審擬民人李其言控案一摺。此案李其言之父李應昌。原控縣書李振甲等偷盜倉米等情。係因生員傅焯先聲言李振甲等如非偷米。何必連夜搬運。次日又向生員朱芹昌告述。李應昌朱芹昌先後具呈赴控。而李應昌旋即在押病故。其子李其言復控訴不休。是傅焯多言肇釁。朱芹昌輕聽妄控。均屬不安本分。有玷學校。該撫將傅焯朱芹昌擬以杖責。仍請照例納贖。未免輕縱。傅焯朱芹昌俱著斥革。按律發落。嗣後生員不守學規好訟多事者。均照此案辦理。

諭。陳預奏審擬民人李其言控案一摺。此案李其言之父李應昌。原控縣書李振甲等偷盜倉米等情。係因生員傅焯先聲言李振甲等如非偷米。何必連夜搬運。次日又向生員朱芹昌告述。李應昌朱芹昌先後具呈赴控。而李應昌旋即在押病故。其子李其言復控訴不休。是傅焯多言肇釁。朱芹昌輕聽妄控。均屬不安本分。有玷學校。該撫將傅焯朱芹昌擬以杖責。仍請照例納贖。未免輕縱。傅焯朱芹昌俱著斥革。按律發落。嗣後生員不守學規好訟多事者。均照此案辦理。

條例/tiaoli 12

凡州縣承審命案。詳請檢驗。上司並未批駮者。仍按限審解外。其有屢次駮查。後經批准。 遲延有因之案。該督撫據實聲明報部。准其另行扣限。如有捏飾。照例嚴叅。 [謹案以上二條。均乾隆十一年定。 ]

條例/tiaoli 11

鞍轡並不許雕飾龍鳳紋。

條例/tiaoli 22

京外在伍兵丁脫逃被獲、及逾限投回者。面上俱刺逃兵二字。其軍營脫逃之餘丁。面上刺脫逃餘丁四字。

條例/tiaoli 3

在京在外應行追贓人犯。除監守盜及搶奪竊盜之贓。並過失殺人應追埋葬銀兩。仍照各本例分別辦理外。但有還官贓物值銀十兩以上。著監追半年。勘實力不能完者。開具本犯情罪輕重。監追年月久近。贓數多寡。按季彙題。請旨定奪。其入官贓二十兩以上。給主贓三十兩以上。亦著監追半年。不及前數。著監追三月。勘實力不能完。俱免著追。一面取結請豁。一面定地解配發落。毋庸聽候部覆。其應監追半年者。除人犯先行發落外。在內由刑部。在外由督撫。仍各於嵗底彙題一次。 [謹案此條道光十二年改定。]

1824諭。侯際清以擬流官犯在刑部衙門呈請贖罪。尚書韓崶在部最久。於刑名尤為諳練。乃辦理奏稿時。既覈其情節較重。仍以可否准贖雙請。殊屬取巧含混。現據托津等訊明。韓崶實無聽屬受賄情事。惟失察官吏舞弊得贓。及嗣子知情。親戚撞騙。且案內獲咎司員恩德等。皆係保列一等之人。盛思道又係韓崶於上年濫行保留。種種昏憒。即照托津等所擬從重發往軍臺。本屬咎有應得。姑念韓崶年近七十。著從寬免其發遣。加恩在萬年吉地工程處效力贖罪。已革刑部郎中恩德與董椿等商辦贖罪。收受不枉法贓一百二十兩以上。若僅照例問擬絞候。勒限完贓。減等發落。尚屬輕縱。著於完贓後。從重發往伊犂效力贖罪。已革郎中盛思道。為侯際清商辦贖罪。先後撞騙多贓。到案後復任意狡展誣賴。情殊險詐可惡。著從重發往伊犂效力贖罪。已革通判董椿。指官撞騙銀兩。數至盈千。到案後復不據實供吐。狡賴誣扳。情尤譎詐。著枷號兩箇月。滿日發近邊充軍。已革道員惠豐。訊未屬託重喜。惟言回復惠林。究有不合。著開復原官。交吏部照例議處。其漏查紅供。並失察官吏得贓之刑部堂官前任科布多叅贊大臣那彥寶。及兩次畫稿之盛京刑部侍郎海齡。江蘇巡撫韓文綺。候補主事張映漢。俱著交部嚴加議處。致任大學士戴均元。陝甘總督那彥成。於八月內雙請奏稿未能查出弊端。亦屬疏漏。俱著交部議處。原任道員德恩。左江道重倫。河北道鄒錫湻。於吳光斗等藏匿紅供。未經查出。並失察書吏舞弊。及同官得贓。俱著交部嚴加議處。嗣後刑部辦理贖罪案件。著仍照乾隆四十八年原議章程。分別准贖不准贖二項。奏明請旨覈定。不得以可否字樣雙請入奏。以免歧誤。

諭。侯際清以擬流官犯在刑部衙門呈請贖罪。尚書韓崶在部最久。於刑名尤為諳練。乃辦理奏稿時。既覈其情節較重。仍以可否准贖雙請。殊屬取巧含混。現據托津等訊明。韓崶實無聽屬受賄情事。惟失察官吏舞弊得贓。及嗣子知情。親戚撞騙。且案內獲咎司員恩德等。皆係保列一等之人。盛思道又係韓崶於上年濫行保留。種種昏憒。即照托津等所擬從重發往軍臺。本屬咎有應得。姑念韓崶年近七十。著從寬免其發遣。加恩在萬年吉地工程處效力贖罪。已革刑部郎中恩德與董椿等商辦贖罪。收受不枉法贓一百二十兩以上。若僅照例問擬絞候。勒限完贓。減等發落。尚屬輕縱。著於完贓後。從重發往伊犂效力贖罪。已革郎中盛思道。為侯際清商辦贖罪。先後撞騙多贓。到案後復任意狡展誣賴。情殊險詐可惡。著從重發往伊犂效力贖罪。已革通判董椿。指官撞騙銀兩。數至盈千。到案後復不據實供吐。狡賴誣扳。情尤譎詐。著枷號兩箇月。滿日發近邊充軍。已革道員惠豐。訊未屬託重喜。惟言回復惠林。究有不合。著開復原官。交吏部照例議處。其漏查紅供。並失察官吏得贓之刑部堂官前任科布多叅贊大臣那彥寶。及兩次畫稿之盛京刑部侍郎海齡。江蘇巡撫韓文綺。候補主事張映漢。俱著交部嚴加議處。致任大學士戴均元。陝甘總督那彥成。於八月內雙請奏稿未能查出弊端。亦屬疏漏。俱著交部議處。原任道員德恩。左江道重倫。河北道鄒錫湻。於吳光斗等藏匿紅供。未經查出。並失察書吏舞弊。及同官得贓。俱著交部嚴加議處。嗣後刑部辦理贖罪案件。著仍照乾隆四十八年原議章程。分別准贖不准贖二項。奏明請旨覈定。不得以可否字樣雙請入奏。以免歧誤。

條例/tiaoli 13

凡各部院事件。在本部題結者。吏禮兵工部、及各衙門。俱定限二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三十日。行查會稿。係吏禮兵工及各衙門主稿者。定限四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五十日。內所會各衙門。各定限五日。戶刑二部。各定限十日。逾限即行叅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十六年遵旨定例。]

條例/tiaoli 12

器皿不許造龍鳳紋。

條例/tiaoli 23

臺灣無藉游民。除犯該徒流以上、仍照定例辦理外。若犯止枷杖、例應逐回原籍管束者。面刺逐水字樣。

條例/tiaoli 4

凡犯侵欺枉法充軍追贓人犯。所在官司。務嚴限監追。若至一年以上。先將正犯發遣。仍拘的親家屬監追。如無的親家屬。仍將正犯監追。敢有縱令倩人代監。及挨至年遠。輒稱家產盡絕。希圖赦免者。各治以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侵欺枉法等贓。俱勒限變產完納。 或著落妻子。或將妻子入官。不用監追一年以上。方行發遣。仍監追的親家屬之例。此條刪。]

1843諭。布彥泰等奏廢員文沖呈請贖罪一摺。文沖前在河督任內疏防漫口。糜帑殃民。厥咎甚重。所有該廢員呈請贖罪之處。著不准行。

諭。布彥泰等奏廢員文沖呈請贖罪一摺。文沖前在河督任內疏防漫口。糜帑殃民。厥咎甚重。所有該廢員呈請贖罪之處。著不准行。

條例/tiaoli 14

凡各省報部難結事件。如通緝已屆四十年者。即行查銷。 毋庸列入彙奏。儻後經緝獲。仍行質明辦理。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七年定。]

條例/tiaoli 13

墳塋石獸。職官一品。塋地九十步。墳高一丈八尺。二品、塋地八十步。墳高一丈四尺。三品、塋地七十步。墳高一丈二尺。以上石獸並六。四品、塋地六十步。五品、塋地五十步。墳高八尺。以上石獸並四、六品、塋地四十步。七品以下。二十步。墳高六尺。以上發步。皆從塋心各數至邊。五品以上、許用碑。龜趺螭首。六品以下、許用碣。方趺圓首。庶人塋地九步。穿心一十八步。止用壙誌。

條例/tiaoli 24

奴僕為竊盜。或搶奪。並盜家長財物。俱刺面。其餘平民犯搶奪刺面。如係竊盜。初犯罪止杖責者。照律於右小臂膊刺字。再犯左面刺字。不得以贓少罪輕免刺。

條例/tiaoli 5

軍官旗軍但有監追入官還官給主贓物值銀十兩以下。半年之上不能完納者。將犯人先發。立功納贖等項各完滿日。還職著役。仍將各人俸糧月糧。照贓數扣除入官還官給主。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凡有應追銀兩者。軍民一體。不用立功還職。及扣除俸糧之例。此條刪。]

1851諭。前據駱秉璋奏湖北漢陽府屬士民程瑞凱等。呈請捐貲助餉。代已革發遣新疆之前任湖南長寶道楊炳堃贖罪。當降旨交程矞采訪察具奏。茲據查明。該士民等。同心愛戴。係屬實情。惟該革員前次獲咎情節較重。且此端一開。將來發遣人員。恐不免有授意飾詞。希圖邀恩情事。所有該士民等呈請代楊炳堃贖罪之處。著不准行。

諭。前據駱秉璋奏湖北漢陽府屬士民程瑞凱等。呈請捐貲助餉。代已革發遣新疆之前任湖南長寶道楊炳堃贖罪。當降旨交程矞采訪察具奏。茲據查明。該士民等。同心愛戴。係屬實情。惟該革員前次獲咎情節較重。且此端一開。將來發遣人員。恐不免有授意飾詞。希圖邀恩情事。所有該士民等呈請代楊炳堃贖罪之處。著不准行。

條例/tiaoli 15

刑部議覆斬絞監候本章。於科鈔到部之日為始。仍照定例限八十日內具題。其立決本。限七十日內具題。有行查會議事故。亦仍照例扣限。每日呈進決本。不得過八件。務須按日均勻搭配。如遇科鈔到部擁擠之時。臨時奏明酌量加增。其科鈔到部月日。並是否依限具題。統於本尾逐一聲明。儻有逾限。隨本附叅。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年遵旨議定。]

條例/tiaoli 14

品官服色鞍轡等物。除官府應用之家。許令織造外。其私下與不應用之家製造者。工匠依律治罪。 [謹案以上四條。俱係原例。]

條例/tiaoli 25

奴僕為竊盜。或搶奪。並盜家長財物。俱刺面。其餘平民犯搶奪、及竊盜初犯、計贓在徒罪以上者刺面。如竊盜初犯罪止杖責者。照律於右小臂膊刺字。再犯左面刺字。不得以贓少罪輕免刺。

條例/tiaoli 6

問刑衙門以贓入罪。若奏行時估則例開載未盡。及雖係開載而貨物不等。難照原估者。仍照時值擬斷。 [謹案此條係原例。載在五刑律後。雍正三年移附此律。乾隆五年奏明時估則例。並未載入律中。且律稱估贓者。皆據犯處當時中等物價估計定罪。原屬允協。此條刪。]

門第二 | Mingli lü er 名例律二

條例/tiaoli 16

各處專咨報部。由刑部改題之案。如係漢字咨文到部者。以文到之日為始。斬絞監候案件。限九十日具題。立決案件。限八十日具題。係清文咨部者。監候案件。加譯漢限期二十日。 立決案件。加譯漢限期十日。有行查會議事故。亦照科鈔本章之例扣限。仍將咨文到部月日。 及是否依限具題。統於本尾逐一聲明。儻有逾限。隨本附叅。 [謹案此條道光十四年定。 ]

條例/tiaoli 15

軍民僧道人等。服飾器用。俱有定制。若常服言常服。則大服不禁。僭用錦綺紵絲綾羅彩繡。器物用戧金描金。酒器純用言純用。若止用一件。不禁。金銀。及將大紅銷金製為帳幔被褥之類。婦女僭用金繡閃色衣服。金寶首飾鐲釧。言金寶。則止用金飾。無珠寶不禁。及用珍珠緣綴衣履。並結成補子蓋額纓絡等件。倡妓僭用金首飾鐲釧者。事發俱問以應得之罪。服飾器用等物。並追入官。婦女罪坐家長。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刪倡妓以下十字。俱問以應得之罪。改為俱照律治罪。]

條例/tiaoli 26

凡監守常人盜倉庫錢糧及搶奪、並一切犯罪應刺事由之犯。如畏罪自首者。各照律例分別減等科斷。均免其刺字。惟強盜自首例應外遣者。仍刺地名。不刺事由。

條例/tiaoli 7

凡州縣自理贖鍰。嵗底造冊申報按察司布按自理贖鍰。嵗底冊報督撫。督撫嵗底彙造清冊題報刑部察覈。其承問各官。應開明罰贖人姓名及所罰數目。曉示各該地方。如有以多報少及隱漏者。督撫叅奏。以貪贓治罪。

律/lü 3 | Shi'e 十惡

一曰謀反。謂謀危社稷。二曰謀大逆。謂謀毀宗廟山陵及宮闕。三曰謀叛。謂謀背本國。濳從他國。四曰惡逆。謂毆及謀殺祖父母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殺伯叔父母姑兄姊外祖父母及夫者。 [謹案原注此下有祖父母父母。但謀但毆即坐。伯叔以下。須據殺訖方入惡逆。若謀而未殺。自當不睦之條。蓋惡逆者。常赦不原。不睦則會赦原宥。四十九字。乾隆五年刪。] 五曰不道。謂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若採生折割造畜蠱毒魘魅。六曰大不敬。謂盜大祀 神御之物。乘輿服御物。盜及偽造御寶。合和御藥誤不依本方。及封題錯誤。若造御膳誤犯食禁。御幸舟船。誤不堅固。七曰不孝。謂告言呪祖父母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及祖父母父母在。別籍異財。若奉養有缺。居父母喪。身自嫁娶。若作樂釋服從吉。聞祖父母父母喪。匿不舉哀。詐稱祖父母父母死。八曰不睦。謂謀殺及賣緦麻以上親。毆告夫及大功以上尊長小功尊屬。九曰不義。謂部民殺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殺本管官。吏卒殺本部五品以上長官。若殺見受業師。及聞夫喪。匿不舉哀。若作樂。釋服從吉。及改嫁。 [謹案本管官。原注作本管指揮千戶百戶。雍正三年改。十曰內亂。謂姦小功以上親。祖父妾。及與和者。]

門第六 | Gongshi san 公式三

條例/tiaoli 16

奴僕准用紡絲絹紬綿紬繭紬毛褐屯絹葛苧梭布貉皮羊皮。其緞紗及各樣細毛。俱不許用。長隨亦照奴僕服飾。違者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條例/tiaoli 27

糧船水手聚 滋事。罪應徒流者。俱刺不法水手四字。如罪止杖笞人犯。遞回原籍。交地方官嚴查管束。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8

凡八旗應入官之人。令入各旗辛者庫。其內務府佐領人送入官者。亦照此律入辛者庫。辛者庫人犯入官之罪者。照流罪折枷責結案。

律/lü 75 | Guanwenshu jicheng er 官文書稽程二

條例/tiaoli 17

奴僕優伶皁隸。准用綿紬繭紬毛褐葛苧梭布貉皮羊皮。其紡絲絹紬緞紗綾羅及各樣細毛。俱不許用。長隨亦照奴僕服飾。違者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嘉慶十六年改定。]

條例/tiaoli 28

舉貢生監犯罪。例應刺字者。除所犯係黨惡窩匪卑汙下賤、仍行刺字外。若止係尋常過犯。不至行止敗類者。免其刺字。

律/lü 4 | Bayi 八議

一曰議親。謂皇家袒免以上親。及太皇太后皇太后緦麻以上親。皇后小功以上親。皇太子妃大功以上親。二曰議故。謂皇家故舊之人素得侍見。特蒙 恩待日久者。三曰議功。謂能斬馘奪旗。摧鋒萬里。或率眾來歸。甯濟一時。或開拓疆宇。有大勳勞。銘功太常者。四曰議賢。謂有大德行之賢人君子。其言行可以為法則者。五曰議能。謂有大才業。能整軍旅。治政事。為帝王之良輔佐。 [謹案為帝王之良輔佐。原註作為帝王之輔佐。人倫之師範。雍正三年奉旨改。] 六曰議勤。謂有大將吏謹守官職。早夜奉公。或出使遠方。經涉艱難。有大勤勞者。七曰議貴。謂爵一品。及文武職事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者。八曰議賓。謂承先代之後為國賓者。

條例/tiaoli 9

凡官役犯贓案內。有虧短價值等項。追給原主。其詐騙逼勒者。被害人自行首告。亦追給原主。督撫科道叅發者。概追入官。 [謹案此三條。均係雍正三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8

官吏軍民人等。若有僭用元黃紫三色。及蟒龍飛魚斗牛。器皿僭用硃紅黃顏色。及親王法物者。俱比照僭用龍鳳紋律擬斷。服色器皿。追收入官。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不禁用元色。刪去元字。]

條例/tiaoli 29

凡蒙古民人番子人等。有犯搶劫之案。應照蒙古例定擬者。均面刺搶劫二字。其蒙古發遣人犯。在配脫逃。面刺逃遣二字。至蒙古免死減軍人犯。在配脫逃。面刺逃軍二字。

條例/tiaoli 10

追比貪贓侵挪銀兩。限一年追完。若違限不完者。將承追督催官員照例議處犯人枷號兩月。鞭一百。若限內該旗保送家產盡絕。該部察覈。應豁免者豁免。應入官者。察取本犯及妻並未分家之子人口家產入官。承追督催各官免議。至保送之後。如有隱匿家產事發者。該都統、副都統、叅領、佐領、驍騎校。俱交該部照例議處。領催鞭一百。本犯如係重罪現在監禁者。免枷責。餘俱枷號三月。鞭一百。如都統、副都統、叅領察出者。佐領、驍騎校、仍交部議處。領催鞭一百。如佐領、驍騎校、 領催察出者。承追督催各官。俱免議。本犯仍照前治罪。如本犯自首。則本犯及承追督催各官。俱免議。以上所隱及所首財產俱入官。若承追督催各官。有扶同受賄隱匿者。事發照律從重治罪。至歸旗人員內有應追贓者。限五個月內。該督撫察明家產人口。造冊並人解部。 轉交該旗追贓。其任所有無私置房產。再限地方官六箇月察明。結報後有隱匿發覺者。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55覆准。凡直省刑獄案件。儻有耽延。督撫即行指叅。仍於年底將 已決未決欽件數目。並稽遲緣由。開冊咨送三法司查覈。

覆准。凡直省刑獄案件。儻有耽延。督撫即行指叅。仍於年底將 已決未決欽件數目。並稽遲緣由。開冊咨送三法司查覈。

條例/tiaoli 19

凡官民人等用纓者笞五十。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30

興販硝磺。犯該徒罪以上者。左面刺硝犯二字。罪止擬杖者。右臂刺硝犯二字。

條例/tiaoli 11

歸旗人員內有應追贓者。限五箇月內。該督撫察明家產人口。造冊並人解部。轉交該旗追贓。其任所有無私置房產。再限地方官六箇月察明。結報後有隱匿發覺者。交部議處。 [謹案乾隆五年以前例 所稱。或業經改定。或載入別條。均應刪除。惟將歸旗人員交旗追贓之處。立為專條。]

1728諭。朕覽律例舊文。於名例內載有八議之條。其辭曰議親議故議功議賢議能議勤議貴議賓。此歷代相沿之文。其來已久。我朝律例。於此條雖仍載其文。而實未嘗照此例行者。蓋有深意存焉。不可不察。載而未用之故。亦不可不明也。夫刑罰之設。所以奉天罰罪。乃天下之至公至平。無容意為輕重者也。若於親故功賢等人之有罪者。故為屈法以示優容。則是可意為低昂。而律非一定者矣。尚可謂之公平乎。且親故功賢等人。或以效力宣勞。為朝廷所倚眷。或以勳門戚畹。為國家所優崇。其人既異於常人。則尤當制節謹度。秉禮守義。以為士民之倡率。迺不知自愛而致罹於法。是其違理道而蹈愆尤。非蚩蚩之氓無知誤犯者可比也。儻執法者又曲為之宥。何以懲惡而勸善乎。如所犯之罪。果出於無心。而情有可原。則為之臨時酌量。特與加恩。亦未為不可。若欲著為律。是於親故功賢等人未有過之先。即以不肖之人待之。名為從厚。其實乃出於至薄也。且使恃有八議之條。或任意為非。漫無顧忌。必有自干大法而不可止者。是又以寬宥之虛文。而轉陷之於罪戾。姑息之愛。尤不可以為優恤矣。今修輯律例各條。俱務詳加斟酌以期至當。惟此八議之條。若概為刪去。恐人不知其非理而害法。故仍令載入。特為頒示諭旨。俾天下曉然於此律之不可為訓。而親故人等。亦各知儆惕而重犯法。是則朕欽恤之至意也。

諭。朕覽律例舊文。於名例內載有八議之條。其辭曰議親議故議功議賢議能議勤議貴議賓。此歷代相沿之文。其來已久。我朝律例。於此條雖仍載其文。而實未嘗照此例行者。蓋有深意存焉。不可不察。載而未用之故。亦不可不明也。夫刑罰之設。所以奉天罰罪。乃天下之至公至平。無容意為輕重者也。若於親故功賢等人之有罪者。故為屈法以示優容。則是可意為低昂。而律非一定者矣。尚可謂之公平乎。且親故功賢等人。或以效力宣勞。為朝廷所倚眷。或以勳門戚畹。為國家所優崇。其人既異於常人。則尤當制節謹度。秉禮守義。以為士民之倡率。迺不知自愛而致罹於法。是其違理道而蹈愆尤。非蚩蚩之氓無知誤犯者可比也。儻執法者又曲為之宥。何以懲惡而勸善乎。如所犯之罪。果出於無心。而情有可原。則為之臨時酌量。特與加恩。亦未為不可。若欲著為律。是於親故功賢等人未有過之先。即以不肖之人待之。名為從厚。其實乃出於至薄也。且使恃有八議之條。或任意為非。漫無顧忌。必有自干大法而不可止者。是又以寬宥之虛文。而轉陷之於罪戾。姑息之愛。尤不可以為優恤矣。今修輯律例各條。俱務詳加斟酌以期至當。惟此八議之條。若概為刪去。恐人不知其非理而害法。故仍令載入。特為頒示諭旨。俾天下曉然於此律之不可為訓。而親故人等。亦各知儆惕而重犯法。是則朕欽恤之至意也。

1662題准。凡承審欽件限期。專責督撫。有違限者。將督撫計月處分。不許分坐道府等官。如有等候提拏犯證。或因隔省行查。限內實難完結者。承問官將情由申詳督撫。該督撫題請展限。如承問官將易結之事。遲延不結。或將難結情由。不豫行申報者。聽督撫題叅。將承問官罰俸一年。

題准。凡承審欽件限期。專責督撫。有違限者。將督撫計月處分。不許分坐道府等官。如有等候提拏犯證。或因隔省行查。限內實難完結者。承問官將情由申詳督撫。該督撫題請展限。如承問官將易結之事。遲延不結。或將難結情由。不豫行申報者。聽督撫題叅。將承問官罰俸一年。

條例/tiaoli 20

黃色、秋香色、五爪龍緞、立龍緞、團補服、及四爪暗蟒之四團補、八團補緞紗。官民不許穿用。其大臣官員、有特賜五爪龍衣服及緞疋。無論色樣。俱許穿用。若頒賜五爪龍緞立龍緞。挑去一爪穿用。若官員軍民人等違例濫用者。係官、革職。平人、 枷號一月。杖一百。失察官交部議處。衣服入官。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例。 ]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2

凡應籍沒家產者。照律遵行。惟軍機犯罪。於所籍沒家產內除妾婢外。照依兵丁例、仍給器械及人口三對。馬三匹。牛三頭。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奏明。軍機犯罪。律內並無籍沒家產之條。所稱除妾婢外給予人口馬牛者。自指本犯已經免罪者而言。夫本犯既已免罪。則入官之家口。及未入官之財產。按律俱在赦免之列。但給人口三對馬三匹牛三頭。與律不符。且所籍沒家產內。如無人口馬牛。豈又另行給予乎。此條刪。]

律/lü 5 | Yingyizhe fanzui 應議者犯罪

凡八議者犯罪。開具所犯事情。實封奏聞取旨。不許擅自句問。若奉旨推問者。開具所犯罪名及應議之狀。先奏請議。議定將議過緣由。奏聞。取自上裁。其犯十惡者。實封奏聞。依律議擬。不用此律。十惡或專主謀反叛逆言。非也。蓋十惡之人。悖倫逆天。蔑禮賊義。乃王法所必誅。故特表之。以嚴其禁。

1683議准。直省人命事件。改限六箇月審結。逾限不結。不及一月者。承問官罰俸三 月。一月以上者。罰俸一年。

議准。直省人命事件。改限六箇月審結。逾限不結。不及一月者。承問官罰俸三 月。一月以上者。罰俸一年。

條例/tiaoli 21

平時所戴暖帽涼帽。親王世子、郡王長子、貝勒、貝子、入八分公。俱用紅寶石頂。未入八分公、固倫額駙、和碩公主額駙、民公侯伯、鎮國將軍、和碩額駙、及一品大 臣。俱用珊瑚頂。輔國將軍、奉國將軍、多羅額駙、二品三品大臣官員。俱用起花珊瑚頂。奉恩將軍、固山額駙、及四品官。俱用青金石頂。五品六品。俱用水晶石頂。七品以下、及進士舉人貢生。俱用金頂。生員監生。俱用銀頂。候補候選。與現任同。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1695議准。擅將家人刺字者。民、照違制律杖一百。官、照例折贖。

議准。擅將家人刺字者。民、照違制律杖一百。官、照例折贖。

條例/tiaoli 13

凡倉庫銀穀。督撫司道知府。年底以實在無欠申報。保題後有虧空。知府即行報叅者。免其分賠。如不行報叅。別經發覺者。先著落虧空官追取。若虧空官家產盡絕者。著落保題之上司官均行賠補。至起解銀兩及漕糧等項。如有虧空者。將解官運官審明追取。如家產盡絕。亦著落該管上司官均行賠補。若有藉端需索等弊。亦許下屬官通報叅究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查雍正六年奏定挪移之案。其知府通同徇隱。及明知虧空不行報叅反為設方彌補之巡撫司道。方令分賠。如係侵欺。免其分賠。此條刪。]

1693諭。嗣後將刑部議結細事。照熱審減等例。十日一次彙寫具題。其具題時。著將到部之日。審起完結之日。俱行寫出。

諭。嗣後將刑部議結細事。照熱審減等例。十日一次彙寫具題。其具題時。著將到部之日。審起完結之日。俱行寫出。

條例/tiaoli 22

凡平時所戴暖帽涼帽。親王世子、郡王長子、貝勒、貝子、入八分公。俱用紅寶石頂。未入八分公、固倫額駙、和碩公主額駙、民公侯伯、鎮國將軍、和碩額駙、及一品大臣。俱用珊瑚頂。輔國將軍及二品官。俱用起花珊瑚頂。奉國將軍及三品官。俱用藍寶石頂。或用藍色明玻璃。奉恩將軍及四品官。俱用青金石頂。或用藍色涅玻璃。五品官、用水晶頂。或用白色明玻璃。六品官、用硨磲頂。或用白色涅玻璃。七品官。用素金頂。八品官、用起花金頂。九品官、用起花銀頂。未入流與九品同。候補候選。與現任同。凡九品之讀祝贊禮鳴贊序班。俱用八品起花金頂。進士舉人貢生。俱用金頂。生員監生。俱用銀頂。 [謹案此條雍正八年改定。]

1724諭刑部。近聞刺字人犯。私自銷毀者甚多。即屬怙終不悛之明證。且此等必有用藥代為銷毀者。嗣後如有私毀刺字之人。理應審明。若係本身私毀者。本律杖六十補刺。似屬太輕。作何重治其罪。其代為銷毀者。將代毀之人一 作何治罪之處。著妥議定例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竊盜等犯銷毀刺字者。照例枷責補刺。並用藥代毀之人。一 枷責。

諭刑部。近聞刺字人犯。私自銷毀者甚多。即屬怙終不悛之明證。且此等必有用藥代為銷毀者。嗣後如有私毀刺字之人。理應審明。若係本身私毀者。本律杖六十補刺。似屬太輕。作何重治其罪。其代為銷毀者。將代毀之人一 作何治罪之處。著妥議定例具奏。欽此。遵旨議准。嗣後竊盜等犯銷毀刺字者。照例枷責補刺。並用藥代毀之人。一 枷責。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4

凡各省贓罰贖鍰私鹽變價等項銀兩起解者。免其具批刑科。仍照例具批刑部。限文到三日內即行查收。儻書役人等指稱估驗挂號等項名色勒索。及棍徒包攬代交。俱從重治罪。係官交與吏部嚴行議處。再各省解官不親身到部投批。尋覓包攬之人。遲延生事。刑部指名題叅。交與該部嚴查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查雍正十二年奏准將直隸贓罰等項。徑解戶部。此條刪。]

1697議准。問刑官員審理盜案。供證既明。可結不結。逾限至一年以上者。照無故遲延之例。嚴加議處。

議准。問刑官員審理盜案。供證既明。可結不結。逾限至一年以上者。照無故遲延之例。嚴加議處。

條例/tiaoli 23

三品以下官員。概不得僭用紅色雨衣雨帽。違者照違制論。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727議准。凡直隸各省竊盜初犯者。皆照例刺字。不得以贓少罪輕遂免刺。其應遣者。俱發極邊 充軍。除問擬徒流外。其餘刺責發落者。交與保甲收管。地方官不時查照。毋許出境。

議准。凡直隸各省竊盜初犯者。皆照例刺字。不得以贓少罪輕遂免刺。其應遣者。俱發極邊 充軍。除問擬徒流外。其餘刺責發落者。交與保甲收管。地方官不時查照。毋許出境。

條例/tiaoli 1

凡有在京勳戚。用強兜攬錢糧。侵欺及騙害納戶者。事發叅究。將應得祿糧價銀扣除。完官給主、事畢。方許照舊關支。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勳戚。有犯前罪。俱按情罪輕重。照律定擬。並無扣除祿糧價銀完官給主之處。此條刪。]

條例/tiaoli 15

凡直隸各省八旗滿洲蒙古漢軍行追贓罰侵挪等項銀兩穀石。該督撫將追完庫存銀兩。於本年內解部。如不起解。刑部將承追督催各官、並出結之布政司等官題叅。從重治罪。其各省督撫各旗都統。務於年底將已未完數目。備造清冊二本。奏聞送部查覈。如逾限不完及不造冊具題。將怠玩各官送叅。交與該部查議。若督撫都統徇庇屬員。不行送叅。該部將該督撫都統指名題叅。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查例無將承追等官治罪之條。應載吏兵二部處分則例。此條刪。]

1701議准。各府州 縣人命案件。六箇月限滿照例題叅後。又於四箇月限內不行完結。復叅遲延者。照題定易結不結之例。將承審各官革職。並將督催之臬司、刑名巡道、及承催道員。各降三級調用。如承審官或為勢壓。或以賄囑。故為延緩。聽訟不平。鍛鍊失實等項。該督撫嚴查題叅。

議准。各府州 縣人命案件。六箇月限滿照例題叅後。又於四箇月限內不行完結。復叅遲延者。照題定易結不結之例。將承審各官革職。並將督催之臬司、刑名巡道、及承催道員。各降三級調用。如承審官或為勢壓。或以賄囑。故為延緩。聽訟不平。鍛鍊失實等項。該督撫嚴查題叅。

條例/tiaoli 24

文武官員應用雨衣雨帽。除二品以上。仍照舊例戴用大紅。三品亦准用大紅雨帽。四品五品六品。用紅頂黑鑲邊雨帽。七品八品九品、及有頂戴人員。俱用黑頂紅鑲邊雨帽。其內廷行走之員。仍照舊不論品級。雨帽俱戴大紅。無論油帽氈帽。一色服用。僭用者照違制論。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三年改定。]

1729議准。發遣黑龍江等處遣犯。左面刺事由清漢字樣。右面刺地名清漢字樣。又議准。竊盜一項。如三犯贓數不多應改遣者。其初次二次已經刺有罪由事樣。未免字 太多。其罪由毋庸再刺。止於右面刺應發地名。

議准。發遣黑龍江等處遣犯。左面刺事由清漢字樣。右面刺地名清漢字樣。又議准。竊盜一項。如三犯贓數不多應改遣者。其初次二次已經刺有罪由事樣。未免字 太多。其罪由毋庸再刺。止於右面刺應發地名。

條例/tiaoli 2

三品以上大員革職拏問。不得遽用刑夾。有不得不刑訊之事。請旨遵行。 [謹案此條雍正十三年定。]

條例/tiaoli 16

虧空貪贓官吏。一應追賠銀兩。該督撫委清查官產之員會同地方官。令本犯家屬將田房什物呈明時價。當堂公同確估。詳登冊記。申報上司。仍令本犯家屬眼同售賣完項。如有侵漁需索等弊。許該犯家屬並買主首告。將侵漁需索之官吏。照侵盜錢糧及受枉法贓律治罪。

1705議准。旗民互告事件。承審官限一月完結。有提人行查之處。以人文到部之日扣限。

議准。旗民互告事件。承審官限一月完結。有提人行查之處。以人文到部之日扣限。

條例/tiaoli 25

督撫提鎮相見。務遵會典所載儀制。儻有違例者。一同治罪。至屬員謁見上司。遇穿公服之日。止用補服。不許擅用朝衣。違者重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乾隆五年刪。]

1745議准。民人有犯和誘知情。該改發煙瘴少輕地方條下。並未註明刺字字樣。現今各省咨報。以及本部現審和誘知情各案。有刺字者。亦有不行刺字者。辦理殊未畫一。嗣後遇有和誘知情案件。俱照新例畫一辦理。免其刺字。並通行各督撫一體遵行。

議准。民人有犯和誘知情。該改發煙瘴少輕地方條下。並未註明刺字字樣。現今各省咨報。以及本部現審和誘知情各案。有刺字者。亦有不行刺字者。辦理殊未畫一。嗣後遇有和誘知情案件。俱照新例畫一辦理。免其刺字。並通行各督撫一體遵行。

條例/tiaoli 3

凡已革宗室之紅帶。已革覺羅之紫帶。犯事治罪。與旗人無異。交刑部照旗人例、枷號鎖禁完結。 [謹案此條乾隆四年定。]

條例/tiaoli 17

田房產業。一經入官。即令本犯家屬將契券呈堂出業。該管官眼同原主秉公估定。開明價值。出示速售。有願買者。即給予印照。不許原主勒索找價。仍令買主出具並無假冒影射甘結存卷。如該管官縱容原主據占影射。將據占之家屬。影射之父兄。俱照隱瞞入官財物律、坐贓治罪。該管官並該上司、俱照例分別議處。如並無影射等弊。首告之人捏詞陷害。按律反坐。至所典房地及質當物件。勒限令原主取贖。歸還原本。如逾限不贖。即開明原本價值。 出示招賣。

1707諭。嗣後各省一應欽件。交與某官審理。及已完未完。該督撫四季奏聞。如部發案件。其已完未完。亦著本部查明。四季奏聞。

諭。嗣後各省一應欽件。交與某官審理。及已完未完。該督撫四季奏聞。如部發案件。其已完未完。亦著本部查明。四季奏聞。

條例/tiaoli 26

在籍候選吏員。有僭穿補服干謁地方官者。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十年定。]

1758議准。改遣人犯。向例俱刺地名。今改發巴里坤等犯。皆係情罪較重。自應一例刺發。至該犯原犯罪名。本條例有刺字。即照例將事由刺於左面。其例內並無刺字者。照例毋庸刺字。

議准。改遣人犯。向例俱刺地名。今改發巴里坤等犯。皆係情罪較重。自應一例刺發。至該犯原犯罪名。本條例有刺字。即照例將事由刺於左面。其例內並無刺字者。照例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4

凡應八議之人。問鞫不加拷訊。皆據各證定罪。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嘉慶六年奏准。刑律斷獄老幼不拷訊律內。已有此語。此條刪。]

條例/tiaoli 18

八旗催追侵貪銀兩。如逾限不完。將伊家產變價交官。若承變限滿。尚無售主。照虧欠之數。將家產估價入官抵項。其家產不能抵完者。該叅佐領等據實呈報管旗都統等具奏。將本犯交部照原擬發落。現在家產盡行入官。 [謹案此三條均雍正七年定。]

1709諭。應結之事。即當議結。不必數駮。致增事端。

諭。應結之事。即當議結。不必數駮。致增事端。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759議准。改發巴里坤條例內。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一條。此項人犯。原即在強盜律內。應明刺強盜二字。其搶奪傷人之犯。俱刺兇犯二字。其搶奪未傷人計贓罪應滿流之犯。與竊贓數多罪應滿流者。情罪相等。自應一體改發。仍於面上照律刺搶奪字樣。

議准。改發巴里坤條例內。強盜窩主造意不行又不分贓一條。此項人犯。原即在強盜律內。應明刺強盜二字。其搶奪傷人之犯。俱刺兇犯二字。其搶奪未傷人計贓罪應滿流之犯。與竊贓數多罪應滿流者。情罪相等。自應一體改發。仍於面上照律刺搶奪字樣。

條例/tiaoli 5

凡宗室覺羅犯罪時繫黃紅帶者。依宗室覺羅例辦理。若繫藍帶及不繫帶者。即照常人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八年定。]

條例/tiaoli 19

虧空貪贓官吏應追銀兩。先行勒限嚴追。如逾限無完。應查報家產者。該管地方官。令本犯家屬將田房產業呈繳典買原契。確估價值。申報上司變賣完項。地方官吏如有將入官田房私租於人。將租息入己者。依守掌在官財物律治罪。照數追賠。至田房產業入官之後。出示招變。有願買者。即給予印照。不許原主勒索找價。如係典當房地。按其價值數目。照變產之例。分別勒限。令原主取贖。如逾限不贖。即開明原典當價值。出示招賣。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將前三條修併。因虧空之項。先應勒限嚴追。如逾限無完。始行查產還項。原例未將限滿查產之後聲明。此條已為分析。進呈後遵旨照舊分列三條。將此條刪除。]

1714議准。現禁審理人犯。每月一次奏聞。即於各犯名下。將所犯事由。到監月日。並未完情由。逐一註明。至行提人犯。逾限不送。行查事件。耽延不覆者。照例題叅。

議准。現禁審理人犯。每月一次奏聞。即於各犯名下。將所犯事由。到監月日。並未完情由。逐一註明。至行提人犯。逾限不送。行查事件。耽延不覆者。照例題叅。

1653諭。漢人冠服體制。務照滿式。如有叅差者。以違制究罪。

諭。漢人冠服體制。務照滿式。如有叅差者。以違制究罪。

1762議准。查律載監守盜、常人盜、竊盜、搶奪、掏摸等項。各如其所犯刺字。又例載軍民犯竊罪止折杖者。初次刺臂。再犯刺面。蓋刻其膚而涅之。使不得自列於齊民。而乘閒疏脫。差役易於偵緝。若發掘墳冢、攫取財物條例。原各依強竊盜分別治罪。而刨墳為從者。又按其所犯次數加等治罪。自應均照竊盜例、分別刺字。第發掘墳冢。重在見棺見屍。初不計贓數多寡定罪。若專就發冢為從。而盜取財物者。始行刺字。猶為不備。嗣後除冢先穿陷、及盜墳冢上 石器物者。仍照律免刺外。其發掘墳冢開棺見屍者。於面上刺發冢字樣。為從及發冢見棺、與未見棺罪在軍流以下者。初次刺臂。再犯刺面。其盜未殯未埋屍棺者。刺盜棺字亦如之。又議准。嗣後應發巴里坤人犯。除例應刺明事由者。仍照例刺發外。其兇徒執持軍器毆人至篤疾、以及軍流人犯內情罪較重、改發巴里坤等處者。例俱止刺地名。不刺明事由。若俟到甘後定地刺字。誠恐中途不無疏脫。應即令起解省分、於該犯右面先刺外遣二字。然後解赴甘省。酌量分發補刺地名。則押解在途。既有刺字形 。兵役易於防範。並可除買囑頂替之弊。即或閒有疏虞。差役無難識辨。亦易於偵緝矣。

議准。查律載監守盜、常人盜、竊盜、搶奪、掏摸等項。各如其所犯刺字。又例載軍民犯竊罪止折杖者。初次刺臂。再犯刺面。蓋刻其膚而涅之。使不得自列於齊民。而乘閒疏脫。差役易於偵緝。若發掘墳冢、攫取財物條例。原各依強竊盜分別治罪。而刨墳為從者。又按其所犯次數加等治罪。自應均照竊盜例、分別刺字。第發掘墳冢。重在見棺見屍。初不計贓數多寡定罪。若專就發冢為從。而盜取財物者。始行刺字。猶為不備。嗣後除冢先穿陷、及盜墳冢上 石器物者。仍照律免刺外。其發掘墳冢開棺見屍者。於面上刺發冢字樣。為從及發冢見棺、與未見棺罪在軍流以下者。初次刺臂。再犯刺面。其盜未殯未埋屍棺者。刺盜棺字亦如之。又議准。嗣後應發巴里坤人犯。除例應刺明事由者。仍照例刺發外。其兇徒執持軍器毆人至篤疾、以及軍流人犯內情罪較重、改發巴里坤等處者。例俱止刺地名。不刺明事由。若俟到甘後定地刺字。誠恐中途不無疏脫。應即令起解省分、於該犯右面先刺外遣二字。然後解赴甘省。酌量分發補刺地名。則押解在途。既有刺字形 。兵役易於防範。並可除買囑頂替之弊。即或閒有疏虞。差役無難識辨。亦易於偵緝矣。

條例/tiaoli 6

凡宗室有犯圈禁之罪者。即行革去頂戴。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八年定。]

條例/tiaoli 20

地方官吏有將入官田房私租於人者。 除照數追賠外。仍照侵盜錢糧例治罪。其未經定例以前。官吏有私租之處。免其治罪。按年照數賠補。其一應變賣什物。俱勒限一年。眼同本犯家屬照數變賣。如逾限未變。器皿衣服。仍於本地方勒變。一應金銀珠玉等物。兌明分兩數目。造具清冊。眼同本犯家屬封固。出具並無更換印甘各結。解交藩庫。遇有便員附搭解部。轉交崇文門變價。若有竊換等弊。許家人及旁人首告。加倍追賠。仍照侵盜錢糧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乾隆四十二年。將 其未經定例以前四句節刪。印甘各結下增具文二字。]

1722議准。各省欽件部件。停其四季造冊啟奏。俱照部內定限完結。若將易結之案。遲滯不完者。令該衙門查叅。

議准。各省欽件部件。停其四季造冊啟奏。俱照部內定限完結。若將易結之案。遲滯不完者。令該衙門查叅。

1661議定。凡官民等擅用黃色秋香色。並以 為帽纓者。俱笞五十。

議定。凡官民等擅用黃色秋香色。並以 為帽纓者。俱笞五十。

1767議准。改發內地人犯。止刺漢字。毋庸兼刺清字。

議准。改發內地人犯。止刺漢字。毋庸兼刺清字。

條例/tiaoli 7

凡宗室犯案到官。該管衙門先訊取大概情形。罪在軍流以上者。隨時具奏。如在徒杖以下。咨送宗人府會同刑部審明照例定擬。罪應擬徒者。歸入刑部按季彙題。罪應笞杖者。即照例完結。均毋庸具奏。若到官時未經具奏之案。審明後罪在軍流以上者。仍奏明請旨。 [謹案此條嘉慶十三年定。]

條例/tiaoli 21

應變田房產業。估價一千兩以上。限一年變完。其僻小州縣。有一千兩以上之產。及通都大邑。價值數千兩以上者。令該督撫酌量分作二年或三年完解。其分作二年者。先交價銀一半。分作三年者。先交價銀三分之一。即令售主管業。其餘銀兩。於該年限內交清。給予印照。該管官先將分年完解之處。詳明上司咨部。所收銀兩。逐年解交藩庫。出具庫收。送部查覈。如完解不及該年分數。及二年三年以後不完者。將地方官查叅。交部按年分別議處。若於一年限內追完。及全完數千兩以上者。交部分別議敘。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已入吏部處分則例。乾隆五年刪。]

1724覆准。凡叅承審遲延。原審官初次限滿。已經叅過遲延。其在二限之內。承審官遇有升任降革。或因公他往。委署及新任之員接審者。即於接審日算起。准其展限四箇月。如限內仍不審結。該督撫即將易結不結情由。查明題叅。

覆准。凡叅承審遲延。原審官初次限滿。已經叅過遲延。其在二限之內。承審官遇有升任降革。或因公他往。委署及新任之員接審者。即於接審日算起。准其展限四箇月。如限內仍不審結。該督撫即將易結不結情由。查明題叅。

1679議准。凡家僕、止許用綾、絹、紡絲、綿紬、繭紬、褐、葛布、夏布、狐皮、沙狐皮。貉皮、羊皮等物。帽及圍領、許用染黃鼠皮。狐皮、沙狐皮。其腰刀、靴、不許鑲綠皮。腰刀、腰帶、撒袋、鞦、轡等物。不許用金。其妻亦照其夫服用。若越分服用者。係旗下人、枷號兩月鞭一百。係民、枷號兩月責四十板。違禁之物入官。其主係官、罰俸一年。係平人、鞭八十。係民、責三十板。該管官不行查拏。旁人有能拏送者。現獲之物。即給拏獲人充賞。失察之佐領驍騎校。每事罰俸三月。領催鞭五十。地方官失察者。亦照例每事罰俸三月。總甲責二十板。

議准。凡家僕、止許用綾、絹、紡絲、綿紬、繭紬、褐、葛布、夏布、狐皮、沙狐皮。貉皮、羊皮等物。帽及圍領、許用染黃鼠皮。狐皮、沙狐皮。其腰刀、靴、不許鑲綠皮。腰刀、腰帶、撒袋、鞦、轡等物。不許用金。其妻亦照其夫服用。若越分服用者。係旗下人、枷號兩月鞭一百。係民、枷號兩月責四十板。違禁之物入官。其主係官、罰俸一年。係平人、鞭八十。係民、責三十板。該管官不行查拏。旁人有能拏送者。現獲之物。即給拏獲人充賞。失察之佐領驍騎校。每事罰俸三月。領催鞭五十。地方官失察者。亦照例每事罰俸三月。總甲責二十板。

1777議准。擬遣之軍營脫逃餘丁。面上刺字。係因再有脫逃、例應正法、便於查究起見。而擬流餘丁。即有脫逃。不在應行正法之列。毋庸刺字。

議准。擬遣之軍營脫逃餘丁。面上刺字。係因再有脫逃、例應正法、便於查究起見。而擬流餘丁。即有脫逃。不在應行正法之列。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8

宗室緣事發遣。遇赦減釋。如係由盛京釋回者。即令回京。若由吉林黑龍江釋回者。即令其在盛京移居宗室公所。酌給房屋居住。 [謹案此條嘉慶十九年遵旨定。]

條例/tiaoli 22

刑部凡有應交司坊官承追贓銀及變產等案。俱行文都察院劄行該城御史、轉交司坊官辦理。如逾限追變不完。該城御史即將司坊職名。呈報都察院題叅。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專為叅處司坊官承追不力而設。無關刑例。乾隆五年刪。]

1726議准。嗣後凡州縣承審欽部命盜等案。審轉造報事件。申詳道府司州者。俱用副詳申報督撫。如有駮回之件。即將駮查緣由。並駮回月日。開明具報。儻有苛駮索詐推卸情弊。應令該督撫查明。將該上司各官題叅。照易結不結例議處。儻該督撫徇隱不揭。或被旁人首告。或被科道糾叅。將該督撫亦照徇庇例議處。

議准。嗣後凡州縣承審欽部命盜等案。審轉造報事件。申詳道府司州者。俱用副詳申報督撫。如有駮回之件。即將駮查緣由。並駮回月日。開明具報。儻有苛駮索詐推卸情弊。應令該督撫查明。將該上司各官題叅。照易結不結例議處。儻該督撫徇隱不揭。或被旁人首告。或被科道糾叅。將該督撫亦照徇庇例議處。

律/lü 185 | Sengdao bai fumu 僧道拜父母

凡僧尼道士女冠。並令拜父母。祭祀祖先。本宗親屬在內。喪服等第。謂斬衰期功緦麻之類。皆與常人同。違者杖一百、還俗。若僧道衣服。止許用紬絹布疋。不得用紵絲綾羅。違者笞五十、還俗。衣服入官。其袈裟道服。不在禁限。

1779議准。查罪犯刺字之處。均係律例內明載有刺字字樣者。始應遵照刺字。如搶竊發冢窩盜等項罪犯。有杖徒軍流之不同。而本例皆應刺字。蓋此等匪徒。易蹈故智。一經明刺事由。使 共知曉。便於防範也。又如死罪內、惟強盜及拒捕殺人等犯。例應先行刺字。若尋常 毆戲誤殺人案件。即例免刺字。是同一死罪。而有應刺不應刺之各殊。今查煙瘴改發極邊之犯。恐與新疆改發內地、及本例應發極邊者。易相牽混。特刺煙瘴改發字樣。以示區別。並非本例應刺事由者可比。至忤逆擬軍一項。雖係實發煙瘴。既與新疆改遣內地者不同。又與煙瘴發極邊人犯各異。故原定條例內。並無刺字之文。自應照例毋庸刺字。

議准。查罪犯刺字之處。均係律例內明載有刺字字樣者。始應遵照刺字。如搶竊發冢窩盜等項罪犯。有杖徒軍流之不同。而本例皆應刺字。蓋此等匪徒。易蹈故智。一經明刺事由。使 共知曉。便於防範也。又如死罪內、惟強盜及拒捕殺人等犯。例應先行刺字。若尋常 毆戲誤殺人案件。即例免刺字。是同一死罪。而有應刺不應刺之各殊。今查煙瘴改發極邊之犯。恐與新疆改發內地、及本例應發極邊者。易相牽混。特刺煙瘴改發字樣。以示區別。並非本例應刺事由者可比。至忤逆擬軍一項。雖係實發煙瘴。既與新疆改遣內地者不同。又與煙瘴發極邊人犯各異。故原定條例內。並無刺字之文。自應照例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9

宗室犯事到官。無論承審者何官。俱先將該宗室摘去頂戴。與平民一體長跪聽審。俟結案時、如實係無干。仍分別奏咨給還頂戴。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四年遵旨定。]

條例/tiaoli 23

斷付死者之財產。遇赦不得免追。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727議准。嗣後刑部行提人犯。行令八旗內務府五城順天府。務照定例。於文到之日。即行查送過部。如人犯或有他故。即行報明。如有越三日不送到部。並不報明不到情由。即將該管官照例叅處。其刑部各司提人。於行文之日。即開明人犯旗分姓名。知會司務。令登記號簿。於三日內按簿查喚。儻人犯已到。而胥役人等勒索不行放入者。該司務察出。即行呈堂。照例嚴加治罪。如該司務徇隱不究。經受勒之人告發。將該司務一併照例叅處。又諭。嗣後凡有緝拏人犯之處。各該衙門即速行文。不得稽遲時刻。儻文到之日。彼處奉行不力。以致兔脫。責有攸歸。著將此旨內外通行。

議准。嗣後刑部行提人犯。行令八旗內務府五城順天府。務照定例。於文到之日。即行查送過部。如人犯或有他故。即行報明。如有越三日不送到部。並不報明不到情由。即將該管官照例叅處。其刑部各司提人。於行文之日。即開明人犯旗分姓名。知會司務。令登記號簿。於三日內按簿查喚。儻人犯已到。而胥役人等勒索不行放入者。該司務察出。即行呈堂。照例嚴加治罪。如該司務徇隱不究。經受勒之人告發。將該司務一併照例叅處。又諭。嗣後凡有緝拏人犯之處。各該衙門即速行文。不得稽遲時刻。儻文到之日。彼處奉行不力。以致兔脫。責有攸歸。著將此旨內外通行。

1783議准。營兵保甲詐贓。與蠹役有閒。均免刺字。又議准。搶竊等犯。私自銷毀刺字。遇 赦寬免。查其所毀之字。將來復犯應得 計者。仍行補刺。其例免 計者。毋庸補刺。

議准。營兵保甲詐贓。與蠹役有閒。均免刺字。又議准。搶竊等犯。私自銷毀刺字。遇 赦寬免。查其所毀之字。將來復犯應得 計者。仍行補刺。其例免 計者。毋庸補刺。

條例/tiaoli 10

凡宗室覺羅婦女。出名具控案件。除係呈送忤逆。照例訊辦外。其餘概不准理。如有擅受。照例叅處。儻實有冤抑。許令成丁弟兄子姪、或母家至戚抱告。無親丁者。令其家人抱告。官為審理。如審係虛誣。罪坐抱告之人。若婦女自行出名刁控。或令人抱告後。復自行赴案逞刁。及擬結後瀆控者。無論所控曲直。均照違制律治罪。有夫男者罪坐夫男。無夫男者罪坐本身。折罰錢糧。 [謹案此條道光六年定。]

律/lü 186 | Shizhan tianxiang 失占天象

凡天文如日月五緯二十八宿之屬。垂象。如日重輪。及日月珥蝕。景星彗孛之類。欽天監官失於占候奏聞者。杖六十。

條例/tiaoli 24

刑部現審案內。凡行追贓罰贓變贓贖銀兩。承追各官。俱各定限一年追完。如逾限不行追交。該部即行查叅。將承追各官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十年定。]

1749奉旨。向來所定會議限期。雖視部文繁簡。但尚有過多之處。以致諸多遲緩。著軍機大臣另行詳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奏。查定例各部科鈔咨呈事件。在本部題覆者。正限十日。餘限十日。行查會稿各部院 衙門者。正限三十日。餘限十五日。戶刑二部。各加十日。限二十日者。餘限二十日。限四 十日者。亦餘限二十日。俱現在遵行。嗣後各部院衙門事件。正限十日者。減餘限五日。共限十五日。正限二十日者。正限餘限。各減五日。共限三十日。正限三十日者。減正限十日。 連餘限十五日。共三十五日。正限四十日者。減正限十日。再減餘限五日。共四十五日。儻再有逾限不結之案。即按例查叅議處等因具奏。奉旨。此所議各部院議覆限期。因向來定有正限。又有餘限。是以照例酌減。朕思正限餘限。名雖不同。其實則在餘限內完結者。與未出正限之案。一例免議。而各部院辦理案件。又少肯在正限內趕辦完結。則又何必多設名目。列為章程。 非所謂政尚簡要也。嗣後各部事件。在本部題結者。吏禮兵工等部及各衙門。俱定限二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三十日。行查會稿。係吏禮兵工及各衙門主稿者。定限四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五十日。內所會各衙門。各定限五日。戶刑二部。各定限十日。逾限即行叅處。如此限期既歸畫一。不致怠玩逾時。亦不致草率了事。各部院大臣。其務靖共率屬。體時亮天工之意。以副咸釐庶績之治。

奉旨。向來所定會議限期。雖視部文繁簡。但尚有過多之處。以致諸多遲緩。著軍機大臣另行詳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奏。查定例各部科鈔咨呈事件。在本部題覆者。正限十日。餘限十日。行查會稿各部院 衙門者。正限三十日。餘限十五日。戶刑二部。各加十日。限二十日者。餘限二十日。限四 十日者。亦餘限二十日。俱現在遵行。嗣後各部院衙門事件。正限十日者。減餘限五日。共限十五日。正限二十日者。正限餘限。各減五日。共限三十日。正限三十日者。減正限十日。 連餘限十五日。共三十五日。正限四十日者。減正限十日。再減餘限五日。共四十五日。儻再有逾限不結之案。即按例查叅議處等因具奏。奉旨。此所議各部院議覆限期。因向來定有正限。又有餘限。是以照例酌減。朕思正限餘限。名雖不同。其實則在餘限內完結者。與未出正限之案。一例免議。而各部院辦理案件。又少肯在正限內趕辦完結。則又何必多設名目。列為章程。 非所謂政尚簡要也。嗣後各部事件。在本部題結者。吏禮兵工等部及各衙門。俱定限二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三十日。行查會稿。係吏禮兵工及各衙門主稿者。定限四十日。戶刑二部。定限五十日。內所會各衙門。各定限五日。戶刑二部。各定限十日。逾限即行叅處。如此限期既歸畫一。不致怠玩逾時。亦不致草率了事。各部院大臣。其務靖共率屬。體時亮天工之意。以副咸釐庶績之治。

1788議准。搶奪案內斬絞等犯。面上刺兇犯二字。至軍遣人犯。仍刺搶奪事由。

議准。搶奪案內斬絞等犯。面上刺兇犯二字。至軍遣人犯。仍刺搶奪事由。

條例/tiaoli 11

凡宗室覺羅。除犯笞杖枷。及初犯軍流徒。或再犯徒罪。或先經犯徒。後犯流罪。仍由宗人府照例分別折罰責打圈禁外。如有二次犯流。或一次犯徒。一次犯軍。或三次犯徒者。均擬實發盛京。如二次犯徒。一次犯流。或一次犯流。一次犯軍者。均擬實發吉林。如二次犯軍。或三次犯流。或犯至遣戍之罪者。均擬實發黑龍江。若宗室釀成命案。按律應擬斬絞監候者。宗人府會同刑部。先行革去宗室頂戴。照平人一律問擬斬絞。分別實緩。仍由宗人府進呈黃冊。 [謹案此條道光五年定。]

條例/tiaoli 25

刑部現審案內、違例入官住房鋪面各項房屋。 於定案後徑咨戶部辦理。刑部毋庸估變。 [謹案此條道光五年定。]

1815諭。本日報到。各衙門俱有題本。惟刑部無具題之件。詢因本月二十七日係至聖先師誕辰。二十八日係庚辰干支。是以發報時未將刑名本章遞進等語。各衙門隨報題奏事件。自應以朕批閱之日為準。乃該部援照向例不理刑名日期。即於是日不將具題之本送閱。甚屬非是。在京刑部堂官。俱著察議。嗣後凡巡幸之時。在京問刑衙門。如遇不理刑名之日。應題應奏事件。總以遞至行在進呈日期為準。毋得拘泥在京發遞之日。致有舛誤。又諭。嗣後該部送閣進呈本章。立決本每日不得過八件。又諭。向來祈雨祈雪期內。俱不進立決本章。但祈雨祈雪。原為京畿附近而設。非概為直省致祈也。嗣後祈雨祈雪期內。若立決人犯。應在京處決者。著毋庸具奏。如係應在外省處決者。則奉旨之後。行文該省。計奉到時已相距日久。俱照常進本。著為令。再刑部議覆立決本章期限。亦覺太寬。著刑部酌議量減具奏。候旨遵行。又奉旨。向來刑部屆秋審時。因呈遞黃冊。遂將各項本章。減數呈遞。黃冊於進呈後留中。朕不時披覽。與每日閱看本章。兩不相妨。嗣後秋審時。刑部各項本章。著照常呈遞。毋庸減數。至每年開印後三日。刑部向不進本。著減去一日。於開印後第三日進紙張本。第四第五日進輕罪本。以後陸續如數呈進。其齋戒祭祀月朔日忌。並各項應行迴避。不進刑本及不進決本日期。亦應酌減。著刑部查明。開單具奏。候旨遵行。

諭。本日報到。各衙門俱有題本。惟刑部無具題之件。詢因本月二十七日係至聖先師誕辰。二十八日係庚辰干支。是以發報時未將刑名本章遞進等語。各衙門隨報題奏事件。自應以朕批閱之日為準。乃該部援照向例不理刑名日期。即於是日不將具題之本送閱。甚屬非是。在京刑部堂官。俱著察議。嗣後凡巡幸之時。在京問刑衙門。如遇不理刑名之日。應題應奏事件。總以遞至行在進呈日期為準。毋得拘泥在京發遞之日。致有舛誤。又諭。嗣後該部送閣進呈本章。立決本每日不得過八件。又諭。向來祈雨祈雪期內。俱不進立決本章。但祈雨祈雪。原為京畿附近而設。非概為直省致祈也。嗣後祈雨祈雪期內。若立決人犯。應在京處決者。著毋庸具奏。如係應在外省處決者。則奉旨之後。行文該省。計奉到時已相距日久。俱照常進本。著為令。再刑部議覆立決本章期限。亦覺太寬。著刑部酌議量減具奏。候旨遵行。又奉旨。向來刑部屆秋審時。因呈遞黃冊。遂將各項本章。減數呈遞。黃冊於進呈後留中。朕不時披覽。與每日閱看本章。兩不相妨。嗣後秋審時。刑部各項本章。著照常呈遞。毋庸減數。至每年開印後三日。刑部向不進本。著減去一日。於開印後第三日進紙張本。第四第五日進輕罪本。以後陸續如數呈進。其齋戒祭祀月朔日忌。並各項應行迴避。不進刑本及不進決本日期。亦應酌減。著刑部查明。開單具奏。候旨遵行。

tiaoli 條例

1799議准。發遣吉林甯古塔等處人犯。均刺吉林清漢字樣。

議准。發遣吉林甯古塔等處人犯。均刺吉林清漢字樣。

條例/tiaoli 12

凡宗室覺羅人等告訐之案。察其事不干己。顯係詐騙不遂者。所控事件。立案不行。仍將該原告咨送宗人府。照違制律杖一百。實行重責四十板。如妄捏干己情由聳准。迨提集人證質審。仍係訛詐不遂。串結捏控者。將該原告先行摘去頂戴。嚴行審訊。並究追主使教誘之犯。儻狡辯不承。先行板責訊問。審係控款虛誣。罪應斬絞者。照例請旨辦理。其餘無論詐贓多寡。己未入手。但經商謀捏控。不分首從。俱實發吉林安置。到配重責四十板。主使教誘及助勢之犯。無論軍民。不分首從。先行枷號三箇月。滿日俱發近邊充軍。旗人有犯。銷除旗檔。照民人一律辦理。其或所控得實。但審因串詐不遂。捏情圖准者。亦照此例定擬。不准以事出有因。量為援減。 [謹案此條道光九年遵旨定。]

條例/tiaoli 26

凡追贓人犯。除侵貪官吏。仍照例限監追外。其搶奪竊盜之贓。著地方官於定案之日。嚴行比追。如果力不能完。即將本犯治罪。隨時取結詳報。分別題咨豁免。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年定。]

1816奉旨。刑部查明不進刑名本及不進決本日期。開單呈覽。嗣後冊封妃嬪日。及朝審勾到日。俱准進刑名本。祭先蠶壇日。准進立決本。自小暑節至立秋日止。不進現審立決本。自大暑節至立秋日。再停進直隸山東山西河南盛京五省立決本。餘均照舊例行。

奉旨。刑部查明不進刑名本及不進決本日期。開單呈覽。嗣後冊封妃嬪日。及朝審勾到日。俱准進刑名本。祭先蠶壇日。准進立決本。自小暑節至立秋日止。不進現審立決本。自大暑節至立秋日。再停進直隸山東山西河南盛京五省立決本。餘均照舊例行。

條例/tiaoli 1

占候天象。欽天監設觀星臺。令天文生分班晝夜觀望。或有變異。開具揭帖呈堂上官。當奏聞者。隨即具奏。 [謹案此條係原例。]

1800議准。尋常遣犯脫逃被獲。例無刺字明文。嗣後洋盜案內問擬發遣之犯。在配脫逃被獲。除甘心從盜發遣者。仍照免死盜犯例正法外。其有並非甘心從盜。實係擄捉過船、逼令入夥、隨同上盜發遣者。即照平常發遣人犯脫逃被獲例。遞回原遣處枷責管束。毋庸刺字。

議准。尋常遣犯脫逃被獲。例無刺字明文。嗣後洋盜案內問擬發遣之犯。在配脫逃被獲。除甘心從盜發遣者。仍照免死盜犯例正法外。其有並非甘心從盜。實係擄捉過船、逼令入夥、隨同上盜發遣者。即照平常發遣人犯脫逃被獲例。遞回原遣處枷責管束。毋庸刺字。

條例/tiaoli 13

已革宗室之紅帶。已革覺羅之紫帶。除有犯習教等重情。另行奏明辦理外。其有犯尋常杖枷徒流軍及斬絞等罪。交刑部照旗人例一體科斷。應銷檔者免其銷檔。仍准繫本身帶子。 [謹案此條道光十九年改定。]

條例/tiaoli 27

州縣有盜劫庫項。除失事之員照數補還者。毋庸另議外。或本人身故產絕。力難完繳者。即照州縣虧空之例。令該管上司分賠。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五年定。]

律/lü 76 | Zhaoshua wenjuan 照刷文卷

凡照刷有司有印信衙門文卷。可完不完。遲一宗二宗。吏典笞一十。三宗 至五宗。笞二十。每五宗加一等。罪止笞四十。府州縣首領官。及倉庫務場局所河泊等官。非吏典可比。各減一等。失錯。漏使印信不簽姓名之類。及漏報卷宗本多。而不送照刷。一 宗。吏典笞二十。二宗三宗笞三十。每三宗加一等。罪止笞五十。府州縣首領官。及倉庫務 場局所河泊等官。各減一等。其府州縣正官巡檢。非首領官之比。一宗至五宗。罰俸一月。每五宗加一等。罰止三月。若文卷刷出。錢糧埋沒、刑名違枉等事。有所規避者。各從重論。 [謹案原文罰俸一十日。每五宗加一等。罰止一月。雍正三年改。又原註錢糧下不見下落四字。 刑名下不依正律四字。乾隆五年刪。]

律/lü 187 | Shushi wangyan huofu 術士妄言禍福

凡陰陽術士。不許於大小文武官員家妄言國家禍福。違者杖一百。其依經推算星命卜課。不在禁限。

1811議准。乾隆十五年奏定京師年幼竊匪章程。內載十三 以上犯竊。初犯笞責免刺。再犯杖責刺臂。犯該徒流以上。照例以成丁之年為始。計算問罪充發。是既稱成丁之年為始。則未成丁所犯之案。自不在 計之列。故自奏定章程。迄今數十餘年。凡十三 至十五 犯竊之案。再犯三犯。均杖責刺臂。即四犯五犯。亦係刺臂。蓋竊盜刺字。有關 計。年未及 犯竊。既不 計。即可毋庸分別再犯三犯刺面。用示矜恤幼稚之意。

議准。乾隆十五年奏定京師年幼竊匪章程。內載十三 以上犯竊。初犯笞責免刺。再犯杖責刺臂。犯該徒流以上。照例以成丁之年為始。計算問罪充發。是既稱成丁之年為始。則未成丁所犯之案。自不在 計之列。故自奏定章程。迄今數十餘年。凡十三 至十五 犯竊之案。再犯三犯。均杖責刺臂。即四犯五犯。亦係刺臂。蓋竊盜刺字。有關 計。年未及 犯竊。既不 計。即可毋庸分別再犯三犯刺面。用示矜恤幼稚之意。

條例/tiaoli 14

宗室覺羅及王公有吸食鴉片煙者。擬絞監候。由宗人府會同刑部進呈黃冊。 [謹案此條道光十九年定。]

條例/tiaoli 28

革漢軍官員。有應完款項。俱照定限著追。如為數多者。酌量展限完納。如逾限不完。即將該員解旗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七年遵旨定例。]

1814議准。竊盜計贓擬絞秋審緩決減軍之犯。左面刺竊盜二字。右面刺改發二字。又議准。嗣後由黑龍江吉林改發新疆回城各犯。面刺外遣二字。由黑龍江吉林改發極邊煙瘴人犯內未傷人盜首、聞拏投首者。窩家盜 聞拏投首者。又曾經傷人、及行劫二次以上之夥盜、聞拏投首者。又夥盜供出盜首所在、一年限內拏獲者。脫逃被獲。均應正法。面刺改遣二字。其餘改發極邊煙瘴各項。並改發足四千里人犯。均一體面刺改發二字。有應刺事由者。仍刺事由。又議准。竊盜刺字。原以分別次數。其有關 計者。自應仍刺竊盜字樣。如係逃流逃軍復竊、贓未滿貫。其罪止於加等調發。無關 計。止應按照尋常逃軍逃流加等調發之例。分別刺字。毋庸重刺事由。又議准。強盜情有可原免死發遣之犯。左面刺強盜清漢各二字。右面刺外遣清漢各二字。

議准。竊盜計贓擬絞秋審緩決減軍之犯。左面刺竊盜二字。右面刺改發二字。又議准。嗣後由黑龍江吉林改發新疆回城各犯。面刺外遣二字。由黑龍江吉林改發極邊煙瘴人犯內未傷人盜首、聞拏投首者。窩家盜 聞拏投首者。又曾經傷人、及行劫二次以上之夥盜、聞拏投首者。又夥盜供出盜首所在、一年限內拏獲者。脫逃被獲。均應正法。面刺改遣二字。其餘改發極邊煙瘴各項。並改發足四千里人犯。均一體面刺改發二字。有應刺事由者。仍刺事由。又議准。竊盜刺字。原以分別次數。其有關 計者。自應仍刺竊盜字樣。如係逃流逃軍復竊、贓未滿貫。其罪止於加等調發。無關 計。止應按照尋常逃軍逃流加等調發之例。分別刺字。毋庸重刺事由。又議准。強盜情有可原免死發遣之犯。左面刺強盜清漢各二字。右面刺外遣清漢各二字。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tiaoli 條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9

凡命案內減等發落人犯。應追埋葬銀兩。勒限三月追完。有物產可抵者。亦著於限內變交。如審係十分貧難者。量追一半。給付屍親收領。若限滿勘實力不能完。將該犯即行發配。一面取具地鄰親族甘結。該地方官詳請督撫覈實咨請豁免。如有隱匿發覺者。地鄰人等均照不應重律治罪。地方官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八年定。道光十二年。因疏通滯獄。改勒限三箇月追完為勒限一箇月追完。 ]

1815議准。凡有因竊擬徒人犯。在配在逃復竊、贓未至滿貫者。毋庸重刺事由。

議准。凡有因竊擬徒人犯。在配在逃復竊、贓未至滿貫者。毋庸重刺事由。

1732議准。發遣黑龍江地方之覺羅等。子孫生育甚蕃。有在彼披甲者。歷年久遠。覺羅等之子孫。或致難於查考。嗣後覺羅等有應行僉妻發遣者。俱免其發遣。永遠拘禁於該旗高牆之內。

議准。發遣黑龍江地方之覺羅等。子孫生育甚蕃。有在彼披甲者。歷年久遠。覺羅等之子孫。或致難於查考。嗣後覺羅等有應行僉妻發遣者。俱免其發遣。永遠拘禁於該旗高牆之內。

條例/tiaoli 1

部院各衙門。每月將未結科鈔事件。造冊公送六科。科鈔並見理事件。造冊咨送各道。勘對限期。有遲延違誤者叅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條例/tiaoli 1

習天文之人。若妄言禍福。煽惑人民者。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例。原載禁止師巫邪術門內。嘉慶六年移附此律。 ]

條例/tiaoli 30

緣事獲罪。應行查抄資產。而兄弟未經分產者。將所有產業查明。按其兄弟人數。分股計算。如家產值銀十萬。兄弟五人。每股應得二萬。止將本犯名下應得一股入官。其餘兄弟名下應得者。概行給予。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三年遵旨定例。]

1820議准。例稱銷毀刺字擬以枷杖。係指不應起除之字、自行銷毀、仍應補刺者而言。至遇赦減罪。例應官為起除之字。有犯自行銷毀者。止可酌量責懲。不依銷毀刺字本例科斷。

議准。例稱銷毀刺字擬以枷杖。係指不應起除之字、自行銷毀、仍應補刺者而言。至遇赦減罪。例應官為起除之字。有犯自行銷毀者。止可酌量責懲。不依銷毀刺字本例科斷。

1734諭。向來定例。宗室犯枷責罪者。俱准折贖。覺羅犯枷責罪。照平人例完結。朕思覺羅亦係宗室。悉照平人例處分。則宗室覺羅迥然各異。而與平人絕無辨別。又宗室犯枷責罪者。如概令折贖。伊等亦不知儆懼。嗣後宗室覺羅若犯枷責之罪。應酌其罪犯輕重。即在宗人府。或拘禁。或鎖禁。分別年限。期滿釋放。以抵其罪。庶覺羅處分。與平人有別。而宗室亦知儆戒。其如何酌量罪犯輕重。分定年限之處。著宗人府會同該部定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定。有職宗室覺羅。嗣後犯笞杖罪者。仍照定例會同各該部降罰治罪。其閒散宗室覺羅。嗣後有犯鞭笞罪者。分別鞭笞之數。革去每月應領錢糧。以抵其罪。笞一十二十者。革錢糧一月。三十者兩月。四十者三月。五十者四月。至鞭六十者六月。七十者七月。八十者八月。九十者十月。一百者一年。若犯徒罪者。均照八旗人等折枷號日期。分別拘禁。枷號二十日者。在宗人府拘禁四十日。二十五日者。拘禁五十日。三十日者。拘禁六十日。三十五日者。拘禁七十日。四十日者。拘禁八十日。其犯軍流等罪者。悉照旗人軍流應折枷號日期。在宗人府鎖禁。統俟滿日釋放。以抵其罪。

諭。向來定例。宗室犯枷責罪者。俱准折贖。覺羅犯枷責罪。照平人例完結。朕思覺羅亦係宗室。悉照平人例處分。則宗室覺羅迥然各異。而與平人絕無辨別。又宗室犯枷責罪者。如概令折贖。伊等亦不知儆懼。嗣後宗室覺羅若犯枷責之罪。應酌其罪犯輕重。即在宗人府。或拘禁。或鎖禁。分別年限。期滿釋放。以抵其罪。庶覺羅處分。與平人有別。而宗室亦知儆戒。其如何酌量罪犯輕重。分定年限之處。著宗人府會同該部定議具奏。欽此。遵旨議定。有職宗室覺羅。嗣後犯笞杖罪者。仍照定例會同各該部降罰治罪。其閒散宗室覺羅。嗣後有犯鞭笞罪者。分別鞭笞之數。革去每月應領錢糧。以抵其罪。笞一十二十者。革錢糧一月。三十者兩月。四十者三月。五十者四月。至鞭六十者六月。七十者七月。八十者八月。九十者十月。一百者一年。若犯徒罪者。均照八旗人等折枷號日期。分別拘禁。枷號二十日者。在宗人府拘禁四十日。二十五日者。拘禁五十日。三十日者。拘禁六十日。三十五日者。拘禁七十日。四十日者。拘禁八十日。其犯軍流等罪者。悉照旗人軍流應折枷號日期。在宗人府鎖禁。統俟滿日釋放。以抵其罪。

條例/tiaoli 2

各部院衙門。每月將已結未結科鈔事件。造冊分送六科。科鈔並見理事件。造冊分送各道。勘對限期。其各部註銷會稿事件。即於註銷冊內。將會稿衙門定議日期。逐一詳開。移會科道查覈。儻有遲延違限者察叅。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律/lü 188 | Ni fumu fu san 匿父母夫喪

凡聞父母若嫡孫承重。與父母同。及夫之喪。匿不舉哀者。杖六十徒一年。若喪制未終。釋服從吉。忘哀作樂。及叅與筵燕者。杖八十。若聞期親尊長喪。匿不舉哀者。亦杖八十。若喪制未終。釋服從吉者。杖六十。若官吏父母死、應丁憂。詐稱祖父母伯叔姑兄姊之喪、不丁憂者。杖一百。罷職役不敘。若父母現在。無喪詐稱有喪。或父母己殞。舊喪詐稱新喪者。與不丁憂罪同。有規避者、從其重者論。若喪制未終。冒哀從仕者。杖八十。亦罷職。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各與同罪。不知者不坐。其仕宦遠方丁憂者。以聞喪月日為始。奪情起 復者。不拘此律。

條例/tiaoli 31

凡內外官員名下應追因公覈減借欠等項。及該員本係分賠代賠。經地方官查明結報家產盡絕無力完繳者。俱照例題豁。毋庸再於同案各員名下攤追。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年遵旨定例。]

1824議准。異姓人序齒結拜弟兄。聚 至四十人以下。二十人以上。為首杖一百流三千里。此項流犯。本條例內、及起除刺字門內。均無刺字明文。不得率予刺字。

議准。異姓人序齒結拜弟兄。聚 至四十人以下。二十人以上。為首杖一百流三千里。此項流犯。本條例內、及起除刺字門內。均無刺字明文。不得率予刺字。

1735諭。古者刑不上大夫。蓋以維國體而勵臣節。國體不維。則無尊卑上下之分。臣節不勵。則大臣擁高爵大官。而有徒隸無恥之心。此賈誼所以諄切辨論也。朕欲風勵天下。使人各自愛。共敦節行。尤宜自大臣始。大臣有不自愛者。朕仍設廉恥以養之。庶幾動其天良。激勵鼓舞。嗣後三品以上大員。身罹罪譴。即奉旨革職拏問者。法司亦不得遽加刑訊。如有不得不用者。亦必請旨。將此永著為例。

諭。古者刑不上大夫。蓋以維國體而勵臣節。國體不維。則無尊卑上下之分。臣節不勵。則大臣擁高爵大官。而有徒隸無恥之心。此賈誼所以諄切辨論也。朕欲風勵天下。使人各自愛。共敦節行。尤宜自大臣始。大臣有不自愛者。朕仍設廉恥以養之。庶幾動其天良。激勵鼓舞。嗣後三品以上大員。身罹罪譴。即奉旨革職拏問者。法司亦不得遽加刑訊。如有不得不用者。亦必請旨。將此永著為例。

條例/tiaoli 3

在京各衙門。凡關繫錢糧刑名案件。每年八月內彙造印冊送京畿道刷卷。有遲誤者察叅。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條例/tiaoli 32

竊盜各案。查出盜賊名下資財什物。俱給事主收領。其盜劫之案。有已經獲犯、而原贓未能起獲。數在一百兩以內者。著落地方官罰賠。如數百兩至千兩以上者。令地方官罰賠十之一二。 [謹案此條乾隆六十年遵旨定例。]

tiaoli 條例

1826議准。 殺外姻緦麻尊長。與命案內謀故擬斬、情重難宥者不同。毋庸刺字。又議准。竊盜係罔顧行止。是以正身旗人犯竊。有玷旗籍。罪止杖笞。即應銷檔。但免刺字。至王府屬下包衣。究與正身旗人不同。初次犯竊。未便照正身銷除旗檔。亦未便與民人犯竊一律刺字。應毋庸銷除旗檔。仍免其刺字。

議准。 殺外姻緦麻尊長。與命案內謀故擬斬、情重難宥者不同。毋庸刺字。又議准。竊盜係罔顧行止。是以正身旗人犯竊。有玷旗籍。罪止杖笞。即應銷檔。但免刺字。至王府屬下包衣。究與正身旗人不同。初次犯竊。未便照正身銷除旗檔。亦未便與民人犯竊一律刺字。應毋庸銷除旗檔。仍免其刺字。

1736議准。嗣後覺羅有犯斬絞之罪者。仍入會審檔冊。以便復審。除此內如有可疑可矜、減等不致於死者。仍照原奏辦理外。如果係情實。仍禁高牆。聽候刑部具奏各犯情罪時。繕入情實罪犯覺羅之名次具奏。奉旨予句時。亦照宗室例交本族人等即行辦理。

議准。嗣後覺羅有犯斬絞之罪者。仍入會審檔冊。以便復審。除此內如有可疑可矜、減等不致於死者。仍照原奏辦理外。如果係情實。仍禁高牆。聽候刑部具奏各犯情罪時。繕入情實罪犯覺羅之名次具奏。奉旨予句時。亦照宗室例交本族人等即行辦理。

條例/tiaoli 4

各省彙題事件。統限開印後兩月具題。如有遲延。刑部隨本查叅。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三年定。]

條例/tiaoli 33

竊盜案內無主贓物。及一切不應給主之贓。如係金珠人薓等物。交內務府。銀錢及銅鐵鉛錫等項。有關鼓鑄者。交戶部。硫磺焰硝及甎石木植等物。有關營造者。交工部。洋藥及鹽酒等項。有關稅務者。交崇文門。其餘器皿衣飾及馬羸牲畜。一應雜貨。均行文都察院劄行該城御史。督同司坊官當堂估值變價。交戶部彙題。並將變價數目。報都察院及刑部查覈。儻有弊混及變價不完。由該御史查叅。 [謹案此條同治九年定。]

條例/tiaoli 1

內外官吏人等。例合丁憂者。務要經由本部。京官。具奏關給內府孝字號勘合。吏典人等。劄付順天府給引照回。在外官吏人等。移文知會所在官司給引回還。及移文原籍官司體勘明白。開寫是否承重祖父母。及嫡親父母。取具官吏里鄰人等結狀回報。如有詐冒。就便解部查實。仍以聞喪月日為始。不計閏、二十七箇月。服滿起復。若有過期不行。移文催取過部。果無事故。在家遷延者。咨送法司問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

1827議准。回民結夥三人以上、執持兇器毆人者。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毋庸刺字。又議准。山東竊賊。結夥三人持械行兇之犯。如在配脫逃被獲。仍發原配安置。毋庸加等調發。並免枷號刺字。

議准。回民結夥三人以上、執持兇器毆人者。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毋庸刺字。又議准。山東竊賊。結夥三人持械行兇之犯。如在配脫逃被獲。仍發原配安置。毋庸加等調發。並免枷號刺字。

1756諭。將軍清保將詢問宗室長智戳傷民人宋天祥身死緣由具奏。宗室分極貴重。迥非常人可比。理宜整飭行止。顧惜體面。似此卑汙有玷宗室之人。應較常人加倍治罪。方屬允協。著交清保將長智帶子褫去。拏送來京。交宗人府請旨。仍曉諭彼處宗室等。今因長智不顧體面。玷辱宗室。戳傷人命。將伊拏送京城治罪。嗣後有似此者。俱如此辦理。汝等俱係宗室。果能愛重行止。守分安常。朕必矜憫施恩。其行止卑賤。不思上進之人。既有玷宗室。復有何愛惜之處。朕必從重治罪。斷不姑息。汝等惟以長智為戒。各思己身尊重。守分而行。切不可入於惡習。將此旨詳悉曉諭。令其遵行。

諭。將軍清保將詢問宗室長智戳傷民人宋天祥身死緣由具奏。宗室分極貴重。迥非常人可比。理宜整飭行止。顧惜體面。似此卑汙有玷宗室之人。應較常人加倍治罪。方屬允協。著交清保將長智帶子褫去。拏送來京。交宗人府請旨。仍曉諭彼處宗室等。今因長智不顧體面。玷辱宗室。戳傷人命。將伊拏送京城治罪。嗣後有似此者。俱如此辦理。汝等俱係宗室。果能愛重行止。守分安常。朕必矜憫施恩。其行止卑賤。不思上進之人。既有玷宗室。復有何愛惜之處。朕必從重治罪。斷不姑息。汝等惟以長智為戒。各思己身尊重。守分而行。切不可入於惡習。將此旨詳悉曉諭。令其遵行。

條例/tiaoli 5

各省彙奏事件。該督撫於發摺後。將具奏日期報部存案備查。其應於年內具奏者。近省定於十二月初十日以內奏到。遠省定於二十日以內奏到。總不得過封印日期。其應於開印後具奏者。不得遲至二月。如有逾限。將該督撫交部察議。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二年定。]

條例/tiaoli 34

盜劫之案。查出盜犯名下資財什物。俱給事主收領。其有已經獲犯、而原贓未能起獲。數在一百兩以內者。著落地方官罰賠。如數百兩至千兩以上者、令地方官罰賠十分之一二。尋常竊案。不在此例。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改定。]

條例/tiaoli 2

內外官員。例合守制者。在內經由該部具題。關給執照。在外經由該撫照例題咨。回籍守制。京官取具同鄉官印結。外官取具原籍地方官印甘各結。將承重祖父母、及嫡親父母、與為所後父母、例應守制。開明呈報。如有詐冒。照律例治罪。俱以聞喪月日為始。在外旗員丁憂。以赴部驗到日為始。不計閏、二十七箇月。服滿起復。若服滿果無事故。在家遷延者。交該部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改定。乾隆元年吏部議准。外任旗員丁憂、亦以聞訃之日為始。將此條在外旗員二語節刪。]

1830議准。外遣改發之犯。均刺地名事由。原期與齊民有別。易於稽察。立法極為周密。惟緣坐被脅發遣人犯。例無刺字明文。茲伊 將軍。請將逆回案內發遣伊 為奴男犯。亦照例分別刺字。應將緣坐被脅為奴各犯。均於左面補刺緣坐或被脅字樣。右面刺伊 二字。以便識別。

議准。外遣改發之犯。均刺地名事由。原期與齊民有別。易於稽察。立法極為周密。惟緣坐被脅發遣人犯。例無刺字明文。茲伊 將軍。請將逆回案內發遣伊 為奴男犯。亦照例分別刺字。應將緣坐被脅為奴各犯。均於左面補刺緣坐或被脅字樣。右面刺伊 二字。以便識別。

條例/tiaoli 6

各省彙奏事件。該督撫於每年十月截數咨報各部及軍機處。均限十二月初閒咨齊。即由軍機大臣會同該部彙開清單。於年底先行具奏。仍交部分別覈議。照例具題。如該督撫等逾限不報。交部察議。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改定。]

1773諭。嗣後宗室覺羅。若原束黃紅帶被人毆傷。仍舊照例辦理。若不束帶被人毆傷。即照平人例辦理。

諭。嗣後宗室覺羅。若原束黃紅帶被人毆傷。仍舊照例辦理。若不束帶被人毆傷。即照平人例辦理。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3

官吏丁憂。除公罪不問外。其犯贓罪、及係官錢糧、依例勾問。 [謹案此條係原例。]

1831議准。逆回案內緣坐幼男。因其年太幼稚。故同母發遣。至十三 再行改撥。自應俟改撥之時。再行刺字。

議准。逆回案內緣坐幼男。因其年太幼稚。故同母發遣。至十三 再行改撥。自應俟改撥之時。再行刺字。

條例/tiaoli 7

各省軍流人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俱專咨報部。仍於年終逐案摘敘簡明事由。並聲明何司案呈。分別彙冊報部。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四年定。]

1783刑部審奏。宗室明定聽信伯父家奴楊天保之言。將應行入官絕產買充業主。希圖得利。問擬滿徒。於宗人府空房圈禁一年等因。奉旨。明定貪利妄控。實屬不知自愛。若僅照例圈禁一年。無以示儆。明定著革去頂戴。嗣後宗室有似此犯圈禁之罪者。即著革去頂戴。著為令。

刑部審奏。宗室明定聽信伯父家奴楊天保之言。將應行入官絕產買充業主。希圖得利。問擬滿徒。於宗人府空房圈禁一年等因。奉旨。明定貪利妄控。實屬不知自愛。若僅照例圈禁一年。無以示儆。明定著革去頂戴。嗣後宗室有似此犯圈禁之罪者。即著革去頂戴。著為令。

1652議准。凡贓罰銀。刑部按季造冊咨送戶部。專官管理。稽察完欠。直隸責成道員及推官。各省責成按察司及推官。統計歷年未完贓罰變價等銀。立限嚴催。逾限不完。照分數議處。每年察叅一次。

議准。凡贓罰銀。刑部按季造冊咨送戶部。專官管理。稽察完欠。直隸責成道員及推官。各省責成按察司及推官。統計歷年未完贓罰變價等銀。立限嚴催。逾限不完。照分數議處。每年察叅一次。

條例/tiaoli 4

文職官吏人等。若將遠年亡過父母。詐作新喪者。問發為民。若父母現在。詐稱死亡者。發邊外獨石等處充軍。其父母喪、計原籍程途。每千里限五十日。過限匿不舉哀。不離職役者。俱發邊外為民。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依律斷罪。不用此例。刪。 ]

1834議准。應發黑龍江等處、及停發新疆改發內地各犯。遇有脫逃。向係照尋常軍流人犯脫逃一例辦理者。毋庸面刺改發二字。

議准。應發黑龍江等處、及停發新疆改發內地各犯。遇有脫逃。向係照尋常軍流人犯脫逃一例辦理者。毋庸面刺改發二字。

條例/tiaoli 8

各省軍流人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俱聲明何司案呈。專咨報部。 [謹案此條道光四年改定。 ]

1808諭。嗣後關涉宗室事件。著管理宗人府王貝勒等。會同步軍統領衙門。將案犯何條。應即具奏。何條應按月彙奏。其有情節較輕。即可移咨宗人府照例懲處。毋庸奏聞。妥議章程具奏。當經宗人府等衙門酌議奏准。知照刑部。纂為定例。

諭。嗣後關涉宗室事件。著管理宗人府王貝勒等。會同步軍統領衙門。將案犯何條。應即具奏。何條應按月彙奏。其有情節較輕。即可移咨宗人府照例懲處。毋庸奏聞。妥議章程具奏。當經宗人府等衙門酌議奏准。知照刑部。纂為定例。

1655議准。贓罰變價。承追推官州縣官估勘不實者。各降職一級分賠。

議准。贓罰變價。承追推官州縣官估勘不實者。各降職一級分賠。

條例/tiaoli 5

凡在籍新選縣丞雜職等官。於領憑之時。有呈報丁憂終養等情。該地方官確查出具印結報部開缺。儻報部之後。有假捏等弊。別經發覺者。將捏報之員。照規避例革職。出結之地方官叅處。承辦之經承。照不首告律杖一百。至州同、州判、在部投供候選。及縣丞雜職等官、因事離任、赴部另補者。如掣籤之後。呈報丁憂。務令取具同鄉京官印結。呈明吏部開缺。仍行原籍地方官查明。出具印結報部存案。儻地方官並不確查。任聽書吏蒙混作弊。事發。將本員並出結之同鄉京官。及該地方官吏。俱照例議處治罪。 [謹案此條係雍正八年定例。乾隆五年刪。]

1837議准。緣坐逆犯。左面刺緣坐二字。右面刺伊 二字。係指逆案回犯實發伊 者而言。如係發駐防為奴。自毋庸另刺地名。應於左面刺緣坐二字。以便識別。

議准。緣坐逆犯。左面刺緣坐二字。右面刺伊 二字。係指逆案回犯實發伊 者而言。如係發駐防為奴。自毋庸另刺地名。應於左面刺緣坐二字。以便識別。

1814諭。宗室普庭准其減等。令回至盛京。在該處移居宗室公所。酌給房屋居住。嗣後緣事發遣宗室。其由盛京釋回者。即令回京。由吉林黑龍江釋回者。即令在盛京居住。著為令。

諭。宗室普庭准其減等。令回至盛京。在該處移居宗室公所。酌給房屋居住。嗣後緣事發遣宗室。其由盛京釋回者。即令回京。由吉林黑龍江釋回者。即令在盛京居住。著為令。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62諭。凡應追贓罪等項銀兩年久不完者。該管官察明果係家產盡絕。即行具題。將本犯入官。不必復行追銀。又題准。欠贓正犯身故。家產盡絕者。贓銀免追。妻亦免入官。

諭。凡應追贓罪等項銀兩年久不完者。該管官察明果係家產盡絕。即行具題。將本犯入官。不必復行追銀。又題准。欠贓正犯身故。家產盡絕者。贓銀免追。妻亦免入官。

條例/tiaoli 6

凡文武生員、及舉貢監生。遇本生父母之喪。期年內不許應嵗科兩考、及鄉會二試。其童生亦不許應府州縣及院試。有隱匿不報。蒙混干進者。事發。照匿喪例治罪。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三年定例。]

1838議准。祖父母父母呈首子孫懇求發遣一項人犯。以不得於親發遣。本無事由可刺。因調劑雲南省軍犯纂定新例。凡應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如盜犯投首等類。共十八條。其餘各項應發四省煙瘴人犯。無論例內載明改發實發。均以極邊足四千里為限。面刺煙瘴改發四字。奏請通行遵辦。此項人犯。係民人應發極邊煙瘴充軍者。即在新例其餘各項之內。自可遵循辦理。若旗人有犯擬遣。例不銷檔。向不與尋常遣犯一例刺字。嗣後凡有觸犯被呈發遣之犯。係民人、右面刺煙瘴改發四字。係旗人、毋庸刺字。

議准。祖父母父母呈首子孫懇求發遣一項人犯。以不得於親發遣。本無事由可刺。因調劑雲南省軍犯纂定新例。凡應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如盜犯投首等類。共十八條。其餘各項應發四省煙瘴人犯。無論例內載明改發實發。均以極邊足四千里為限。面刺煙瘴改發四字。奏請通行遵辦。此項人犯。係民人應發極邊煙瘴充軍者。即在新例其餘各項之內。自可遵循辦理。若旗人有犯擬遣。例不銷檔。向不與尋常遣犯一例刺字。嗣後凡有觸犯被呈發遣之犯。係民人、右面刺煙瘴改發四字。係旗人、毋庸刺字。

1819諭。近來宗室中。屢有不顧行檢干犯法紀之人。曡經訓誡。總未悛改。推原其故。皆因宗室犯事到官。向不跪訊。遂有所恃而不知畏憚。伊等既如此不知自重。朕挽除頹習。亦不能再援議親之典。嗣後宗室犯事到案。無論承審者何官。俱先將該宗室摘去頂戴。與平民一體長跪聽審。俟結案時如實係無干。仍奏明給還頂戴。似此稍示裁抑。庶共知戒懼。可冀犯法者日少也。

諭。近來宗室中。屢有不顧行檢干犯法紀之人。曡經訓誡。總未悛改。推原其故。皆因宗室犯事到官。向不跪訊。遂有所恃而不知畏憚。伊等既如此不知自重。朕挽除頹習。亦不能再援議親之典。嗣後宗室犯事到案。無論承審者何官。俱先將該宗室摘去頂戴。與平民一體長跪聽審。俟結案時如實係無干。仍奏明給還頂戴。似此稍示裁抑。庶共知戒懼。可冀犯法者日少也。

1723諭。直省命盜案件。主稿雖則刑部。然必由三法司等衙門公同確勘畫題。方行請旨。今刑部議覆被盜疏防。及人命失察等案。有該督撫未將所屬地方官弁報叅者。刑部於具題完結本尾聲明。行令查叅到日再議。嗣經該督撫有照例補叅。亦有援案請免者。止用咨覆。刑部再不具題。又不照會都察院大理寺衙門。是以部中姦猾胥吏。得以操縱其事。暗地招搖。有部費者。則為援引輕例。且有竟將咨文沈匿。日久潛消者。如無部費。雖督撫聲明在所可寬。不准邀免。欺隱蒙混。事同議異。敕下刑部。嗣後凡三法司會議案件。本尾帶及行令補叅者。 督撫咨覆刑部。其或處分。或寬免。作何完結之後。令刑部知會畫題衙門。公同刷卷。如此則胥役不得萌逞故智。上下其手矣。

諭。直省命盜案件。主稿雖則刑部。然必由三法司等衙門公同確勘畫題。方行請旨。今刑部議覆被盜疏防。及人命失察等案。有該督撫未將所屬地方官弁報叅者。刑部於具題完結本尾聲明。行令查叅到日再議。嗣經該督撫有照例補叅。亦有援案請免者。止用咨覆。刑部再不具題。又不照會都察院大理寺衙門。是以部中姦猾胥吏。得以操縱其事。暗地招搖。有部費者。則為援引輕例。且有竟將咨文沈匿。日久潛消者。如無部費。雖督撫聲明在所可寬。不准邀免。欺隱蒙混。事同議異。敕下刑部。嗣後凡三法司會議案件。本尾帶及行令補叅者。 督撫咨覆刑部。其或處分。或寬免。作何完結之後。令刑部知會畫題衙門。公同刷卷。如此則胥役不得萌逞故智。上下其手矣。

1665覆准。凡贓 罪流徒笞杖等犯。若因家產盡絕。即令入官。較之原罪反重。仍照原罪的決。免其入官。 又覆准。凡貪官蠹役贓罰銀。果家產盡絕不能完納。在赦前者。免其入官。在赦後者。仍將本犯入官。

覆准。凡贓 罪流徒笞杖等犯。若因家產盡絕。即令入官。較之原罪反重。仍照原罪的決。免其入官。 又覆准。凡貪官蠹役贓罰銀。果家產盡絕不能完納。在赦前者。免其入官。在赦後者。仍將本犯入官。

條例/tiaoli 7

凡內外大小官員。遇父之生母病故。父已先故。又無父之同母伯叔。及父同母伯父之子。准其回籍治喪。其本身出繼為人後者。遇本生父母之喪。令其回籍守制。除路程外。俱定限一年。限滿咨部赴補。其匿喪不報。及無喪詐稱有喪、舊喪詐稱新喪、規避者。革職。若文武生童、及舉貢監生。遇生祖母並本生父母之喪。例應治喪及守制者。期年內俱不許應試。有隱匿不報。蒙混干進者。事發。照匿喪律治罪。其月課等試無關功名棄取者。不在此例。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增改。]

1840議准。本夫捉姦殺死犯姦有服尊長之案。若非登時。又非姦所。如係本宗期功尊長。均照卑幼故殺尊長本律、擬斬立決。此項人犯。例得夾籤減流。與情重斬絞人犯應行刺字者不同。毋庸先行刺字。又議准。竊盜 計以刺字為坐。而三犯竊盜。律例均無作何刺字明文。細繹例意。竊盜 計。至三犯而止。三犯計贓問擬軍流後復犯行竊。其科罪別有專條。是三犯毋庸重刺。律例雖未明言。其意已可概見。檢查成案。有三犯刺右面式樣。惟例無明文。且三犯刺字。無關 計。嗣後竊盜初犯再犯。既經分別刺字之後。三犯時即按照事由相同、毋庸重刺之例辦理。於竊盜之 計。既無格礙。揆之律例三犯不言刺字之意。亦覺相符。辦理庶歸畫一。

議准。本夫捉姦殺死犯姦有服尊長之案。若非登時。又非姦所。如係本宗期功尊長。均照卑幼故殺尊長本律、擬斬立決。此項人犯。例得夾籤減流。與情重斬絞人犯應行刺字者不同。毋庸先行刺字。又議准。竊盜 計以刺字為坐。而三犯竊盜。律例均無作何刺字明文。細繹例意。竊盜 計。至三犯而止。三犯計贓問擬軍流後復犯行竊。其科罪別有專條。是三犯毋庸重刺。律例雖未明言。其意已可概見。檢查成案。有三犯刺右面式樣。惟例無明文。且三犯刺字。無關 計。嗣後竊盜初犯再犯。既經分別刺字之後。三犯時即按照事由相同、毋庸重刺之例辦理。於竊盜之 計。既無格礙。揆之律例三犯不言刺字之意。亦覺相符。辦理庶歸畫一。

1825議奏。嗣後宗室覺羅犯笞杖罪者。除無心詿誤。仍照例折罰養贍外。其審係不安本分者。按其應得笞杖罪名。在宗人府實行責打。不准折罰錢糧。其犯枷罪者。一日折圈二日。仍加責二十板。不准減圈禁日期。至初次犯徒流軍罪者。仍按所得罪名。照舊按數折責。不得因加責而減圈。其二次犯徒罪者。即加等照流三千里之例。加責三十板外。仍折圈二年。其有一次犯徒。一次犯流罪者。即加等照極邊煙瘴充軍之例。加責四十板外。仍折圈三年。其有二次犯流。及一次犯徒。一次犯軍。或三次犯徒者。均擬實發 盛京。其有二次犯徒。一次犯流。一次犯軍者。均擬實發吉林。其有二次犯軍。三次犯流者。均擬實發黑龍江。其犯至遣戍罪者。亦擬實發黑龍江。如有釀成命案者。宗人府會同刑部。先行革去宗室。照平人一律問擬斬絞。分別實緩。由刑部進呈黃冊。至兵民商賈。被宗室擾害訛詐。有顯迹見證可憑。並不據實呈控。如審係憑空 被詐。畏事隱忍。被詐之人。並無應得罪名者。應毋庸議。如係作姦犯科。致被宗室訛詐。又不據實呈控。審實各視其應得罪名加一等。至主使宗室訛詐者。仍照教誘宗室為非、及計贓各本律例、從重科斷。一併纂入則例。奉諭。向例宗室犯罪。止分別折罰圈禁。惟法輕則日久生玩。必應嚴定律令。庶辟以止辟。多所保全。嗣後犯笞杖軍流徒等罪。審係不安本分者。即照此次議定科條。分別加責定發。如有釀成命案。先行革去宗室。照平人一律問擬斬絞。分別實緩。其進呈黃冊。仍著由宗人府辦理。以示區別。至被詐之人。不據實呈訴者。按其有無應得罪名。分別辦理。即著纂入則例。永遠遵行。

議奏。嗣後宗室覺羅犯笞杖罪者。除無心詿誤。仍照例折罰養贍外。其審係不安本分者。按其應得笞杖罪名。在宗人府實行責打。不准折罰錢糧。其犯枷罪者。一日折圈二日。仍加責二十板。不准減圈禁日期。至初次犯徒流軍罪者。仍按所得罪名。照舊按數折責。不得因加責而減圈。其二次犯徒罪者。即加等照流三千里之例。加責三十板外。仍折圈二年。其有一次犯徒。一次犯流罪者。即加等照極邊煙瘴充軍之例。加責四十板外。仍折圈三年。其有二次犯流。及一次犯徒。一次犯軍。或三次犯徒者。均擬實發 盛京。其有二次犯徒。一次犯流。一次犯軍者。均擬實發吉林。其有二次犯軍。三次犯流者。均擬實發黑龍江。其犯至遣戍罪者。亦擬實發黑龍江。如有釀成命案者。宗人府會同刑部。先行革去宗室。照平人一律問擬斬絞。分別實緩。由刑部進呈黃冊。至兵民商賈。被宗室擾害訛詐。有顯迹見證可憑。並不據實呈控。如審係憑空 被詐。畏事隱忍。被詐之人。並無應得罪名者。應毋庸議。如係作姦犯科。致被宗室訛詐。又不據實呈控。審實各視其應得罪名加一等。至主使宗室訛詐者。仍照教誘宗室為非、及計贓各本律例、從重科斷。一併纂入則例。奉諭。向例宗室犯罪。止分別折罰圈禁。惟法輕則日久生玩。必應嚴定律令。庶辟以止辟。多所保全。嗣後犯笞杖軍流徒等罪。審係不安本分者。即照此次議定科條。分別加責定發。如有釀成命案。先行革去宗室。照平人一律問擬斬絞。分別實緩。其進呈黃冊。仍著由宗人府辦理。以示區別。至被詐之人。不據實呈訴者。按其有無應得罪名。分別辦理。即著纂入則例。永遠遵行。

1727議准。嗣後刑部現審事件。令承審司官。每於月底將所審案件。逐案開具簡明略節。並監犯名數。收監日期。造具清冊。其有行提應質人犯等項。不能依限完結者。將緣由一造入冊內。呈堂查覈。若有濫行監禁。及無故遲延不結者。即將該司官指名題叅。照例議處。若刑部不行題叅。或被科道糾叅。或別經發覺者。將堂官一併議處。其直省問刑各衙門。亦於每月一體造具清冊。呈報督撫查覈。如有濫禁等弊。即行題叅議處。儻督撫不行題叅。別經發覺。將督撫一併議處。

議准。嗣後刑部現審事件。令承審司官。每於月底將所審案件。逐案開具簡明略節。並監犯名數。收監日期。造具清冊。其有行提應質人犯等項。不能依限完結者。將緣由一造入冊內。呈堂查覈。若有濫行監禁。及無故遲延不結者。即將該司官指名題叅。照例議處。若刑部不行題叅。或被科道糾叅。或別經發覺者。將堂官一併議處。其直省問刑各衙門。亦於每月一體造具清冊。呈報督撫查覈。如有濫禁等弊。即行題叅議處。儻督撫不行題叅。別經發覺。將督撫一併議處。

1666覆准。凡侵盜錢糧贓重罪至死者。照例正法。所侵錢糧。勒限一年追完。如不完。將妻及未分家之子。並家口財產入官。其流罪以下所侵錢糧。限六 箇月追完。如不完。將本犯並妻及未分家之子流徙上陽堡。家口財產變價入官。若此等人犯 遇赦免罪追贓者。亦限一年追完。如限內不能完者。將本犯及妻並未分家之子。仍分別入官 流徙。

覆准。凡侵盜錢糧贓重罪至死者。照例正法。所侵錢糧。勒限一年追完。如不完。將妻及未分家之子。並家口財產入官。其流罪以下所侵錢糧。限六 箇月追完。如不完。將本犯並妻及未分家之子流徙上陽堡。家口財產變價入官。若此等人犯 遇赦免罪追贓者。亦限一年追完。如限內不能完者。將本犯及妻並未分家之子。仍分別入官 流徙。

條例/tiaoli 8

凡官員出繼為人後者。於起文赴部選補之時。即將本生三代姓氏存歿。一併開列。選補之後。即行知照該省。如有出仕之後。始行出繼歸宗者。即著該員取具本旗原籍印結。詳報咨部。改正三代。儻有臨時先謀出繼歸宗。豫為匿喪戀職地步者。一經發覺。將本官照匿喪例革職。不准原宥。扶同出結之旗籍各官。俱交該部照例議處。其扶同具結之鄰族。照不應重律杖八十。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年定例。]

1872議准。本年正月初四日。欽奉恩旨查辦斬絞及軍流以下人犯。照咸豐十一年章程辦理。惟竊盜一項。其情節有初犯再犯三犯之不同。其罪名亦有免 計不免 計之各異。向來歷屆欽奉恩詔查辦。有免罪不免刺者。有罪刺俱免者。並有將前刺之字酌擬起除者。現在竊盜罪名。較前加重。減等條款。亦較前從嚴。則分別免刺不免刺。即未便仍照舊章辦理。以致輕重未能畫一。自應明定章程。俾昭遵守。 一、初次行竊。罪應擬杖。到官在恩旨以前。免其杖罪。並免刺字。後再犯竊。仍以初犯論。一、初次行竊擬徒例准減等之犯。到官在恩旨以前。應准減杖。並免刺字。如再有犯。亦以初犯論。一、初次行竊擬徒。恭逢恩旨釋回。准其起除刺字。後再犯竊。亦以初犯論。一、初犯行竊已經論決。此次復犯行竊。罪在杖徒以下者。此指例准減等之徒罪而言。不准減者。不在其內。到官在恩旨以前。徒罪准其減杖。枷杖即予援免。均並免刺字。業已減免一次。前刺之字。不准起除。後再有犯。仍以再犯論。一、赦前行竊。已經論決。赦後復犯。應准免 計一次。係三犯者科以再犯。係再犯者科以初犯。前刺之字。均毋庸起除。一、赦前二次犯竊。已經論決。此次復犯行竊。罪在軍流以上者。無論到官在恩旨前後。均應不准援減。前刺之字。亦均不准起除。以上六係。係按照近年嚴懲竊盜條例。並叅用從前舊章擬定。一、赦前行竊。赦後事發到官者。仍應照例刺字。一、赦前行竊。尚未到官。赦後復竊。同時並發。自應前後 計科罪。將來有犯。仍以未經得免 計論。一、賊犯銷毀刺字。拒傷捕人。例應加等擬以徒流者。雖到官在恩旨以前。仍補刺銷毀之字。一、犯竊擬絞。遇赦減發極邊煙瘴充軍者。仍應照例刺字。以上四條。係道光十一年章程。仍照舊辦理。一、再犯三犯之賊。到官在恩旨以前。覈其現犯之罪。不准減等。或准減而到官在恩旨以後。仍應刺字者。無論從前所犯。應否准減。原刺之字。概不准起除。若現犯之罪。雖准減免。此次既免罪免刺。其前刺之字。亦不准起除。一、因竊擬徒例准減等之犯。在配在途脫逃。應免緝拏及僅擬杖責者。准其起除刺字。其不准減等軍流徒犯脫逃。例應仍發原配及從新拘役者。止免刺逃軍等字樣。前刺之字。俱毋庸起除。一、竊盜犯案。到官在本年 恩旨以前。若未經遇赦得免 計。今犯竊到官。按現犯罪名應准減免者。概免刺字。如從前犯竊。業經遇赦得免 計。此次罪雖減免。仍應照例刺字。將來再犯時。即不得免其 計。以上三條。係道光十一年舊章。酌量改定。

議准。本年正月初四日。欽奉恩旨查辦斬絞及軍流以下人犯。照咸豐十一年章程辦理。惟竊盜一項。其情節有初犯再犯三犯之不同。其罪名亦有免 計不免 計之各異。向來歷屆欽奉恩詔查辦。有免罪不免刺者。有罪刺俱免者。並有將前刺之字酌擬起除者。現在竊盜罪名。較前加重。減等條款。亦較前從嚴。則分別免刺不免刺。即未便仍照舊章辦理。以致輕重未能畫一。自應明定章程。俾昭遵守。 一、初次行竊。罪應擬杖。到官在恩旨以前。免其杖罪。並免刺字。後再犯竊。仍以初犯論。一、初次行竊擬徒例准減等之犯。到官在恩旨以前。應准減杖。並免刺字。如再有犯。亦以初犯論。一、初次行竊擬徒。恭逢恩旨釋回。准其起除刺字。後再犯竊。亦以初犯論。一、初犯行竊已經論決。此次復犯行竊。罪在杖徒以下者。此指例准減等之徒罪而言。不准減者。不在其內。到官在恩旨以前。徒罪准其減杖。枷杖即予援免。均並免刺字。業已減免一次。前刺之字。不准起除。後再有犯。仍以再犯論。一、赦前行竊。已經論決。赦後復犯。應准免 計一次。係三犯者科以再犯。係再犯者科以初犯。前刺之字。均毋庸起除。一、赦前二次犯竊。已經論決。此次復犯行竊。罪在軍流以上者。無論到官在恩旨前後。均應不准援減。前刺之字。亦均不准起除。以上六係。係按照近年嚴懲竊盜條例。並叅用從前舊章擬定。一、赦前行竊。赦後事發到官者。仍應照例刺字。一、赦前行竊。尚未到官。赦後復竊。同時並發。自應前後 計科罪。將來有犯。仍以未經得免 計論。一、賊犯銷毀刺字。拒傷捕人。例應加等擬以徒流者。雖到官在恩旨以前。仍補刺銷毀之字。一、犯竊擬絞。遇赦減發極邊煙瘴充軍者。仍應照例刺字。以上四條。係道光十一年章程。仍照舊辦理。一、再犯三犯之賊。到官在恩旨以前。覈其現犯之罪。不准減等。或准減而到官在恩旨以後。仍應刺字者。無論從前所犯。應否准減。原刺之字。概不准起除。若現犯之罪。雖准減免。此次既免罪免刺。其前刺之字。亦不准起除。一、因竊擬徒例准減等之犯。在配在途脫逃。應免緝拏及僅擬杖責者。准其起除刺字。其不准減等軍流徒犯脫逃。例應仍發原配及從新拘役者。止免刺逃軍等字樣。前刺之字。俱毋庸起除。一、竊盜犯案。到官在本年 恩旨以前。若未經遇赦得免 計。今犯竊到官。按現犯罪名應准減免者。概免刺字。如從前犯竊。業經遇赦得免 計。此次罪雖減免。仍應照例刺字。將來再犯時。即不得免其 計。以上三條。係道光十一年舊章。酌量改定。

1829諭。朕因宗室近來積習。往往以不干己事具控。藉端訛詐。降旨令軍機大臣會同宗人府刑部酌議條例具奏。茲據查明定例。分別從嚴酌議。嗣後宗室覺羅人等告訐之案。察其事不干己。顯係詐騙不遂者。該管衙門立案不行。仍將該原告咨送宗人府。照違制律杖一百。實行重責四十板。如敢妄捏干己情由聳准。及至提集人證質審。仍係訛詐不遂。串結捏控者。即將該原告先行摘去頂戴。嚴行審訊。並追究主使教誘之犯。儻狡辯不承。照例先行板責訊問。審係控款虛誣。除坐誣罪應斬絞者。仍照向例請旨辦理外。其餘誣控之案。無論詐贓多寡。已未入手。但經商謀捏控。不分首從。俱實發吉林安置。到配仍重責四十板。以示懲儆。其主使教誘以及添威助勢之犯。無分軍民人等。不分首從。均照例發近邊充軍。仍先加枷號三箇月。滿日再行發遣。係旗人照例銷除旗檔。一律辦理。即使所控得實。但因串詐不遂。捏情圖准者。亦即照此例定擬。不准以事出有因。量為援減。著宗人府刑部即各纂入例冊。永遠遵行。

諭。朕因宗室近來積習。往往以不干己事具控。藉端訛詐。降旨令軍機大臣會同宗人府刑部酌議條例具奏。茲據查明定例。分別從嚴酌議。嗣後宗室覺羅人等告訐之案。察其事不干己。顯係詐騙不遂者。該管衙門立案不行。仍將該原告咨送宗人府。照違制律杖一百。實行重責四十板。如敢妄捏干己情由聳准。及至提集人證質審。仍係訛詐不遂。串結捏控者。即將該原告先行摘去頂戴。嚴行審訊。並追究主使教誘之犯。儻狡辯不承。照例先行板責訊問。審係控款虛誣。除坐誣罪應斬絞者。仍照向例請旨辦理外。其餘誣控之案。無論詐贓多寡。已未入手。但經商謀捏控。不分首從。俱實發吉林安置。到配仍重責四十板。以示懲儆。其主使教誘以及添威助勢之犯。無分軍民人等。不分首從。均照例發近邊充軍。仍先加枷號三箇月。滿日再行發遣。係旗人照例銷除旗檔。一律辦理。即使所控得實。但因串詐不遂。捏情圖准者。亦即照此例定擬。不准以事出有因。量為援減。著宗人府刑部即各纂入例冊。永遠遵行。

1819諭。御史蔣雲寬奏申明減等章程一摺。各省軍流人犯。遇有減等恩旨。該督撫等自應迅速辦理。乃近日外省辦理遲延。且有遺漏。殊乖矜恤之意。此次恩詔內查辦減等。著各督撫將軍都統府尹等飭屬查明。按限造冊報部。並聲明接奉部文日期。儻逾定限。該部照例查叅。仍令各督撫等取具各屬並無遺漏印結報部備查。再各省軍流人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向來均不報部。遇有別案牽涉。輾轉行查。徒延時日。嗣後俱著專咨報部。年終仍造冊彙報。以憑稽覈。

諭。御史蔣雲寬奏申明減等章程一摺。各省軍流人犯。遇有減等恩旨。該督撫等自應迅速辦理。乃近日外省辦理遲延。且有遺漏。殊乖矜恤之意。此次恩詔內查辦減等。著各督撫將軍都統府尹等飭屬查明。按限造冊報部。並聲明接奉部文日期。儻逾定限。該部照例查叅。仍令各督撫等取具各屬並無遺漏印結報部備查。再各省軍流人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向來均不報部。遇有別案牽涉。輾轉行查。徒延時日。嗣後俱著專咨報部。年終仍造冊彙報。以憑稽覈。

1667題准。推官已經奉裁。贓罰銀責成知府管理。

題准。推官已經奉裁。贓罰銀責成知府管理。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874議准。陝西省籤匪會匪罪應鎖繫之犯。限滿釋放。故態復萌。迨經拏獲。是否著名積匪。他處曾否犯案。無從究詰。嗣後此項鎖繫各犯。徒罪以上。各於右面分別深刺籤匪會匪字樣。杖罪以下。於右臂刺字。其有再犯者。徒罪以下。各於左面再行刺字。

議准。陝西省籤匪會匪罪應鎖繫之犯。限滿釋放。故態復萌。迨經拏獲。是否著名積匪。他處曾否犯案。無從究詰。嗣後此項鎖繫各犯。徒罪以上。各於右面分別深刺籤匪會匪字樣。杖罪以下。於右臂刺字。其有再犯者。徒罪以下。各於左面再行刺字。

1839諭。宗人府奏銷除旗檔之紅帶子紫帶子。犯係尋常罪名。請毋庸革去帶子一摺。又另片奏道光五年會議宗室事宜。有釀成命案革去宗室之條。與從前例意不符。請改為革去宗室頂戴等語。著宗人府會同刑部。悉心妥議。明定章程具奏。至此次因案銷檔之紅帶子訥爾和。著仍准其繫束紅帶。照例辦理。

諭。宗人府奏銷除旗檔之紅帶子紫帶子。犯係尋常罪名。請毋庸革去帶子一摺。又另片奏道光五年會議宗室事宜。有釀成命案革去宗室之條。與從前例意不符。請改為革去宗室頂戴等語。著宗人府會同刑部。悉心妥議。明定章程具奏。至此次因案銷檔之紅帶子訥爾和。著仍准其繫束紅帶。照例辦理。

1822諭。御史朱為弼奏請飭刪各部冊籍一摺。各直省彙送六部冊籍。日積日多。往往名實不符。俱成具文。無關政要。而胥吏等乘機舞弊。轉致難於稽查。自應酌加刪減。以歸簡易。著六部堂官。各將外省造送該衙門冊籍。逐一查明。分別 應存應刪。悉心妥議。開單奏明請旨。

諭。御史朱為弼奏請飭刪各部冊籍一摺。各直省彙送六部冊籍。日積日多。往往名實不符。俱成具文。無關政要。而胥吏等乘機舞弊。轉致難於稽查。自應酌加刪減。以歸簡易。著六部堂官。各將外省造送該衙門冊籍。逐一查明。分別 應存應刪。悉心妥議。開單奏明請旨。

1673覆准。凡追比侵盜錢糧犯人贓私。如果家產盡絕不能完納。該督撫取結具題。免其追贓。並免其入官流徙。若家產未盡。徇庇捏結者。從重議處。其追贓限期。俱改限一年。

覆准。凡追比侵盜錢糧犯人贓私。如果家產盡絕不能完納。該督撫取結具題。免其追贓。並免其入官流徙。若家產未盡。徇庇捏結者。從重議處。其追贓限期。俱改限一年。

1737議准。嗣後內外大小官員出繼為人後者。遇本生父母亡故。概令回籍治喪。除路程外定限一年。限滿起文赴補。其在京各官。取具同鄉官印結。中書以上等官。呈明到部具題。其餘各官。呈明註冊。在外各官。取具原籍印結。知縣以上等官。督撫具題。其餘各官。咨部註冊。又在京候補、在外試用等官。遇有本生父母之喪。亦令取結具呈。回籍治喪。一年限滿。起文赴部補用。如有匿喪不報。以及無喪詐稱有喪、舊喪詐稱新喪、規避者。照律例分別治罪。

議准。嗣後內外大小官員出繼為人後者。遇本生父母亡故。概令回籍治喪。除路程外定限一年。限滿起文赴補。其在京各官。取具同鄉官印結。中書以上等官。呈明到部具題。其餘各官。呈明註冊。在外各官。取具原籍印結。知縣以上等官。督撫具題。其餘各官。咨部註冊。又在京候補、在外試用等官。遇有本生父母之喪。亦令取結具呈。回籍治喪。一年限滿。起文赴部補用。如有匿喪不報。以及無喪詐稱有喪、舊喪詐稱新喪、規避者。照律例分別治罪。

門第22 | Renming yi 人命一

門第三 | Mingli lü san 名例律三

1881諭。刑部奏各省軍流徒人犯。請仍復年終彙報舊例一摺。各省軍流徒人犯。向係年終彙報。嗣經停止。現在查辦減等。散漫無稽。各省未經造報者甚多。殊屬遲延。且恐有遺漏情事。非所以溥仁施而昭周密。其有因案牽涉之犯。亦以輾轉行查。辦理需時。嗣後著各省督撫將軍都統府尹等。仍照舊例。將遣軍流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除專咨報部外。均於年終逐案摘敘事由。並聲明何司案呈。造冊彙報。徒罪人犯。一體辦理。該部即纂入例冊遵行。並著各該省查照本年六月部定章程。迅即備錄各犯案由。分別官常犯。准減不准減。造冊聲敘名口總數。趕緊題咨報部。其已報各省有應行補報之犯。亦著一體迅速造報。毋再稽延。

諭。刑部奏各省軍流徒人犯。請仍復年終彙報舊例一摺。各省軍流徒人犯。向係年終彙報。嗣經停止。現在查辦減等。散漫無稽。各省未經造報者甚多。殊屬遲延。且恐有遺漏情事。非所以溥仁施而昭周密。其有因案牽涉之犯。亦以輾轉行查。辦理需時。嗣後著各省督撫將軍都統府尹等。仍照舊例。將遣軍流犯定地發配。及到配安置。除專咨報部外。均於年終逐案摘敘事由。並聲明何司案呈。造冊彙報。徒罪人犯。一體辦理。該部即纂入例冊遵行。並著各該省查照本年六月部定章程。迅即備錄各犯案由。分別官常犯。准減不准減。造冊聲敘名口總數。趕緊題咨報部。其已報各省有應行補報之犯。亦著一體迅速造報。毋再稽延。

1675覆准。凡應追贓銀。在直省者。該督撫責令府州縣官嚴追。在旗下者。該都統副都統責令佐領驍騎校等嚴追。如承追官遲延以致逾限不完者。督撫都統副都統題叅。送部議處。不行題叅送部者。一併議處。又議准。經徵經催贓贖錢糧。初叅州縣官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分者。罰俸六月。欠二分者。罰俸一年。欠三分者。降俸一級。欠四分者。降俸二級。欠五分者。降職一級。欠六分者。降職二級。欠七分者。降職三級。欠八分者。降職四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欠九分十分者革職。司道府直隸州官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分者。罰俸三月。欠二分者。罰俸六月。欠三分者。罰俸一年。欠四分者。降俸一級。欠五分者。降俸二級。欠六分者。降職一級。欠七分者。降職二級。欠八分者。降職三級。欠九分者。降職四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 欠十分者革職。巡撫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二分者。罰俸三月。欠三分者。罰俸六月。欠四分者。罰俸一年。欠五分者。降俸一級。欠六分者。降俸二級。欠七分者。降職一 級。欠八分以上者。降職二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署印官欠不及一分者。免議。欠一二分者。罰俸三月。欠三四分者。罰俸六月。欠五六分者。罰俸九月。欠七八分者。罰俸一 年。欠九分十分者。降一級調用。署印不及一月者。免議。叅後州縣官限一年內全完。司道府直隸州官限一年半。如不完。原欠不及一分者。罰俸一年。欠一二分者。降三級調用。欠三四分者。降四級調用。欠五六分者。降五級調用。欠七八分者。革職。巡撫限二年全完。如不完。原欠不及一分者。罰俸一年。欠一二分者。降二級調用。欠三四分者。降三級調用。欠五六分者。降四級調用。欠七八分者。降五級調用。欠九分十分者。革職。接徵接催官。以到任日為始。州縣官限一年催完。司道府直隸州官限一年半。巡撫限二年。如不能完。各照初叅例處分。又議准。侵盜錢糧官役。仍以命下之日為始。限一年追完。如不完。將本犯及妻未分家之子並家口財產。入官流徙。其旗下人亦照此例。流罪准折枷號鞭責。至官役貪贓銀兩應追入官者。亦照侵欺錢糧例遵行。承追官將犯人可變之家產。不行折變。或值多變少。或有需索掯勒等情。在外該督撫。旗下該都統副都統。指名題叅。從重議處。

覆准。凡應追贓銀。在直省者。該督撫責令府州縣官嚴追。在旗下者。該都統副都統責令佐領驍騎校等嚴追。如承追官遲延以致逾限不完者。督撫都統副都統題叅。送部議處。不行題叅送部者。一併議處。又議准。經徵經催贓贖錢糧。初叅州縣官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分者。罰俸六月。欠二分者。罰俸一年。欠三分者。降俸一級。欠四分者。降俸二級。欠五分者。降職一級。欠六分者。降職二級。欠七分者。降職三級。欠八分者。降職四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欠九分十分者革職。司道府直隸州官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分者。罰俸三月。欠二分者。罰俸六月。欠三分者。罰俸一年。欠四分者。降俸一級。欠五分者。降俸二級。欠六分者。降職一級。欠七分者。降職二級。欠八分者。降職三級。欠九分者。降職四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 欠十分者革職。巡撫欠不及一分者。停升督催。欠一二分者。罰俸三月。欠三分者。罰俸六月。欠四分者。罰俸一年。欠五分者。降俸一級。欠六分者。降俸二級。欠七分者。降職一 級。欠八分以上者。降職二級。俱帶罪督催。完日開復。署印官欠不及一分者。免議。欠一二分者。罰俸三月。欠三四分者。罰俸六月。欠五六分者。罰俸九月。欠七八分者。罰俸一 年。欠九分十分者。降一級調用。署印不及一月者。免議。叅後州縣官限一年內全完。司道府直隸州官限一年半。如不完。原欠不及一分者。罰俸一年。欠一二分者。降三級調用。欠三四分者。降四級調用。欠五六分者。降五級調用。欠七八分者。革職。巡撫限二年全完。如不完。原欠不及一分者。罰俸一年。欠一二分者。降二級調用。欠三四分者。降三級調用。欠五六分者。降四級調用。欠七八分者。降五級調用。欠九分十分者。革職。接徵接催官。以到任日為始。州縣官限一年催完。司道府直隸州官限一年半。巡撫限二年。如不能完。各照初叅例處分。又議准。侵盜錢糧官役。仍以命下之日為始。限一年追完。如不完。將本犯及妻未分家之子並家口財產。入官流徙。其旗下人亦照此例。流罪准折枷號鞭責。至官役貪贓銀兩應追入官者。亦照侵欺錢糧例遵行。承追官將犯人可變之家產。不行折變。或值多變少。或有需索掯勒等情。在外該督撫。旗下該都統副都統。指名題叅。從重議處。

律/lü 189 | Qiqin zhiren 棄親之任

凡祖父母父母年八十以上、及篤疾。別無以次侍丁。而棄親之任。及妄稱祖父母父母老疾。求歸入侍者。並杖八十。棄親者令歸養。候親終服闋降用。求歸者照舊供職。若祖父母父母及夫犯死罪。現被囚禁。而筵燕作樂者。罪亦如之。筵燕不必本家。並他家在內。

律/lü 293 | Mousha ren 謀殺人

凡謀或謀諸心。或謀諸人。殺人造意者斬。監候。從而加功者絞。監候。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殺訖乃坐。若未曾殺訖。而邂逅身死。止依同謀共毆人科斷。若傷而不死。造意者絞。監候。從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若謀而已行。未曾傷人者。造意為首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者同謀同行。各杖一百。但同謀者雖不同行。皆坐。其造意者。通承已殺已傷已行三項。身雖不行。仍為首論。從者不行。減行而不加功者一等。若因而得財者。同強盜不分首從論皆斬。行而不分贓。及不行又不分贓。皆仍依謀殺論。

律/lü 6 | Yingyizhe zhi fuzu youfan 應議者之父祖有犯

凡應八議者之祖父母父母妻及子孫犯罪。實封奏聞取旨。不許擅自勾問。若奉旨推問者。開具所犯及應議之狀。先奏請議。議定奏聞。取自上裁。若皇親國戚、及功臣八議之中。親與功為最重。之外祖父母、伯叔父母、姑、兄弟、姊妹、女壻、兄弟之子、若四五品文武官之父母妻、未受封者。及應合襲廕子孫犯罪。從有司依律追問。議擬奏聞。取自上裁。其始雖不必叅提。其終亦不許擅決。猶有體恤之意也。其犯十惡反逆緣坐及姦盜殺人受財枉法者。許徑決斷。不用此取旨及奏裁之律。其餘親屬奴僕、管莊佃甲、倚勢虐害良民、陵犯官府者。事發聽所在官司。徑自提問。加常人罪一等。非倚勢而犯。不得概行加等。止坐犯人。不必追究其本主。不在上請之律。若各衙門追問之際。占恡不發者。並聽當該官司實封奏聞區處。謂有人於本管衙門告發。差人句問。其皇親國戚及功臣占恡不發出官者。並聽當該官司實封奏聞區處。

1883議准。各省京控之案。從前係由都察院會同步軍統領衙門。每年兩次將咨交未結各案。彙開清單奏催。近來僅據步軍統領衙門、每兩月將京控咨交數目具奏。知照刑部轉行各該省遵照。其都察院京控之案。並不知照刑部。即無從稽覈。近年各省辦理京控案件。有將已未完結數目。及未能審結緣由。每年分兩次彙奏者。亦有並不具奏者。殊不畫一。請飭各省督撫將軍都統府尹。查明京控交審案件。無論奏咨。每年將已未完結數目。分兩次彙開清單具奏。以歸畫一。並摘錄案由。註明交審月日。及將未結各案因何未能審結緣由。於每年兩次覆奏時。詳細聲明。分咨刑部。至都察院及步軍統領衙門每年接收京控之案。無論奏咨交審。均一律開單咨部。以憑稽覈。

議准。各省京控之案。從前係由都察院會同步軍統領衙門。每年兩次將咨交未結各案。彙開清單奏催。近來僅據步軍統領衙門、每兩月將京控咨交數目具奏。知照刑部轉行各該省遵照。其都察院京控之案。並不知照刑部。即無從稽覈。近年各省辦理京控案件。有將已未完結數目。及未能審結緣由。每年分兩次彙奏者。亦有並不具奏者。殊不畫一。請飭各省督撫將軍都統府尹。查明京控交審案件。無論奏咨。每年將已未完結數目。分兩次彙開清單具奏。以歸畫一。並摘錄案由。註明交審月日。及將未結各案因何未能審結緣由。於每年兩次覆奏時。詳細聲明。分咨刑部。至都察院及步軍統領衙門每年接收京控之案。無論奏咨交審。均一律開單咨部。以憑稽覈。

1676議准。凡侵盜錢糧人犯。家產未盡。地方官 徇庇捏結者。降四級調用。轉詳官降二級調用。督撫降一級留任。

議准。凡侵盜錢糧人犯。家產未盡。地方官 徇庇捏結者。降四級調用。轉詳官降二級調用。督撫降一級留任。

律/lü 77 | Mokan juanzong 磨勘卷宗

凡照磨所官磨勘出各衙門未完文卷。曾經布政司、按察司、照刷駮問遲錯。 經隔一季之後。錢糧不行徵追足備者。提調掌印官吏以未足之數十分為率。一分笞五十。每 一分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刑名造作等事。可完而不完。應改正而不改正者。過一季。笞四 十。一季後。每一月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若有隱漏已照刷過卷宗。不報磨勘者。一宗笞四十。每一宗加一等。罪止杖八十。事干錢糧者。 一宗杖八十。每一宗加一等。罪止杖一百。有所規避者。從重論。若官吏文書內或有稽遲未 行。或有差錯未改。聞知事發。將弔查旋補文案。未完將作已完。未改正捏作已改正。以避 遲錯者。錢糧計所增數。以虛出通關論。刑名等事。以增減官文書論。同僚若本管上司、知 而不舉。及扶同旋補作弊者同罪。不知情、及不同署文案者。不坐。 [謹案原文布政司三字。作監察御史。雍正三年改。]

tiaoli 條例

1686議准。凡官役贓罰侵欺挪移等項錢糧。係刑部題覆審擬應追者。俱令刑部行追。將追完銀兩。嵗底彙送戶部入庫收儲。

議准。凡官役贓罰侵欺挪移等項錢糧。係刑部題覆審擬應追者。俱令刑部行追。將追完銀兩。嵗底彙送戶部入庫收儲。

tiaoli 條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

官員祖父母父母及年七十。果無以次人丁。自願離職侍養者聽。親終服滿。方許求敘。 [謹案此條係原例。]

1700議准。嗣後一應錢糧米石。如有虧空。著落虧空官員追取。再有實係家產盡絕不能完納者。保題之日。著落嵗底以實係現在申報之上司追完。

議准。嗣後一應錢糧米石。如有虧空。著落虧空官員追取。再有實係家產盡絕不能完納者。保題之日。著落嵗底以實係現在申報之上司追完。

條例/tiaoli 1

凡勘問謀殺人犯。果有詭計陰謀者。方以造意論斬。下手助毆者。方以加功論絞。謀而已行。人贓現獲者。方與強盜同辟。毋得據一言為造謀。指助勢為加功。坐虛贓為得財。一概擬死。致傷多命。亦不得以被逼勉從。及尚未成傷。將加功之犯率行量減。

條例/tiaoli 1

凡滿洲蒙古漢軍官員軍民人等。除謀為叛逆殺祖父母父母親伯叔兄、及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外。凡犯死罪者。察其父祖並親伯叔兄弟、及其子孫陣亡者。准免死一次。本身出征負有重傷。軍前效力有據者。亦准免死一次。 [謹案此條順治十二年定例。原載犯罪免發遣律內。乾隆五年。移附此律。]

律/lü 78 | Tongliao dai panshu wenan 同僚代判署文案

凡應行上下官文書。而同僚官代判判日。署書名畫押。者。杖八十。 若因遺失同僚經手文案。而代為判署以補卷宗者。加一等。若於內事情有增減出入罪重者。 從重論。

條例/tiaoli 2

凡官員祖父母父母年七十以上。而子男俱仕在外。戶無以次人丁者。許回籍侍養。雖有兄弟。而篤疾不能侍奉。及母老雖有兄弟而同父異母者。亦俱准侍養。其父母至八十以上。雖家有次丁。而請歸養者亦聽。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701覆准。各省承審之案。俱扣除封印日期。承追之案。不扣除封印日 期。

覆准。各省承審之案。俱扣除封印日期。承追之案。不扣除封印日 期。

條例/tiaoli 2

凡謀財害命。照律擬斬立決外。其有因他事殺人後。偶見財物。因而取去者。必審其行兇挾何讎隙。有何證據。果係初無圖財之心。殺人後見有隨身衣物銀錢。為數無多。乘便取去者。將所得之財。倍追給主。仍各依本律科斷。若殺人後掠取家財。並知有藏蓄而取去者。審得實情。仍同強盜論罪。

條例/tiaoli 2

响馬強盜。雖曾出征負有重傷。及軍前效力有據。並父祖伯叔兄弟子孫陣亡。不得免議。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

凡應補應選人員。有親老情願終養者。於本省起文時。即具呈該地方官。轉詳咨部。在籍終養。若現任官員。有父母衰疾。迎養維艱。詳請終養者。必歷俸三年後。該督撫查明該員政務並無怠忽。倉穀錢糧並無虧空。取結具題。照例准其回籍終養。其或從前家有次丁。出仕後兄弟忽遭事故。無人奉侍者。該督撫取具原籍地方官印結具題。不拘年限。准其回籍終養。如歷俸未滿三年。親年雖老。兄弟別無事故。妄請終養者。俱照規避例革職。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1704議准。嗣後凡一應錢糧米石。虧空在三十九年定例以前者。止著落虧空官員追完。免其上司分賠。若虧空錢糧米石。雖在三十九年定例以前。而事發在三十九年以後者。如虧空官員家產盡絕。保題之日。仍應著落彼時嵗底盤查捏報保題銀米、實係現在之上司各官名下分賠。

議准。嗣後凡一應錢糧米石。虧空在三十九年定例以前者。止著落虧空官員追完。免其上司分賠。若虧空錢糧米石。雖在三十九年定例以前。而事發在三十九年以後者。如虧空官員家產盡絕。保題之日。仍應著落彼時嵗底盤查捏報保題銀米、實係現在之上司各官名下分賠。

條例/tiaoli 3

凡謀殺人已行。其人知覺奔逃。或跌失或墮水等項。雖未受傷。因謀殺奔脫。死於他所者。造意者滿流。為從滿杖。若其人迫於兇悍。當時失跌身死。原謀擬絞監候。為從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條例/tiaoli 3

打死人命。雖已身出征負有重傷。及軍前效力有據。仍照律擬罪。

條例/tiaoli 1

各部司員。有偷安偏執。故意推諉不行畫押者。該堂官即指名題叅。 其實有患病事故告假者。免其議處。若堂官徇情枉法。逼勒畫押。該司員密揭都察院。將該 堂官指名題叅。如有挾嫌誣告情弊。將該司員照例治罪。

條例/tiaoli 4

凡應補應選人員。有親老情願終養者。於本省起文時。即具呈該地方官。轉詳咨部。在籍終養。若現任官員祖父母父母年七十以上。家無次丁者。或有兄弟而篤疾不能侍養。及母老雖有兄弟而同父異母者。其父母年至八十以上。雖家有次丁。願請終養者。或出仕後兄弟忽遭事故。無人奉侍者。均不拘歷俸三年之限。該督撫查明該員倉穀錢糧並無虧空。任內並無詿誤。取具印結具題。俱准其回籍終養。候親終服滿之日。該督撫給咨赴部銓選。如有捏報借名詭避者。發覺之日。將呈請終養之員。按律究擬。並將出結各官。一併叅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元年將上三條併改定例。嘉慶六年。於無人奉侍者句下。增或繼父母已故。其本生父母老病。願請終養者三句。]

1707議准。凡有管民地方官員。借用官銀不能依限還完者。該督撫題叅。令其離任。限一年還完開復。若逾限不能還完。革職。旗員交與該旗催令還完。漢官交與該督撫催令還完。

議准。凡有管民地方官員。借用官銀不能依限還完者。該督撫題叅。令其離任。限一年還完開復。若逾限不能還完。革職。旗員交與該旗催令還完。漢官交與該督撫催令還完。

條例/tiaoli 4

凡圖財害命。應分別曾否得財定擬。其得財而殺死人命者。首犯與從而加功者。俱擬斬立決。不加功者。擬斬監候。不行而分贓者。照強盜免死減等例問發。傷人未死而已得財者。首犯擬斬立決。從而加功者。擬斬監候。不加功者。亦照例問發。不行而分贓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如未得財殺人為首者。擬斬監候。傷人為首者。擬絞監候。其為從加功不加功者。俱分別遞減。

條例/tiaoli 4

殺人重犯。應擬死罪者。如伊祖父伯叔兄弟子孫陣亡。仍於本內敘明陣亡情由具題。

條例/tiaoli 2

刑部遇有三法司會勘案件。 即知會都察院大理寺堂官。帶同屬員。至刑部衙門秉公會審。定案畫題。儻飾詞推故。竟無堂官到部者。即將該院寺堂官交部議處。 [謹案以上二條係雍正十一年定。]

律/lü 190 | Sangzang 喪葬職官庶民,三月而葬。

凡有尊卑喪之家。必須依禮定限安葬。若惑於風水。及託故停柩在家。經年暴露不葬者。杖八十。若棄毀化屍。又有本律。其從尊長遺言。將屍燒化。及棄置水中者。杖一百。從卑幼、並減二等。若亡沒遠方。子孫不能歸葬而燒化者。聽從其便。其居喪之家。修齋設醮。若男女混雜。所重在此。飲酒食肉者。家長杖八十。僧道同罪。還俗。

1708題准。凡代賠正項錢糧。俱不准十年續完。又覆准。行追官員借欠官庫銀兩。文職不完者離任。武職留任還完。

題准。凡代賠正項錢糧。俱不准十年續完。又覆准。行追官員借欠官庫銀兩。文職不完者離任。武職留任還完。

條例/tiaoli 5

凡圖財害命。應分別曾否得財定擬。其得財而殺死人命者。首犯與從而加功者。俱擬斬立決。不加功者。擬斬監候。不行而分贓者。改發黑龍江等處給披甲人為奴。傷人未死而己得財者。首犯擬斬立決。從而加功者。擬斬監候。不加功者。亦改發黑龍江等處為奴。不行而分贓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如未得財、殺人為首者。擬斬監候。從而加功者。擬絞監候。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未得財、傷人為首者。擬絞監候。從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

條例/tiaoli 5

強盜案內有護軍披甲閒散人等應正法者。如伊祖父伯叔兄弟子孫陣亡。並自身負有重傷。及軍前效力有據。仍於本內敘明陣亡效力情由具題。 [謹案此四條。係順治康熙年閒。欽奉諭旨。及題准事件。乾隆五年。纂為定例。]

條例/tiaoli 3

各省承辦叅案。 無論侵貪挪移。以及濫刑枉法等項。俱由臬司主稿。會同藩司審勘。招解督撫衙門覆審。儻司以事非己責。並不實心會鞫。或臬司因主稿在己。偏執自是。以致罪有出入者。該督撫即行查叅。交部分別議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九年定。 ]

門第13 | Mingli lü shisan 名例律十三

條例/tiaoli 6

凡圖財害命。得財而殺死人命者。首犯與從而加功者。俱擬斬決。不加功者。擬斬監候。不行而分贓者。改發黑龍江等處給披甲人為奴。未得財、殺人為首者。擬斬監候。從而加功者。擬絞監候。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傷人未死而己得財者。首犯擬斬監候。從而加功。如刃傷及折傷以上者。擬絞監候。傷非金刃、又非折傷者。發黑龍江等處給披甲人為奴。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行而分贓者。杖一百徒三年。未得財傷人為首者。擬絞監候。從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

條例/tiaoli 6

凡滿洲蒙古漢軍綠營官員軍民人等。有犯死罪。除十惡、侵盜錢糧、枉凡滿洲蒙古漢軍綠營官員軍民人等。有犯死罪。除十惡、侵盜錢糧、枉常赦所不原各項死罪。察其祖父及子孫陣亡者。准將陣亡確實事蹟。隨本聲敘。

tiaoli 條例

律/lü 79 | Zengjian guanwenshu 增減官文書

凡增減官文書內情節字樣者。杖六十。若有所規避。而增減者。杖罪以上。至徒流。各加規避本罪二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未施行者。於加罪上各減一等。規 避死罪者依常律。其當該官吏自有所避之罪。增減原定文案者。罪與規避同。若增減以避遲錯者。笞四十。若行移文書。誤將軍馬錢糧刑名重事緊關字樣。傳寫失錯。而洗補改正者。 吏典笞三十。首領官失於對同。減一等。若洗改而有干礙調撥軍馬。及供給邊方軍需錢糧數 目者。首領官吏典。皆杖八十。若有規避故改補者。以增減官文書論。各加本罪二等。未施行者。各於規避加罪上減一等。若因改補而官司涉疑。有礙應付。或至調撥軍馬不敷。供給錢糧不足。因而失誤軍機者。無問故失並斬。監候。以該吏為首。若首領及承發吏。杖一百流三千里。若非軍馬錢糧刑名等事文書。而無規避。及常行字樣偶然誤寫者。皆勿論。

律/lü 27 | Jimo zangwu er 給沒贓物二

條例/tiaoli 7

苗人有圖財害命之案。均照強盜殺人斬決梟示例辦理。

條例/tiaoli 7

凡犯該死罪。如有祖父及子孫陣亡者。於本內聲明。優免一人一次後。俱不准再行聲請。

條例/tiaoli 1

蒙古喪葬。不許火化。除遠鄉貧人。不能扶柩歸里。不得已攜骨歸葬者。姑聽不禁外。其餘有犯。按律治罪。族長及佐領等隱匿不報。一併處分。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三年定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8

臺灣等處商船圖財害命之案。均照苗人圖財害命例。擬斬立決梟示。與命盜案內例應斬梟之犯。均傳首廈門示 。仍將犯罪事由。榜貼原犯地方。

條例/tiaoli 8

各犯祖父人等陣亡。在內由刑部。在外由該督撫。於取供定罪後。即移咨八旗兵部。查取確實 簡明事蹟。聲敘入本。恭候欽定。 [謹案此三條。乾隆三十二年奏准改定。將前五條舊例刪除。又案第三條聲敘入本下。四十二年增於秋審時四字。]

律/lü 80 | Fengzhang yinxin 封掌印信

凡內外各衙門印信。長官收掌。同僚佐貳官。用紙於印面上封記。俱各畫 字。若同僚佐貳官公差事故。許首領官封印。違者杖一百。

條例/tiaoli 2

旗民喪葬。概不許火化。除遠鄉貧人。不能扶柩歸里。不得已攜骨歸葬者。姑聽不禁外。其餘有犯。照違制律治罪。族長及佐領等、隱匿不報。照不應輕律、分別鞭責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一年改定。]

1712議准。外省知州知縣。如有虧欠錢糧。該督撫審明。即著落該犯家產變賠。如係旗員。該督撫勒限查明家口。備造清冊。取具該地方官不致容隱遺漏印結解部。刑部按冊交與該旗查追。儻有不肖問官。以侵欺審作挪移。或將伊任所家產嚇索殆盡。並聽該犯任意將奴僕放出為民。及私自藏匿者。將承問嚇索出結造冊各官。並失察各上司。一併題叅。從重治罪。至該犯有無房地家口。該旗自應嚴查追變。如有在屯莊偷賣房地。謊稱借貸親戚者。一經發覺。將該管官亦照例題叅。從重治罪。

議准。外省知州知縣。如有虧欠錢糧。該督撫審明。即著落該犯家產變賠。如係旗員。該督撫勒限查明家口。備造清冊。取具該地方官不致容隱遺漏印結解部。刑部按冊交與該旗查追。儻有不肖問官。以侵欺審作挪移。或將伊任所家產嚇索殆盡。並聽該犯任意將奴僕放出為民。及私自藏匿者。將承問嚇索出結造冊各官。並失察各上司。一併題叅。從重治罪。至該犯有無房地家口。該旗自應嚴查追變。如有在屯莊偷賣房地。謊稱借貸親戚者。一經發覺。將該管官亦照例題叅。從重治罪。

條例/tiaoli 9

船戶店家圖財害命。為害行旅。照強盜得財不分首從律皆斬。為首之犯。仍加梟示。同謀不行。事後分贓者。發遣新疆給官兵為奴。至殺人未得財、及傷人未死。並常人圖財害命。仍照本律辦理。

條例/tiaoli 9

凡滿洲蒙古漢軍綠營官員軍民人等。有犯死罪。除十惡、侵盜錢糧、枉法不枉法贓、強盜、放火、發冢、詐偽、故出入人罪、謀故殺各項重罪外。其尋常鬪毆、及非常赦所不原各項死罪。察有父祖子孫陣亡者。在內由刑部。在外由該督撫。於取供定罪後。即移咨八旗兵部。查取確實簡明事蹟。聲敘入本。於秋審時恭候欽定。儻蒙聖恩優免一人一次後。俱不准再行聲請。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將三十二年所定三條修併。]

條例/tiaoli 3

民間遇有喪葬之事。不許聚集演戲。以及扮演雜劇等類。違者按律究處。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

律/lü 81 | Loushi yinxin 漏使印信

凡各衙門行移出外文書。漏使印信者。當該吏典對同首領官並承發。各杖六十。全不用印者。各杖八十。若漏印及全不用印之公文。干礙調撥軍馬。供給邊方軍需錢 糧者。各杖一百。因其漏使不用。所司疑慮不即調撥供給。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亦以當 該吏為首。經管首領官並承發。止坐杖一百流三千里。若倒用印信者。照漏用律杖六十。

1714議准。嗣後追賠贓銀及分賠等項。文到之日。定限一年。斬絞等犯。將侵盜贓銀通完。比免死減等例、再減一等。軍流等犯俱免罪。追完三百兩以上。承追官每案紀錄一次。督催知府、直隸州、每三案紀錄一次。道員、每五案紀錄一次。督、撫布、按、每 十案紀錄一次。不完。承追官罰俸一年。督催知府、直隸州、罰俸六月。司、道、督、撫、罰俸三月。再限一年追完。死罪軍流等犯減等。若不完。軍流充配。死罪監追。承追官降一級留任。督催知府、直隸州、罰俸 一年。司、道、督、撫、罰俸六月。再限一年。著落妻子追賠。限內能追完。承追官開復。若不完。承追官調用。督催知府、直隸州、降一級留任。司、道、督、撫、罰俸一年。如果 家產盡絕。保題豁免。儻題後另有財產人口入官。出結官革職。督催知府、直隸州、降二級 調用。司、道、降一級留任。督、撫、罰俸一年。所欠銀米。出結官賠補。武職官。照文官例議處。其交旗死罪人犯仍監候。軍流等犯暫停枷責。限一年通完。免其枷責。佐領、驍騎校、每案紀錄一次。叅領、三案紀錄一次。都統、副都統、十案紀錄一次。若不完。將犯人 枷責。佐領、驍騎校、罰俸一年。叅領、罰俸六月。都統、副都統、罰俸三月。再限一年不 完。佐領、驍騎校、降一級留任。叅領、罰俸一年。都統、副都統、罰俸六月。再限一年追 完。佐領、驍騎校、開復。不完。佐領、驍騎校、降二級調用。叅領、降一級留任。都統、 副都統、罰俸一年。犯人內實係家產盡絕。保題豁免。題後有財產人口。佐領、驍騎校。革職。叅領、降二級調用。都統、副都統、罰 俸一年。財產入官。銀米著落佐領、驍騎校、賠補。又承追官不著落犯人妻子。將親族濫行追賠者、革職。其歷年行追銀兩米穀。文到之日。照現議例扣限追賠。又諭。該管上司官員。如有逼勒出結之事。屬官不行出首者。著從重治罪。

議准。嗣後追賠贓銀及分賠等項。文到之日。定限一年。斬絞等犯。將侵盜贓銀通完。比免死減等例、再減一等。軍流等犯俱免罪。追完三百兩以上。承追官每案紀錄一次。督催知府、直隸州、每三案紀錄一次。道員、每五案紀錄一次。督、撫布、按、每 十案紀錄一次。不完。承追官罰俸一年。督催知府、直隸州、罰俸六月。司、道、督、撫、罰俸三月。再限一年追完。死罪軍流等犯減等。若不完。軍流充配。死罪監追。承追官降一級留任。督催知府、直隸州、罰俸 一年。司、道、督、撫、罰俸六月。再限一年。著落妻子追賠。限內能追完。承追官開復。若不完。承追官調用。督催知府、直隸州、降一級留任。司、道、督、撫、罰俸一年。如果 家產盡絕。保題豁免。儻題後另有財產人口入官。出結官革職。督催知府、直隸州、降二級 調用。司、道、降一級留任。督、撫、罰俸一年。所欠銀米。出結官賠補。武職官。照文官例議處。其交旗死罪人犯仍監候。軍流等犯暫停枷責。限一年通完。免其枷責。佐領、驍騎校、每案紀錄一次。叅領、三案紀錄一次。都統、副都統、十案紀錄一次。若不完。將犯人 枷責。佐領、驍騎校、罰俸一年。叅領、罰俸六月。都統、副都統、罰俸三月。再限一年不 完。佐領、驍騎校、降一級留任。叅領、罰俸一年。都統、副都統、罰俸六月。再限一年追 完。佐領、驍騎校、開復。不完。佐領、驍騎校、降二級調用。叅領、降一級留任。都統、 副都統、罰俸一年。犯人內實係家產盡絕。保題豁免。題後有財產人口。佐領、驍騎校。革職。叅領、降二級調用。都統、副都統、罰 俸一年。財產入官。銀米著落佐領、驍騎校、賠補。又承追官不著落犯人妻子。將親族濫行追賠者、革職。其歷年行追銀兩米穀。文到之日。照現議例扣限追賠。又諭。該管上司官員。如有逼勒出結之事。屬官不行出首者。著從重治罪。

條例/tiaoli 10

凡僧人逞兇。謀故慘殺十二 以下幼孩者。擬斬立決。其餘尋常謀故殺之案。仍照本律辦理。

條例/tiaoli 10

凡先係應議以後革職者之子孫犯罪。徑自提問發落。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條例/tiaoli 4

民閒喪葬之事。凡有用絲竹管絃演唱佛戲之處。該地方官嚴行禁止。違者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元年定。]

條例/tiaoli 11

凡謀殺幼孩之案。除年在十 以上者。仍照例辦理外。如有將未至十 之幼孩。逞忿謀殺者。首犯擬斬立決。從而加功之犯。擬絞立決。其從而不加功者。仍照本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1716題准。虧空贓贖等項銀兩。雲南等七省。照舊例留充兵餉。俟底造冊報部查覈。直隸、江南、浙江、湖廣、江西、河南、山東、山西各省。停其陸續彙解。各省於底將追得銀兩。彙齊解送刑部確查。交送戶部。儻一年內追得銀兩。或藉端推諉不解者。查明題叅治罪。

題准。虧空贓贖等項銀兩。雲南等七省。照舊例留充兵餉。俟底造冊報部查覈。直隸、江南、浙江、湖廣、江西、河南、山東、山西各省。停其陸續彙解。各省於底將追得銀兩。彙齊解送刑部確查。交送戶部。儻一年內追得銀兩。或藉端推諉不解者。查明題叅治罪。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5

民閒喪葬之事。凡有聚集演戲。及扮演雜劇等類。或用絲竹管絃演唱佛戲者。該地方官嚴行禁止。違者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嘉慶元年修併。]

條例/tiaoli 12

凡謀殺幼孩之案。除年在十一 以上者。仍照例辦理外。如有將十 以下之幼孩。逞忿謀殺者。首犯擬斬立決。若係圖財。或有因姦情事。加以梟示。從而加功之犯。俱擬絞立決。其從而不加功者。俱仍照本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1718議准。大宛二縣、五方雜處。各省寄籍者多。且二縣事務繁冗。將承追督催各案。俱仍照舊例處分。拕欠銀米穀石之人。仍照部內所定。限內全完者、或減等或免罪。不完者、照原擬即行治罪之例、遵行。如該縣不著力行追。徇情推諉。一併從重治罪。將犯人不行賠還之項。俱著該縣賠還。又議准。入官財產。該督撫照例勒限追取。若希圖本身輕脫。將無干之人、肆行誣賴者。從重治罪。仍著落伊身追取。承追官徇庇正犯、拕累無干者。亦交該部嚴加議處。

議准。大宛二縣、五方雜處。各省寄籍者多。且二縣事務繁冗。將承追督催各案。俱仍照舊例處分。拕欠銀米穀石之人。仍照部內所定。限內全完者、或減等或免罪。不完者、照原擬即行治罪之例、遵行。如該縣不著力行追。徇情推諉。一併從重治罪。將犯人不行賠還之項。俱著該縣賠還。又議准。入官財產。該督撫照例勒限追取。若希圖本身輕脫。將無干之人、肆行誣賴者。從重治罪。仍著落伊身追取。承追官徇庇正犯、拕累無干者。亦交該部嚴加議處。

1621諭。凡遇應死應笞應罰之罪。必追論其功。如係勤勞有功之人。則當死者贖。當罰者免。當笞者戒飭而釋之。功罪令其相準。

諭。凡遇應死應笞應罰之罪。必追論其功。如係勤勞有功之人。則當死者贖。當罰者免。當笞者戒飭而釋之。功罪令其相準。

條例/tiaoli 1

各部院稿案。有應行添改之處。俱用印鈐蓋。如有疏忽。照例叅處。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3

有服卑幼圖財謀殺尊長尊屬。各按服制。依律分別凌遲斬決。均梟首示眾。

1720議准。嗣後承追不及一千兩者。 仍照部定三年之例叅處外。一千兩至五千兩者。以五年為期。每年每案追完二分。五年之內十分全完。免其處分。仍予紀錄二次。完不及二分者。初叅、降俸一級。二叅、罰俸一年三叅、降一級。四叅、又降一級。俱留任。帶罪承追。五年限滿。全完、開復。如不完。照所降之級調用。五千兩以上者。亦以一分為率。勒限五年。初叅不完。降俸二級。二次不完。罰俸一年。三次不完。降一級。四次不完。又降一級。五年限滿。如能完至七分者。准其開復。另行按年起限承追。如完不及一分。照所降之二級調用。接任官、以接任之日起限承追。 如能一年限內全完一千兩以上者。准加一級。追完五千兩以上者。准加二級。追完一萬兩以上者。准加三級。此等加級。如遇別案承追應降調者。准其抵銷。如能限內一年追完一萬五千兩以上者。交與吏部以應升之缺即用。督催各官。如不及一千兩者。亦仍照部定三年之例叅處外。一千兩至五千兩以上者。每案勒限五年。分數督催。遞年完至二分者。免其處分。完不及二分者。知府、直隸州、每案初叅、罰俸六 月。二叅、罰俸九月。三叅、罰俸一年。四叅、降一級留任俱令督催。五年限內。全完、開復。如不完。降二級留任。督撫司道、初叅、罰俸三月。二叅、罰俸六月。三叅、罰俸九月。四叅 、罰俸一年。五年限滿無完。降一級留任。仍令按年起限督催。全完、開復。至在外催追武職官員。及在京交與八旗之案。俱照此例議處。餘俱照吏戶兵刑四部從前所定之例遵行。 又議准。虧空糧米。責成糧道督催。虧空鹽課。責成鹽道督催。其守巡道員。免其併叅。

議准。嗣後承追不及一千兩者。 仍照部定三年之例叅處外。一千兩至五千兩者。以五年為期。每年每案追完二分。五年之內十分全完。免其處分。仍予紀錄二次。完不及二分者。初叅、降俸一級。二叅、罰俸一年三叅、降一級。四叅、又降一級。俱留任。帶罪承追。五年限滿。全完、開復。如不完。照所降之級調用。五千兩以上者。亦以一分為率。勒限五年。初叅不完。降俸二級。二次不完。罰俸一年。三次不完。降一級。四次不完。又降一級。五年限滿。如能完至七分者。准其開復。另行按年起限承追。如完不及一分。照所降之二級調用。接任官、以接任之日起限承追。 如能一年限內全完一千兩以上者。准加一級。追完五千兩以上者。准加二級。追完一萬兩以上者。准加三級。此等加級。如遇別案承追應降調者。准其抵銷。如能限內一年追完一萬五千兩以上者。交與吏部以應升之缺即用。督催各官。如不及一千兩者。亦仍照部定三年之例叅處外。一千兩至五千兩以上者。每案勒限五年。分數督催。遞年完至二分者。免其處分。完不及二分者。知府、直隸州、每案初叅、罰俸六 月。二叅、罰俸九月。三叅、罰俸一年。四叅、降一級留任俱令督催。五年限內。全完、開復。如不完。降二級留任。督撫司道、初叅、罰俸三月。二叅、罰俸六月。三叅、罰俸九月。四叅 、罰俸一年。五年限滿無完。降一級留任。仍令按年起限督催。全完、開復。至在外催追武職官員。及在京交與八旗之案。俱照此例議處。餘俱照吏戶兵刑四部從前所定之例遵行。 又議准。虧空糧米。責成糧道督催。虧空鹽課。責成鹽道督催。其守巡道員。免其併叅。

1655覆准。旗下滿洲蒙古漢軍官員。除謀為反叛、殺親祖父母、父母、伯叔、兄、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外。其餘有犯死罪者。查伊親祖父父伯叔兄弟及其子孫有陣亡之功者。准免死一次。伊身出征負有重傷。軍前效力有據者。亦免死一次。

覆准。旗下滿洲蒙古漢軍官員。除謀為反叛、殺親祖父母、父母、伯叔、兄、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外。其餘有犯死罪者。查伊親祖父父伯叔兄弟及其子孫有陣亡之功者。准免死一次。伊身出征負有重傷。軍前效力有據者。亦免死一次。

條例/tiaoli 2

奏銷冊內錢糧總數。遺漏印信。及有洗補添註字樣。造冊之員。交部議處。其繕冊書吏。按律治罪。 [謹案以上二條均係雍正十一年定。]

1727諭。金銀殉葬。尤屬愚昧之極。毫無益於死者。而徒起小人覬覦之心。百餘年尚不免偷掘之事。此其於理不順。於事非宜。更不待智者而後知矣。滿洲從無有金銀殉葬者。漢人則閒有之。著通行曉諭勸導。俾此後官民人等。毋為此無益有害之事。

諭。金銀殉葬。尤屬愚昧之極。毫無益於死者。而徒起小人覬覦之心。百餘年尚不免偷掘之事。此其於理不順。於事非宜。更不待智者而後知矣。滿洲從無有金銀殉葬者。漢人則閒有之。著通行曉諭勸導。俾此後官民人等。毋為此無益有害之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722題准。嗣後歷年追完贓庫銀兩。於本年內、務須彙行解部。如仍不起解。將承追督催各官、並出結之布政司。查明題叅。俱交該部從重治罪。又題准。直隸各省八旗、行追贓罰侵挪等項銀米穀石。一年追完若干。未完若干。備造清冊二本。該撫八旗都統副都統等。於嵗底查明具題。

題准。嗣後歷年追完贓庫銀兩。於本年內、務須彙行解部。如仍不起解。將承追督催各官、並出結之布政司。查明題叅。俱交該部從重治罪。又題准。直隸各省八旗、行追贓罰侵挪等項銀米穀石。一年追完若干。未完若干。備造清冊二本。該撫八旗都統副都統等。於嵗底查明具題。

1657諭。凡強盜犯罪重大。雖有祖父父伯叔兄弟陣亡之功者。難以免死。嗣後強盜重罪。不得援此議免。

諭。凡強盜犯罪重大。雖有祖父父伯叔兄弟陣亡之功者。難以免死。嗣後強盜重罪。不得援此議免。

條例/tiaoli 3

陵寢重地。採辦祭品。及一切有關錢糧行文出境等事。俱具稿呈堂。鈐蓋堂印咨行。 [謹案此 條係乾隆四十五年定。]

律/lü 191 | Xiang yinjiu li 鄉飲酒禮

凡鄉黨敘齒。及鄉飲酒禮。已有定式。違者笞五十。鄉黨敘齒。自平時行坐而言。鄉飲酒禮。自會飲禮儀而言。

1687議准。謀殺人得財。其父兄自首者。照自首律內、因犯殺傷 於人而自首。得免所因之罪。仍從故殺治罪。○又覆准。繼母因姦謀殺前妻之女。應比照故 殺妻前夫之子、以凡人論斬監候律。

議准。謀殺人得財。其父兄自首者。照自首律內、因犯殺傷 於人而自首。得免所因之罪。仍從故殺治罪。○又覆准。繼母因姦謀殺前妻之女。應比照故 殺妻前夫之子、以凡人論斬監候律。

1723議准。赦前侵挪虧空官員。援宥免罪。仍行監禁嚴追果能三年內全完者。免罪釋放。如三年不完。仍行監追。此內果有家產盡絕。不能全完。令該管官保題。交與該部詳查。援引恩詔具題豁免。如該犯別有隱匿家產。查出入官。該管保題各官。一併從重治罪。又議准。直省承追督催官員。如係離署出口辦理軍需者。應委員署理以專責成。若在署兼理軍需者。不得藉軍需名色。推卸承追不力處分。

議准。赦前侵挪虧空官員。援宥免罪。仍行監禁嚴追果能三年內全完者。免罪釋放。如三年不完。仍行監追。此內果有家產盡絕。不能全完。令該管官保題。交與該部詳查。援引恩詔具題豁免。如該犯別有隱匿家產。查出入官。該管保題各官。一併從重治罪。又議准。直省承追督催官員。如係離署出口辦理軍需者。應委員署理以專責成。若在署兼理軍需者。不得藉軍需名色。推卸承追不力處分。

1661諭。向來死罪重犯。因有論功免死之例。以致惡人希圖倖免。臨陣退縮。殺人劫財。恣肆愈多。以後死罪犯人。不得論功議免。著照其應得之罪議擬具題。請旨定奪。

諭。向來死罪重犯。因有論功免死之例。以致惡人希圖倖免。臨陣退縮。殺人劫財。恣肆愈多。以後死罪犯人。不得論功議免。著照其應得之罪議擬具題。請旨定奪。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tiaoli 條例

1720覆准。圖財己經謀殺而復甦者。依謀殺人因 而得財、同強盜論皆斬律、擬斬立決。

覆准。圖財己經謀殺而復甦者。依謀殺人因 而得財、同強盜論皆斬律、擬斬立決。

1724議准。凡虧空貪黷之員。在伊親友夥計家、寄頓財物生理者。事發後。若三箇月內首告。免其治罪。將寄頓之贓。補還虧空等項。若不行出首。將寄頓財物之人。照隱匿入官財產律、計贓從重治罪。將寄頓之贓補還虧空外。仍將家產一併查入官。若挾讎妄首者。審實、照訛詐例治罪。又奏准。各省解交刑部贓罰銀兩到時。即換咨交送戶部收明。知會刑部。其刑部案內入官物件應變價者。十兩以上。交崇文門監督變價交戶部。不及十兩之物。該司官與庫官公估變價。其銀存儲刑部庫內。積至萬兩。造冊具題解戶部。

議准。凡虧空貪黷之員。在伊親友夥計家、寄頓財物生理者。事發後。若三箇月內首告。免其治罪。將寄頓之贓。補還虧空等項。若不行出首。將寄頓財物之人。照隱匿入官財產律、計贓從重治罪。將寄頓之贓補還虧空外。仍將家產一併查入官。若挾讎妄首者。審實、照訛詐例治罪。又奏准。各省解交刑部贓罰銀兩到時。即換咨交送戶部收明。知會刑部。其刑部案內入官物件應變價者。十兩以上。交崇文門監督變價交戶部。不及十兩之物。該司官與庫官公估變價。其銀存儲刑部庫內。積至萬兩。造冊具題解戶部。

1668定。凡死罪重犯。論功議免。著照原定例行。

定。凡死罪重犯。論功議免。著照原定例行。

1741議准。嗣後各直省文武大小衙門。凡一切差票。俱令鈐蓋印信。如無印信衙門。即用鈐記。所有硃標小票衙單。永行禁止。仍令該管上司不時查察。儻有仍用無印小票衙單。即行揭報題叅。將出票之員。照移行文書 遺漏鈐蓋印信例、罰俸一年。又議准。各衙門無印之票。允宜禁止。而印票不銷。蠹役舞弊。嚇騙鄉愚。流毒更甚於無印。除胥役差票未銷。藉端訛詐。擾害鄉民者。照律治罪。毋庸更為定例外。其該管上司不實力稽查。以致衙役持票恐嚇鄉愚犯贓者。將該管官照失察衙 役犯贓定例處分。其衙役雖未犯贓。但將應銷差票。遲延不銷。該管官照事件遲延例、分別議處。

議准。嗣後各直省文武大小衙門。凡一切差票。俱令鈐蓋印信。如無印信衙門。即用鈐記。所有硃標小票衙單。永行禁止。仍令該管上司不時查察。儻有仍用無印小票衙單。即行揭報題叅。將出票之員。照移行文書 遺漏鈐蓋印信例、罰俸一年。又議准。各衙門無印之票。允宜禁止。而印票不銷。蠹役舞弊。嚇騙鄉愚。流毒更甚於無印。除胥役差票未銷。藉端訛詐。擾害鄉民者。照律治罪。毋庸更為定例外。其該管上司不實力稽查。以致衙役持票恐嚇鄉愚犯贓者。將該管官照失察衙 役犯贓定例處分。其衙役雖未犯贓。但將應銷差票。遲延不銷。該管官照事件遲延例、分別議處。

條例/tiaoli 1

鄉黨敘齒。士農工商人等、平居相見。及嵗時燕會。揖拜之禮。幼者先施。坐次之例。長者居上。如佃戶見田主。不論齒敘。並行以少事長之禮。若親屬不拘主佃。止行親屬禮。 [謹案此條係原例。]

1725議准。嗣後人命案件。擬以軍流等罪。咨 請完結者。俱令具題。有不行具題者。將該督撫查議。

議准。嗣後人命案件。擬以軍流等罪。咨 請完結者。俱令具題。有不行具題者。將該督撫查議。

1725議准。自雍正四年為始。凡有州縣虧空。該督撫審結具題時。將該管上司應否分賠之處。俱行查明。一併具題。若不聲明具題。即將該督撫交吏部照徇庇例、議處。

議准。自雍正四年為始。凡有州縣虧空。該督撫審結具題時。將該管上司應否分賠之處。俱行查明。一併具題。若不聲明具題。即將該督撫交吏部照徇庇例、議處。

1671題准。論功之例。不分旗下官員軍民人等。一體照定例行。

題准。論功之例。不分旗下官員軍民人等。一體照定例行。

律/lü 82 | Shanyong diaobing yinxin 擅用調兵印信

凡統兵將軍。及各處提督總兵官印信。除調度軍馬。辦集軍務。行移公文用使外。若擅出批帖。假公營私。及為憑照防送物貨圖免稅者。首領官吏各杖一百。罷役不敘。罪其不能稟阻。正官奏聞區處。 [謹案原文首句。係凡總兵將軍及各處都指揮使司。雍正三年改。]

條例/tiaoli 2

鄉飲坐次。以高年有德者居於上。高年篤實者並之。以次敘齒而列。其有曾違條犯法之人。列於外坐。同類者成席。不許干預善良之席。主者若不分別。致使貴賤混淆。或察知。或坐中人發覺。主者坐以違制。姦頑不由其主。紊亂正席。全家發邊外安插。 [謹案此條係原例。原文全家移出化外。雍正三年。改為發邊外安插。]

1777諭。僧人界安將十一 幼徒韓二娃用繩拴吊。 毆立斃。甚至其父韓貴瓏跪地求饒。亦置不理。其兇很慘毒。情罪甚為可惡。該部僅照故殺律擬 以斬候。尚未為允。僧人出家持律。原不應身犯殺戒。是以每年秋審時。遇有僧人毆斃人命 者。概予勾決。以示懲儆。今界安因其徒年幼貪頑。輒恃醉逞忿。頓起殺機。立置之死。是界安既犯王章。又破佛律。非常人 毆故殺者可比。豈可令其久稽顯戮。著交該部另行妥議 定例具奏。此案即照新例辦理。

諭。僧人界安將十一 幼徒韓二娃用繩拴吊。 毆立斃。甚至其父韓貴瓏跪地求饒。亦置不理。其兇很慘毒。情罪甚為可惡。該部僅照故殺律擬 以斬候。尚未為允。僧人出家持律。原不應身犯殺戒。是以每年秋審時。遇有僧人毆斃人命 者。概予勾決。以示懲儆。今界安因其徒年幼貪頑。輒恃醉逞忿。頓起殺機。立置之死。是界安既犯王章。又破佛律。非常人 毆故殺者可比。豈可令其久稽顯戮。著交該部另行妥議 定例具奏。此案即照新例辦理。

1727諭。嗣後有變產還項。較原叅之數浮多者。俱應議還本人。永為定例。又諭。嗣後交完銀兩應減等發落之人。其銀兩全完時。即行具奏請旨。又議准。除侵盜虧空仍照定例外。其分年追賠拕欠各項銀兩。以一年為一限。計應 追之數。均分三限。務令按限交完。現任職員。初限不完者、解任。令同二限銀兩帶罪完納。如照數全完。准以原官補用。若二限內僅完初限銀兩者。仍帶罪追比。或初限二限均不能完。革去職銜。同三限銀兩一併嚴追。此三限內。止完一限者。仍革職嚴追。或完兩限者。復其職銜帶罪完納。能照數全完者。准其開復補用。儻三限均不能完。則交刑部治罪。所欠銀兩。於家屬名下嚴追。至無祿人等。初限不完、監禁。令同二限銀兩一併追比。如照數全完。暫予釋放。若僅完初限銀兩。二限未能全完者。仍監禁追比。或初限二限均不能完。令該旗該地方官將財產查封。同三限銀兩。一併嚴追。此三限內。止完一限者。暫免其變產。或完兩限者。將本身釋放。財產仍行封守。能照數全完者。本身釋放免罪。財產給還。儻三限俱不能完。即將財產入官變賣。本身交刑部治罪。至追比之項有分二年者。一年不完。照初限例處分。二年俱不完。即照三限例治罪。儻二年內完一年之數者再限一年。仍不能完。或完不足數者。即行治罪。

諭。嗣後有變產還項。較原叅之數浮多者。俱應議還本人。永為定例。又諭。嗣後交完銀兩應減等發落之人。其銀兩全完時。即行具奏請旨。又議准。除侵盜虧空仍照定例外。其分年追賠拕欠各項銀兩。以一年為一限。計應 追之數。均分三限。務令按限交完。現任職員。初限不完者、解任。令同二限銀兩帶罪完納。如照數全完。准以原官補用。若二限內僅完初限銀兩者。仍帶罪追比。或初限二限均不能完。革去職銜。同三限銀兩一併嚴追。此三限內。止完一限者。仍革職嚴追。或完兩限者。復其職銜帶罪完納。能照數全完者。准其開復補用。儻三限均不能完。則交刑部治罪。所欠銀兩。於家屬名下嚴追。至無祿人等。初限不完、監禁。令同二限銀兩一併追比。如照數全完。暫予釋放。若僅完初限銀兩。二限未能全完者。仍監禁追比。或初限二限均不能完。令該旗該地方官將財產查封。同三限銀兩。一併嚴追。此三限內。止完一限者。暫免其變產。或完兩限者。將本身釋放。財產仍行封守。能照數全完者。本身釋放免罪。財產給還。儻三限俱不能完。即將財產入官變賣。本身交刑部治罪。至追比之項有分二年者。一年不完。照初限例處分。二年俱不完。即照三限例治罪。儻二年內完一年之數者再限一年。仍不能完。或完不足數者。即行治罪。

1678議准。凡打死人命罪犯。雖於出征時負有重傷。軍前效力有據。仍照律擬定死罪。若有在出征之處犯此等罪者。令取供拘禁。俟同師旋之日。送部審結。

議准。凡打死人命罪犯。雖於出征時負有重傷。軍前效力有據。仍照律擬定死罪。若有在出征之處犯此等罪者。令取供拘禁。俟同師旋之日。送部審結。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

鄉飲坐敘。高年有德者居於上。高年篤實者並之。以次序齒而列。其有曾違條犯法之人。列於外坐。不許紊越正席。違者照違制論。主席者若不分別。致使良莠混淆。或察知。或坐中人發覺。依律科罪。 [謹案此條乾 隆五年改定。]

1786刑部議覆四川總督題民婦楊張氏因與周萬金通姦。被年甫八 之李么兒 窺破。致死滅口。將該氏擬斬監候。入於本年秋審情實等因具題。奉旨。楊張氏著即處斬。嗣後有謀死幼孩年在十 以上者。仍照向例辦理。其在十 以下者。 即照此案問擬立決。

刑部議覆四川總督題民婦楊張氏因與周萬金通姦。被年甫八 之李么兒 窺破。致死滅口。將該氏擬斬監候。入於本年秋審情實等因具題。奉旨。楊張氏著即處斬。嗣後有謀死幼孩年在十 以上者。仍照向例辦理。其在十 以下者。 即照此案問擬立決。

1728諭。據鑲藍旗漢軍都統等。將許煓供出一應借伊銀兩人等開錄具奏。大凡此等追比之事。亦當量其情事。若果借券中有憑據者。尚可令其賠還。再如上司官員挾制勒索者。此係干犯國家貪婪之項。亦屬理應追比。至若並無文券中保。止據一面之詞。遽令著落賠還。深為悖謬。許煓先經供出沈廷正收伊銀兩。及行詢問。而許煓之挾讎畏刑誣賴情節。一一顯露。不但此一端也。其曾因親友情誼餽送數十百金者。若照伊所供著落賠償。其中或遇外任人員。雖實未收受。一不承認。勢必至於來京對質。彼稍有餘力之人。誰肯為此數十百金來京質審。無可奈何。止得承認賠償。則是科斂眾人之銀錢。代此等貪婪犯官賠墊。是屬何心。此乃斷不可行之事。八旗內如有類此事件。既無借券中保。捏稱欠伊銀兩開錄具呈者。斷不可准。彼既拕欠銀兩不能完納。 自有彼應得之罪也。著通行曉諭八旗大臣。

諭。據鑲藍旗漢軍都統等。將許煓供出一應借伊銀兩人等開錄具奏。大凡此等追比之事。亦當量其情事。若果借券中有憑據者。尚可令其賠還。再如上司官員挾制勒索者。此係干犯國家貪婪之項。亦屬理應追比。至若並無文券中保。止據一面之詞。遽令著落賠還。深為悖謬。許煓先經供出沈廷正收伊銀兩。及行詢問。而許煓之挾讎畏刑誣賴情節。一一顯露。不但此一端也。其曾因親友情誼餽送數十百金者。若照伊所供著落賠償。其中或遇外任人員。雖實未收受。一不承認。勢必至於來京對質。彼稍有餘力之人。誰肯為此數十百金來京質審。無可奈何。止得承認賠償。則是科斂眾人之銀錢。代此等貪婪犯官賠墊。是屬何心。此乃斷不可行之事。八旗內如有類此事件。既無借券中保。捏稱欠伊銀兩開錄具呈者。斷不可准。彼既拕欠銀兩不能完納。 自有彼應得之罪也。著通行曉諭八旗大臣。

1682諭。嗣後殺人重犯。如有親祖父父伯叔兄弟陣亡者。止敘明情由。仍議死罪。不得論功議免。

諭。嗣後殺人重犯。如有親祖父父伯叔兄弟陣亡者。止敘明情由。仍議死罪。不得論功議免。

條例/tiaoli 1

各省文武大小官員。有以官印用於私書手本者。從重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788刑部覈覆河南巡撫題陳文彩等謀殺八 幼孩單香移屍圖詐錢文一案。 將起意為首之陳文彩。依例擬以斬決。從而加功之陳安。擬絞監候。從而不加功之馬利。擬 以滿流等因具題。奉旨。單香年僅八 。該犯等輒忍於同謀勒斃。情殊兇狠。嗣後謀殺十 以下幼孩案件。除為 首之犯。定擬斬決外。其從而加功者。問擬絞決。如其未加功。仍照舊例。此案陳安著即處絞。

刑部覈覆河南巡撫題陳文彩等謀殺八 幼孩單香移屍圖詐錢文一案。 將起意為首之陳文彩。依例擬以斬決。從而加功之陳安。擬絞監候。從而不加功之馬利。擬 以滿流等因具題。奉旨。單香年僅八 。該犯等輒忍於同謀勒斃。情殊兇狠。嗣後謀殺十 以下幼孩案件。除為 首之犯。定擬斬決外。其從而加功者。問擬絞決。如其未加功。仍照舊例。此案陳安著即處絞。

1736奏准。查倉庫錢糧。關繫國帑。如有侵挪虧空等項。定議之後。勒限追補。仍於各旗籍任所嚴行查變。果至家產全無。該管官查明出結。該督撫等覈實具題。准其豁免。儻有隱匿。察出著落分賠。定例最為周密。閒有准其開欠抵補者。必實係本人無可著追。所開確鑿有據。其人又力能償還者。方可追抵補苴。原非著為成例也。有等不肖之員。平日任意侵吞帑項。及至問罪著追。將所有貲財藏匿寄頓。乃混開欠項。竟至盈千累萬。或指稱向時借貸。或捏報餽送抽豐。閱其開抵之數。幾浮應追之項。實皆紙上空言。毫無影響。地方有司。因畏懼考成。利其開抵以緩處分。每有指引該犯導令開報者。又有任聽胥吏夤緣為姦。串通開報。蒙混准追者。甚至有承追之官。受賄徇情。將本犯捏稱家產盡絕。特於案外牽累無干。妄以欠項圖飽慾壑者。舞弊叢姦。不可勝數。而無端受開之身家、遭其牽累者。不知凡幾矣。況如借貸之說。猶或事屬有因。至若餽送一項。必實係上司勒索餽獻。有干功令者。方宜照數追抵。如止因親友餽送。以及過客抽豐。皆出應酬私誼。豈容開欠官追。且所開既非一人。行查輒連數省。往返文移。徒滋案牘。而於國帑究無裨益。嗣後虧空人員。務須按照定例嚴行查追。如實係家產盡絕查明確實者。 准其照例豁免。不許混開借欠等項。希圖搪抵。反得藉端隱匿。脫身事外。其果有借欠可抵 者。必實係近年債負。確有原借券約。中保可憑。被開之人又力能交納者。當堂取具切供。方准追抵。其將年遠無憑書札記簿指為欠項。混請開抵者。概不准行。地方有司。如有因屬託徇情。聽從開欠。妄拏無辜追比。照故勘平人律、治罪。受賄得贓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該管上司、照不據實查報例。知府、直隸州、降二級調用。司道、降一級調用。其因避處分指引開欠者。承追官照藉端將親族濫行著落追賠例、革職。該管上司、照失於查察例。知府、直隸州、降一級留任。司道、罰俸一年。如任其朦朧開報混行追抵者。承追官照不行確查例、降一級調用。該管上司。照據詳轉報例。知府、直隸州、罰俸一年。司道、罰俸六月。至於親友餽送抽豐之類。既無契券可憑。又無中保作據。概停開報。如此則不特混行開抵之弊可除。株連拕累之患得息。而虧空人員。不敢狡思脫卸。於著追帑項。亦不為無裨。

奏准。查倉庫錢糧。關繫國帑。如有侵挪虧空等項。定議之後。勒限追補。仍於各旗籍任所嚴行查變。果至家產全無。該管官查明出結。該督撫等覈實具題。准其豁免。儻有隱匿。察出著落分賠。定例最為周密。閒有准其開欠抵補者。必實係本人無可著追。所開確鑿有據。其人又力能償還者。方可追抵補苴。原非著為成例也。有等不肖之員。平日任意侵吞帑項。及至問罪著追。將所有貲財藏匿寄頓。乃混開欠項。竟至盈千累萬。或指稱向時借貸。或捏報餽送抽豐。閱其開抵之數。幾浮應追之項。實皆紙上空言。毫無影響。地方有司。因畏懼考成。利其開抵以緩處分。每有指引該犯導令開報者。又有任聽胥吏夤緣為姦。串通開報。蒙混准追者。甚至有承追之官。受賄徇情。將本犯捏稱家產盡絕。特於案外牽累無干。妄以欠項圖飽慾壑者。舞弊叢姦。不可勝數。而無端受開之身家、遭其牽累者。不知凡幾矣。況如借貸之說。猶或事屬有因。至若餽送一項。必實係上司勒索餽獻。有干功令者。方宜照數追抵。如止因親友餽送。以及過客抽豐。皆出應酬私誼。豈容開欠官追。且所開既非一人。行查輒連數省。往返文移。徒滋案牘。而於國帑究無裨益。嗣後虧空人員。務須按照定例嚴行查追。如實係家產盡絕查明確實者。 准其照例豁免。不許混開借欠等項。希圖搪抵。反得藉端隱匿。脫身事外。其果有借欠可抵 者。必實係近年債負。確有原借券約。中保可憑。被開之人又力能交納者。當堂取具切供。方准追抵。其將年遠無憑書札記簿指為欠項。混請開抵者。概不准行。地方有司。如有因屬託徇情。聽從開欠。妄拏無辜追比。照故勘平人律、治罪。受賄得贓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該管上司、照不據實查報例。知府、直隸州、降二級調用。司道、降一級調用。其因避處分指引開欠者。承追官照藉端將親族濫行著落追賠例、革職。該管上司、照失於查察例。知府、直隸州、降一級留任。司道、罰俸一年。如任其朦朧開報混行追抵者。承追官照不行確查例、降一級調用。該管上司。照據詳轉報例。知府、直隸州、罰俸一年。司道、罰俸六月。至於親友餽送抽豐之類。既無契券可憑。又無中保作據。概停開報。如此則不特混行開抵之弊可除。株連拕累之患得息。而虧空人員。不敢狡思脫卸。於著追帑項。亦不為無裨。

1687諭。嗣後強盜案內有護軍披甲閒散人應正法者。著查其祖父父輩陣亡。並自身效力之處。繕寫奏摺。附入本內具題。

諭。嗣後強盜案內有護軍披甲閒散人應正法者。著查其祖父父輩陣亡。並自身效力之處。繕寫奏摺。附入本內具題。

條例/tiaoli 2

凡各省文武大小官員。有以官印用於私書者。照違制律治罪。有所求為。從重論。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1737議准。嗣後鄉飲酒禮。酒席坐次。悉依定式陳設。並刊刻禮節。臨期分給賓僎執事人等。遵照行禮。其應讀律令。即開載於禮節之後。令讀者照例講讀。其在省會。令督撫委大員稽查監看。其各府州縣。亦令該地方官實心奉行。如有違條越禮者。依律懲治。所舉賓僎。務擇齒德兼優。允協鄉評之人。如地方官所舉冒濫。題叅議處。如所舉得人。而不法之徒。藉端生事。需索訛詐。即予嚴行究治。

議准。嗣後鄉飲酒禮。酒席坐次。悉依定式陳設。並刊刻禮節。臨期分給賓僎執事人等。遵照行禮。其應讀律令。即開載於禮節之後。令讀者照例講讀。其在省會。令督撫委大員稽查監看。其各府州縣。亦令該地方官實心奉行。如有違條越禮者。依律懲治。所舉賓僎。務擇齒德兼優。允協鄉評之人。如地方官所舉冒濫。題叅議處。如所舉得人。而不法之徒。藉端生事。需索訛詐。即予嚴行究治。

1797諭。本日閱四川省情實人犯招冊內。廖氏與滕義懷通姦。因庶長子周應鶴防範嚴密。該氏商 同姦夫將周應鶴殺斃一起。將廖氏依嫡母因姦故殺庶子。其夫不至絕嗣。擬以絞候永遠監禁。 又殷氏因與周三耀通姦。將伊子勒斃一起。將殷氏依親母因姦故殺子女例擬絞。因伊夫業經 絕嗣。入於秋審情實。固屬按例辦理。但細覈前起案情。廖氏與滕義懷通姦。被周應鶴撞破。 以顏面攸關。遂爾隱忍。該氏戀姦情密。因伊子防範嚴密。不能續舊。遂起意商令姦夫滕義 懷在牆下撒土。該氏詭稱有賊。喊令周應鶴往視。滕義懷即用刀將周應鶴立時戳斃。是其子 尚有愛父之心。而此婦淫邪乃忘其夫。殘忍不仁。實出情理之外。婦道以節義為重。若身犯 姦淫。罔顧廉恥。甚至因伊子礙眼。殺以滅口。是於夫婦之倫既乖。即於母子之恩已絕。無 論準以母出廟絕之義。即不得復拘泥其夫有無子嗣成例。分別辦理。 嫡母之於其子。本非 所生。與親母究覺有閒。若於此不大為之防。則淫邪之婦。恃有名分。戀姦逞殺。實不足以 維風化而飭綱常。嗣後婦人因他故起釁故殺其子者。自當仍照舊例辦理外。其因姦殺子者。無論嫡母親母 繼母嗣母。俱照例分別斬絞。不論其夫有無子嗣。皆入於秋審情實辦理。其永遠監禁之條。即著刪除。此案廖氏已飭照此旨改擬。以示防維名節懲創邪淫至意。著為令。

諭。本日閱四川省情實人犯招冊內。廖氏與滕義懷通姦。因庶長子周應鶴防範嚴密。該氏商 同姦夫將周應鶴殺斃一起。將廖氏依嫡母因姦故殺庶子。其夫不至絕嗣。擬以絞候永遠監禁。 又殷氏因與周三耀通姦。將伊子勒斃一起。將殷氏依親母因姦故殺子女例擬絞。因伊夫業經 絕嗣。入於秋審情實。固屬按例辦理。但細覈前起案情。廖氏與滕義懷通姦。被周應鶴撞破。 以顏面攸關。遂爾隱忍。該氏戀姦情密。因伊子防範嚴密。不能續舊。遂起意商令姦夫滕義 懷在牆下撒土。該氏詭稱有賊。喊令周應鶴往視。滕義懷即用刀將周應鶴立時戳斃。是其子 尚有愛父之心。而此婦淫邪乃忘其夫。殘忍不仁。實出情理之外。婦道以節義為重。若身犯 姦淫。罔顧廉恥。甚至因伊子礙眼。殺以滅口。是於夫婦之倫既乖。即於母子之恩已絕。無 論準以母出廟絕之義。即不得復拘泥其夫有無子嗣成例。分別辦理。 嫡母之於其子。本非 所生。與親母究覺有閒。若於此不大為之防。則淫邪之婦。恃有名分。戀姦逞殺。實不足以 維風化而飭綱常。嗣後婦人因他故起釁故殺其子者。自當仍照舊例辦理外。其因姦殺子者。無論嫡母親母 繼母嗣母。俱照例分別斬絞。不論其夫有無子嗣。皆入於秋審情實辦理。其永遠監禁之條。即著刪除。此案廖氏已飭照此旨改擬。以示防維名節懲創邪淫至意。著為令。

1762諭。叅革海州知州鄔承顯之子鄔圖麟。等久未歸旗一案。經該旗叅奏。降旨令陳宏謀明白回奏。今據覆奏鄔承顯任內有應追贓項未完。著落伊子等繳還。是以未即回旗。再鄔德麟已入含山縣籍。家口仍留福建舊任。鄔圖麟等並請改入河南孟縣民籍等語。似此逗遛規避。實乃漢軍敝習。不可不亟為整頓。伊等既任外官罷職。如有未完之項。自應勒限速完。實係無力追繳。即當歸旗按律治罪。何得任其遷延在外。藉設措告貸之名。任意游蕩抽豐。馴致滋生事端。何所不有。況該旗已經咨催。飾詞延玩。此在民人。猶不可為訓。何況身為旗人者乎。即以情願改歸民籍而言。現在著有定例。並未稍為禁阻。第伊等或呈請於並無追項之前。或聲明於完欠回旗之後。皆屬可行。若藉此巧為趨避。懸帑項而廢官方。此風斷不可長。嗣後外省叅革漢軍人員。有應完款項者。著於定限內催追。為數過多。酌量展限完納。逾限不完。即將該員等解旗治罪。此案陳宏謀既未准其改籍。並將鄔德麟等押解回旗。該旗可即遵旨辦理。將來有似此者。均照此例行。又議准。嗣後一切命案內。有減等發落應追埋葬銀兩之犯。俱勒限三月。將埋葬銀兩照數追完。如審係十分貧難。照例量追一半。給付屍親收領。或本犯尚有物產可抵。即令於三月限內、速行變交。毋許藉端逗遛。若限滿勘實力不能完者。一面將該犯發配。一面取具地鄰親族供結。州縣官加具印結。詳請督撫覈實。咨請豁免。儻豁免之後如有貲財隱匿。 或經查出。或被屍親告發。將出結之地鄰人等。均照不應重律、治罪。加結之州縣官。照不行查明給結例、罰俸一年。

諭。叅革海州知州鄔承顯之子鄔圖麟。等久未歸旗一案。經該旗叅奏。降旨令陳宏謀明白回奏。今據覆奏鄔承顯任內有應追贓項未完。著落伊子等繳還。是以未即回旗。再鄔德麟已入含山縣籍。家口仍留福建舊任。鄔圖麟等並請改入河南孟縣民籍等語。似此逗遛規避。實乃漢軍敝習。不可不亟為整頓。伊等既任外官罷職。如有未完之項。自應勒限速完。實係無力追繳。即當歸旗按律治罪。何得任其遷延在外。藉設措告貸之名。任意游蕩抽豐。馴致滋生事端。何所不有。況該旗已經咨催。飾詞延玩。此在民人。猶不可為訓。何況身為旗人者乎。即以情願改歸民籍而言。現在著有定例。並未稍為禁阻。第伊等或呈請於並無追項之前。或聲明於完欠回旗之後。皆屬可行。若藉此巧為趨避。懸帑項而廢官方。此風斷不可長。嗣後外省叅革漢軍人員。有應完款項者。著於定限內催追。為數過多。酌量展限完納。逾限不完。即將該員等解旗治罪。此案陳宏謀既未准其改籍。並將鄔德麟等押解回旗。該旗可即遵旨辦理。將來有似此者。均照此例行。又議准。嗣後一切命案內。有減等發落應追埋葬銀兩之犯。俱勒限三月。將埋葬銀兩照數追完。如審係十分貧難。照例量追一半。給付屍親收領。或本犯尚有物產可抵。即令於三月限內、速行變交。毋許藉端逗遛。若限滿勘實力不能完者。一面將該犯發配。一面取具地鄰親族供結。州縣官加具印結。詳請督撫覈實。咨請豁免。儻豁免之後如有貲財隱匿。 或經查出。或被屍親告發。將出結之地鄰人等。均照不應重律、治罪。加結之州縣官。照不行查明給結例、罰俸一年。

1706覆准。凡經 恩賜祭葬之子孫。難廕出身之人。不可使宗祀斷絕。如審擬大辟。家無次丁。應緩決。令其妻妾入禁相聚。生有子息。再行正法。

覆准。凡經 恩賜祭葬之子孫。難廕出身之人。不可使宗祀斷絕。如審擬大辟。家無次丁。應緩決。令其妻妾入禁相聚。生有子息。再行正法。

第三部 | 戶律 Hulü

第五部 | 兵律 Binglü

1800諭。刑部具題山東民人王狗謀殺林氏一本。王狗係林氏緦麻服姪。因借錢不與。將林氏用鐵砍傷。攫取櫃內京錢十千。刑部依謀殺緦麻以上尊長擬斬立決。固屬照例辦理。但此案王狗因借錢不與。輒起意致死攫錢。即係圖財害命。向來圖財害命之犯。俱按律擬以斬決。該 犯係屬服姪。倫紀攸關。與尋常因財起意謀殺者不同。王狗著即處決梟示。嗣後遇有此等謀 財害命。有關服制者。即著照此辦理。

諭。刑部具題山東民人王狗謀殺林氏一本。王狗係林氏緦麻服姪。因借錢不與。將林氏用鐵砍傷。攫取櫃內京錢十千。刑部依謀殺緦麻以上尊長擬斬立決。固屬照例辦理。但此案王狗因借錢不與。輒起意致死攫錢。即係圖財害命。向來圖財害命之犯。俱按律擬以斬決。該 犯係屬服姪。倫紀攸關。與尋常因財起意謀殺者不同。王狗著即處決梟示。嗣後遇有此等謀 財害命。有關服制者。即著照此辦理。

1774諭。前因內外各官員名下有攤賠代賠銀兩。及八旗綠營兵丁內有祖父應賠銀兩。於子孫所得餉銀內坐扣者。此項銀兩。究屬因公。特令軍機大臣查明未完數目。酌量加恩。茲據分別開單具奏。內已經離任各員應賠銀兩。據報家產盡絕及無可著追者。七十一案。共未完銀十七萬四千九百餘兩。八旗綠營兵丁應行坐扣餉銀者。七十八案。計應扣銀十九萬三百餘兩。又原任都統索諾木策凌等大員六員。共未完十九萬七千七十餘兩。因已經治罪查抄。無力完繳。一併開單請旨。朕詳加披閱。此等應賠銀兩。有關帑項。本應著落照數完繳。第念各員等緣事降革離任後。業據各該旗籍結報家產盡絕。並查明無力完繳。而兵丁等所得餉銀。為數有限。若再行坐扣。未免生計拮据。其另單所開之原任大員六員。俱治罪查抄。無可著追。著將查出各該員名下未完應賠銀兩。及兵丁應扣餉項。共銀五十五萬九千八百餘兩。一併加恩概行豁免。以示朕格外施仁曲加優恤至意。嗣後因公 覈減借欠等項。及該員本係分賠代賠。地方官查明。結報家產盡絕無力完繳者。並著照例題豁。毋庸再於同案各員名下攤追。用溥恩施而昭體恤。

諭。前因內外各官員名下有攤賠代賠銀兩。及八旗綠營兵丁內有祖父應賠銀兩。於子孫所得餉銀內坐扣者。此項銀兩。究屬因公。特令軍機大臣查明未完數目。酌量加恩。茲據分別開單具奏。內已經離任各員應賠銀兩。據報家產盡絕及無可著追者。七十一案。共未完銀十七萬四千九百餘兩。八旗綠營兵丁應行坐扣餉銀者。七十八案。計應扣銀十九萬三百餘兩。又原任都統索諾木策凌等大員六員。共未完十九萬七千七十餘兩。因已經治罪查抄。無力完繳。一併開單請旨。朕詳加披閱。此等應賠銀兩。有關帑項。本應著落照數完繳。第念各員等緣事降革離任後。業據各該旗籍結報家產盡絕。並查明無力完繳。而兵丁等所得餉銀。為數有限。若再行坐扣。未免生計拮据。其另單所開之原任大員六員。俱治罪查抄。無可著追。著將查出各該員名下未完應賠銀兩。及兵丁應扣餉項。共銀五十五萬九千八百餘兩。一併加恩概行豁免。以示朕格外施仁曲加優恤至意。嗣後因公 覈減借欠等項。及該員本係分賠代賠。地方官查明。結報家產盡絕無力完繳者。並著照例題豁。毋庸再於同案各員名下攤追。用溥恩施而昭體恤。

1756諭。本年秋審冊內應擬情實之官犯紀樸。刑部以伊兄陣亡。例准免死一次。據情聲請。免死之例。乃國家優卹死綏之典。正寓激厲戎行之意。若事關軍旅。亦可援此濫邀。則陣亡之家。因有此例。將臨陣脫逃者。竟置之寬典。不顧軍務之貽誤。有是理耶。且恃此而敢於犯法。將謀故殺人。皆可不問。揆之定例之意。果如是乎。今紀樸有心遲誤軍需。法無可貸。豈得與尋常監候之案。一例辦理。該部援例聲請之處非是。嗣後酌量情罪請旨。不得一概援例請寬。將此通行傳諭知之。

諭。本年秋審冊內應擬情實之官犯紀樸。刑部以伊兄陣亡。例准免死一次。據情聲請。免死之例。乃國家優卹死綏之典。正寓激厲戎行之意。若事關軍旅。亦可援此濫邀。則陣亡之家。因有此例。將臨陣脫逃者。竟置之寬典。不顧軍務之貽誤。有是理耶。且恃此而敢於犯法。將謀故殺人。皆可不問。揆之定例之意。果如是乎。今紀樸有心遲誤軍需。法無可貸。豈得與尋常監候之案。一例辦理。該部援例聲請之處非是。嗣後酌量情罪請旨。不得一概援例請寬。將此通行傳諭知之。

門第一 | Huyi yi 戶役一

門第一 | Gongwei 宮衛

1805諭。本日三法司具題。議覆四川省遂甯縣民人陳貴圖財戳傷唐明一案。將陳貴照依圖財傷人 未死而己得財者例。擬斬立決。閱其情節。該犯見唐明帶有錢文。起意致死。其為圖財害命。 固屬情真罪當。但其拔刀向戳時。止傷唐明咽喉等處。並未致死。現在傷己平復。因思人命 至重。凡定擬罪名。自應以致死不致死分別輕重。用昭詳慎。從前辦過成案。如圖財致死人命得財者。定擬斬決。即圖財致死二 命者。亦不過加以梟示。今陳貴一犯。雖已得財。究係傷人未死。若一律科以斬決。揆之情 法。尚未平允。著刑部堂官將圖財致死人命己得財者。及致死人命而未得財者。並圖財傷人 未死而已得財者。及傷人未死並未得財者。詳查律例。並從前辦過成案。叅酌折衷。如何分 別定罪之處。悉心妥議具奏。

諭。本日三法司具題。議覆四川省遂甯縣民人陳貴圖財戳傷唐明一案。將陳貴照依圖財傷人 未死而己得財者例。擬斬立決。閱其情節。該犯見唐明帶有錢文。起意致死。其為圖財害命。 固屬情真罪當。但其拔刀向戳時。止傷唐明咽喉等處。並未致死。現在傷己平復。因思人命 至重。凡定擬罪名。自應以致死不致死分別輕重。用昭詳慎。從前辦過成案。如圖財致死人命得財者。定擬斬決。即圖財致死二 命者。亦不過加以梟示。今陳貴一犯。雖已得財。究係傷人未死。若一律科以斬決。揆之情 法。尚未平允。著刑部堂官將圖財致死人命己得財者。及致死人命而未得財者。並圖財傷人 未死而已得財者。及傷人未死並未得財者。詳查律例。並從前辦過成案。叅酌折衷。如何分 別定罪之處。悉心妥議具奏。

1784廣西巡撫奏。永安州知州葉道和與岑照科場舞弊。藐法營私。請將葉道和家產查抄入官一案。欽奉諭旨。嗣後如有緣事獲罪。應行查抄。而兄弟未經分產者。著將所有產業。按其兄弟人數。分股計算。如家產值銀十萬。兄弟五人。每股應得二萬。止將本犯名下應得一股入官。其餘兄弟名下應得者。概行給予。以昭平允。所有葉道和一案。即照此辦理。並著為令。

廣西巡撫奏。永安州知州葉道和與岑照科場舞弊。藐法營私。請將葉道和家產查抄入官一案。欽奉諭旨。嗣後如有緣事獲罪。應行查抄。而兄弟未經分產者。著將所有產業。按其兄弟人數。分股計算。如家產值銀十萬。兄弟五人。每股應得二萬。止將本犯名下應得一股入官。其餘兄弟名下應得者。概行給予。以昭平允。所有葉道和一案。即照此辦理。並著為令。

1764諭。刑部所進情實官犯本內。將齊凌扎布出兵得功。及雯基曾祖陣亡之處。照例入於情實冊內聲敘。甚屬非是。齊凌扎布之祖父。從前若有陣亡者。朕不得而知。今伊本身之事。則西陲用兵始末。朕日夜籌畫。何事朕不熟悉。又豈待部中按例問之該旗。該旗按例咨達部中。部中又代為按例聲敘乎。況聲敘者止應陣亡之子孫。非指本身。即例亦不合也。且舒赫德獨 非在軍前辦事。歸而又在軍機處行走之人乎。其知齊凌扎布之事。應比該旗大臣為尤詳。何待咨問。甚可笑也。若夫齊凌扎布之在和闐時。曾與噶布舒各守一城。乃遇逆回搶劫。不能力行拒守。遽棄城而出。視噶布舒之堅持不去者。豈可同日而語。使律以守土死綏之義。不特無功。且當有罪。特原其兵力本單。是以不復深加責備。均從在事優敘。此事在他人或未稔知。若舒赫德亦豈能以不知自解乎。即以犯人祖父陣亡例當聲敘而言。其中情罪亦各自不同。如存德以鬪殺之案。本無謀故別情。故歷年秋審。諒其祖父陣亡之勞。未予勾決。至雯 基以知府侵稅數至萬餘。若竟以先世陣亡倖免。又何以處同案無可聲敘之書敏乎。國家縱有原功免死之條。亦惟先論其犯案本非重大。特貸其子孫之一死則可。脫以其祖父一經陣亡。而凡屬後裔。均可世世屈法從事。是以襃忠之過。適為誘人犯法之階矣。且該犯即與聲敘之例允符。亦當由部 臣咨查事蹟。列入本後。候朕定奪。設因該犯子孫具呈懇求。即為具奏。其別無親屬申訴之 犯。又將任其挂漏。可乎。於政體亦深為未協。再綠營將弁中。有曾經效命疆場。如豆斌高 天喜等為國宣勞。其功既有足嘉。朝廷初無歧視。子孫遇有罪犯。非常赦所不原。亦當並蒙矜恤。今此例但行於八旗。亦非一視同仁之意也。嗣後遇有此等罪犯。在八旗。則由刑部先 咨本旗及兵部確查事蹟。在外綠旗。則由督撫於審擬定案之始。查明該犯祖父陣亡事實。列入秋審冊內。以憑覈定。著該部分析規條。一一定議具奏。並將此宣諭各旗及內外問刑衙門 知之。

諭。刑部所進情實官犯本內。將齊凌扎布出兵得功。及雯基曾祖陣亡之處。照例入於情實冊內聲敘。甚屬非是。齊凌扎布之祖父。從前若有陣亡者。朕不得而知。今伊本身之事。則西陲用兵始末。朕日夜籌畫。何事朕不熟悉。又豈待部中按例問之該旗。該旗按例咨達部中。部中又代為按例聲敘乎。況聲敘者止應陣亡之子孫。非指本身。即例亦不合也。且舒赫德獨 非在軍前辦事。歸而又在軍機處行走之人乎。其知齊凌扎布之事。應比該旗大臣為尤詳。何待咨問。甚可笑也。若夫齊凌扎布之在和闐時。曾與噶布舒各守一城。乃遇逆回搶劫。不能力行拒守。遽棄城而出。視噶布舒之堅持不去者。豈可同日而語。使律以守土死綏之義。不特無功。且當有罪。特原其兵力本單。是以不復深加責備。均從在事優敘。此事在他人或未稔知。若舒赫德亦豈能以不知自解乎。即以犯人祖父陣亡例當聲敘而言。其中情罪亦各自不同。如存德以鬪殺之案。本無謀故別情。故歷年秋審。諒其祖父陣亡之勞。未予勾決。至雯 基以知府侵稅數至萬餘。若竟以先世陣亡倖免。又何以處同案無可聲敘之書敏乎。國家縱有原功免死之條。亦惟先論其犯案本非重大。特貸其子孫之一死則可。脫以其祖父一經陣亡。而凡屬後裔。均可世世屈法從事。是以襃忠之過。適為誘人犯法之階矣。且該犯即與聲敘之例允符。亦當由部 臣咨查事蹟。列入本後。候朕定奪。設因該犯子孫具呈懇求。即為具奏。其別無親屬申訴之 犯。又將任其挂漏。可乎。於政體亦深為未協。再綠營將弁中。有曾經效命疆場。如豆斌高 天喜等為國宣勞。其功既有足嘉。朝廷初無歧視。子孫遇有罪犯。非常赦所不原。亦當並蒙矜恤。今此例但行於八旗。亦非一視同仁之意也。嗣後遇有此等罪犯。在八旗。則由刑部先 咨本旗及兵部確查事蹟。在外綠旗。則由督撫於審擬定案之始。查明該犯祖父陣亡事實。列入秋審冊內。以憑覈定。著該部分析規條。一一定議具奏。並將此宣諭各旗及內外問刑衙門 知之。

律/lü 83 | Tuolou hukou 脫漏戶口

凡一家曰戶。全不附籍。若有田應出賦役者。家長杖一百。若係無田不應出賦役者。杖八十。准附籍有賦照賦。無賦照丁。當差。若將他家人隱蔽在戶不另報立籍。及相冒合戶附籍他戶。有賦役者。本戶家長。亦杖一百。無賦役者。亦杖八十。若將內外另居親屬隱蔽在戶不報。及相冒合戶附籍者。各減二等。所隱之人。並與同罪。改正立戶。別籍當差。其同宗伯叔弟姪、及壻、自來不曾分居者。不在此斷罪改正之限。其見在官役使辦事者。雖脫戶。然有役在身。有名在官。止依漏口法。若曾立有戶。隱漏自己成丁十六以上。人口不附籍。及增減年狀。妄作老幼廢疾。以免差役者。一口至三口。家長杖六十。每三口加一等。罪止杖一百。不成丁、三口至五口。笞四十。每五口加一等。罪止杖七十。所隱人口入籍成丁者當差。若隱蔽他人丁口不附籍者。罪亦如之。所隱之人與同罪。發還本戶。附籍當差。若里長失於取勘。致有脫戶者。一戶至五戶。笞五十。每五戶加一等。罪止杖一百。漏口者。一口至十口。笞三十。每十口加一等。罪止笞五十。本縣提調正官首領官吏、失於取勘。致有脫戶者。十戶笞四十。每十戶加一等。罪止杖八十。漏口者。十口笞二十。每三十口加一等。罪止笞四十。知情者並與犯人同罪。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若官吏曾經三次立案取勘。已責里長文狀。叮嚀省諭者。事發罪坐里長。如里長官吏。知其脫漏之情。而故縱不問者。則里長官吏。與脫漏戶口之人同罪。若有受財者。並計贓以枉法從重論。

律/lü 192 | Taimiao men shanru 太廟門擅入

凡無故擅入太廟門及山陵兆域門者。杖一百。太社門杖九十。但至門未過門限者。各減一等。守衞官故縱者。各與犯人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

1809奉旨。此案謝文彪竊取年甫七 之幼孩張狗兒項帶銀圈。恐其回家告知敗露。即將張狗兒拉至 河邊。 衾按水中溺斃。殘忍已極。該部擬以斬決。法無可加。但此等兇惡之徒。應予以 梟示。俾 共知儆惕。謝文彪著即處決梟示。嗣後如有謀斃十 以下幼孩之案。或係圖財。 或有因姦情事。俱著斬決梟示。並著刑部纂入則例。

奉旨。此案謝文彪竊取年甫七 之幼孩張狗兒項帶銀圈。恐其回家告知敗露。即將張狗兒拉至 河邊。 衾按水中溺斃。殘忍已極。該部擬以斬決。法無可加。但此等兇惡之徒。應予以 梟示。俾 共知儆惕。謝文彪著即處決梟示。嗣後如有謀斃十 以下幼孩之案。或係圖財。 或有因姦情事。俱著斬決梟示。並著刑部纂入則例。

1790直隸總督奏。盜犯馬一等行劫路泰隆錢鋪。該省辦理遲延一案。欽奉諭旨。嗣後各省盜案。如原贓未能起獲。即著該管地方官罰賠。

直隸總督奏。盜犯馬一等行劫路泰隆錢鋪。該省辦理遲延一案。欽奉諭旨。嗣後各省盜案。如原贓未能起獲。即著該管地方官罰賠。

律/lü 7 | Zhiguan youfan 職官有犯

凡京官及在外五品以上官有犯。奏聞請旨。不許擅問。六品以下。聽分巡御史按察司並分司取問明白。議擬奏聞區處。若府州縣官犯罪。所轄上司不得擅自勾問。止許開具所犯事由。實封奏聞。若許准推問。依律議擬回奏。候委官審實。方許判決。其犯應該笞決罰俸收贖紀錄者。不在奏請之限。若所屬官府州縣被本管上司非理陵虐。亦聽開具實蹟。實封徑自陳奏。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今官員為尋常小事。應傳問者傳問。應題叅者。不拘大小俱行題叅 。罰俸等罪。一概具題結案。見任官員。並無收贖及紀錄之處。又律文內言屬官兼京外言。小註府州縣三字應刪。因將律文改定。] 凡在京在外大小官員有犯公私罪名。所司開具事由。實封奏聞請旨。不許擅自勾問。指所犯事重者言。若事輕傳問。不在此限。若許准推問。依律議擬。奏聞區處。仍候覆准。方許判決。若所屬官被本管上司非理陵虐。亦聽開具陵虐實蹟。實封徑自陳奏。其被叅後將原叅上司列款首告者不准行。仍治罪。

律/lü 294 | Mousha zhishi ji benguan zhangguan 謀殺制使及本管長官

凡奉制命出使。而所在官吏謀殺。及部民謀殺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謀殺本管官。若吏卒謀 殺本部五品以上長官。已行未傷者。首杖一百流三千里。已傷者首絞。流絞俱不言皆。則為從各減等。官吏謀殺監候。餘皆決不待時。下斬同。已殺者 皆斬。其從而不加功。與不行者。及謀殺六品以下長官。並府州縣佐貳首領官。本條俱不載。 各依凡人謀殺論。 [謹案原文軍士謀殺本管指揮千戶百戶。雍正三年。以指揮等官己裁。改為本管官。乾隆五年。刪註內本條俱不載五字。改為其非本屬本管本部者九字。]

1791兩廣總督奏。盜犯未獲。先令州縣罰賠贓銀。恐狡獪事主。任意浮報贓數。圖得便宜。而不肖州縣規避罰賠。必有抑勒事主諱盜、及刪減贓數情弊。欽奉諭旨。止將已經獲盜而原贓未能起獲者。令該管官罰賠。其正犯尚未緝獲。贓數無從審明者。毋庸罰賠。

兩廣總督奏。盜犯未獲。先令州縣罰賠贓銀。恐狡獪事主。任意浮報贓數。圖得便宜。而不肖州縣規避罰賠。必有抑勒事主諱盜、及刪減贓數情弊。欽奉諭旨。止將已經獲盜而原贓未能起獲者。令該管官罰賠。其正犯尚未緝獲。贓數無從審明者。毋庸罰賠。

tiaoli 條例

律/lü 193 | Gongdian men shanru 宮殿門擅入

凡擅入紫禁城午門東華西華神武門及禁苑者。各杖一百。擅入宮殿門。杖六十徒一年。擅入御膳所及御在所者。絞。監候。未過門限者。各減一等。稱御者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並同。若無門籍冒他人名籍而入者。兼已入未過罪亦如之。其應在宮殿宿直之人。未著門籍而入。或當下直而輒入。及宿次未到雖應入。班次未到。越次而輒宿者。各笞四十。若不係宿衞應直合帶兵仗之人。但持寸刃入宮殿門內者。絞。監候。不言未入門限者。以須入門內乃坐。入紫禁城門內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門官及宿衞官軍故縱者。各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 等。失覺察者。官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又減一等。並罪坐直日者。通指官與軍言。餘條准此。

tiaoli 條例

1793諭。盜贓多至盈千累萬。若概令地方官賠給。不特州縣力有不能。必至有名無實。且恐啟刁民捏報贓數之漸。況遇盜之家。如係中人小戶。惟仗經紀營生。一經被劫。雖為數無多。已足罄其家產。至贓數較多者。事主必係殷實大賈。即盜贓無獲。生計尚不至拮据。嗣後除贓數一百兩以內者。仍著該管官罰賠外。如數百兩至千兩以上者。應令該管官罰賠十分之一二。

諭。盜贓多至盈千累萬。若概令地方官賠給。不特州縣力有不能。必至有名無實。且恐啟刁民捏報贓數之漸。況遇盜之家。如係中人小戶。惟仗經紀營生。一經被劫。雖為數無多。已足罄其家產。至贓數較多者。事主必係殷實大賈。即盜贓無獲。生計尚不至拮据。嗣後除贓數一百兩以內者。仍著該管官罰賠外。如數百兩至千兩以上者。應令該管官罰賠十分之一二。

條例/tiaoli 1

直隸各省編審。察出增益人丁實數。繕冊奏聞。名為盛世滋生戶口冊。其徵收錢糧。但據康熙五十年丁冊。定為常額。續生人丁。遵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恩詔。永不加賦。如額徵丁糧數內有開除者。即將各該省新增人丁補足額數。至新增人丁。儻不據實開報。或有私派錢糧。及造冊之時。藉端需索。該督撫嚴查題叅。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現行例內續生人丁下。刪去遵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恩詔十四字。]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

文武職官有犯。眾證明白。奏請提問者。文職行令住俸。武職候叅提明文到日住俸。俱不許管事。問結之日。犯該公罪准補支。私罪不准補支。其有因事罰俸。任內未滿升遷者。仍於新任內住支扣補。

tiaoli 條例

1794諭。刑部奏直隸省拏獲盜犯曹先等分別斬梟一案。楊際春陳祥生主僕二人。均被車夫吳洛全等謀害。殊堪憐憫。所失銀兩。於獲犯後經官追起。亦屬有名無實。所有吳洛全車輛馬匹。即應一併給予事主家屬領回。該部何必按例稱變價入官。該督原請將車輛馬匹入官之處。辦理亦覺鄙吝。嗣後凡有竊盜各案。其查出盜賊名下貲財什物。俱給予事主收領。不必入官。著為令。又諭。前經降旨。各省盜案。如原贓未能起獲。即著該管地方官罰賠。嗣恐正盜未獲。先令州 縣賠出贓銀。地方官規避罰賠。必有諱盜滅贓情弊。復降旨嗣後遇有盜案。即應嚴緝正盜。審明贓數。查追給主。如已經獲盜而原贓不能起獲。仍著該管官罰賠示懲。原因地方官平時既不能實力巡查。及遇有盜案。又不肯認真緝捕。以致小民被盜。贓項久懸。終歸無著。若事主係殷商大賈。即盜贓無獲。生計尚可不致竭蹶。如係中人小戶。惟仗經紀營生。一經被劫。即為數無多。已足罄其家產。是以罰令地方官賠繳。以示懲儆。但近據吉慶拏獲盜犯常 二等一案。未起贓銀四百餘兩。著令該縣賠繳。尚屬力所能辦。至如本月書麟奇豐額所奏尹二等一案。贓數至一千九百餘兩。又查前據郭世勳奏。梁亞容贓數多至萬餘。若亦責成該處州縣按數賠給。其勢必至日久懸宕。而閭閻小民。以盜贓未獲。豈敢向地方官索賠。甚至不肖州縣。或以罰賠盜贓為名。採買科派。及需索鹽當陋規。在被劫小民。仍不能得獲原贓。地方良善。徒滋擾累。而不肖州縣。轉得為肥橐之計。豈不有名無實。嗣後遇有盜案。該督撫總當嚴督所屬實力緝捕。務得原贓。即時起獲。速給事主。其盜犯行劫之後。眾人俵分。如遇贓數較多者。每犯俱可分銀數百金。一時豈能費用蕩盡。若將盜犯立時緝獲。原無難起贓給主。即有業經花費者。亦必為數有限。責令地方官賠給。自屬易辦。如盜犯實已遠颺。不能立時起獲。而贓數又復較多。該督撫等即當覈其緝盜勤惰。分別贓數責令著賠。總之有治人。無治法。惟在該督撫隨時整飭。覈實辦理。庶州縣等知所勸懲。而被盜小民。不致拕延受累。方為妥善。

諭。刑部奏直隸省拏獲盜犯曹先等分別斬梟一案。楊際春陳祥生主僕二人。均被車夫吳洛全等謀害。殊堪憐憫。所失銀兩。於獲犯後經官追起。亦屬有名無實。所有吳洛全車輛馬匹。即應一併給予事主家屬領回。該部何必按例稱變價入官。該督原請將車輛馬匹入官之處。辦理亦覺鄙吝。嗣後凡有竊盜各案。其查出盜賊名下貲財什物。俱給予事主收領。不必入官。著為令。又諭。前經降旨。各省盜案。如原贓未能起獲。即著該管地方官罰賠。嗣恐正盜未獲。先令州 縣賠出贓銀。地方官規避罰賠。必有諱盜滅贓情弊。復降旨嗣後遇有盜案。即應嚴緝正盜。審明贓數。查追給主。如已經獲盜而原贓不能起獲。仍著該管官罰賠示懲。原因地方官平時既不能實力巡查。及遇有盜案。又不肯認真緝捕。以致小民被盜。贓項久懸。終歸無著。若事主係殷商大賈。即盜贓無獲。生計尚可不致竭蹶。如係中人小戶。惟仗經紀營生。一經被劫。即為數無多。已足罄其家產。是以罰令地方官賠繳。以示懲儆。但近據吉慶拏獲盜犯常 二等一案。未起贓銀四百餘兩。著令該縣賠繳。尚屬力所能辦。至如本月書麟奇豐額所奏尹二等一案。贓數至一千九百餘兩。又查前據郭世勳奏。梁亞容贓數多至萬餘。若亦責成該處州縣按數賠給。其勢必至日久懸宕。而閭閻小民。以盜贓未獲。豈敢向地方官索賠。甚至不肖州縣。或以罰賠盜贓為名。採買科派。及需索鹽當陋規。在被劫小民。仍不能得獲原贓。地方良善。徒滋擾累。而不肖州縣。轉得為肥橐之計。豈不有名無實。嗣後遇有盜案。該督撫總當嚴督所屬實力緝捕。務得原贓。即時起獲。速給事主。其盜犯行劫之後。眾人俵分。如遇贓數較多者。每犯俱可分銀數百金。一時豈能費用蕩盡。若將盜犯立時緝獲。原無難起贓給主。即有業經花費者。亦必為數有限。責令地方官賠給。自屬易辦。如盜犯實已遠颺。不能立時起獲。而贓數又復較多。該督撫等即當覈其緝盜勤惰。分別贓數責令著賠。總之有治人。無治法。惟在該督撫隨時整飭。覈實辦理。庶州縣等知所勸懲。而被盜小民。不致拕延受累。方為妥善。

條例/tiaoli 2

八旗凡遇比丁之年。各該旗務將所有丁冊。逐一嚴查。如有漏隱。即據實報出。補行造冊送部。如該旗不行詳查。經部察出。即交部查議。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二年定。]

1815諭。晉昌等奏審明已革佐領烏爾圖夥同賊犯謀殺防禦海甯阿從嚴定擬一摺。此案於上年十月 內。據晉昌等奏。坐卡章京捏稟舞弊等情。朕即以賊犯黃幗有偷砍木植。烏爾圖既係知情。 其所報海甯阿患病外出。不知去向。焉知非卡員等夥同作弊。海甯阿一人獨不肯染指。致遭 戕害。與從前王伸漢謀死李毓昌情事相類。當飭該將軍等務查海甯阿實在下落。毋任稍有枉 縱。續據該將軍等訊出海甯阿於烏爾圖私帶賊犯。曾有欲行稟揭之事。烏爾圖到案。供詞猶 復狡展。復經朕降旨將晉昌等審辦此案失之寬緩。嚴行申飭。茲據該將軍等。訊明烏爾圖於 上年派充坐卡總巡。行至靉陽邊門。即商同黃幗有私帶賊犯樊十等出邊打拉。並私穵人 。 出邊後。坐卡防禦海甯阿。屢向不依。又將烏爾圖縱令出邊之黃幗有張得占等拏獲。不允贖 放。烏爾圖遂與樊十商同誘令海甯阿同赴江邊釣魚。乘其不備。樊十點槍將海甯阿立時打斃。卓青阿黃幗有幫同 屍拋 棄江中滅 。其與王伸漢謀害李毓昌一案。情節相似。體骨漂流。更為慘酷。果不出朕所料。 可見聽訟必須細心。設竟如晉昌等初奏。顢頇率結。使正兇漏網。奇冤莫雪。成何事體。烏 爾圖身係職官。夥同賊犯越邊偷竊。業己行同盜賊。又因海甯阿持正不依。遂商同致斃。樊 十本係賊犯。手戕職官。該二犯情罪重大。俱著即行處斬。於行刑時。先行重責四十板。樊 十並著梟首江干示 。烏爾圖之子。不論幾人。俱著發往伊 以示重懲。黃幗有先有劃破海 甯阿腳心之語。己有謀害之心。卓青阿雖曾將人命事大之言。向烏爾圖勸阻。然仍持竿賺海 甯阿至江邊釣魚。後復幫同棄屍。該二犯均屬同謀加功。依律問擬絞監候。趕入本年秋審情 實。

諭。晉昌等奏審明已革佐領烏爾圖夥同賊犯謀殺防禦海甯阿從嚴定擬一摺。此案於上年十月 內。據晉昌等奏。坐卡章京捏稟舞弊等情。朕即以賊犯黃幗有偷砍木植。烏爾圖既係知情。 其所報海甯阿患病外出。不知去向。焉知非卡員等夥同作弊。海甯阿一人獨不肯染指。致遭 戕害。與從前王伸漢謀死李毓昌情事相類。當飭該將軍等務查海甯阿實在下落。毋任稍有枉 縱。續據該將軍等訊出海甯阿於烏爾圖私帶賊犯。曾有欲行稟揭之事。烏爾圖到案。供詞猶 復狡展。復經朕降旨將晉昌等審辦此案失之寬緩。嚴行申飭。茲據該將軍等。訊明烏爾圖於 上年派充坐卡總巡。行至靉陽邊門。即商同黃幗有私帶賊犯樊十等出邊打拉。並私穵人 。 出邊後。坐卡防禦海甯阿。屢向不依。又將烏爾圖縱令出邊之黃幗有張得占等拏獲。不允贖 放。烏爾圖遂與樊十商同誘令海甯阿同赴江邊釣魚。乘其不備。樊十點槍將海甯阿立時打斃。卓青阿黃幗有幫同 屍拋 棄江中滅 。其與王伸漢謀害李毓昌一案。情節相似。體骨漂流。更為慘酷。果不出朕所料。 可見聽訟必須細心。設竟如晉昌等初奏。顢頇率結。使正兇漏網。奇冤莫雪。成何事體。烏 爾圖身係職官。夥同賊犯越邊偷竊。業己行同盜賊。又因海甯阿持正不依。遂商同致斃。樊 十本係賊犯。手戕職官。該二犯情罪重大。俱著即行處斬。於行刑時。先行重責四十板。樊 十並著梟首江干示 。烏爾圖之子。不論幾人。俱著發往伊 以示重懲。黃幗有先有劃破海 甯阿腳心之語。己有謀害之心。卓青阿雖曾將人命事大之言。向烏爾圖勸阻。然仍持竿賺海 甯阿至江邊釣魚。後復幫同棄屍。該二犯均屬同謀加功。依律問擬絞監候。趕入本年秋審情 實。

條例/tiaoli 2

文武職官犯該充軍為民枷號與軍民罪同者。照例擬斷。應奏請者。具奏發落。 [謹案此二條俱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官員犯該提問者。並無准補支俸之處。革職交刑部者。一應罪名。俱具題結案。二例俱刪。]

條例/tiaoli 1

太監等進殿當差。如遺金刃之物未經帶出者。枷號一年。滿日責四十板。罰當下賤差使。如遺失零星物件。交總管責四十板。仍在本處當差。 [謹案此條係嘉慶十三年定。]

門第14 | Mingli lü shisi 名例律十四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律/lü 295 | Mousha zufumu fumu 謀殺祖父母父母

凡謀殺祖父母父母、及期親尊長、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父母。 己行不問己傷未傷者。豫謀之子孫。不分首從。皆斬。己殺者。皆凌遲處死。監故在獄者。 仍戮其屍。其為從有服屬不同。自依緦麻以上律論。有凡人自依凡論。凡謀殺服屬皆仿此。 謀殺緦麻以上尊長。己行者。首杖一百流二千里。為從杖一百徒三年。己傷者首絞。為從加功不加功。並同凡論。己殺者皆斬。不問 首從。其尊長謀殺本宗及外姻卑幼。己行者。各依故殺罪減二等。已傷者。減一等。已殺者。 依故殺法。依故殺法者。謂各依 毆條內尊長故殺卑幼律問罪。為從者各依服屬科斷。若奴 婢及雇工人謀殺家長。及家長之期親外祖父母。若緦麻以上親者。兼尊卑言。統主人服屬尊 卑之親。罪與子孫同。謂與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及期親尊長外祖父母。緦麻以上尊長同。 若已轉賣。依良賤相毆論。 [謹案註內監故在獄者。仍戮其屍句。為從者各依服屬科斷句。 統主人服屬尊卑之親句。俱乾隆五年增。末節原註。係若已轉賣。當同凡論。乾隆五年改為 依良賤相毆論。]

條例/tiaoli 3

雲貴軍職及文職五品以上官。並各處大小土官。犯該笞杖罪名。不必奏提。有俸者照罪罰俸。無俸者罰米。其徒流以上情重者。仍舊奏提。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雲貴文武官有犯。與各省官員一體叅處。其土官照流官定例一體處分。因將例文改定。]

條例/tiaoli 2

繡漪橋以北昆明湖內。除官民人等擅入游玩。及故縱失察之官軍。照擅入紫禁城禁苑律、分別治罪外。如有溺斃人命。即將本段堆撥直班弁兵、杖一百枷號一月。左右附近二所堆撥直班弁兵、杖八十枷號二十日。若赴溺之人。被弁兵即時拏獲。或於溺水時撈救得生。弁兵免其治罪。將赴溺之人嚴行審訊。僅止因貧因病。並無別故。枷號半年杖一百。 發往伊黎當差。如另有重情。仍各依本律例從其重者論。 [謹案此條嘉慶十八年定。道光六年。調劑新疆遣犯。將例內發往伊黎當差。改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二十四年。仍改復原例。]

律/lü 28 | Fanzui zishou 犯罪自首

凡犯罪未發而自首者。免其罪。若有贓者。其罪雖免。猶徵正贓。謂如枉 法不枉法贓。徵入官。用強生事逼取詐欺科斂求索之類。及強竊盜贓。徵給主。其輕罪雖發。 因首重罪者。免其重罪。謂如竊盜事發。自首又曾私鑄銅錢。得免鑄錢之罪。止科竊盜罪。 若因問被告之事而別言餘罪者。亦如上科之。止科見問罪名。免其餘罪。謂因犯私鹽事發被 問。不加拷訊。又自別言曾竊盜牛。又曾詐欺人財物止科私鹽之罪。餘罪俱得免之類。其犯 人雖不自首。遣人代首。若於法得相容隱者之親屬為之首。及彼此詰發。互相告言。各聽如 罪人身自首法。皆得免罪。其遣人代首者。謂如甲犯罪遣乙代首不限親疏。亦同自首免罪。 若於法得相容隱者為首。謂同居及大功以上親。若奴婢雇工人為家長首及相告言者。皆與罪 人自首同得免罪。卑幼告言尊長。尊長依自首律免罪。卑幼以干犯名義律科斷。若自首不實及不盡者。重情首作輕情。多贓首作少贓。以不實不盡之罪罪之。自首贓 數不盡者。止計不盡之數科之。至死者聽減一等。其知人欲告及逃如逃避山澤之類。叛是叛 去本國之類。而自首者。減罪二等坐之。其逃叛者。雖不自首。能還歸本所者。減罪二等。 其損傷於人。因犯殺傷於人而自首者。得免所因之罪。仍從殺傷法。本過失者。聽從本法。 損傷於物不可賠償。謂如棄毀印信。官文書。應禁兵器。及禁書之類。私家既不合有。是不可償之物。不 准首。若本物見在首者。聽同首法免罪。事發在逃。已被囚禁越獄在逃者。雖不得首所犯之 罪。但既出首。得減逃走之罪二等。正罪不減。若逃在未經到官之先者。本無加罪。仍得減 本罪二等。若私越度關、及姦者。並不在自首之律。若強竊盜詐欺取人財物。而於事主處首 服。及受人枉法不枉法贓。悔過回付還主者。與經官司自首同。皆得免罪。若知人欲告、而於財主處首還者。亦得減罪二等。其強竊盜若能捕獲同伴解官者。亦得免罪。又依常人一體給賞。強竊盜自首免罪後。再犯者不准首。 [謹案律文若私越度關及姦下。有並私習天文五字。雍正三年刪。]

1727議准。廣東省山多田少。無田耕種窮民。趕山搭寮。取香砍柴燒炭等項。令各州縣每寮給牌。遇有遷徙消長。赴縣添除。違者。寮長照脫漏戶口律治罪。儻窩藏姦宄。句通匪類。寮長不報官究治。或被旁人首告者。照總甲容留棍徒例治罪。各寮長將此人等查出。即行報官者。免其治罪。至入山之窮民。如不赴官報明。搭寮居住。種麻種靛者。照盜耕田畝律治罪。其山主不經官驗准。私自批佃搭寮者。照違令律治罪。文武各官。 漫不經心約束。以致窩藏姦宄。句通匪類。經督撫題叅。照溺職例處分。

議准。廣東省山多田少。無田耕種窮民。趕山搭寮。取香砍柴燒炭等項。令各州縣每寮給牌。遇有遷徙消長。赴縣添除。違者。寮長照脫漏戶口律治罪。儻窩藏姦宄。句通匪類。寮長不報官究治。或被旁人首告者。照總甲容留棍徒例治罪。各寮長將此人等查出。即行報官者。免其治罪。至入山之窮民。如不赴官報明。搭寮居住。種麻種靛者。照盜耕田畝律治罪。其山主不經官驗准。私自批佃搭寮者。照違令律治罪。文武各官。 漫不經心約束。以致窩藏姦宄。句通匪類。經督撫題叅。照溺職例處分。

條例/tiaoli 4

各處大小土官有犯。俱照流官例一體處分。但土官例不食俸。如有應罰俸降俸降職等事。俱按品級照流官俸罰米。每俸銀一兩。罰米一石。其徒流以上情重者。仍依律科斷。 [謹案乾隆五年奏准。例內一體處分等語。文類處分則例。情重二字。本無指實。易致高下其手。復將例文刪輯。]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tiaoli 條例

律/lü 84 | Renhu yiji weiding 人戶以籍為定

凡軍民驛醫卜工樂諸色人戶。並以原報冊籍為定。若詐冒脫免。避重就輕者。杖八十。其官司妄准脫免、及變亂改軍為民。改民為匠。版籍者。罪同。軍民人等。各改正當差。若詐稱各衞軍人。不當軍民差役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5

各處大小土官有犯。徒流以上。依律科斷。其杖罪以下。交部議處。

1808諭。本日據總管內務府大臣蘇楞額等。審擬保合太和太監徐存誤遺小刀在殿。請將該太監照但持寸刃入宮殿門擬絞監候一摺。所擬未免過重。律載持刃入宮殿門即擬以絞監候者。原指無故持刃入殿。或假裝瘋病。或酒醉持刀肆鬧者而言。若太監等進內當差。豈能不帶小刀豫備差使。若一概即行擬絞。未免無所區別。惟是該太監當差事畢退出之後。不但金刃之物。不應留於殿內。即尋常之物。亦不應遺失。自應立定專條。以便援引。嗣後太監等進殿當差。如遺金刃之物。未經帶出。著枷號一年。滿日責四十板。罰當下賤差使。如遺零星物件。交總管責四十板。仍在本處當差。永著為例。所有此次遺失金刃在殿之太監徐存。加恩即照新例辦理。

諭。本日據總管內務府大臣蘇楞額等。審擬保合太和太監徐存誤遺小刀在殿。請將該太監照但持寸刃入宮殿門擬絞監候一摺。所擬未免過重。律載持刃入宮殿門即擬以絞監候者。原指無故持刃入殿。或假裝瘋病。或酒醉持刀肆鬧者而言。若太監等進內當差。豈能不帶小刀豫備差使。若一概即行擬絞。未免無所區別。惟是該太監當差事畢退出之後。不但金刃之物。不應留於殿內。即尋常之物。亦不應遺失。自應立定專條。以便援引。嗣後太監等進殿當差。如遺金刃之物。未經帶出。著枷號一年。滿日責四十板。罰當下賤差使。如遺零星物件。交總管責四十板。仍在本處當差。永著為例。所有此次遺失金刃在殿之太監徐存。加恩即照新例辦理。

條例/tiaoli 1

凡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者。巡按御史會審情實。即單詳到院。院寺即 行單奏。決單到日。御史即便處決。如有監故在獄者。仍戮其屍。

條例/tiaoli 1

在監重囚。有因變逸出、旋即投歸者。除不准自首之犯。仍照原擬治罪外。餘俱免死。杖一百發落。其自行越獄、及看守通同賄縱者。雖投歸不在此 例。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遵照順治十七年諭旨纂定則例。]

條例/tiaoli 6

廕生及恩拔嵗副貢監生。有應題叅處分者。聽各衙門題叅外。其例監生有事故應黜革者。不必題叅。咨報國子監。國子監察明黜革。知照禮部。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tiaoli 條例

律/lü 194 | Suwei shouwei ren sizi daiti 宿衛守衛人私自代替

凡宮禁宿衞、及紫禁城皇城門守衞人、應直不直者笞四十。以應宿衞守衞人下直之人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六十。以不係宿衞守衞人冒名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一百。官員各加一等。若在直而逃者。罪亦如之。應直不直之罪。官員加等。京城門減一等。各處城門又減一等。親管頭目知而故縱者。各與犯人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有故而赴所管告知者不坐。 [謹案紫禁城三字。雍正三年增、又原文不係宿衞上有別衞二字。小註內官員二字。係百戶以上四字。雍正三年。以現今宿衞兵無衞籍。且無百戶官名。奏准刪改。]

條例/tiaoli 2

凡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者。法司覈覆具題。奉旨即行處決。如有監故在獄者。仍戮其屍。

條例/tiaoli 2

在監斬絞重囚、及遣軍流徒人犯。如有因變逸出、自行投歸者。除謀反叛逆之犯。 仍照原擬治罪、不准自首外。餘俱照原犯罪名。各減一等發落。若被拏獲者。仍照原犯罪名定擬。其自行越獄、及看守通同賄縱者。雖自行投首。仍照各本律例問擬。 [謹案嘉慶六年奏明。勦辦教匪以來。外省監犯。往往因變逸出。自行投回。均奉旨減等發落。並不依原例辦理。且越獄之犯。投歸者自應分別減等。拏獲者仍當治以原罪。因改定此條。 ]

條例/tiaoli 7

文武生員犯該徒流以上等罪。地方官一面詳請斥革。一面即以到官之日扣限審訊。不必俟學政批回。始行究報。其情罪本輕。罪止戒飭者。審明移會該學教官照例發落。詳報學政查覈。貢監生有犯同。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四年定。三十二年奏准。貢監生有犯。固不必題叅。惟廕生有犯。仍應題叅。因於此條例首。加廕生有犯。應題叅處分者。聽各衙門題叅三句。]

條例/tiaoli 1

各處衞所官軍人等、及竈戶置買民田。一體坐派糧差。若不納糧當差。致累里長包賠者。俱問罪。其田入官。 [謹案此條係原例。首句本係各處衞所及護衞儀衞司官軍舍餘人等。雍正三年奏准。今無護衞儀衞司舍餘。此七字刪。]

條例/tiaoli 3

官民之家。凡雇倩工作之人。立有文券。議有年限者。以雇 工人論。止是短雇月日。受值不多者。依凡論。其財買義男。如恩養年久。配有室家者。照 例同子孫論。如恩養未久。不曾配合者。士庶之家。依雇工人論。縉紳之家。比照奴婢論。從謀故殺毆 凌遲斬絞各條科斷。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3

被擄從賊。不忘故土。乘閒來歸者。俱著免罪。 [謹案 此條。係乾隆五年遵照順治十八年諭旨纂定。]

條例/tiaoli 8

除入伍給劄官員有犯。照定例處分外。給劄歸農有職銜之人。若恣肆虐民。占人廬舍。奪人土田。擾害地方者。令該督撫掣回官劄。照民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條例/tiaoli 2

各處衞所官軍人等、及竈戶置買民田。一體坐派糧差。若不納糧當差。致累里長包賠者。查係欺隱田畝。及典買不過割者。各按本律定擬。其田入官。 若無欺隱等情。止係不納糧當差。照收糧違限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嘉慶六年改定。]

條例/tiaoli 4

官民之家。凡雇倩工作之人。立有文券。議有年限者。依雇工人論。止是短雇月日。受值不 多者。依凡論。其財買養男。並同子孫論。

條例/tiaoli 1

皇城各門各鋪上直守衞。該管官旗鈐束不嚴、及容情故放所管軍人離直。點視不到。十名以上者。各杖一百。指揮降千戶。千戶降百戶。衞鎮撫降所鎮撫。百戶及所鎮撫各降總旗。總旗降小旗。小旗降軍。俱調邊衞帶俸食糧差操。若受財賣放者。不分人贓多寡。問罪亦照前降調。其或各晝夜輪流點城官員。但受財賣放者。一體問降調。若止是巡點不嚴。以致軍士不全。問罪還職。其各該直宿官旗軍人點視不到。一二次者送問。三次以上者。問發邊衞差操。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無指揮等官名。受贓者依律問罪。不止降調。亦無帶俸差操之例。奏准刪。]

條例/tiaoli 4

凡遇強盜、係親屬首告到官。審其聚眾不及十人、及止行劫一次者。依律免罪減等。擬斷發落。若聚眾至十人、及行劫累次者。 係大功以上親屬首告。發附近。小功以下親屬首告。發邊衞。各充軍。其親屬本身被劫。因而告訴到官者。依親屬相盜律科罪。不在此例。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9

給劄歸農之人。若恣肆虐民。占人廬舍。奪人土田。擾害地方者。該督撫掣回官劄。照民例治罪。其入伍給劄者。有犯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改定。三十二年奏准。今無給劄歸農入伍給劄之例。此條刪。]

條例/tiaoli 3

軍戶子孫。畏懼軍役。另開戶籍。或於別府州縣入贅寄籍等項。及至原衞發冊清句。買囑原籍官吏里書人等。捏作丁盡戶絕回申者。俱問罪。正犯發煙瘴地面。里書人等發附近衞所。俱充軍。官吏叅究治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刪畏懼軍役四字。等項及至原衞發冊清句十字。乾隆五年。查今無軍戶子孫句丁補戶之例。奏明刪除。]

條例/tiaoli 5

尊長謀殺卑幼。除為首之尊長。仍依故殺法。分別已行已傷已殺定擬外。其為從加功之尊長。 各按服制。亦分別已行已傷已殺三項。各依為首之罪減一等。若同行不加功。及同謀不同行。 又各減一等。為從係凡人。仍照凡人謀殺為從科斷。

律/lü 195 | Congjia jiwei 從駕稽違

凡應扈從車駕之人。違原定之期不到、及從而先回還者。一日、笞四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一 百。職官有犯。各加一等。罪止杖六十徒一年。若從車駕行而逃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職官有犯。絞監候。親管頭目故縱不到。先回。在逃者。各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失覺察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 [謹案職官有犯。原文係百戶以上。雍正三年改。]

條例/tiaoli 5

凡遇強盜、係律得容隱 之親屬首告到官。同自首法照例擬斷。其親屬本身被劫。因而告訴到官者。依親屬相盜律科 罪。不在此例。 [謹案乾隆三十二年查強盜自首。並無分別聚眾多寡之例。至行劫次數及傷人未 傷人。情節輕重。各有專例。因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10

文職道府以上。武職副將以上。有犯公私罪名。應審訊者。仍照例題叅。奉到諭旨。再行提訊。其餘文武各員。於題叅之日。即將應質人犯。拘齊審究。如督撫同駐省分。一面具題。一面行知應承審衙門即行提訊。 [謹案此條係乾隆十八年定。]

條例/tiaoli 4

康熙六十一年以前。各旗白契 所買之人。俱不准贖身。若有逃走者。准遞逃牌。雍正元年以後。白契所買單身、及帶有妻室子女之人。俱准贖身。若買主配給妻室者。不准贖身。未經賣身之先。或已定親未娶。問女家情願。方許配合。不情願者聽。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嗣於雍正十三年議准。凡雍正十二年以前白契所買之人。一體不准贖身。逃者准遞逃牌。乾隆五年。因將首句改為雍正十三年以前。中閒改為乾隆元年以後。 ]

條例/tiaoli 6

本宗尊長。 起意謀殺卑幼。罪應絞候之犯。如與死者之子。商同謀殺。致其子罪干凌遲者。將起意之犯。 擬絞立決。

條例/tiaoli 6

竊盜自首不實不盡。及知人欲告、而於財主處首還。律該減等擬罪者。俱免剌。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11

凡叅革發審之案。查明被叅之人。如係同知遊擊以下等官。遴委知府審理。係道府副將等官。遴委道員審理。統令就近提齊款證。秉公確訊。其案內牽連被害之人無關輕重者。該道府審明錄供之後。即分別保釋。止將重罪要犯帶至省內。由司覆勘解院審擬完結。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六年定。]

條例/tiaoli 5

各省樂籍。並浙省惰民丐戶。皆令確查削籍。改業為良。若土豪地棍。仍前逼勒陵辱。及自甘汙賤者。依律治罪。其地方官奉行不力者。該督撫查叅。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7

凡尊長故殺卑幼案內。如有與人通姦。因媳礙眼。抑令同陷邪淫。不從。商謀 致死滅口者。俱照平人謀殺之律。分別首從。擬以斬絞監候。

條例/tiaoli 7

偷採人薓。率領頭目及財主。 聞拏投部者。不准首。仍擬絞監候。若事未發而自首者。照犯罪自首律發落。自首不實不盡者。亦照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奏明。傷人強盜罪應斬決。尚無事發不准 首之例。今偷採人薓 等犯。罪止擬絞。不應聞拏不准投首。此條刪。]

條例/tiaoli 12

凡被叅革職訊問之員。審係無辜。即以開復定擬。不得稱已經革職毋庸議題覆。其原叅重罪審虛。尚有輕罪應以降級罰俸歸結者。開復原職。再按所犯分別降罰。 [謹案此條係雍正八年。欽奉 諭旨。乾隆五年恭纂為例。原載斷獄門。辨明冤枉律後。嘉慶六年移附此律。]

條例/tiaoli 6

歸流苗蠻族類。逐一編造戶口冊籍。分清住址。管轄者不許移居混迹。儻有事犯。即在該地方衙門跟究。如該管官不加詳察。仍聽苗蠻居住混雜者。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六年定。乾隆五年奏准。苗蠻宜隨時處置。定為成例。恐反有窒礙難行之處。此條刪。]

條例/tiaoli 1

凡八旗正身隨車駕行而脫逃者。發黑龍江等處當差。官馬盤費。照數追繳。 [謹案此條係乾隆十八年定例。]

條例/tiaoli 8

凡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案內。如有旁人同謀助逆加功者。擬絞立決。

條例/tiaoli 8

凡強盜雖自行投首。伊主仍照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奏明。盜犯尚准自首。而伊主反 不得免罪。似未允協。此條刪。]

條例/tiaoli 13

盛京居住滿洲蒙古漢軍文武官員。除因公詿誤獲罪者。仍准本地方居住外。若犯係侵盜虧欠錢糧、及姦貪訛詐等事降革者。均連其家屬撥發各省滿洲駐防。交該管官嚴加管束。 [謹案此條道光二十五年。遵旨定。]

條例/tiaoli 7

旗下奴僕。或借別旗名色買贖。或自行贖身。旗民兩處。俱無姓氏者。察出即令歸旗。其有跟隨家主出差外任。私有蓄積。鑽營勢力。欺壓本主贖身者。自康熙五十二年恩詔以後。雖在民籍。查明強壓情實。亦令歸旗。若果係數輩出力之人。伊主念其勤勞。情願聽其贖身為民。本旗戶部有檔案可稽。州縣地方有冊籍可據。為民者仍歸民籍。舊主子孫。不得藉端控告。其有投充之人。私自為民。後經發覺。將同族之人。誣扳為同祖。或本主因家奴之同族。少有產業。誣告投充之子孫者。審明、將誣扳誣告之人。從重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

律/lü 196 | Zhixing yudao 直行御道

凡午門外御道至御橋。除侍衞官軍導從車駕出入。許於東西兩旁行走外。其餘文武百官軍民人等。非侍衞導從。無故於上直行、及輒度御橋者。杖八十。若於宮殿中直行御道者。杖一百。守衞官故縱者。各與犯人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若於御道橋橫過、係一時經行者。不在禁限。在外衙門龍亭儀仗已設而直行者。亦准此律科斷。 [謹案在外衙門等語。係乾隆五年增註。]

條例/tiaoli 9

凡夫謀殺妻之案。係本夫起意者。仍照律辦理 外。如係他人起意。本夫僅止聽從加功者。於絞罪上減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

條例/tiaoli 9

凡強盜行劫數家、而止首一家者。發黑龍江給新滿洲 披甲之人為奴。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8

旗下奴僕。若果係數輩出力之人。伊主念其勤勞。情願聽其贖身為民。本旗戶部有檔案可稽。州縣地方有冊籍可據。為民者仍歸民籍。舊主子孫。不得藉端控告。其有投充之本身。私自為民。別經發覺。將伊家同族之良民。誣指為同祖。希圖陷害者。或本主因家奴之同族。少有產業。誣告投充之子孫者。審明、將誣扳誣告之人。照冒認良民為奴婢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二年改定。本係照誣良為賤律。五十三年。因誣良為賤律無明文。改照冒認良民為奴婢律。]

條例/tiaoli 10

凡姑謀殺子婦之案。除伊媳實犯毆詈等罪。仍照本律定擬外。如僅止出言 頂撞。輒蓄意謀殺。情節兇殘顯著者。即發往伊 給兵丁為奴。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0

凡強盜行劫數家、而止首一家者。除所劫數家內。 有係盜首及殺死人命。姦人妻女。燒人房屋等項。例不准自首者。仍分別定擬外。如俱係例 准自首之罪。將本犯免死。發黑龍江給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者。照徒流遷徙地方條下發遣之例問發。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改定。五十三年刪除。]

1653定。凡官員有犯貪惡重大事情。應發刑部審問者。在部守候。不必鎖拏送問。審有實據。奏請處分。

定。凡官員有犯貪惡重大事情。應發刑部審問者。在部守候。不必鎖拏送問。審有實據。奏請處分。

條例/tiaoli 9

乾隆元年以後放出。捏稱元年以前。私自營求。入於民籍者。察出、將該戶交刑部照例治罪。仍令歸旗。作為本主戶下家人。其不行詳查之叅佐領。及蒙混收入民籍之地方官。一併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二年定。]

條例/tiaoli 11

謀殺期親尊長。正犯罪應凌遲者。為從加功之犯。擬以絞候。請  旨即行正法。不加功者。仍按律科斷。如為從係有服親屬。各按尊卑服制本律定擬。

條例/tiaoli 1

凡至下馬牌不下而竟過者。笞五十。看守人役失於防範者。笞四十。 [謹案此條係雍正五年定例。]

條例/tiaoli 11

強盜毆傷事主。傷非金刃。而所 傷又輕。旋經平復者。係夥盜仍准自首。發邊衞充軍。若事主傷重。雖幸未死。其傷人之夥盜。 仍擬正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乾隆五年併入自首強盜條內。移附強盜律後。將此條刪除。]

1670題准。凡官員為事聽理。不候問結。即回原籍者。罰俸六月。承審官將聽審官員人犯。不候結案。聽其回籍者。亦照此例議處。

題准。凡官員為事聽理。不候問結。即回原籍者。罰俸六月。承審官將聽審官員人犯。不候結案。聽其回籍者。亦照此例議處。

條例/tiaoli 10

乾隆元年以後。白契所買之人。未入丁冊者。准照例贖身為民。其乾隆元年以前。白契所買之人。既准作為印契。仍照例在本主戶下、挑取步甲等缺。俟三輩後著有勞績。本主情願放出為民者。呈明本旗。咨報戶部。冊檔有伊祖父姓名者。亦准放出為民。仍行文該地方官查明註冊。止許耕作營生。不准考試。 [謹案此條乾隆三年定。]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

凡遇祭祀日期。隨聖駕前引後扈之大臣及侍衞、並有執事官員拜唐阿等、於午門外騎馬前去時、頭等大臣令跟役三人。二等大臣令跟役二人。三等以下侍衞官員及拜唐阿等、俱令跟役一人。騎馬行走。其無執事人等。俱不許騎馬。如有多帶跟役前行。無執事人等妄亂行走。除即行趕逐外。仍將多帶跟役行走、並不應行走官員、指名叅奏。照違制律治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四年定例。指名叅奏下照違制律四字。係嘉慶六年增。]

條例/tiaoli 12

強盜為首並窩綫。於未經到官之先。自行陳首。請旨酌其情節。量從寬減。若跟隨為盜、並未傷人之犯。自行出首。將伊應得之罪。悉行寬免。 [謹案此條雍正六年定。乾隆三十二年。刪去盜首窩綫 。將跟隨為盜以下輯為專條。移歸強盜例內。]

1671定。文武官員犯罪。鎖禁鎖拏。永行禁止。

定。文武官員犯罪。鎖禁鎖拏。永行禁止。

條例/tiaoli 11

乾隆元年以後。白契所買之人。未入丁冊者。准照例贖身為民。其乾隆元年以前。白契所買之人。既准作為印契。仍照例在本主戶下、挑取步甲等缺。俟三輩後著有勞績。本主情願放出為民者。呈明本旗。咨部存案。若漢人則令本主報明本籍地方官。咨部存案。俟部覈覆。准入民籍。此等旗民放出家奴。係曾經服役之本身。及在主家所養之子孫。止許耕作營生。不許考試出仕。其入籍後所生之子孫。准其與平民一例應考出仕。京官不得至京堂。外官不得至三品。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遵旨改定。]

1739議准。繼母將前母之子有意謀殺者。自應遵照舊例。將繼母之子 擬絞。如毆傷雖重。並無欲殺之心。將繼母之子杖一百流三千里。如肆行陵虐。以致自盡者。 又與故殺毆殺有閒。將繼母之子杖一百徒三年。

議准。繼母將前母之子有意謀殺者。自應遵照舊例。將繼母之子 擬絞。如毆傷雖重。並無欲殺之心。將繼母之子杖一百流三千里。如肆行陵虐。以致自盡者。 又與故殺毆殺有閒。將繼母之子杖一百徒三年。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13

不論強竊盜犯。有捕役帶同投首者。除本犯不准寬減外。仍將捕役嚴行審 究。儻有教令及賄求故捏情弊。將捕役照受財故縱律、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原照知人犯罪事發藏匿在家 律治罪。乾隆五年改照受財故縱律。]

1726覆准。凡叅劾人員。蒙恩寬宥。仍加錄用者。若不實心報效。又被叅劾。加倍治罪。

覆准。凡叅劾人員。蒙恩寬宥。仍加錄用者。若不實心報效。又被叅劾。加倍治罪。

條例/tiaoli 12

乾隆元年以後。白契所買之人。未入丁冊者。准照例贖身為民。其乾隆元年以前。白契所買之人。既准作為印契。仍照例在本主戶下、挑取步甲等缺。俟三輩後著有勞績。本主情願放出為民者。旗人則取具本主甘結。加具叅佐領圖結。由旗咨部存案。漢人則取具本主甘結。報明本籍地方官。咨部存案。俟部覈覆。准入民籍。此等旗民放出家奴。止許耕作營生。不許考試出仕。其放出入籍三代後所生之子孫。准其與平民一例應試出仕。京官不得至京堂。外官不得至三品。其雖經放出。未經呈報者。應自報官存案之日起限。 [謹案此條嘉慶十 一年改定。]

1761諭。據常鈞奏亳州因瘋弒母之姜會監斃戮屍。並請畫一辦理一摺。所見甚是。向來各省閒遇 此等事件。有奏明請旨正法者。亦有徑自杖斃。不以上聞者。殊不知似此蔑倫孽惡之人。雖為沴氣所偶鍾。然以天下之大。生民之 。即有之何足為諱。是奏 聞正法。原屬辦理之正。特恐候旨治罪。時日未免有稽。其中或因病瘐死。或畏法自戕。即 致倖逃顯戮。又於憲典未協。嗣後各州縣設遇有此等事。稟明督撫。一經查實。即照常鈞所 奏。在省城者。即請出王命。在外屬者。即委員齎令箭前往。將該犯立行按法凌遲處死。一 面具摺奏聞。其或案情另有別項牽涉。仍行照例查辦。

諭。據常鈞奏亳州因瘋弒母之姜會監斃戮屍。並請畫一辦理一摺。所見甚是。向來各省閒遇 此等事件。有奏明請旨正法者。亦有徑自杖斃。不以上聞者。殊不知似此蔑倫孽惡之人。雖為沴氣所偶鍾。然以天下之大。生民之 。即有之何足為諱。是奏 聞正法。原屬辦理之正。特恐候旨治罪。時日未免有稽。其中或因病瘐死。或畏法自戕。即 致倖逃顯戮。又於憲典未協。嗣後各州縣設遇有此等事。稟明督撫。一經查實。即照常鈞所 奏。在省城者。即請出王命。在外屬者。即委員齎令箭前往。將該犯立行按法凌遲處死。一 面具摺奏聞。其或案情另有別項牽涉。仍行照例查辦。

1645順治初定。凡至下馬牌處騎馬竟過者。鞭五十。看人不知者。責二十七鞭。

順治初定。凡至下馬牌處騎馬竟過者。鞭五十。看人不知者。責二十七鞭。

條例/tiaoli 14

強盜同居之父兄伯叔與弟。明知為匪。或分受贓物者。許其據實出首。均准免 罪。本犯亦得照律減免發落。 [謹案此條係雍正七年定。]

1730諭。凡官員等始初被叅革職發審。及審係全虛。例應准其開復。該部往往但免其罪。而以已經革職毋庸議覆奏。此乃含糊歸結。非情理之正。朕於江西高安縣知縣鄭勳之案。曾降諭旨。再於湖廣糧道張廷樞等案內屢降諭旨矣。又有原叅重罪審虛。而該員尚有輕罪。應以降級罰俸歸結者。則應開復其官。按其所犯。與以降級罰俸之處分。方於情法允協。

諭。凡官員等始初被叅革職發審。及審係全虛。例應准其開復。該部往往但免其罪。而以已經革職毋庸議覆奏。此乃含糊歸結。非情理之正。朕於江西高安縣知縣鄭勳之案。曾降諭旨。再於湖廣糧道張廷樞等案內屢降諭旨矣。又有原叅重罪審虛。而該員尚有輕罪。應以降級罰俸歸結者。則應開復其官。按其所犯。與以降級罰俸之處分。方於情法允協。

條例/tiaoli 13

遠年印契所買奴僕之中。如內有實係民人印契賣與旗人。契內尚有籍貫可查。照乾隆元年以前白契所買家人之例。三輩後准其為民。仍將伊等祖父姓名籍貫。一體造冊。咨送戶部查覈。

1764諭。前經降旨。各省遇有子孫蔑倫重案。令各該督撫於審擬定讞後。一面奏聞。即一面正法。 原因該犯情罪重大。不便稍稽顯戮。但事關重辟。其中情偽多端。亦不應輕率完結。即如廣 東遂溪縣監生梁朝舉毆死陳國英之母張氏一案。初經該縣管唯木。妄斷屍子陳國英弒母。錄 供詳報。及至該督蘇昌委員覆審。始究出梁朝舉自行毆死。狡稱陳國英 客斃實情。幸而 獄無枉縱。若非悉心研鞫。遽爾加之寸磔。即使事後別經訪出。而其人已罹極典。豈不竟抱 奇冤莫白耶。嗣後各省如遇此等重案。不可不倍加詳慎。該督撫等務須親提人犯。再三確審。 以成信讞。毋得僅憑州縣供詳。致滋冤抑。該部遵諭速行。

諭。前經降旨。各省遇有子孫蔑倫重案。令各該督撫於審擬定讞後。一面奏聞。即一面正法。 原因該犯情罪重大。不便稍稽顯戮。但事關重辟。其中情偽多端。亦不應輕率完結。即如廣 東遂溪縣監生梁朝舉毆死陳國英之母張氏一案。初經該縣管唯木。妄斷屍子陳國英弒母。錄 供詳報。及至該督蘇昌委員覆審。始究出梁朝舉自行毆死。狡稱陳國英 客斃實情。幸而 獄無枉縱。若非悉心研鞫。遽爾加之寸磔。即使事後別經訪出。而其人已罹極典。豈不竟抱 奇冤莫白耶。嗣後各省如遇此等重案。不可不倍加詳慎。該督撫等務須親提人犯。再三確審。 以成信讞。毋得僅憑州縣供詳。致滋冤抑。該部遵諭速行。

律/lü 197 | Neifu gongzuo renjiang tiyi 內府工作人匠替役

凡諸色當班工匠辨驗貨物各行人役。差撥赴內府及內庫工作。若不親身關牌入內應役、雇人冒己名關牌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一百。雇工錢入官。 [謹案內庫原作承運庫。雍正三年改。又註關牌原有並字。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15

積慣屢次行劫盜犯之妻子。並 同居父兄伯叔與弟。如果據實出首。准其免罪。將盜犯減等發落。如不行出首。一經發覺。 俱照窩藏強盜坐家分贓律、發邊衞充軍。如盜犯有妻無子者。將伊妻照入監探視例枷號。不准收贖。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乾隆五年刪。]

1739議准。生員除遇有過愆。止應戒飭者。地方官應照例不得擅行杖責。必會同教官戒飭外。其有肆行不法等事。應令地方官一面查拏。一面申詳該督撫學政革退衣頂。候該督撫批示審理。如或地方官挾私妄報。經該督撫查出。將地方官照例分別叅處。如果係生員等恃衿橫行。即應嚴審按律定擬。毋得將地方官一概叅揭。

議准。生員除遇有過愆。止應戒飭者。地方官應照例不得擅行杖責。必會同教官戒飭外。其有肆行不法等事。應令地方官一面查拏。一面申詳該督撫學政革退衣頂。候該督撫批示審理。如或地方官挾私妄報。經該督撫查出。將地方官照例分別叅處。如果係生員等恃衿橫行。即應嚴審按律定擬。毋得將地方官一概叅揭。

條例/tiaoli 14

駐防旗人。置買本地家奴。本主因其不堪驅使。情願准其贖身者。亦准放出為民。

1771諭。刑部等衙門議覆河南巡撫何煟審擬林朱氏與林朝富通姦商謀買藥毒死伊媳黃氏一本。將 林朝富照該撫所擬。定以斬候。係屬按律定擬。其林朱氏擬發伊 等處。給額魯特兵丁為奴 之處。雖比該撫原擬發駐防兵丁為奴。稍為加重。而覈其情罪。實不足以蔽辜。凡故殺子孫 定例。原以子孫先有違犯。或因其不肖。一時忿激所致。是以照例科斷。若其中別有因事起 意致死。情節較重。已不得復援尋常尊卑長幼之律定罪。從前是以改擬發遣為奴。成案具在。 若林朱氏因與林朝富通姦。為伊媳黃氏撞見。始則欲汙之以塞口。見黃氏不從。復慮其礙眼。 商謀藥死。其廉恥盡喪。居心慘毒。姑媳之恩。至此已絕。不但無長幼名分可言。又豈可僅 照發遣完案。俾得靦顏存活。使倫常風化之大閑。罔知懲創。而貞堅之烈婦。無人抵命。含 冤地下。將明刑教之謂何。嗣後凡遇尊長故殺卑幼案件內。有似此敗倫傷化。恩義已絕之 罪犯。縱不至立行正法。亦應照平人謀殺之律。定擬監候。秋審時入於情實。以儆無良而昭 法紀。著將此通諭中外問刑衙門知之。所有林朱氏一案。即著三法司照此改擬。具題完結。

諭。刑部等衙門議覆河南巡撫何煟審擬林朱氏與林朝富通姦商謀買藥毒死伊媳黃氏一本。將 林朝富照該撫所擬。定以斬候。係屬按律定擬。其林朱氏擬發伊 等處。給額魯特兵丁為奴 之處。雖比該撫原擬發駐防兵丁為奴。稍為加重。而覈其情罪。實不足以蔽辜。凡故殺子孫 定例。原以子孫先有違犯。或因其不肖。一時忿激所致。是以照例科斷。若其中別有因事起 意致死。情節較重。已不得復援尋常尊卑長幼之律定罪。從前是以改擬發遣為奴。成案具在。 若林朱氏因與林朝富通姦。為伊媳黃氏撞見。始則欲汙之以塞口。見黃氏不從。復慮其礙眼。 商謀藥死。其廉恥盡喪。居心慘毒。姑媳之恩。至此已絕。不但無長幼名分可言。又豈可僅 照發遣完案。俾得靦顏存活。使倫常風化之大閑。罔知懲創。而貞堅之烈婦。無人抵命。含 冤地下。將明刑教之謂何。嗣後凡遇尊長故殺卑幼案件內。有似此敗倫傷化。恩義已絕之 罪犯。縱不至立行正法。亦應照平人謀殺之律。定擬監候。秋審時入於情實。以儆無良而昭 法紀。著將此通諭中外問刑衙門知之。所有林朱氏一案。即著三法司照此改擬。具題完結。

條例/tiaoli 16

一人越獄。半年內自行投首者。仍照原擬 罪名完結。如同夥越獄多人。有一人於限內投首。供出同夥。於半年內盡行拏獲者。將自行 投首之犯。照原罪減一等發落。儻供出之同夥內、尚有一二人未獲者。亦仍照原擬罪名完結。 如係有服親屬拏首者。亦照本犯自首之例分別完結。 [謹案此條雍正七年定。原載獄囚脫監及 反獄在逃律內。乾隆五十三年移入此門。]

1753諭。各省承審叅案。前已飭部嚴立限期。但督撫題叅屬員。即款迹昭著。不過摘印看守。必俟奉到部文。始行提訊。若雲貴等遠省。往返已逾數月。是於未起限之先。已稽延半載。且從來督撫叅員。斷無懸擬被屈。不令審究之理。是則必革。昭雪須俟審明。自以速審速結為是。然大員或慮體制攸存。嗣後文職道府以上。武職副將以上。仍照舊例於題叅得旨部文到日。再行提訊。部文亦著速行。其餘文武官員。於具題日即將案內應質人犯。拘齊審究。如督撫同駐省分。一面具題。一面行知承審衙門照例提審。庶是非早辨。案牘易清。著為令。

諭。各省承審叅案。前已飭部嚴立限期。但督撫題叅屬員。即款迹昭著。不過摘印看守。必俟奉到部文。始行提訊。若雲貴等遠省。往返已逾數月。是於未起限之先。已稽延半載。且從來督撫叅員。斷無懸擬被屈。不令審究之理。是則必革。昭雪須俟審明。自以速審速結為是。然大員或慮體制攸存。嗣後文職道府以上。武職副將以上。仍照舊例於題叅得旨部文到日。再行提訊。部文亦著速行。其餘文武官員。於具題日即將案內應質人犯。拘齊審究。如督撫同駐省分。一面具題。一面行知承審衙門照例提審。庶是非早辨。案牘易清。著為令。

條例/tiaoli 15

凡八旗絕戶家奴。如無族人可歸者。無論家下陳人。契買奴僕。俱准其在於本佐領下開戶。責令看守伊主墳墓。其中如果有年力精壯。尚可當差者。在於本佐領下披步甲當差。如內有乾隆元年以後白契所買奴僕。情願贖身為民者。照例贖身。其身價銀兩。照絕戶財產入官例辦理。 [謹案乾隆三十二年。將准其在於本佐領下開戶句。改為令本佐領造入原主戶下。]

律/lü 198 | Gongdian zaozuo ba buchu 宮殿造作罷不出

凡宮殿內造作。所管官司具工匠姓名、報所入處門官及守衛官。就於所入門首。逐一點姓名。視形貌。放入工作。至申時分。仍須相視形貌。照數點出。其不出者絞監候。監工及提調內監門官守衞官軍點視。如原入名數短少。就便搜捉。隨即奏聞。知而不舉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失覺察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 [謹案內監原作內使監官。雍正三年改。]

1784諭。據熊學鵬奏。審擬民犯李老悶。因行竊敗露。與蘇觀謀死伊母梁氏。移屍謀賴一案。已 將李老悶照例即行凌遲示 。並聲明同謀之蘇觀。律止擬絞監候。但該犯助逆滅倫。非尋常 謀殺人加功者可比。請將蘇觀即行絞決等語。辦理甚是。滅倫重犯。為覆載所不容。其寸磔固不宜少緩。而案內同謀之人。忍助逆子。以戕害其親。彼豈無父母乎。即與梟獍無異。亦 當誅不待時。乃向來於此等罪犯。概不立案定擬。故於同謀加功之犯。亦無專條。今於逆惡 兇犯。必令明正刑誅。以快人心而申法紀。惟同謀加功者。尚未議及。若僅照尋常謀殺之律。 定擬絞候。實不足以蔽辜。此案蘇觀始則教令該犯李老悶尋用毒藥。繼復慫恿助逆。毆斃其 母。情罪實為可惡。熊學鵬請改絞決。應如所奏辦理。但此案情罪。各省或有相類者。亦未 可定。若不明立科條。恐援擬叅差。未為允協。嗣後如有此等加功之犯。均照此案定擬。該 部即纂入例款遵行。

諭。據熊學鵬奏。審擬民犯李老悶。因行竊敗露。與蘇觀謀死伊母梁氏。移屍謀賴一案。已 將李老悶照例即行凌遲示 。並聲明同謀之蘇觀。律止擬絞監候。但該犯助逆滅倫。非尋常 謀殺人加功者可比。請將蘇觀即行絞決等語。辦理甚是。滅倫重犯。為覆載所不容。其寸磔固不宜少緩。而案內同謀之人。忍助逆子。以戕害其親。彼豈無父母乎。即與梟獍無異。亦 當誅不待時。乃向來於此等罪犯。概不立案定擬。故於同謀加功之犯。亦無專條。今於逆惡 兇犯。必令明正刑誅。以快人心而申法紀。惟同謀加功者。尚未議及。若僅照尋常謀殺之律。 定擬絞候。實不足以蔽辜。此案蘇觀始則教令該犯李老悶尋用毒藥。繼復慫恿助逆。毆斃其 母。情罪實為可惡。熊學鵬請改絞決。應如所奏辦理。但此案情罪。各省或有相類者。亦未 可定。若不明立科條。恐援擬叅差。未為允協。嗣後如有此等加功之犯。均照此案定擬。該 部即纂入例款遵行。

條例/tiaoli 17

八旗各省犯罪人內。除擬斬絞人犯外。如果 有家產。情願往種地處所。自備資斧效力者。各該處保送刑部。刑部將犯罪緣由分析明白。 具奏請旨。俟派出時。量伊等所犯之罪。如何交糧贖罪之處。另行議奏。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年因出兵而設。乾隆五年刪。]

1814諭。御史孫世昌奏問刑衙門議擬官員罪名。不得遽請枷示一摺。國家制官刑以儆有位。官吏犯法。削除爵秩。其伏辜與齊民等。然刑律中亦稍示區別。荷校之罰。本非一概而施。其有情罪較重者。皆由特旨加以示懲。至問刑衙門科斷官員罪名。則當遵照定律問擬。不得於法外濫議加刑。奏上時權衡出自上裁。若高杞問擬吳邦墉一案。其罪名不在定律之內者。原非臣下所當援引也。

諭。御史孫世昌奏問刑衙門議擬官員罪名。不得遽請枷示一摺。國家制官刑以儆有位。官吏犯法。削除爵秩。其伏辜與齊民等。然刑律中亦稍示區別。荷校之罰。本非一概而施。其有情罪較重者。皆由特旨加以示懲。至問刑衙門科斷官員罪名。則當遵照定律問擬。不得於法外濫議加刑。奏上時權衡出自上裁。若高杞問擬吳邦墉一案。其罪名不在定律之內者。原非臣下所當援引也。

條例/tiaoli 16

凡民人之子。既經給予旗下家人為嗣。即與家人無異。應造入伊主戶下。以備稽查。 [謹案以上四條。均係乾隆五年定例。]

1783奉旨。此案姚氏賈年姐。俱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至老王邢氏與小王邢氏。分屬姑媳。 該部覈覆照尊長謀殺卑幼律問擬杖流。不准折贖。固屬照例辦理。但覈其情節。尚未允協。姑之與媳。究與 親生子女之於父母不同。若平日不遵教訓。或有忤逆情形。自應管教責處。然亦不得任意陵 虐。恣行殘忍。今小王邢氏因體弱不能工作。尚無大過。乃老王邢氏因其出言頂撞。蓄意謀 害。輒用鹽滷向灌。並用刀撬落門牙。兇殘已極。若不嚴加懲儆。則凡為姑者。不論其媳有 無忤逆。竟恃尊長名分。肆意謀殺。到官問擬。又得倖邀寬減。此風亦不可長。老王邢氏。 罪雖不至論抵。然僅問擬杖流。不足蔽辜。老王邢氏著改發伊 給額魯特為奴。以示懲儆。 如此準情定罪。則凡為尊長者。皆知慈愛。而為卑幼者。更得盡其孝敬。庶不致恩義盡泯。 亦明刑弼教之一端也。嗣後如有此等案件。即著照此辦理。

奉旨。此案姚氏賈年姐。俱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至老王邢氏與小王邢氏。分屬姑媳。 該部覈覆照尊長謀殺卑幼律問擬杖流。不准折贖。固屬照例辦理。但覈其情節。尚未允協。姑之與媳。究與 親生子女之於父母不同。若平日不遵教訓。或有忤逆情形。自應管教責處。然亦不得任意陵 虐。恣行殘忍。今小王邢氏因體弱不能工作。尚無大過。乃老王邢氏因其出言頂撞。蓄意謀 害。輒用鹽滷向灌。並用刀撬落門牙。兇殘已極。若不嚴加懲儆。則凡為姑者。不論其媳有 無忤逆。竟恃尊長名分。肆意謀殺。到官問擬。又得倖邀寬減。此風亦不可長。老王邢氏。 罪雖不至論抵。然僅問擬杖流。不足蔽辜。老王邢氏著改發伊 給額魯特為奴。以示懲儆。 如此準情定罪。則凡為尊長者。皆知慈愛。而為卑幼者。更得盡其孝敬。庶不致恩義盡泯。 亦明刑弼教之一端也。嗣後如有此等案件。即著照此辦理。

律/lü 199 | Zhe churu gongdian men 輒出入宮殿門

凡應出宮殿。如差遣給假等項。而門籍已除。輒留不出。及應入直之人被告劾、已有公文禁止。籍雖未除。輒入宮殿者。各杖一百。畫禁。若宿衞人已被奏劾者。本管官司先收其兵杖。違者罪亦如之。若於宮殿門雖有籍。應直至夜皆不得出入。若入者杖一百。出者杖八十。無籍夜入者加二等。若夜持仗入殿門者絞監候。入宮門亦坐。此夜禁。比晝加謹。 [謹案凡應出宮殿下。註內原有凡下直三字。乾隆五年刪。第三節註原作雖應直之人五字。在至夜二字之下。今止用應直二字。移註至夜之上。]

條例/tiaoli 18

小功緦麻親首告。得減罪三等。無服之親減一等。其謀反叛 逆未行。如親屬首告。或捕送到官者。正犯俱同自首律免罪。若已行者。正犯不免。其餘緣坐人。亦同自首律免罪。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年定。]

律/lü 8 | Junguan youfan 軍官有犯

凡軍官犯罪。從本管衙門開具事由。申呈兵部奏聞。請旨取問。若六部察院按察司並分司及有司見問公事。但有干連軍官。及承告軍官不公不法等事。須要密切實封奏聞。不許擅自勾問。若奉旨推問。除笞罪收贖。明白回奏。杖罪以上。須要論功定議。請旨區處。其管軍衙門首領官有犯。不在此限。

條例/tiaoli 17

發遣賞給各省駐防兵丁為奴人犯。除照例不准贖身。及不准典賣與別境旗人外。其實有應賣事故。欲行典賣者。報明該管官。酌量准其典賣與本處旗人為奴。如遇有逃走為匪等事。即將典買之人。照例治罪。原主不坐。如賣與民人。並別境旗人為奴者。杖一百追價入官。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嘉慶六年。增入為奴人犯。令將軍都統等另賞本處兵丁為奴。不准給原主領回一節。 ]

1794諭。本日刑部等衙門。將乳母徐許氏壓捫幼孩身死一案。問擬絞候。固屬照例辦理。已照籤 發下矣。但似此乳母壓死幼孩之案。如訊係所乳幼孩之外。別有子嗣。而壓捫致死。又實出 於無心。自應照舊問擬。臨時尚可免勾。若其家止此幼孩一 。別無他子。此等蠢愚乳母。 不知小心撫養。竟至壓捫身死。甚且挾嫌懷怨。有心致斃。以致其家因此絕嗣。不可不分別覈辦。嗣後凡遇此等案件。若乳母壓死之幼 孩。訊係獨子。以致其家絕嗣。即使出於無心。亦應入於秋審情實辦理。以昭平允。

諭。本日刑部等衙門。將乳母徐許氏壓捫幼孩身死一案。問擬絞候。固屬照例辦理。已照籤 發下矣。但似此乳母壓死幼孩之案。如訊係所乳幼孩之外。別有子嗣。而壓捫致死。又實出 於無心。自應照舊問擬。臨時尚可免勾。若其家止此幼孩一 。別無他子。此等蠢愚乳母。 不知小心撫養。竟至壓捫身死。甚且挾嫌懷怨。有心致斃。以致其家因此絕嗣。不可不分別覈辦。嗣後凡遇此等案件。若乳母壓死之幼 孩。訊係獨子。以致其家絕嗣。即使出於無心。亦應入於秋審情實辦理。以昭平允。

條例/tiaoli 19

由死罪減為發遣盜犯。在配及中途 脫逃被獲。例應即行正法者。如有畏罪投回。並該犯之父兄赴官 首拏獲。俱准其從寬免死。 仍發原配地方。若准免一次之後。復敢脫逃。雖自行投回、及父兄再為首告。亦不准寬免。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七年遵 旨定例。原例首句但言發遣軍犯。查尋常軍犯脫逃。例係加等 調發。其新疆遣犯。亦於嘉慶四年奏明不在正法之例。惟盜犯由死罪減發黑龍江等處者。脫 逃被獲。始應正法。嘉慶六年因將首句改正。十六年奏明。於發遣盜犯下。增並用藥迷竊案 內法遣人犯句。]

條例/tiaoli 18

發遣賞給黑龍江新疆等處、及各省駐防官兵為奴人犯。並無應賣事故。輒私行典賣。及得財放贖者。係官革職。兵丁枷號兩月。鞭一百。追價入官。專管各官。交部議處。其實有應賣事故。欲行典賣者。報明該管官。酌量准其典賣與本處旗人為奴。如遇有逃走為匪等事。即將典買之人。照例治罪。原主不坐。如賣與民人。並別境旗人為奴者。原主杖一 百。亦追價入官。其人犯令該將軍都統另行賞給本處兵丁為奴。不准給原主領回。 [謹案此條係嘉慶十五年增定。十八年於原例交部議處下。增入其用財贖身之遣犯。枷號一年。鞭一百。 仍交原主管束四句。改末句兵丁二字為官兵。]

律/lü 200 | Guanfang neishi churu 關防內使出入

凡內監並奉御內使。但遇出外。各守門官須要收留本人在身關防牌面。於門簿上印記姓名及牌面字號明白。附寫前去某處。幹辦是何事務。其門官與守衞官軍。搜檢沿身別無夾帶。官私器物。方許放出。回還一體搜檢。給牌入內。以憑逐月稽考出外次數。但有搜出應干雜藥。就令帶藥之人自喫。若有出入不服搜檢者。杖一百。發附近充軍。若非奉旨。私將兵器帶進入紫禁城內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將入宮殿門內者絞。其直日守門官及守衞官失於搜檢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內使例不擬充軍。惟此須依本律。 [謹案內監原作內使監官。紫禁城原作皇城。凡字下小註。原有各庫局司有印署衙門之十字。憑下原註該監二字。雍正三年刪。又奉御內使下註長隨大駕者也六字。乾隆五年刪。於不服搜檢者杖一百下。增註發附近三字。]

1805諭。嗣後內外問刑衙門。遇謀殺人罪應擬斬命案。其聽從加功之犯。自應仍按律擬以絞候。 若所謀命之人。係屬期親尊長。本犯罪應立磔。則加功從犯。如僅擬絞候。未足以儆兇暴。 著定擬絞候。請旨即行正法。

諭。嗣後內外問刑衙門。遇謀殺人罪應擬斬命案。其聽從加功之犯。自應仍按律擬以絞候。 若所謀命之人。係屬期親尊長。本犯罪應立磔。則加功從犯。如僅擬絞候。未足以儆兇暴。 著定擬絞候。請旨即行正法。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0

聞拏投首之犯。除律不准首、及強盜自首例有正條外。其餘一切罪犯。俱於本 罪上減一等科斷。 [謹案此條乾隆三十八年定。]

條例/tiaoli 19

凡另戶人之妻。因夫亡改嫁與另戶。並嫁與戶下家人。其前夫所生之子。原係另戶。應准其隨母改適。俟撫養成丁。仍歸本宗。如子母不忍分離。兩家情願倚依者。准其倚依。仍將本人造入生父本宗丁冊。如有民閒子弟。自幼隨母改嫁與另戶旗人。應照戶口不清例。另行記檔。其有家人之子。隨母嫁與另戶。以及民閒之子。隨母改適於戶下家人者。統於戶部造報聲明。嗣後遇有隨母改嫁人等。該叅佐領即時確查。報明都統存案。仍於編審三年丁冊內註明。咨報戶部查覈。至從前另戶旗人之 子。自幼給予旗下正身。及戶下家人撫養。呈請歸宗者。該旗查明情實。取具兩姓族長族人保結。各該叅佐領印結。咨送戶部存案。准其歸宗。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1809諭。李祥顧祥馬連升俱著凌遲處死。包祥著即處斬。李祥等三犯均謀害伊主。而李祥於伊主李毓昌查出王伸漢冒賑欲稟藩司之處。先行密告包祥轉告王伸漢。迨包祥與王伸漢謀害伊主。 亦先與李祥密商。該犯首先應允。商同顧祥馬連升一同下手。是李祥一犯。尤為此案緊要渠 魁。著派刑部司官一員。將該犯解赴山東。沿途飭令地方官多派兵役防範。到山東後。交該 撫轉飭登州府知府押至李毓昌墳前。先刑夾一次。再行處死。仍著摘心致祭。以洩憤恨。包 祥首先設計。很毒已極。著先刑夾一次。再行處斬。顧祥馬連升二犯。著各重責四十板。再 行處死。派刑部堂官秦瀛押赴市曹。監視行刑。

諭。李祥顧祥馬連升俱著凌遲處死。包祥著即處斬。李祥等三犯均謀害伊主。而李祥於伊主李毓昌查出王伸漢冒賑欲稟藩司之處。先行密告包祥轉告王伸漢。迨包祥與王伸漢謀害伊主。 亦先與李祥密商。該犯首先應允。商同顧祥馬連升一同下手。是李祥一犯。尤為此案緊要渠 魁。著派刑部司官一員。將該犯解赴山東。沿途飭令地方官多派兵役防範。到山東後。交該 撫轉飭登州府知府押至李毓昌墳前。先刑夾一次。再行處死。仍著摘心致祭。以洩憤恨。包 祥首先設計。很毒已極。著先刑夾一次。再行處斬。顧祥馬連升二犯。著各重責四十板。再 行處死。派刑部堂官秦瀛押赴市曹。監視行刑。

條例/tiaoli 1

在京在外大小軍職。問革見任帶俸差操者。俱不許管軍管事。若在外犯該充軍降調者。奏行兵部施行。其餘照例發落。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1

凡誘拐不知情婦人子女首從各犯。除自 為妻妾、或典賣與人、已被姦汙者。不准自首外。其甫經誘拐、尚未姦汙、亦未典賣與人。 即經悔過自首。被誘之人。即時給親完聚者。將自首之犯。照例減二等發落。若將被誘之人。典賣與人。現無下落。誘拐之犯自首 者。仍各按例擬罪監禁。自投首到官之日起。三年限滿。被誘之人仍無下落。或限內雖經查 獲。已被姦汙者。即將原獲擬絞候之犯。入於秋審辦理。原擬流罪之犯。即行定地發配。儻 能限內查獲。未被姦汙、給親完聚者。各於原犯罪名上減一等發落。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五年定。]

條例/tiaoli 20

凡另戶人之妻。因夫亡改嫁與另戶。並嫁與戶下家人。其前夫所生之子。原係另戶。應准其隨母改適。 俟撫養成丁。仍歸本宗。如子母不忍分離。兩家情願倚依者。准其倚依。仍將本人造入生父 本宗丁冊。至從前另戶旗人之子。自幼給予旗下正身。及戶下家人撫養。呈請歸宗者。該旗查明情實。取具兩姓族長族人保結。並各該叅佐領印結。咨送戶部存案。准其歸宗。 [謹案乾 隆二十四年。八旗開戶放出為民。三十二年。因改定此條。嘉慶六年。查與戶部現例不符。且並無定罪之處。將此例刪除。]

1813諭。同興奏請嚴定逆倫重案之該管府州縣及上司處分一摺。向來逆倫之犯。該管地方各官未 經定有處分。原因此等人犯。兇惡性成。本無人理。惟有隨案懲辦。以彰國法。若多設科條。 嚴定處分。該管各官懼干吏議。或相率諱匿。不行究辦。或捏飾情節。避重就輕。止圖規避 處分。轉使梟獍之徒。倖逃法網。殊不足以昭憲典而快人心。各省盜案。地方官即往往慮有 處分。致多諱匿者。現在此等逆倫之案。各直省奏辦較多。亦因該管各官無所顧慮。是以認 真查辦。若更改舊章。添設條目。名為綜覈。實滋流弊。該撫所奏係屬偏見。甚乖立法之意。 著毋庸議。即所稱親族鄰保人等。遇有偶然觸犯父母之事。許其呈首一節。亦恐鄉曲小民。 紛紛挾嫌誣捏。致滋煩擾。其端斷不可開。亦著毋庸置議。至所奏逆倫重犯。請押赴犯事地 方正法。俾 觸目儆心。事尚可行。著照所請辦理。

諭。同興奏請嚴定逆倫重案之該管府州縣及上司處分一摺。向來逆倫之犯。該管地方各官未 經定有處分。原因此等人犯。兇惡性成。本無人理。惟有隨案懲辦。以彰國法。若多設科條。 嚴定處分。該管各官懼干吏議。或相率諱匿。不行究辦。或捏飾情節。避重就輕。止圖規避 處分。轉使梟獍之徒。倖逃法網。殊不足以昭憲典而快人心。各省盜案。地方官即往往慮有 處分。致多諱匿者。現在此等逆倫之案。各直省奏辦較多。亦因該管各官無所顧慮。是以認 真查辦。若更改舊章。添設條目。名為綜覈。實滋流弊。該撫所奏係屬偏見。甚乖立法之意。 著毋庸議。即所稱親族鄰保人等。遇有偶然觸犯父母之事。許其呈首一節。亦恐鄉曲小民。 紛紛挾嫌誣捏。致滋煩擾。其端斷不可開。亦著毋庸置議。至所奏逆倫重犯。請押赴犯事地 方正法。俾 觸目儆心。事尚可行。著照所請辦理。

條例/tiaoli 2

凡軍職並土官有犯強盜人命等項實犯死罪者。先行該管衙門拘繫。備由奏提。若軍職有犯別項罪名。散行拘審。果有干礙。然後叅提。若問發守哨立功。未滿再犯者。徑自提問。其致仕優給退職借職篤疾殘疾者。止提不論功定議。

1690題准。凡太監在紫禁城內持金刃自傷者。擬斬立決。在紫禁城外因公事持金刃抹脖自傷者。擬斬監候。秋後處決。

題准。凡太監在紫禁城內持金刃自傷者。擬斬立決。在紫禁城外因公事持金刃抹脖自傷者。擬斬監候。秋後處決。

條例/tiaoli 22

鴉片煙案內人犯。如有事未發而自首、及聞拏投首者。各照律例分別免罪減等。 首後復犯。加一等治罪。不准再首。 [謹案此條道光十九年定。]

條例/tiaoli 21

八旗遠年丁冊有名者。即係盛京帶來奴僕。直省本無籍貫。其帶地投充者。亦歷年久遠。雖有籍貫。難以稽查。兩項應仍遵照定例。止准開入旗檔。不得放出為民。

1816諭。此案王阿保年甫十二。因伊父王大才犯姦被縛。嚇逼該犯代割咽喉。裝傷搪抵。該犯不 從。勸令伊父割斷縛繩逃走。伊父不肯。並以回家處死之言嚇逼。該犯始搯起喉下浮皮。用刀劃破。傷本輕微。迨王大才因該犯收禁。應擬重罪。悔恨自戳斃命。 是王大才之死。由於自戕。並非該犯劃傷所致。其情節稍有可原。王阿保著改為斬監候。入 於秋審服制情實辦理。又諭。律設大法。案關倫紀。法司不能不依律擬罪。而情節重輕。其閒實大有區別。朕斟酌權 衡。則必使歸於至當。此案寶瑛聽從伊母。連伊子三人。一 投河自盡。伊母淹斃。而寶瑛 被救得生。刑部將該犯問擬斬決。法固如是。惟朕詳閱案情。寶瑛於母老劉氏素無違悖情事。 老劉氏因續娶媳小劉氏瘋病。不能料理家務。貧難過活。起意自盡。寶瑛再三勸解不從。因 以情願同死之言答覆。是寶瑛不願獨生。實有以身殉母之意。次早伊母攜孫出門。伊慮及追 往。伊母誑稱閒游。至晚伊母執意投河。寶瑛又跪地哀求。伊母聲言再向阻擋。即係不願同 死。揮之使去。寶瑛不敢分辯。甘心拌命。其三人手捥。亦係老劉氏自行拴繫。是寶瑛以身 從死。實屬計無復之。情實可憫。至汛兵撈救後。三人中惟寶瑛一人得生。轉在意料之外。 推原寶瑛當日從死之心。實為無罪。寶瑛不必問擬斬決。著即釋放。聽其依守伊母墳墓。永不准挑取差使。至小劉氏雖係瘋病無知。但伊姑老劉氏及幼子圖搭布兩命之死。實由伊所致。小劉氏應照瘋病殺人例。問擬斬監候。永遠監禁。

諭。此案王阿保年甫十二。因伊父王大才犯姦被縛。嚇逼該犯代割咽喉。裝傷搪抵。該犯不 從。勸令伊父割斷縛繩逃走。伊父不肯。並以回家處死之言嚇逼。該犯始搯起喉下浮皮。用刀劃破。傷本輕微。迨王大才因該犯收禁。應擬重罪。悔恨自戳斃命。 是王大才之死。由於自戕。並非該犯劃傷所致。其情節稍有可原。王阿保著改為斬監候。入 於秋審服制情實辦理。又諭。律設大法。案關倫紀。法司不能不依律擬罪。而情節重輕。其閒實大有區別。朕斟酌權 衡。則必使歸於至當。此案寶瑛聽從伊母。連伊子三人。一 投河自盡。伊母淹斃。而寶瑛 被救得生。刑部將該犯問擬斬決。法固如是。惟朕詳閱案情。寶瑛於母老劉氏素無違悖情事。 老劉氏因續娶媳小劉氏瘋病。不能料理家務。貧難過活。起意自盡。寶瑛再三勸解不從。因 以情願同死之言答覆。是寶瑛不願獨生。實有以身殉母之意。次早伊母攜孫出門。伊慮及追 往。伊母誑稱閒游。至晚伊母執意投河。寶瑛又跪地哀求。伊母聲言再向阻擋。即係不願同 死。揮之使去。寶瑛不敢分辯。甘心拌命。其三人手捥。亦係老劉氏自行拴繫。是寶瑛以身 從死。實屬計無復之。情實可憫。至汛兵撈救後。三人中惟寶瑛一人得生。轉在意料之外。 推原寶瑛當日從死之心。實為無罪。寶瑛不必問擬斬決。著即釋放。聽其依守伊母墳墓。永不准挑取差使。至小劉氏雖係瘋病無知。但伊姑老劉氏及幼子圖搭布兩命之死。實由伊所致。小劉氏應照瘋病殺人例。問擬斬監候。永遠監禁。

條例/tiaoli 3

軍職被告。若不奉養繼祖母繼母、及毆本宗大功以上尊長、小功尊屬、並毆傷外祖父母、及妻之父母者。俱要行勘明白。方許論罪。

1697諭。太監係內廷執役之人。所關之處甚大。嗣後太監內有逃出在外行詐者。俱照光棍例議罪。 

諭。太監係內廷執役之人。所關之處甚大。嗣後太監內有逃出在外行詐者。俱照光棍例議罪。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2

凡八旗奴僕。放出為民。未經入籍。及入籍在乾隆元年以後之戶。應令歸旗。作為原主名下開戶壯丁。至於設法贖身之戶。例應作為開戶壯丁者。其已經議結之案。毋庸置議外。其未結之案。或其自備身價贖身。或親戚代為贖身者。均應歸原主佐領下。作為開戶。若有實在用價契買。隨又交價贖出者。均應在買主佐領下。作為開戶。如經開戶壯丁。給價買出者。伊等原非另戶正身。其名下不便復有開戶之人。仍應歸原主佐領下。作為開戶。 [謹案以上二條。乾隆五年定例。均於二十四年戶部奏准。將開戶放出為民例刪除。]

1820諭。成格奏審辦逆倫重犯一摺。此案王步雲因胞弟王步義酗酒滋事。不服勸誡。肆言詈 。 起意勒斃。向王步義之子王承彩相商。王承彩聽從。幫同 衾按。該撫於審明後。業經恭 請王命。將王承彩凌遲處死。將王步雲依律擬絞監候。覈其情節。王步雲起意致死伊弟。若 與他人同謀。則故殺期親弟妹。罪止絞候。今該犯與子謀父。既斃其弟。復陷其姪以凌遲重 罪。情殊兇惡。王步雲著即行絞決。嗣後遇有案情似此者。俱照此例辦理。

諭。成格奏審辦逆倫重犯一摺。此案王步雲因胞弟王步義酗酒滋事。不服勸誡。肆言詈 。 起意勒斃。向王步義之子王承彩相商。王承彩聽從。幫同 衾按。該撫於審明後。業經恭 請王命。將王承彩凌遲處死。將王步雲依律擬絞監候。覈其情節。王步雲起意致死伊弟。若 與他人同謀。則故殺期親弟妹。罪止絞候。今該犯與子謀父。既斃其弟。復陷其姪以凌遲重 罪。情殊兇惡。王步雲著即行絞決。嗣後遇有案情似此者。俱照此例辦理。

條例/tiaoli 4

軍職強盜自首免罪。及犯該充軍。遇蒙恩宥者。俱不得復還原職。發本衞所、隨舍餘食糧差操。仍候身故之日。保送應襲之人。赴部襲替。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軍職係明時衞所世職之官。其敘用處分。俱與一切職官有別。國初閒有存者。今各衞所武職官員。皆由武途出身。升遷及犯罪問擬。文武一例。與軍職絕不相同。此律例俱刪。]

律/lü 201 | Xiang gongdian shejian 向宮殿射箭

凡向太廟及宮殿射箭放彈投石者。絞監候。向太社杖一百。流三千里。須箭石可及。乃坐之。若遠不能及者勿論。但傷人者斬監候。則殺 人者可知。若箭石不及。致傷外人者。不用此律。

1647定。凡曾經為盜之人。無論犯罪輕重。有能赴所在官司。或徑赴 兵部。將正賊姓名、及居住地方、詳細陳首者。除本身免罪外。仍將賊贓酌議給賞。如脅從 多人。同心歸正。首告賊渠者。罪止賊渠。來首人悉免究治。仍以賊渠贓物分賞。

定。凡曾經為盜之人。無論犯罪輕重。有能赴所在官司。或徑赴 兵部。將正賊姓名、及居住地方、詳細陳首者。除本身免罪外。仍將賊贓酌議給賞。如脅從 多人。同心歸正。首告賊渠者。罪止賊渠。來首人悉免究治。仍以賊渠贓物分賞。

條例/tiaoli 23

八旗從前投充。及乾隆元年以前契買家奴。果原係竈戶。祖父姓名籍貫。確有證據。令該大使查明。出具印甘各結。詳報該管上司覈明。行文該處查提。准其放出歸 。仍將賣身之人。枷號三月。引進保人。枷號兩月。各責四十板。 追取原價給主。其並非竈丁。指稱竈丁。抗違家主者。杖一百。仍行給主。 [謹案此條乾隆六年定。]

1841諭。此案陝西耀州民人喬中和因行竊無力賠贓。致母姚氏投窯自盡。訊係該犯知情扶送。經 刑部援照成案。請旨改為斬立決。姑念該犯當伊母逼令送往時。曾向哭阻。尚可稍從末減。 喬中和著改為斬監候。秋後處決。又奉旨。昨因陝西民人喬中和當伊母起意投窯自盡。逼令送往。該犯曾向哭阻。並邀伊母舅排解。 迨因被逼扶送。旋即釋手。較之從前倪勝兒蔡允光之案。並無加功慫恿情事。情節稍輕。是以改為斬監 候。儻因此次奉有酌減諭旨。將來各省辦理此等案件。率聽案犯添捏情節。狡供避就。大非 朕執兩用中之意。嗣後內外問刑各衙門。務須虛衷研鞫。詳覈案情。照例辦理。不得援引喬 中和之案。有意開脫。以致逆倫重犯。倖稽顯戮。庶於罪疑惟輕之中。仍不失明刑教之意。

諭。此案陝西耀州民人喬中和因行竊無力賠贓。致母姚氏投窯自盡。訊係該犯知情扶送。經 刑部援照成案。請旨改為斬立決。姑念該犯當伊母逼令送往時。曾向哭阻。尚可稍從末減。 喬中和著改為斬監候。秋後處決。又奉旨。昨因陝西民人喬中和當伊母起意投窯自盡。逼令送往。該犯曾向哭阻。並邀伊母舅排解。 迨因被逼扶送。旋即釋手。較之從前倪勝兒蔡允光之案。並無加功慫恿情事。情節稍輕。是以改為斬監 候。儻因此次奉有酌減諭旨。將來各省辦理此等案件。率聽案犯添捏情節。狡供避就。大非 朕執兩用中之意。嗣後內外問刑各衙門。務須虛衷研鞫。詳覈案情。照例辦理。不得援引喬 中和之案。有意開脫。以致逆倫重犯。倖稽顯戮。庶於罪疑惟輕之中。仍不失明刑教之意。

律/lü 9 | Wenwuguan fan gongzui 文武官犯公罪

凡內外大小軍民衙門官吏犯公罪該笞者。官收贖。吏每季類決。不必附過。杖罪以上。明立文案。每年一考。紀錄罪名。九年一次。通考所犯次數重輕。以憑黜陟。 [謹案雍正五年奏准。今無納銀收贖紀錄通考之事。應將降罰等例。照律文笞杖數目。定處分輕重之差。因改定律文。] 凡內外大小文武官犯公罪該笞者。一十、罰俸一月。二十、三十、各遞加一月。四十、五十、各遞加三月。四十罰六月。五十罰九月。該杖者。六十、罰俸一年。七十、降一級。八十、降二級。九十、降三級。俱留任。一百、降四級調用。如吏兵二部處分例應降級革職帶罪留任者。仍照例留任。吏典犯者。笞杖決訖。仍留役。

1660諭。據奏徐元善寇亂縱出。賊去遵法投監。情有可矜。著免流徒。杖一百發落。以後重囚。 有這等因變逸出投歸者。俱免死照此發落。永著為例。其自行越獄及看守通同賄縱者。不在此例。

諭。據奏徐元善寇亂縱出。賊去遵法投監。情有可矜。著免流徒。杖一百發落。以後重囚。 有這等因變逸出投歸者。俱免死照此發落。永著為例。其自行越獄及看守通同賄縱者。不在此例。

條例/tiaoli 24

應試童生。如詭捏數名。或頂名入場。希圖倖進者。照詐冒律杖八十。保結之 廩生知情者同罪。 [謹案此條乾隆八年定。]

律/lü 202 | Suwei ren bingzhang 宿衛人兵仗

凡宿衞人兵仗不離身。違者笞四十。輒暫離應直職掌處所。笞五十。別處宿。經宿之離杖六十。官員各加一等。親管頭目知而不舉者。與犯人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 [謹案原文百戶以上各加一等。雍正三年改官員。]

門第23 | Renming er 人命二

1661諭刑部。近覽爾部章奏徐勝等一案。因其被擄下海。旋經投歸。仍按律治罪。但念此輩先雖 經從賊。乃能不忘故土。乘閒來歸。徐勝等已有旨免罪。以後凡有這等投誠者。俱著免罪。又題准。凡山林有名大盜。率眾投首來歸者。本犯免罪。其餘賊犯免死。係旗下人。鞭一 百。係民。責四十板。

諭刑部。近覽爾部章奏徐勝等一案。因其被擄下海。旋經投歸。仍按律治罪。但念此輩先雖 經從賊。乃能不忘故土。乘閒來歸。徐勝等已有旨免罪。以後凡有這等投誠者。俱著免罪。又題准。凡山林有名大盜。率眾投首來歸者。本犯免罪。其餘賊犯免死。係旗下人。鞭一 百。係民。責四十板。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5

順天府考試審音之時。究出冒籍情弊。將本 生及廩保。俱照變亂版籍律杖八十。廩保仍革去衣頂。知縣教官。如審音不實。濫行申送。 俱照徇庇例、交部議處。受財者、計贓從重論。 [謹案此條乾隆十年定。]

律/lü 296 | Shasi jianfu yi 殺死姦夫一

凡妻妾與人通姦。而本夫於姦所親獲姦夫姦婦登時殺死者。勿論。若止殺 死姦夫者。姦婦依和姦律斷罪。入官為奴。或調戲未成姦。或雖成姦已就拘執。或非姦所捕 獲。皆不得拘此律。其妻妾因姦同謀殺死親夫者。凌遲處死。姦夫處斬。監候。若姦夫自殺 其夫者。姦婦雖不知情。絞。監候。 [謹案乾隆五年。將入官為奴句。改為當官嫁賣。身價入官。]

律/lü 203 | Jin jingduanren chong suwei 禁經斷人充宿衛

凡在京城犯罪被極刑之家。同居人口。不論親屬。所司隨即遷發別郡住坐。其本犯異居親屬人等。並一應有犯笞杖。曾經同決斷之人。並不得入充近侍及宮禁宿衞、守把皇城京城門禁。若隱匿前項情由。朦朧充當者。斬監候。其當該官司不為用心詳審。或聽人囑託。及受財容令充當者。罪同。斬監候。並究囑託人。若極刑親屬及經斷人。奉有特旨選充。曾經具由覆奏、明立文案者。所選之人及官司。不在此限。

1671覆准。凡強盜首後再犯又首者。照律不准自首。治以強盜之罪。

覆准。凡強盜首後再犯又首者。照律不准自首。治以強盜之罪。

條例/tiaoli 1

休職病故旗員。未完罰俸銀兩。無俸可扣者。照外省官員之例。概予免追。如本身係世襲官職、及休職有俸者。仍照數扣抵。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 ]

條例/tiaoli 26

凡八旗漢軍人等。願在外省居住者。報明該旗。並呈明督撫。不拘遠近。任其隨便散處。即令所隸州縣。 與民人一體編查保甲。所在督撫。咨明該旗。每年彙奏一次。以便稽查。務令安靜營生。不得強橫生事。其有作姦犯科。及一切戶婚田土命盜案件。俱歸所隸州縣審辦。遇有失察之案。 將該州縣一例叅處。各州縣與理事同知通判。同駐一城者。令其會同審理。如駐非同城。即責令該州縣自行審辦。罪止枷杖笞責者。詳報該管上司批結。照民人一體杖責發落。毋庸仍解理事同知通判鞭責。犯該徒罪以上者。詳解該管上司。分別題咨報部。均移咨該旗都統查 照。其住居附京之滿洲蒙古旗人有犯。仍照旗人犯罪各本律例辦理。 [謹案此條乾隆十二年。遵旨定例。嘉慶十八年。於原例強橫生事下。增入其有作姦犯科一百六十五字。於隨便散處下。增入即令所隸州縣十五字。]

tiaoli 條例

1684議准。強盜殺人。除下手主謀者、不准自首外。若未曾下手殺人、自首者。 將本犯監候。俟拏獲同夥之人。審明果無下手主謀情由。准免死。發遣邊衞充軍。

議准。強盜殺人。除下手主謀者、不准自首外。若未曾下手殺人、自首者。 將本犯監候。俟拏獲同夥之人。審明果無下手主謀情由。准免死。發遣邊衞充軍。

律/lü 10 | Wenwuguan fan sizui 文武官犯私罪

凡文武官犯私罪。笞四十以下。附過還職。五十、解見任別敘。杖六十、降一等。七十、降二等。八十、降三等。九十、降四等。俱解見任。流官於雜職內敘用。雜職於邊遠敘用。杖一百者罷職不敘。若軍官有犯私罪。該笞者附過收贖。杖罪解見任降等敘用。該罷職不敘者降充總旗。該徒流者照依地里遠近發各衞充軍。若建立事功。不次擢用。若未入流品官及吏典有犯私罪笞四十者。附過各還職役。五十罷見役別敘。杖罪並罷職役不敘。 [謹案雍正五年。查今文武官員一體議處。律文應改。並照律內笞杖數目。定降罰處分輕重之差。因奏准改定律文。] 凡內外大小文武官犯私罪。該笞者。一十、罰俸兩月。二十、罰俸三月。三十、四十、五十、各遞加三月。三十罰六月。四十罰九月五十罰一年。該杖者。六十、降一級。七十、降二級。八十、降三級。九十、降四級。俱調用。一百、革職離任。犯贓者不在此限。吏典犯者。杖六十以上罷役。

條例/tiaoli 27

八旗開戶人等。如係累代出力家奴。經本主呈明令其開戶。及根底不清。旗民兩無可考。應另記檔案者。此項人丁。本無過犯。應准放入民籍。其本主得銀放出。潛入民籍。或抱養子弟。指稱歸宗。私入民籍者。仍治以不行呈明之罪。令其各歸民籍。至指借他人名色。代為認買。私自出旗。 或帶地投充之人。將子孫改姓潛入民籍者。照例治罪。仍斷還原主。若有鑽營勢力。欺壓孤幼。贖身為民者。倍追身價。給還原主。將人口賞給外省駐防將軍都統等為奴。 [謹案此條係乾隆二十四年定。五十三年。將原例根底不清五句刪去。改末句將軍都統等五字。為賞給外省駐防兵丁為奴。]

律/lü 204 | Chongtu yizhang 衝突儀仗凡車駕行幸之處,其前列者為儀仗。儀仗之內,即為禁地。

凡車駕行處。除近侍及宿衞護駕官軍外。其餘軍民。並須迥避。衝入儀仗內者絞。係雜犯准徒五年。若在郊野之外。一時不能迴避者。聽俯伏道旁。以待駕過。其隨行文武百官。非奉宣喚、無故輒入儀仗內者。杖一百。典仗護衞官軍故縱者。與犯人同罪。不覺者減三等。若有申訴冤抑者。止許於仗外俯伏以聽。若衝入儀仗內、而所訴事不實者絞。係雜犯准徒五年。得實者免罪。軍民之家縱放牲畜。若守不備。因而衝突儀仗者。守衞人杖八十。衝入紫禁城門內者。守衞人杖一百。其縱畜之家。並以不應重律論罪。

條例/tiaoli 1

本夫拘執姦夫姦婦而毆殺者。比照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致 死律條。

1689題准。凡事發後查拏時自首之強盜內。如有傷人不死者。照律擬戍。如不曾傷人者。照知人 欲告而自首減二等律、擬徒。

題准。凡事發後查拏時自首之強盜內。如有傷人不死者。照律擬戍。如不曾傷人者。照知人 欲告而自首減二等律、擬徒。

條例/tiaoli 28

凡八旗白契所買家奴。如本主不能養贍。或念有微勞。情願令其贖身者。仍准贖身外。如本主不願。概不准贖。其有酗酒干犯拐帶逃走等情。俱照紅契家人。 一例治罪。如有鑽營勢力。倚強贖身者。仍照定例辦理。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五年定。]

tiaoli 條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

姦夫已就拘執而毆殺。或雖在姦所捉獲。非登時而殺。並須 引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至死律。

1691覆准。強盜未經放火、及姦汙婦女。則與不曾傷人之盜無異。如未發投首。照事未發自首免罪。事已發投首。照知人欲告自首減二等杖徒。

覆准。強盜未經放火、及姦汙婦女。則與不曾傷人之盜無異。如未發投首。照事未發自首免罪。事已發投首。照知人欲告自首減二等杖徒。

條例/tiaoli 29

凡籍隸順天府大宛兩縣人員出仕時。取具同鄉京官印結者。各宜細心察覈。如有混冒出結。除照例議罪外。遇有承追無著之項。即於定例後出結官名下追賠。 [謹案此條係乾隆四十二年遵旨定例。]

條例/tiaoli 1

凡外任各官。遇有錢糧刑名事件。應行降調革職者。該督撫題叅時。即行摘印委員署理。俟部覆奉旨定案之日。再行開缺。若有旨寬免者。仍准復還原任。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1

聖駕出郊。衝突儀仗。妄行奏訴者。追究主使教唆捏寫本狀之人。俱問罪。各杖一百。發近邊充軍。所奏情詞。不分虛實。立案不行。 [謹案此條係原例。]

條例/tiaoli 3

凡姦夫已離姦所。 本夫登時逐至門外殺之。止依不應杖。非登時、依不拒捕而殺。

1705覆准。凡自首強盜。行劫數家而止首出一案者。俱免死。發黑龍江給予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

覆准。凡自首強盜。行劫數家而止首出一案者。俱免死。發黑龍江給予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

條例/tiaoli 30

凡織造稅務監督等衙門收用長隨。儻有心存怨望。有意陷主於過者。該監督即就近交地方官衙門。嚴加懲治。其才具庸劣。不堪驅使者。止准該管官驅逐。如長隨等任 意去留。無故潛投他處者。即照旗下逃奴之例辦理。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七年定。]

條例/tiaoli 2

凡外任各官。遇有錢糧刑名事件。應行革職者。該督撫題叅。即行摘印。委員署理。俟奉旨之日。再行開缺。若有奉旨寬宥者。仍准復還原任。 [謹案乾隆五年奏准。督撫題叅各案。如係例應降調之員。俱不先摘印。其例應革職者。奉旨之日。即行開缺。因改定此條。 ]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4

本夫及應許捉姦之親屬。除姦所捉姦非登時而殺。仍照夜無故入人家內例、擬以杖徒外。其 有捉姦已離姦所。非登時殺死不拒捕姦夫者。照罪人不拒捕、及已就拘執而擅殺律、擬絞監 候。雖係捕獲姦夫。又因他故致斃者。仍依謀故論。至於已經犯姦有據。又復逞兇拒捕。雖非登 時。俱依罪人拒捕科斷。

1725議准。嗣後如竊盜已經改過。被夥盜仍行挾制。令其入夥行竊。不願同行。將挾制情由即行自首者。免其前罪。若夥賊自行偷 竊。事發之日。誣扳挾制不從之人為同夥者。將誣扳之人、照誣告律、加一等治罪。如被逼 已經入夥行竊。即能抱贓出首者。亦應免罪。至於強逼同竊。從之恐罹法網。不從又慮扳害。 將強逼之人殺死。而未經出首者。事發之日。該地方官查明。果係同夥犯竊。有案可據。並 有挾制實情者。將殺人之人、照例免死減等。杖一百流三千里。如將強逼之人殺死之後。即 能自首者。照知人欲告而自首者、減罪二等。杖一百徒三年。各追埋葬銀兩。以上減流減徒 之犯。發配之後。盜心復萌。又行偷竊者。查明原案所犯之罪治之。若有別故殺人。牽引竊 案投首者。仍照殺人律定擬。其強盜案內。若本係良民。被積盜挾制入夥。雖同行並未得贓。 將挾制之人殺死。隨行自首者。應比照罪人本犯應死之罪而擅殺律、杖一百。若被挾入夥。 雖同行並未得贓。將挾制之人殺死。未經出首者。止照強盜已行而不得財律。杖一百流三千 里。不得更擬殺人之罪。至強竊盜案內。將同夥之人謀死滅口。或奪分贓物因而致死者。仍照律定擬。不得濫行減等。儻承審官不行審出實情。濫行開脫。以致兇犯漏網者。將承審官照故出人罪例、議處。

議准。嗣後如竊盜已經改過。被夥盜仍行挾制。令其入夥行竊。不願同行。將挾制情由即行自首者。免其前罪。若夥賊自行偷 竊。事發之日。誣扳挾制不從之人為同夥者。將誣扳之人、照誣告律、加一等治罪。如被逼 已經入夥行竊。即能抱贓出首者。亦應免罪。至於強逼同竊。從之恐罹法網。不從又慮扳害。 將強逼之人殺死。而未經出首者。事發之日。該地方官查明。果係同夥犯竊。有案可據。並 有挾制實情者。將殺人之人、照例免死減等。杖一百流三千里。如將強逼之人殺死之後。即 能自首者。照知人欲告而自首者、減罪二等。杖一百徒三年。各追埋葬銀兩。以上減流減徒 之犯。發配之後。盜心復萌。又行偷竊者。查明原案所犯之罪治之。若有別故殺人。牽引竊 案投首者。仍照殺人律定擬。其強盜案內。若本係良民。被積盜挾制入夥。雖同行並未得贓。 將挾制之人殺死。隨行自首者。應比照罪人本犯應死之罪而擅殺律、杖一百。若被挾入夥。 雖同行並未得贓。將挾制之人殺死。未經出首者。止照強盜已行而不得財律。杖一百流三千 里。不得更擬殺人之罪。至強竊盜案內。將同夥之人謀死滅口。或奪分贓物因而致死者。仍照律定擬。不得濫行減等。儻承審官不行審出實情。濫行開脫。以致兇犯漏網者。將承審官照故出人罪例、議處。

條例/tiaoli 31

軍流人犯之子孫。係本籍所生。隨往配所者。該地方官查明年嵗。填註文批。遞交配所驗明立案。儻在籍並無親子。或有繼嗣。准將繼子隨配。若到配後復生有親子。即將其所繼之子。查明原籍。確有親屬可倚。勒令歸宗。如並無親屬。始准與到配後所生之子。一體入於軍籍。至本犯原籍子嗣數人。不願俱赴配所。分別去留。已留本籍者。不得復於配所入籍應試。已隨配所入籍者。不准復回原籍考試。其軍流隨配入籍之子孫。統俟十年限滿後。由配所督撫將入籍緣由。報部查覈。如有捏混、及跨考兩籍者。本犯及子孫按律治罪。府州縣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二年定。]

門第四 | Mingli lü si 名例律四

1643題准。凡有衝突儀仗者。治以死罪。

題准。凡有衝突儀仗者。治以死罪。

條例/tiaoli 5

本夫於姦所登時殺死姦夫者。照律勿論。其有姦夫已離姦所。本夫登時逐至門外 殺之者。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若於姦所獲姦。非登時而殺。並依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 擅殺律、杖一百徒三年。如捉姦已離姦所。非登時殺死不拒捕姦夫者。照罪人不拒捕及已就 拘執而擅殺律、擬絞監候。若雖係捕獲姦夫。或因他故致斃者。仍以謀故論。至於已經犯姦 有據。又復逞兇拒捕。雖非登時。俱依罪人拒捕科斷。

1726議准。嗣後凡屬員有以財行求上司保送題升。並大計軍政卓異薦舉者。如受財之上司。果於事 後據實盡首者。免其治罪。並免追贓。止治以財行求並說事過錢人之罪。如以財行求之屬員。 有於事後據實出首者。免其治罪。於受財之上司照原贓數加倍追給。止治受財及說事過錢人 之罪。若說事過錢之人據實首明者。免其追贓治罪。仍將與受之贓追出。賞給一半。止治與 受人之罪。至有贓多首少者。仍照律以不實不盡科之。其有贓少首多者。以訛詐律治罪。儻有怙惡不悛。仍復匿不首明者。一經發覺。計贓照律加倍治罪。

議准。嗣後凡屬員有以財行求上司保送題升。並大計軍政卓異薦舉者。如受財之上司。果於事 後據實盡首者。免其治罪。並免追贓。止治以財行求並說事過錢人之罪。如以財行求之屬員。 有於事後據實出首者。免其治罪。於受財之上司照原贓數加倍追給。止治受財及說事過錢人 之罪。若說事過錢之人據實首明者。免其追贓治罪。仍將與受之贓追出。賞給一半。止治與 受人之罪。至有贓多首少者。仍照律以不實不盡科之。其有贓少首多者。以訛詐律治罪。儻有怙惡不悛。仍復匿不首明者。一經發覺。計贓照律加倍治罪。

條例/tiaoli 32

倡優隸卒。及其子孫。概不准入考捐監。如有變易姓名。蒙混應試報捐者。除斥革外。照違 制律杖一百。若將良民誣指為倡優隸卒。希圖傾陷拕累者。各按誣告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三年定。]

律/lü 11 | Junguan junren fanzui miantuliu 軍官軍人犯罪免徒流

凡軍官軍人犯罪。律該徒流者。各決杖一百。徒五等。皆發二千里內衞分充軍。流三等。照依地里遠近發各衞充軍。該發邊遠充軍者。照律發遣。並免剌字。若軍丁軍吏及校尉犯罪。俱准軍人擬斷。亦免徒流剌字。軍丁。謂軍官軍人餘丁。軍吏。謂入伍請糧軍人。能識字選充軍吏者。犯罪與軍人同。若有係各處吏員。發充請俸司吏者。與府州縣司吏一體科斷。 [謹案雍正三年奏准。各衞所軍官。非皆軍籍。即軍人犯罪。亦應分別輕重。徒罪五等皆發二千里充軍。亦未允協。軍人犯盜。今不准免刺字。律名律文俱應刪改。又旗下人犯徒流等罪。准折枷號。與此律意相符。另立一律於此律之前。因將此條律名。改為軍籍有犯。其增定旗人犯罪之律曰犯罪免發遣。列於軍籍有犯律前。]

1654覆准。凡擅入午門長安等門內叫訴冤枉者。照律擬罪。

覆准。凡擅入午門長安等門內叫訴冤枉者。照律擬罪。

條例/tiaoli 6

登時姦所獲姦。止殺姦婦。或非姦所。姦夫已去。將姦婦逼供而殺。俱依毆妻 致死律。

1772諭。據徐績奏軍犯李作良自配逃回利津原籍。經該犯之父李海赴縣首稟。例應如罪人自首免 罪。但該犯屢犯竊案。在配又不能安分。殊屬玩法。仍擬斬決等語。此等軍犯逃回原籍。自 屬怙過不悛之徒。本無足惜。但既經伊父首稟。於律既有如罪人自首之條。自可量從末減。李作良著從寬免死。仍發 原配地方。嗣後有似此者。俱照此例行。但因首告而貸死。已屬法外之仁。止可一次。若到 配後仍不知懲艾。復敢脫逃。雖有父兄等再為首告。亦不准其寬減。於情法更為允協。著為令。

諭。據徐績奏軍犯李作良自配逃回利津原籍。經該犯之父李海赴縣首稟。例應如罪人自首免 罪。但該犯屢犯竊案。在配又不能安分。殊屬玩法。仍擬斬決等語。此等軍犯逃回原籍。自 屬怙過不悛之徒。本無足惜。但既經伊父首稟。於律既有如罪人自首之條。自可量從末減。李作良著從寬免死。仍發 原配地方。嗣後有似此者。俱照此例行。但因首告而貸死。已屬法外之仁。止可一次。若到 配後仍不知懲艾。復敢脫逃。雖有父兄等再為首告。亦不准其寬減。於情法更為允協。著為令。

條例/tiaoli 33

內務府承領官地莊頭。及王公戶下由內務府撥出之莊頭。旗檔有名者。歸入漢軍考試。旗檔無名者。歸入民籍考試。其八旗戶下帶地投充莊頭。無論旗檔有名無名。均不准應試出仕。 [謹案此條嘉慶十一年定。]

1669諭。凡在行幸之處跪告發部者。若不審明虛實。即照律治罪。恐有冤枉。以後著將所告之事 審明。虛者責四十板。免充軍。又諭。近見惡棍。多以小事捏稱重大。陷害善良。或受人雇託。擅入禁地行幸之所喊告。及交部院審理。並無冤枉。反將良民株連受累。以後著嚴行禁止。如仍前瀆告者。不准行。著照律治罪。

諭。凡在行幸之處跪告發部者。若不審明虛實。即照律治罪。恐有冤枉。以後著將所告之事 審明。虛者責四十板。免充軍。又諭。近見惡棍。多以小事捏稱重大。陷害善良。或受人雇託。擅入禁地行幸之所喊告。及交部院審理。並無冤枉。反將良民株連受累。以後著嚴行禁止。如仍前瀆告者。不准行。著照律治罪。

條例/tiaoli 7

凡指稱姦所獲姦。姦夫逃脫。止將姦婦殺死者。若審無 確據。仍依律擬絞外。如本夫於姦所獲姦。一時氣忿。將姦婦毆死。姦夫當時脫逃。後被拏 獲到官。審明姦情是實。姦夫供認不諱者。將姦夫擬絞監候。本夫杖八十。

1797四川總督奏。賊匪攻犯東鄉縣時。斬犯符曰學等三名、及絞犯楊思進。 逃出監禁。自行投回。可否量予末減。奉旨。符曰學等既無從逆情事。又不藉此遠颺。尚屬畏法。自應加恩減等發落。

四川總督奏。賊匪攻犯東鄉縣時。斬犯符曰學等三名、及絞犯楊思進。 逃出監禁。自行投回。可否量予末減。奉旨。符曰學等既無從逆情事。又不藉此遠颺。尚屬畏法。自應加恩減等發落。

律/lü 12 | Fanzui mianfaqian 犯罪免發遣

凡旗下人犯罪。笞杖各照數鞭責。軍流徒免發遣。分別枷號。徒一年者、枷號二十日。每等遞加五日。總徒准徒、亦遞加五日。流二千里者、枷號五十日。每等亦遞 加五日。充軍附近者、枷號七十日。邊衞者、七十五日。邊遠極邊煙瘴沿海邊外者、俱八十日。永遠者九十日。 [謹案乾隆五年。因永遠充軍。已改為極邊煙瘴。將律文後二句。改為邊遠沿海邊外者八十日。 極邊煙瘴者九十日。]

條例/tiaoli 34

安徽省徽州、甯國、池州三府。民閒世僕。如現在主家服役者。應俟放出三代後。所生子孫。方准報捐考試。若早經放出。並非現在服役 豢養。及現不與奴僕為婚者。雖曾葬田主之山。佃田主之田。均一體開豁為良。已歷三代者。 即准其報捐考試。 [謹案此條嘉慶十五年遵旨定例。]

1814奉旨。此案寶義於本營官兵接駕時。突出道旁。呈遞書本。幾至御馬驚逸。刑部照衝突儀仗例。 擬發駐防當差。無以儆眾。寶義著先在本營枷號一箇月。滿日同伊眷屬俱發往熱河。作為該處駐防閒散。交該都統等嚴加管束。如三年無過。准挑給兵丁差使。總不准揀選官職。嗣後八旗兵丁。如有衝突儀仗者。均著照此例辦理。

奉旨。此案寶義於本營官兵接駕時。突出道旁。呈遞書本。幾至御馬驚逸。刑部照衝突儀仗例。 擬發駐防當差。無以儆眾。寶義著先在本營枷號一箇月。滿日同伊眷屬俱發往熱河。作為該處駐防閒散。交該都統等嚴加管束。如三年無過。准挑給兵丁差使。總不准揀選官職。嗣後八旗兵丁。如有衝突儀仗者。均著照此例辦理。

條例/tiaoli 8

非姦所獲姦。將姦婦逼供而殺。審無姦情確據者。依毆妻至死論。如本夫登時姦所獲姦。將姦婦殺死。姦夫當時脫逃。後被拏 獲到官。審明姦情是實。姦夫供認不諱者。將姦夫擬絞監候。本夫杖八十。其非姦所獲姦。 或聞姦數日。殺死姦婦。姦夫到官供認不諱。確有實據者。將本夫照已就拘執而擅殺律、擬 徒。姦夫仍科姦罪。

1798湖北巡撫題。絞犯胡榮富因教匪竄擾鄖西。將監犯逼脅裹逃。該犯乘空逃出 大營投首。奉旨。胡榮富尚知畏法。自應量予減等。又諭。息縣逆匪劫出監犯孫仁周秉義二名。除孫仁業經砍斃外。周秉義一犯。即著一面正法。 其餘監犯胡仁榮等十二名。不肯從賊。尚知守法。著分別減等發落。

湖北巡撫題。絞犯胡榮富因教匪竄擾鄖西。將監犯逼脅裹逃。該犯乘空逃出 大營投首。奉旨。胡榮富尚知畏法。自應量予減等。又諭。息縣逆匪劫出監犯孫仁周秉義二名。除孫仁業經砍斃外。周秉義一犯。即著一面正法。 其餘監犯胡仁榮等十二名。不肯從賊。尚知守法。著分別減等發落。

條例/tiaoli 35

先經習教人犯。除自行呈首免罪。及坐功運氣茹素諷經。尚非實犯邪教外。其實因習教犯案。罪在徒流以上者。查明其 子孫。實未入教。即以本犯之子為始。三輩後。所生之子孫。始准考試報捐。其應行入考報捐之人。先行呈明地方官。取具鄰族甘結。詳報督撫。咨部查覈。儻有蒙制論。至習教復又從逆各犯子孫。永遠不准考試報捐。 [謹案此條。嘉慶二十二年定。]

tiaoli 條例

1829諭。奕灝奏審明叩閽之兵丁按律定擬一摺。此案英文保意欲討墾牧馬官廠。又希冀承領他人牙帖。輒敢具呈在道旁叩閽。實屬不安本分。膽大妄為。著交錦州副都統在該處枷號一箇月。滿日發往外省駐防當差。嗣後八旗兵丁。如有衝突儀仗者。著照此例辦理。

諭。奕灝奏審明叩閽之兵丁按律定擬一摺。此案英文保意欲討墾牧馬官廠。又希冀承領他人牙帖。輒敢具呈在道旁叩閽。實屬不安本分。膽大妄為。著交錦州副都統在該處枷號一箇月。滿日發往外省駐防當差。嗣後八旗兵丁。如有衝突儀仗者。著照此例辦理。

條例/tiaoli 9

姦所獲姦。非登時將姦婦殺死。姦夫到官供認不諱。確有實據。將姦夫擬 杖一百流三千里。本夫杖一百。

律/lü 29 | Erzui jufa yi zhong lun 二罪俱發以重論

凡二罪以上俱發。以重者論。罪各等者。從一科斷。若一罪先發。 已經論決。餘罪後發。其輕若等勿論。重者更論之。通計前所論決之罪以充後發之數。謂如 二次犯竊盜。一次先發。計贓一十兩。已杖七十。一次後發。計贓四十兩。該杖一百。合貼杖三十。如有祿人節次受人枉法贓四十兩。內二十兩先發。已杖六十徒一年。二十兩後發。合併取前贓通計四十兩更科全罪徒三年。不枉法贓 及坐贓。不通計全科。其應贓入官物賠償盜刺字官罷職罪止者。罪雖勿論。或重科。或從一。 仍各盡本法。謂一人犯數罪。如枉法不枉法贓合入官。毀傷物合賠償。竊盜合刺字。職官私 罪杖一百以上合罷職。無祿人不枉法贓一百二十兩以上。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之類。各盡本 法擬斷。

條例/tiaoli 36

凡八旗滿洲蒙古閒散旗人告假。無論前往何處。俱令報明佐領。告知叅領註冊。由該佐領給予圖記。即准出外營生。或因年久願入民籍者。呈明該地方官。准其改入民籍。若有作姦犯科。悉照民人例問擬。 [謹案此條道光五年定。]

條例/tiaoli 1

凡移來盛京新滿洲等若有犯法者。該將軍照新滿洲例辦理。如過五年。仍照舊人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律/lü 205 | Xinggong yingmen 行宮營門

凡行宮外營門次營門。與紫禁城門同。若有擅入者。杖一百。內營牙帳門。與宮殿門同。擅入者。杖六十。徒一年。 [謹案紫禁城原作皇城。雍正三年改。]

條例/tiaoli 10

姦夫自殺夫之父母。以便往來。姦婦雖不知情亦絞。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2

八旗若有給賞治罪之事。各該旗送至當月旗傳知各旗。各部院衙門遇有旗人給賞治罪事件。亦行文當月旗傳諭八旗。俱交與叅佐領。將給賞治罪禁止之故。盡行曉諭兵丁。 [謹案此條係雍正五年專為曉諭各旗兵丁而設。乾隆五年刪。]

條例/tiaoli 11

姦婦自殺其夫。姦夫果不知情。止科姦罪。

1727議准。凡漢人家生奴僕。印契所買奴僕。並雍正五年以前白契所買。及投靠養育年久。或婢女招配。生有子息者。俱係家奴。世世子孫。永遠服役。婚配俱由家主。仍造冊報官存案。嗣後凡婢女招配。並投靠、及買奴僕。俱寫文契。報明本地方官。 鈐蓋印信。如有事犯。驗明官冊印契。照例治罪。其奴僕誹謗家長。並雇工人駡家長。與官員平人毆殺奴僕。並教令過失殺、及毆殺雇工人等款。俱有律例。應照滿洲主僕論。至不遵約束。傲慢頑梗。酗酒生事者。照滿洲家人喫酒行兇例、面上刺字。流二千里。交與該地方官。令其永遠當苦差。有背主逃匿者。照滿洲家人逃走例、折責四十板。面上刺字。交與本主。仍行存案。容留窩藏者。照窩藏逃人例治罪。如典當雇工。限內逃匿者。照滿洲白契所買家人逃走例、責三十板。亦交與本主。若典當立有文券。議有年限。不遵約束。傲慢酗酒生事者。聽伊主酌量懲治。若與家長抗拒毆駡者。照律治罪。再隸身門下為長隨者。有犯、亦照典當雇工人治罪。

議准。凡漢人家生奴僕。印契所買奴僕。並雍正五年以前白契所買。及投靠養育年久。或婢女招配。生有子息者。俱係家奴。世世子孫。永遠服役。婚配俱由家主。仍造冊報官存案。嗣後凡婢女招配。並投靠、及買奴僕。俱寫文契。報明本地方官。 鈐蓋印信。如有事犯。驗明官冊印契。照例治罪。其奴僕誹謗家長。並雇工人駡家長。與官員平人毆殺奴僕。並教令過失殺、及毆殺雇工人等款。俱有律例。應照滿洲主僕論。至不遵約束。傲慢頑梗。酗酒生事者。照滿洲家人喫酒行兇例、面上刺字。流二千里。交與該地方官。令其永遠當苦差。有背主逃匿者。照滿洲家人逃走例、折責四十板。面上刺字。交與本主。仍行存案。容留窩藏者。照窩藏逃人例治罪。如典當雇工。限內逃匿者。照滿洲白契所買家人逃走例、責三十板。亦交與本主。若典當立有文券。議有年限。不遵約束。傲慢酗酒生事者。聽伊主酌量懲治。若與家長抗拒毆駡者。照律治罪。再隸身門下為長隨者。有犯、亦照典當雇工人治罪。

律/lü 206 | Yuecheng 越城

凡越皇城者。絞監候。越京城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越各府州縣鎮城者。杖一百。越官府公廨牆垣者。杖八十。越而未過者。各減一等。若有所規避者。各從其重者論。

條例/tiaoli 1

凡囚犯遇蒙恩例通減二等者。罪雖遇例減等。若律應仍盡本法。及例該充軍為民立功調衞等項者。仍依 律例一體擬斷發遣。如竊盜搶奪等項仍須刺字。枉法不枉法等贓仍須入官。故云仍盡本法。 [謹案此條係原例。載在五刑律後。]

條例/tiaoli 3

盛京居住滿洲蒙古漢軍文武官員。除因公詿誤獲罪。仍准本地居住外。其犯侵盜虧欠錢糧、及姦貪訛詐之事、革職者。酌其所犯事由。或令歸旗來京。或發往各省滿洲駐防之處安插。

條例/tiaoli 12

外人或非應捕人有殺傷者。並依 殺傷論。

1737議准。乾隆元年以前放出為民之戶。其有未經呈報旗部者。該旗查明。果係數輩出力。伊主念其勤勞。情願放出。編入民籍年久。地方官有冊可據者。一併准其為民。如係借名設法贖身。私入民籍。伊主既經得過身價銀兩。應令歸旗。作為開戶壯丁。儻有不肖姦戶。實係乾隆元年以後放出。捏稱乾隆元年以前放出。 私自營求。入於民籍。希圖牽混者。察出、將該戶交刑部照例治罪。仍令歸旗。作為本主戶 下家人。其不行詳查之叅佐領。以及蒙混收入民籍之地方官。一併交部議處。至嗣後旗下家奴。果係伊主念其數輩出力。勤勞年久。情願准其贖身。放出為民。務照定例呈明本旗。報明戶部。轉行地方官收入民籍。如有私自放出。並不呈旗咨部。行知該地方官。入籍為民者。地方官即查明呈報。將本主照例治 罪。

議准。乾隆元年以前放出為民之戶。其有未經呈報旗部者。該旗查明。果係數輩出力。伊主念其勤勞。情願放出。編入民籍年久。地方官有冊可據者。一併准其為民。如係借名設法贖身。私入民籍。伊主既經得過身價銀兩。應令歸旗。作為開戶壯丁。儻有不肖姦戶。實係乾隆元年以後放出。捏稱乾隆元年以前放出。 私自營求。入於民籍。希圖牽混者。察出、將該戶交刑部照例治罪。仍令歸旗。作為本主戶 下家人。其不行詳查之叅佐領。以及蒙混收入民籍之地方官。一併交部議處。至嗣後旗下家奴。果係伊主念其數輩出力。勤勞年久。情願准其贖身。放出為民。務照定例呈明本旗。報明戶部。轉行地方官收入民籍。如有私自放出。並不呈旗咨部。行知該地方官。入籍為民者。地方官即查明呈報。將本主照例治 罪。

條例/tiaoli 2

凡囚犯遇蒙 恩例通減二等者。罪雖遇例減等。若律應仍盡本法者。仍依律一體擬斷。如枉法不枉法等 贓仍須入官。故云仍盡本法。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將前例刪改。移附此律。乾隆五年。以通減二等之例已裁。所稱仍盡本法。已見律文。將此條刪除。]

條例/tiaoli 4

盛京旗人官員犯罪。除發遣外。其革職枷責案件。完結之後。俱勒限送部。或留京當差。或發往滿洲兵丁駐防處當差。刑部具奏請旨定奪。 [謹案此二條俱雍正五年定。乾隆五年。查業經革職及枷責之後。已屬無罪之人。 若仍送部分發當差。則與罪應發遣者無別。因奏准刪除。]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3

凡非應許捉姦之人。有殺傷者。並依 殺傷論。如為本夫 及有服親屬糾往捉姦。殺傷姦夫。無論是否登時。俱照擅殺傷罪人科斷。

1747諭。朕因八旗漢軍人等。生聚日繁。家計未裕。於乾隆七年。特頒諭旨。自從龍人員子孫外。願改歸民籍。移居外省者。准其具呈本管官查奏。旋據漢軍都統等分別辦理允行在案。朕觀漢軍人等。或祖父曾經外任。置立房產。或有親族在外。依倚資生。及以手藝潛往直隸及各省居住者。頗自不少。而按之功令。究屬違例。伊等潛居於外。於心亦自不安。朕思與其違例潛居。孰若聽從其便。亦可各自謀生。嗣後八旗漢軍人等。願在外省居住者。在京報明該旗。在外呈明督撫。不拘遠近。任其隨便散處。該督撫咨明該旗。每年彙奏一次。以便稽查。務令安靜營生。毋得強橫生事。如此則於功令不相妨礙。伊等安居樂業。生計有資矣。

諭。朕因八旗漢軍人等。生聚日繁。家計未裕。於乾隆七年。特頒諭旨。自從龍人員子孫外。願改歸民籍。移居外省者。准其具呈本管官查奏。旋據漢軍都統等分別辦理允行在案。朕觀漢軍人等。或祖父曾經外任。置立房產。或有親族在外。依倚資生。及以手藝潛往直隸及各省居住者。頗自不少。而按之功令。究屬違例。伊等潛居於外。於心亦自不安。朕思與其違例潛居。孰若聽從其便。亦可各自謀生。嗣後八旗漢軍人等。願在外省居住者。在京報明該旗。在外呈明督撫。不拘遠近。任其隨便散處。該督撫咨明該旗。每年彙奏一次。以便稽查。務令安靜營生。毋得強橫生事。如此則於功令不相妨礙。伊等安居樂業。生計有資矣。

條例/tiaoli 3

凡人命案件。按律不應 擬抵。罪止軍流徒人犯。如家長有服親屬。強姦奴僕雇工人妻女未成。致令羞忿自盡。罪應 擬軍。向有人居止宅舍放彈射箭。因而致死。罪應擬流。和姦之案。姦婦因姦情敗露。羞忿 自盡。及窩弓不立望杆。因而致死。並擅殺姦盜罪人罪應擬徒之類。除致死二命照律從一科 斷外。如至三命者。於應得軍流徒本罪上各加一等。三命以上者。按照致死人數遞加一等。罪止發遣黑龍江。不得加入於死。若致死三命以上。例有專條者。各照定例辦 理。如威逼人致死非一家三命以上者。發近邊充軍之類。至過失殺人之案。仍照律收贖。殺 至數命者。按死者名數。各追銀十二兩四錢二分。給各親屬收領。毋庸加等治罪。至此等案 件。必須詳細研鞫。若覈其案情近於過失而情節較重。或耳目所可及。思慮所可到。並非初 無害人之意者。應仍照例分別定擬。不得濫引過失殺律收贖。 [謹案此條嘉慶六年定。十七年因調劑黑龍江遣犯。將發遣黑龍江。改為發遣新疆酌撥種地當差。道光六年。新疆遣犯擁擠。改為實發雲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二十四年仍改歸新疆。]

條例/tiaoli 5

各旗開檔家奴犯罪。如有父母老疾、例應留養者。一體准其留養。

條例/tiaoli 1

各門親戚書吏人等。游船演戲。夜半方歸。擅叫禁門者。照越府州縣城律、杖一百。 [謹案此條係雍正七年定。]

條例/tiaoli 14

凡非應許捉姦之人有殺傷者。各依謀故 殺傷論。如為本夫本婦之有服親屬糾往捉姦。殺死姦夫。暨圖姦強姦未成罪人者。無論是否登時。俱照擅殺罪人 律、擬絞監候。若止毆傷者。非折傷勿論。折傷以上。仍以 傷定擬。

1773奉旨。據順天府奏各省咨追覈減應賠未完銀兩。請分別查辦一摺。內稱無從著追各案。多係寄籍人員。因無蹤迹可尋。以致久懸案牘。若令承追各員賠補。不免偏枯。似應著落從前冒昧 出結之官。較為平允等語。但事隔多年。且係向來陋習。此奏追賠之處。著寬免。至冒昧出結之員。雖不能追究於已往。而無不可防杜於將來。從前順天籍貫官員。視出結為無關重輕。往往不加確覈。以致寄籍紛紛。習焉不察。即如吏部帶領引見中。多有籍隸順天。而聲口顯係南音者。雖有印結。大率具文了事。似此積弊相沿。非特承追時之浮蹤無定。懸案難稽。而籍貫混淆。亦乖戒欺覈實之道。嗣後凡順天籍貫人員出仕時。取有同鄉京官印結者。各宜細心察覈。苟非真知灼見。不得濫行出結。此次降旨後。若有仍前混冒者。除照例治罪外。遇有承追無著之項。即照此奏。於出結官名下追賠。著順天府通行嚴飭遵照。

奉旨。據順天府奏各省咨追覈減應賠未完銀兩。請分別查辦一摺。內稱無從著追各案。多係寄籍人員。因無蹤迹可尋。以致久懸案牘。若令承追各員賠補。不免偏枯。似應著落從前冒昧 出結之官。較為平允等語。但事隔多年。且係向來陋習。此奏追賠之處。著寬免。至冒昧出結之員。雖不能追究於已往。而無不可防杜於將來。從前順天籍貫官員。視出結為無關重輕。往往不加確覈。以致寄籍紛紛。習焉不察。即如吏部帶領引見中。多有籍隸順天。而聲口顯係南音者。雖有印結。大率具文了事。似此積弊相沿。非特承追時之浮蹤無定。懸案難稽。而籍貫混淆。亦乖戒欺覈實之道。嗣後凡順天籍貫人員出仕時。取有同鄉京官印結者。各宜細心察覈。苟非真知灼見。不得濫行出結。此次降旨後。若有仍前混冒者。除照例治罪外。遇有承追無著之項。即照此奏。於出結官名下追賠。著順天府通行嚴飭遵照。

條例/tiaoli 4

身犯二罪俱應斬決者。 加擬梟示。 [謹案此條嘉慶十一年遵旨定例。]

條例/tiaoli 6

八旗遠年丁冊有名。即係盛京帶來奴僕。直省本無籍貫。其帶地投充者。亦歷年久遠。雖有籍貫。難以稽查。兩項應仍遵定例、止准開入旗檔。不得放出為民。

條例/tiaoli 2

京城該班兵丁。如取用什物。不由馬道行走。乘便由城上縋取者。照違制律、杖一百。加枷號一月。該管員弁疏於覺察。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嘉慶十六年定。]

條例/tiaoli 15

本夫之兄弟。及有服親屬。或同居人。或應捕人。皆許捉姦。其婦人之父母伯 叔兄弟姊妹外祖父母捕姦。殺傷姦夫者。與本夫同。但卑幼不得殺尊長。犯則依故殺伯叔母 姑兄姊律科罪。尊長殺卑幼。照服制輕重科罪。

1783諭。向來滿漢官員人等家奴。在本主家服役三代。實在出力者。原有准其放出之例。此項人等。既經明立章程。於錄用之中。仍令有所限制。嗣後此等旗民家奴。合例後經該家主放出者。滿洲令該家主於本旗報明咨部存案。漢人則令家主於本籍地方官報明咨部存案。准其與平民一例應考出仕。但京官不得至京堂。外官不得至三品。以示限制。著為令。

諭。向來滿漢官員人等家奴。在本主家服役三代。實在出力者。原有准其放出之例。此項人等。既經明立章程。於錄用之中。仍令有所限制。嗣後此等旗民家奴。合例後經該家主放出者。滿洲令該家主於本旗報明咨部存案。漢人則令家主於本籍地方官報明咨部存案。准其與平民一例應考出仕。但京官不得至京堂。外官不得至三品。以示限制。著為令。

條例/tiaoli 5

身犯兩項罪名。援引各律各例俱應斬決者。 加擬梟示。如既犯輪姦已成為首。又犯強盜入室搜贓。同時並發之類。若身犯二罪應擬斬決。 係同一律例。並非兩項罪名者。毋庸梟示。如強盜入室搜贓。雖行劫已至數次。同時並發。 仍擬斬決之類。 [謹案此條係嘉慶十六年增定。]

條例/tiaoli 7

八旗奴僕。放出為民、未經入籍、及入籍在乾隆元年以後之戶。應令歸旗。作為原主名下開戶壯丁。至於設法贖身之戶。例應作為開戶壯丁者。其經議結之案、毋庸置議外。其未結之案。或係自備身價贖身。或親戚代為贖身者。均應歸原主佐領下開戶。若實在用價契買。隨又交價贖出者。均應在買主名下作為 開戶。如經開戶壯丁給價買出者。伊等原非另戶正身。其名下不便復有開戶之人。應仍歸原主佐領下作為開戶。 [謹案此三條均係乾隆二十一年以前。八旗開戶未經放出為民之舊例。三十二年奏准刪除。]

律/lü 207 | Menjin suoyao 門禁鎖鑰

凡各處城門應閉而誤不下鎖者。杖八十。非時擅開閉者。杖一百。京城門各加一等。其有公務急速、非時開閉者。不在此限。若皇城門應閉而誤不下鎖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非時擅開閉者。絞監候。其有旨開閉者勿論。

條例/tiaoli 16

本夫之兄弟及有 服親屬。皆許捉姦。如有登時殺傷者。並依已就拘執而擅殺傷律。若非登時殺傷。依 殺傷 論。其婦人之父母伯叔姑兄弟姊妹外祖父母捕姦殺傷姦夫者。與本夫同。但卑幼不得殺尊長。 犯則依故殺伯叔母姑兄姊律科罪。尊長殺卑幼。照服制輕重科罪。

1809諭。禮部議覆董教增奏遠年世僕。請分別開豁一摺。所議尚未允協。安徽省徽州甯國池州三 府。向有世僕名目。查其典身賣身文契。率稱遺失無存。考其服役出戶年分。亦俱無從指實。特遇其有捐監應考等事。則以分別良賤為詞訐控。而被控之家。戶族蕃衍。又不肯悉甘汙賤。案牘繁滋。互相讎恨。允宜覈實持平。以端風化。前據董教增奏。世僕惟以現在是否服役為斷。現在服役者。如主家放出。三代後所生子孫。方准捐考。若事在前代。即曾經葬田主之山。佃田主之田。而出戶已百餘年。及數百年者。一體開豁為良。立論甚為允當。今禮部議 令自國初以後。雖現在不與奴僕為婚。並未報官存案者。令地方官隨案查明。以立案之日起限。俟三代後所生子孫。方准捐考。恐紛紛查辦。胥吏從中掯勒。轉滋流弊。著仍照董教增所奏。該處世僕名分。統以現在是否服役為斷。以示限制。若年遠文契無可考據。並非現在服役豢養者。雖曾葬田主之山。佃田主之田。著一體開豁為良。以清流品。

諭。禮部議覆董教增奏遠年世僕。請分別開豁一摺。所議尚未允協。安徽省徽州甯國池州三 府。向有世僕名目。查其典身賣身文契。率稱遺失無存。考其服役出戶年分。亦俱無從指實。特遇其有捐監應考等事。則以分別良賤為詞訐控。而被控之家。戶族蕃衍。又不肯悉甘汙賤。案牘繁滋。互相讎恨。允宜覈實持平。以端風化。前據董教增奏。世僕惟以現在是否服役為斷。現在服役者。如主家放出。三代後所生子孫。方准捐考。若事在前代。即曾經葬田主之山。佃田主之田。而出戶已百餘年。及數百年者。一體開豁為良。立論甚為允當。今禮部議 令自國初以後。雖現在不與奴僕為婚。並未報官存案者。令地方官隨案查明。以立案之日起限。俟三代後所生子孫。方准捐考。恐紛紛查辦。胥吏從中掯勒。轉滋流弊。著仍照董教增所奏。該處世僕名分。統以現在是否服役為斷。以示限制。若年遠文契無可考據。並非現在服役豢養者。雖曾葬田主之山。佃田主之田。著一體開豁為良。以清流品。

條例/tiaoli 6

凡兩犯凌遲重罪者。於處決時加割刀數。 [謹案此條係嘉慶十六年定。]

條例/tiaoli 8

問擬旗人罪名。務詳覈案情。如實係寡廉鮮恥有玷旗籍者。無論滿洲蒙古漢軍。均削去本身戶籍。依律發遣。仍逐案聲明請旨。其餘尋常犯罪。及因公事獲譴者。仍照例折枷鞭責完結。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二年定。]

條例/tiaoli 17

本夫本婦之伯叔兄弟及有服親屬、皆許捉姦。如登時殺死姦夫姦婦者。並依夜無故入人 家已就拘執而擅殺律科罪。傷者勿論。若非登時。以 殺論。但卑幼不得殺尊長。殺則依毆 故殺尊長本律定擬。法司覈擬時。按其情節。夾籤請旨。尊長殺卑幼。照服制輕重科罪。

1813奉旨。據富俊等拏獲給黑龍江披甲法依巴爾為奴之逃犯史國潤。審係伊家主法依巴爾得財。令其贖身。請將法伊巴爾枷號兩箇月鞭一百等語。披甲人法伊巴爾著照所請辦理。該管官員著交部議處。但此項發遣為奴之人。原係免死減等重犯。所以給兵丁為奴者。特令充當折罪差使。向例不准贖身。如任令贖身。聽其到處游蕩。反得僥幸。竟成無罪之人。尚復成何事體。且該家主 業經究辦。而此等玩法行賄贖身之犯。亦當治以應得之罪。史國潤著枷號一年杖一百。仍交法伊巴爾領回。折磨使用。又奉旨。八旗漢軍。在屯居住者。散處於直隸各州縣。距京較遠。該管佐領等。例不准離城遠出。勢難查察。而該州縣又以漢軍等身係旗人。向不歸其管轄。遂致此項旗人。任其作姦犯科。毫無約束。不可不更定章程。以專責成。著直隸總督通飭該州縣。嗣後屯居漢軍旗人。一切戶婚田土事件。俱歸所隸州縣。一體管理。若仍前諉卸。遇有失察之案。將該州縣一例叅處。並著八旗漢軍都統。傳知所屬屯居旗人。嗣後均各安靜守法。聽所管州縣官約束。設有抗違。 從重治罪。現在直隸省編查保甲。即令將屯居漢軍。與民人一體編查。

奉旨。據富俊等拏獲給黑龍江披甲法依巴爾為奴之逃犯史國潤。審係伊家主法依巴爾得財。令其贖身。請將法伊巴爾枷號兩箇月鞭一百等語。披甲人法伊巴爾著照所請辦理。該管官員著交部議處。但此項發遣為奴之人。原係免死減等重犯。所以給兵丁為奴者。特令充當折罪差使。向例不准贖身。如任令贖身。聽其到處游蕩。反得僥幸。竟成無罪之人。尚復成何事體。且該家主 業經究辦。而此等玩法行賄贖身之犯。亦當治以應得之罪。史國潤著枷號一年杖一百。仍交法伊巴爾領回。折磨使用。又奉旨。八旗漢軍。在屯居住者。散處於直隸各州縣。距京較遠。該管佐領等。例不准離城遠出。勢難查察。而該州縣又以漢軍等身係旗人。向不歸其管轄。遂致此項旗人。任其作姦犯科。毫無約束。不可不更定章程。以專責成。著直隸總督通飭該州縣。嗣後屯居漢軍旗人。一切戶婚田土事件。俱歸所隸州縣。一體管理。若仍前諉卸。遇有失察之案。將該州縣一例叅處。並著八旗漢軍都統。傳知所屬屯居旗人。嗣後均各安靜守法。聽所管州縣官約束。設有抗違。 從重治罪。現在直隸省編查保甲。即令將屯居漢軍。與民人一體編查。

律/lü 208 | Xuandai guanfang paimian 懸帶關防牌面

凡朝叅文武官及內官。懸帶牙牌鐵牌。廚子校尉入內。各帶銅木牌面。如有遺失。官照品罰銀。未入流罰一兩。九品罰二兩。至一品遞罰止十兩。廚子校尉罰一兩。若有拾得隨即報官者。將各人該罰銀充賞。有牌不帶、無牌輒入內者。杖八十。借者及借與人者杖一百。事有規避者從重論。隱藏者杖一百。徒三年。首告者於犯人名下追罰銀充賞。詐帶朝叅、及在外詐稱官員名號有所求為者絞。偽造者斬。首告者、於犯人名下追銀照品加二等。充賞。 [謹案此條係原律。雍正三年奏准。官員不帶牙牌。且關防內使出入律內。載有於門簿上印記姓名及牌面字號之語。律文刪。]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9

內務府所屬莊頭鷹戶海戶人等。如犯軍遣流徒等罪。俱照民人一例定擬。不得與在城居住當差之旗人一體折枷完結。 [謹案此條係乾隆三十七年定。 ]

條例/tiaoli 18

本夫本婦之伯叔兄 弟及有服親屬、皆許捉姦。如有登時殺死姦夫及姦婦者。並依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 律、杖一百徒三年。傷者勿論。非登時而殺。依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若捕獲姦夫。或因 他故致斃者。仍以謀故論。如犯姦有據。姦夫逞兇拒捕。雖非登時。俱依罪人拒捕科斷。至 卑幼不得殺尊長。殺則依毆故殺尊長本律定擬。法司覈擬時。按其情節。夾籤請旨。尊長殺卑。幼。無論謀故。悉按服制輕重。以 殺科罪。

律/lü 85 | Sichuang anyuan ji sidu sengdao 私創庵院及私度僧道

凡寺觀庵院。除現在處所先年額設外。不許私自創建增置。違者杖一百。僧道還俗。發邊遠充軍。尼僧女冠。入官為奴。基地材料入官。若僧道不給度牒。私自簪剃者。杖八十。若有家長。家長當罪。寺觀住持及受業師私度者。與同罪。並還俗。入籍當差。

1724諭。嗣後具題案內官員人等。有一人於兩案犯罪。而前案罪輕。先行題結。俟後案審明從重 歸結者。至後案從重題結之日。仍將前案所擬輕罪敘入。然後就本案所犯重罪按律定擬。如前案已擬重罪。後案之罪輕於前案者。至後案題結之日。亦必將前 案重罪聲明。仍歸前案定擬。如有數案犯罪者。亦必將各案所擬應得之罪。俱簡明敘入最後題結本章內。

諭。嗣後具題案內官員人等。有一人於兩案犯罪。而前案罪輕。先行題結。俟後案審明從重 歸結者。至後案從重題結之日。仍將前案所擬輕罪敘入。然後就本案所犯重罪按律定擬。如前案已擬重罪。後案之罪輕於前案者。至後案題結之日。亦必將前 案重罪聲明。仍歸前案定擬。如有數案犯罪者。亦必將各案所擬應得之罪。俱簡明敘入最後題結本章內。

條例/tiaoli 10

凡在京滿洲蒙古漢軍、及外省駐防食糧當差者。如犯軍遣流徒等罪。仍照例折枷發落。其餘居住莊屯旗人、及各處莊頭駐防之無差使者。軍遣流徒。俱照民人一例辦理。 [謹案此條係乾隆四十二年定。嗣於五十二年奏准。盛京吉林等處旗人。散於四鄉。差使限於定額。不能人人挑補。其屯居無差使者。並非游惰偷安。偶爾有犯。即與寡廉鮮恥者一例實發。似無區別。酌請將東三省旗人。除實係寡廉鮮恥有玷旗籍者始行實發外。其屯居無差使者有犯。仍折枷鞭責。又查各省駐防旗人。差使亦有定額。與東三省屯居無差使者事理相同。未便因其未經食糧當差。即與民人一例實發。五十三年。因將以上三條刪改併纂一條。]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9

本夫本婦有服親屬捉姦殺死姦夫姦婦者。除所殺係平人。及有服尊長。俱仍照例 辦理外。如所殺係卑幼。非登時而殺。無論謀故。各按服制於毆殺卑幼本律例上減一等。係 姦所登時。按其毆殺本罪在滿徒以上者。即於捉姦殺死凡人滿徒上減一等。如毆殺本罪亦止 滿徒應遞減二等定擬。

1725諭。嗣後枷責之犯。奉旨改為發遣者。律不重科。俱免其枷責之罪。若有情罪可惡。雖令發 遣。仍應枷責者。臨時請旨。

諭。嗣後枷責之犯。奉旨改為發遣者。律不重科。俱免其枷責之罪。若有情罪可惡。雖令發 遣。仍應枷責者。臨時請旨。

條例/tiaoli 11

在京滿洲蒙古漢軍、及外省駐防、並盛京吉林等處屯居之無差使旗人。如實係寡廉鮮恥有玷旗籍者。均削去本身戶籍。依律發遣。仍逐案聲明請旨。如尋常犯該軍遣流徒笞杖等罪。仍照例折枷鞭責發落。至內務府所屬莊頭鷹戶海戶人等、及附京居住莊屯旗人、王公各處莊頭。有犯軍遣流徒等罪。俱照民人一例定擬。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1

凡各衞直宿軍職使令上直軍人。內官使令上直校尉。各懸帶銅牌出百里之外、營幹私事者。叅問奏請。軍職降一級、調邊遠衞分帶俸差操。內官發充淨軍。軍人校尉俱發邊衞充軍。若由各官挾勢逼勒者。軍人校尉照常發落。不應杖罪發落。 [謹案此條係原例。雍正三年奏准。今無衞軍直宿。及內監發充淨軍之例。刪。]

條例/tiaoli 20

本夫本婦之伯叔兄弟及有服親屬、皆 許捉姦。如有登時殺死姦夫及姦婦者。並依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律、杖一百徒三年。傷者勿論。非登時而殺。依擅殺罪人律、擬絞 監候。若捕獲姦夫。或因他故致斃者。仍以謀故論。如犯姦有據。姦夫逞兇拒捕。雖非登時。 俱依罪人拒捕科斷。

1804諭。此案繆細妹因毆小功服兄繆三康致死。律應斬決。又致母黃氏畏累自縊。例應照本犯罪 名擬以立決。該犯身兼二罪。問擬斬決。已無可復加。但該犯祗科毆死服兄之罪。已應斬決。 又因逞忿累及所生。不可不量加嚴辦以昭區別。繆細妹著即行處斬。仍於犯事地方梟示。俾鄉愚觸目咸知儆戒。嗣後有身犯二罪俱應斬決者。均加擬梟示。著刑部纂入律例。用示明刑 弼教至意。

諭。此案繆細妹因毆小功服兄繆三康致死。律應斬決。又致母黃氏畏累自縊。例應照本犯罪 名擬以立決。該犯身兼二罪。問擬斬決。已無可復加。但該犯祗科毆死服兄之罪。已應斬決。 又因逞忿累及所生。不可不量加嚴辦以昭區別。繆細妹著即行處斬。仍於犯事地方梟示。俾鄉愚觸目咸知儆戒。嗣後有身犯二罪俱應斬決者。均加擬梟示。著刑部纂入律例。用示明刑 弼教至意。

條例/tiaoli 12

凡旗人毆死有服卑幼、罪應杖流折枷者。除依律定擬外。仍酌量情罪請旨定奪。不得概入彙題。其有情節慘忍者。發往拉林阿爾楚喀。不准枷責完結。旗員中如有誣告訛詐、行同無賴、不顧行止者。亦如之。 [謹案此條乾隆二十一年定。三十二年。將發往拉林阿爾楚喀句。改為發往黑龍江三姓等處。 ]

條例/tiaoli 1

僧道擅收徒弟。不給度牒。及民閒子弟。戶內不及三丁。或在十六以上而出家者。俱枷號一月。並罪坐所由。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舉者。各罷職還俗。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以首二句與律文同意。 刪去。]

門第二 | Junzhengyi 軍政一

條例/tiaoli 21

本夫本婦之有服親屬捉姦、殺死犯姦尊長之案。除犯時不知。依凡 人一例問擬。及止毆傷者。均照律勿論外。如殺死本宗期功尊長。無論是否登時。皆照卑幼 毆故殺期功尊長本律擬罪。法司夾籤聲明。奉旨敕下九卿覈擬量從末減者。期親及本宗大功小功、均減為擬斬監候。若殺係本宗緦麻、 及外姻功緦尊長。亦仍照毆故殺本律擬罪。法司於覈擬時。如係登時殺死者。亦夾籤聲明。 奉旨敕下九卿覈擬。減為杖一百流三千里。若殺非登時。各依本律覈擬。毋庸夾籤聲明。

1806諭。本日陝西巡撫董教增奏因姦謀死本夫及伊姑二命。姦夫姦婦分別凌遲斬決一摺。已批交 該部知道矣。此案黃宋氏商同姦夫勒斃本夫。後因伊姑查問伊子下落。復商同將伊姑勒斃。 似此兇淫之案。實屬目不忍睹。可謂人心滅絕。全無倫理。該撫以黃宋氏蔑倫淫惡。二罪相等。從一科斷。依因姦殺死親夫者凌遲處死。自係照例辦理。但該犯婦兩 犯凌遲處死之罪。因法無可加。仍照因姦殺死本夫之條定擬。尚覺情浮於法。著刑部悉心詳 擬。嗣後有似此兩犯凌遲重罪者。於凌遲內酌定如何予以寸磔以示區別之處。具奏載入例冊。 其姦夫如有商同謀死本夫。復殺死姦婦期親以上尊長者。著立斬梟示。

諭。本日陝西巡撫董教增奏因姦謀死本夫及伊姑二命。姦夫姦婦分別凌遲斬決一摺。已批交 該部知道矣。此案黃宋氏商同姦夫勒斃本夫。後因伊姑查問伊子下落。復商同將伊姑勒斃。 似此兇淫之案。實屬目不忍睹。可謂人心滅絕。全無倫理。該撫以黃宋氏蔑倫淫惡。二罪相等。從一科斷。依因姦殺死親夫者凌遲處死。自係照例辦理。但該犯婦兩 犯凌遲處死之罪。因法無可加。仍照因姦殺死本夫之條定擬。尚覺情浮於法。著刑部悉心詳 擬。嗣後有似此兩犯凌遲重罪者。於凌遲內酌定如何予以寸磔以示區別之處。具奏載入例冊。 其姦夫如有商同謀死本夫。復殺死姦婦期親以上尊長者。著立斬梟示。

條例/tiaoli 13

凡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奴僕犯軍流等罪。除已經入籍為民者、照民人辦理外。其盛京帶來、並帶地投充、遠年擒獲、及白契印契所買。若經贖身歸入佐領下開戶者。均照旗人正身之例、一體折枷鞭責。其設法贖身、並未報明旗部之人。無論伊主曾否收得身價。仍作為原主戶下家奴。有犯軍流等罪。仍照例問發。 [謹案此條乾隆十三年定。]

條例/tiaoli 2

僧道犯罪。雖未給度牒。悉照僧道科斷。該還俗者。查發各原籍當差。若仍於原寺觀庵院。或他寺觀庵院潛住者。並枷號一月。照舊還俗。其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舉者。各治以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將未給度牒。改為漏給度牒。知而不舉者下。增照違令律四字。]

律/lü 209 | Shandiao guanjun 擅調官軍

凡將帥部領軍馬守禦城池、及屯駐邊鎮。若所管地方。遇有報到草賊生發。即時差人體探緩急聲息。果實。須先申報本管上司、轉達朝廷、奏聞恭候聖旨。調遣官軍征討。若無警急。不先申上司。雖已申上司。不待回報。輒於所屬擅調軍馬、及所屬擅發與者。將領屬各杖一百。罷職。發邊遠充軍。其暴兵卒至、欲來攻襲。及城鎮屯聚軍馬之處。或有內賊作反作叛。或賊有內應。事有警急。及路程遙遠難候申文待報者。並聽從便火速調撥所屬軍馬。乘機勦捕。若賊寇滋蔓應合會兵勦捕者。鄰近官軍。雖非所屬。亦得行文調撥策應。其將領官並策應官並即申報本管上司、轉達朝廷知會。若不即調遣會合、或不即申報上司、及鄰近官軍、已奉調遣。不即發兵策應者。將領與鄰近官並與擅調發罪同。亦各杖一百發邊遠充軍。其上司及典兵大臣、將文書調遣將士、提撥軍馬者。文書內非奉聖旨。不得擅離汛地。若守禦屯駐軍官、有奉文改除別職、或犯罪奉文取發。如文內無奏奉聖旨。亦不許擅動。違者兼上數事。罪亦如之。 [謹案前兩聖旨上。原有御寶二字。雍正三年奏准。今頒發聖旨。無概用御寶之例。兩處御寶二字均刪。又鄰近官軍。原作鄰近衞所。亦雍正三年改。]

條例/tiaoli 22

本夫本婦之有服親屬捉姦、 殺死犯姦卑幼之案。如非登時而殺。無論謀故。各按服制於毆殺卑幼本律例上減一等。如殺係登時。按其毆殺本罪在滿徒以上者。即於捉姦殺死凡人滿徒上減一等。如毆殺本罪亦止滿徒。應遞減二等定擬。

律/lü 30 | Fanzui gongtao 犯罪共逃

凡犯罪共逃亡。其輕罪囚。能捕獲重罪因而首告。及輕重罪相等。但獲一 半以上首告者。皆免其罪。以上指自犯者言。謂同犯罪事發。或各犯罪事發而共逃者。若流 罪囚能捕死罪囚。徒罪囚能捕流罪囚首告。又如五人共犯罪在逃。內一人能捕二人而首告之 類。皆得免罪。若損傷人及姦者不免。仍依常法。其因他人犯罪連累致罪而正犯罪人自死者。 連累人聽減本罪二等。以下指因人連累而言。謂因別人犯罪。連累以得罪者。如藏匿引送資 給罪人。及保勘供證不實。或失覺察關防鈐束聽使之類。其罪人非被刑役而自死者。又聽減 罪二等。若罪人自首告得免。及遇赦原免。或蒙特恩減罪收贖者。連累人亦准罪人原免減等贖罪法。謂因罪人連累以得罪。若罪人在後自 首告。或遇 恩赦全免。或蒙 特恩減一等二等。或罰贖之類。被累人本罪。亦各依法 全免減等收贖。

條例/tiaoli 14

凡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奴僕犯軍流等罪。除已經入籍為民者、照民人辦理外。其現在旗下家奴犯軍流等罪。俱依例酌發駐防為奴。不准折枷。犯該徒罪者。漢軍奴僕。照民人例問擬實徒。徒滿之後。仍押解回旗。交與伊主服役管束。其滿洲蒙古奴僕。照旗下正身例、折枷鞭責發落。至設法贖身、並未報明旗部之人。無論伊主曾否收得身價。仍作為原主戶下家奴。有犯軍流等罪。仍照例問發。 [謹案嘉慶六年。查舊例旗下家奴犯徒罪者。照正身例枷責發落。乾隆二十八年定滿洲蒙古家奴。仍照舊例。漢軍家奴。犯徒罪者。問擬實徒。前例均未及又八旗開戶。已於乾隆二十一年奉旨放出為民。因奏准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3

僧道犯罪。該還俗者。查發各原籍安插。若仍於原寺觀庵院。或他寺觀庵 院潛住者。並枷號一月。照舊還俗。其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舉者。照違令律治罪。 [謹案乾隆三十九年奏准。僧道停給度牒。四十二年。改定此條。]

條例/tiaoli 23

凡姦夫自殺其夫。姦婦雖不知情。而當時喊救。與事後即行首告。將姦 夫指拏到官。尚有不忍致死其夫之心者。仍照本律定擬。該督撫於疏內聲明。法司覈擬時夾 籤請旨。

律/lü 210 | Shenbao junwu 申報軍務

凡將帥叅隨統兵官征進。如統兵官分調攻取城寨。克平之後。隨將捷音差 人飛報統兵官、轉行兵部。統兵官另具奏本、實封御前。若賊人數多。出沒不常。如所領軍人不敷。須要速申統兵官添撥軍馬。設策勦捕。不速飛申者。從統兵官量事輕重治罪。至失誤軍機。自依常律。若有來降之人。即便送赴統兵官、轉達朝廷區處。其貪取來降人財物、因而殺傷其人、及中途逼勒逃竄者、斬監候。若無殺傷逼勒。止依嚇騙律科。  [謹案統兵官原作總兵官。雍正三年改。飛報下原作一申總兵官。一行兵部另具奏本。改為飛報統兵官轉行兵部。統兵官另具奏本。]

條例/tiaoli 15

凡旗人窩竊窩倡窩賭、及誣告訛詐、行同無賴、不顧行止、並棍徒擾害、教誘宗室為非、造賣賭具、代賊銷贓、行使假銀、捏造假契、描畫錢票、一切誆騙詐欺取財。以竊盜論。准竊盜論、及犯誘拐強姦、親屬相姦者。均銷除本身旗檔。各照民人一例辦理。犯該徒流軍遣者。分別發配。不准折枷。至八旗滿洲蒙古奴僕有犯。罪應軍流者。依例發駐防為奴徒罪以下。照民人問擬。徒滿釋回。仍交與伊主服役管束。毋庸銷除冊檔。 [謹案此條道光五年定。]

條例/tiaoli 4

凡僧道犯法。問擬斬絞免死減等發遣。及軍流充徒枷號等罪者。俱勒令永遠還俗。至遣戍之所。令該管官嚴行稽查。其釋回者。亦令地方官嚴行稽查。不許復為僧道。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乾隆五年。以除名當 差律內。已有僧道並令還俗之文。將此條刪除。 ]

條例/tiaoli 24

姦夫奔走良久。或 趕至中途。或聞姦次日。追而殺之。並依故殺。

律/lü 31 | Tongliao fan gongzui 同僚犯公罪

凡同僚犯公罪者。謂同僚官吏連署文案。判斷公事差錯而無私曲者。並 以吏典為首。首領官減吏典一等。佐貳官減首領官一等。長官減佐貳官一等。官內如有缺員。 亦依四等遞減科罪。本衙門所註官吏無四等者。止准見設員數遞減。若同僚官一人有私。自 依故出入人罪論。其餘不知情者。止依失出入人罪論。謂如同僚連署文案官吏五人。若一人有私。自依故出入人罪論。其餘四人雖連署文案。不知有私者。止依失出入人罪論。仍依四 等遞減科罪。若下司申上司。事有差誤。上司不覺失錯准行者。各遞減下司官吏罪二等。謂 如縣申州州申府府申布政司之類。若上司行下。事有差誤。而所屬依錯施行者。各遞減上司 官吏罪三等。謂如布政司行府府行州州行縣之類。亦各以吏典為首。首領佐貳長官依上減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5

民閒有願創造寺觀神祠者。呈明該督撫具題奉旨。方許營建。若不俟題請。擅行興造者。依違制律論。 [謹案此條係雍正十三年遵旨定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25

弟見兄妻與人行姦。趕上殺死姦夫。依罪人不拒捕而殺。

門第15 | Mingli lü shiwu 名例律十五

1644國初定。旗下人有犯。俱用鞭責。

國初定。旗下人有犯。俱用鞭責。

條例/tiaoli 6

由禮部頒發度牒。給在京及各省僧綱司等。如情願出家之人。必須給予度牒。方准披剃。仍飭地方官嚴查。僧官胥吏。毋得藉端需索。擾累僧徒。違者從重治罪。 [謹案此條雍正十三年定。]

1629諭。凡掠取歸降財物者擅殺降民者死。

諭。凡掠取歸降財物者擅殺降民者死。

條例/tiaoli 26

因姦謀殺本夫。傷而不死。姦婦依謀殺夫已行斬。姦夫依謀殺人傷而不 死從而加功滿流。若係造意。依造意絞。

律/lü 32 | Gongshi shicuo 公事失錯

凡官吏公事失錯。自覺舉者免罪。其同僚官吏同署文案法應連坐者。一人自覺舉。餘人皆免罪。謂緣公事致罪而無私曲者。事若未發露。但同僚判署文案官吏一人能 檢舉改正者。彼此俱無罪責。其斷罪失錯於入已行論決者。仍從失入人罪論。不用此律。謂 死罪及笞杖已決訖。流罪已至配所。徒罪已應役。此等並為已行論決。官司雖自檢舉。皆不 免罪。各依失入人罪律減三等。及官吏等級遞減科之。故云不用此律。其失出人罪。雖已決 放。若未發露能自檢舉貼斷者。皆得免其失錯之罪。其官文書稽程官應連坐者。一人自覺舉 餘人亦免罪。承行主典之吏不免。謂文案小事五日程。中事十日程。大事二十日程。此外不 了。是名稽程。官人自檢舉者。並得全免。惟當該吏典不免。若主典自舉者。並減二等。謂 當該吏典自檢舉者。皆得減罪二等。官全免。

1644定。悉遵舊例。仍不許用杖。

定。悉遵舊例。仍不許用杖。

條例/tiaoli 7

僧道凡有事故。將原領牒照追出彙繳。毋許改名更替。如有暗行隱匿。及私相授受者。僧道照違制律治罪。僧道官斥革還俗。地方官照失察例處分。 [謹案此條乾隆三年定。四十二年。因度牒業已停給。以上二條均刪。]

條例/tiaoli 27

叔嫂通姦有指實。本夫得知。不於姦所而殺二命。 依本犯應死而擅殺。

1637諭。凡有劫掠降民者。該管官領催俱治罪。劫掠之人。置之重典。為首者斬以徇。

諭。凡有劫掠降民者。該管官領催俱治罪。劫掠之人。置之重典。為首者斬以徇。

1651諭。自府佐領下至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侯伯諸臣等。若有投充之人生事害民者。本主及該佐領果係知情。問連坐之罪。除本犯正法外。妻孥家產。盡行入官。若本主不知情。投充之人 罪不至死者。本犯及妻孥不必斷出。至各該地方官。遇投充之人犯罪。與屬民一體究治。

諭。自府佐領下至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侯伯諸臣等。若有投充之人生事害民者。本主及該佐領果係知情。問連坐之罪。除本犯正法外。妻孥家產。盡行入官。若本主不知情。投充之人 罪不至死者。本犯及妻孥不必斷出。至各該地方官。遇投充之人犯罪。與屬民一體究治。

條例/tiaoli 8

現在應付火居等項僧道。止於優給本身牒照。不准招 受生徒。其合例應招生徒之僧道。所有許其招受之人。即於伊師原發牒照上。註明年貌籍貫。簪剃年月。伊師身故之日。即為本人之牒照。不必另行給發。該州縣嵗底彙報。該撫隨五年審丁之期。另具清冊報部。如所招之人。身犯姦盜重罪。除將伊師牒照內名字除去外。伊師亦不准再行續招。如所招之人。無罪犯而病故者。准另招一人為徒。亦於牒照內註明身故續招緣由。其牒照有水火盜賊遺失等情。准其呈明地方官。咨部另給。

條例/tiaoli 28

凡姦夫同謀殺死親夫。復行設計謀娶姦婦為妻妾者。擬斬立 決。

律/lü 211 | Feibao junqing 飛報軍情

凡飛報軍情。在外府州、即差人申督撫布政司按察司本道。並本省將軍提鎮。其守禦官差人各申督撫。暨本管將軍提鎮。督撫將軍提鎮得報。差人一行移兵部。一具實封御前。若互相知會、隱匿不速奏聞者。杖一百。罷職不敘。因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 [謹案督撫下原有按字。雍正三年奏准。今無巡按將三處按字刪去。將軍原作都指揮使司。亦因無官改。又於得報二字上。增將軍提鎮四字。]

律/lü 33 | Gong fanzui fen shoucong 共犯罪分首從

凡共犯罪者。以先造意一人為首。依律斷擬。隨從者減一等。若一家 人共犯止坐尊長。若尊長年八十以上及篤疾。歸罪於共犯罪以次尊長。如無以次尊長。方坐 卑幼。謂如尊長與卑幼共犯罪。不論造意。獨坐尊長。卑幼無罪。以尊長有專制之義也。如 尊長年八十以上及篤疾。於例不坐罪。即以共犯罪次長者當罪。又如婦人尊長與男夫卑幼同犯。雖婦人為首。仍獨坐男夫。侵損於人者。以凡人首 從論。造意為首。隨從為從。侵為竊盜財物。損為鬪毆殺傷之類。如父子合家同犯。並依凡 人首從之法。為其侵損於人是以不獨坐尊長。若共犯罪而首從本罪各別者。各依本律首從論。 仍以一人坐以首罪。餘人坐以從罪。謂如甲引他人共毆親兄。甲依弟毆兄杖九十徒二年半。 他人依凡人鬪毆論笞二十。又如卑幼引外人盜己家財物一十兩。卑幼以私擅用財加二等笞四十。外人依凡盜從論杖六十之類。若本條言皆者。罪無首從。不言皆者。依首從法。其同犯 擅入皇城宮殿等門。及同私越度關。若同避役在逃。及同犯姦者。律雖不言皆。亦無首從。謂各自身犯。是以亦無首從。皆以正犯科罪。 [謹案竊盜一兩至一十兩杖七十。為從應杖六十。 原註訛為杖七十。乾隆五年改正。]

1655覆准。凡畿輔緝獲強盜。係旗下人。解部審理。

覆准。凡畿輔緝獲強盜。係旗下人。解部審理。

條例/tiaoli 9

僧道年逾四十。方准招受生徒一人。如有年未四十。即行招受。及招受不止一人者。照違令律笞五十。僧道官容隱者罪同。地方官不行查明。交部照例議處。所 招生徒。勒令還俗。 [謹案此二條均係乾隆三年定。]

條例/tiaoli 29

姦夫同謀殺死親夫。係姦夫起意者。將姦夫擬斬立決。如謀殺親夫之後。復將姦婦拐逃。或為妻妾。或得銀嫁賣。 並拐逃幼小子女。賣與他人為奴婢者。亦均擬斬立決。

律/lü 212 | Louxie junqing dashi 漏泄軍情大事

凡聞知朝廷、及統兵將軍調兵討襲外番。及收捕反逆賊徒、機密大事。而輒漏洩於敵人者。斬監候。若邊將報到軍情重事報於朝廷。而漏洩以致傳聞敵人者。杖一百徒三年。二項犯人。若有心洩於敵人。作姦細論。仍以先傳說者為首。傳至者為從。減一等。若私開官司文書印封看視者。杖六十。事干軍情重事者。以漏洩論。為首杖一百徒三年。從減等。若近侍官員、漏洩機密重事不專指軍情。凡國家之機密重要皆是。於人者、斬監候。常事杖一百。罷職不敘。 [謹案統兵原作總兵。雍正三年改。]

tiaoli 條例

1656題准。凡旗下人犯軍罪者。枷號三月。流罪、枷號兩月。徒罪、枷號一月。仍責以應得鞭數。

題准。凡旗下人犯軍罪者。枷號三月。流罪、枷號兩月。徒罪、枷號一月。仍責以應得鞭數。

條例/tiaoli 10

現在應付火居等項僧道。不准濫受生徒。其年逾四十者。方准招徒一人。若所招之人。無罪犯而病故者。准其另招一人為徒。如有年未四十。即行招受。不止一人者。照違令律笞五十。若招受之人。身犯姦盜重罪。伊師亦不准再行續招。其有復行續招者。亦照違令律治罪。僧道官容隱者罪同。地方官不行查明。交部照例議處。所招生徒。俱勒令還俗。 [謹案此條係乾隆五十三年。將前二條改 。]

條例/tiaoli 30

凡姦夫起意殺死親夫之案。除姦婦分別有無 知情同謀。照例辦理外。姦夫俱擬斬立決。如姦夫雖未起意。而同謀殺死親夫之後。復將姦 婦拐逃。或為妻妾。或得銀嫁賣。並拐逃幼小子女賣與他人為奴婢者。亦均斬決。本夫縱姦 者不用此例。

條例/tiaoli 1

凡父兄子弟共犯姦盜殺傷等案。如子弟起意。父兄同行助勢。除律 應不分首從。及其父兄犯該斬絞死罪者。仍按其所犯本罪定擬外。餘俱視其本犯科條加一等 治罪。概不得引用為從字樣。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二年遵旨定例。 ]

1658題准。凡旗下投充人等。有犯強盜者。令該撫按親審具題解部。即繕綠頭牌請旨正法。其餘犯罪。仍令解部審理。又定。鑲黃等三旗有籍沒家產者。具題交與內該管衙門。

題准。凡旗下投充人等。有犯強盜者。令該撫按親審具題解部。即繕綠頭牌請旨正法。其餘犯罪。仍令解部審理。又定。鑲黃等三旗有籍沒家產者。具題交與內該管衙門。

條例/tiaoli 11

僧道如有為匪不法等事。責令僧綱道紀等司。隨時舉報。儻瞻徇故縱。別經發覺。犯係逆案者。將該管僧綱道紀。照知情故縱逆犯本律。分別已行未行定罪。若止失於覺察者。照不應重律杖八十。 [謹案此條乾隆十八年定。]

條例/tiaoli 31

親屬相姦罪止 杖徒。及律應監候者。如姦夫將本夫殺死。或與姦婦商通謀死者。姦婦依律問擬。姦夫擬斬 立決。

tiaoli 條例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1661覆准。除五旗重犯籍沒家產、俱交各該都統副都統撥給本旗外。其三旗重犯籍沒家產。免交內該管衙門。交與該都統副都統等請旨撥給。又議定。旗下人犯徒一年者。枷號二十日。徒一年半者。枷號二十五日。徒二年者枷號一月。徒二年半者。枷號三十五日。徒三年者。枷號四十日。若犯流二千里者。枷號五十日。二千五百里者。枷號五十五日。三千里者。枷號兩月。軍罪仍枷號三月。雜犯死罪准徒五年者。枷號三月十五日。

覆准。除五旗重犯籍沒家產、俱交各該都統副都統撥給本旗外。其三旗重犯籍沒家產。免交內該管衙門。交與該都統副都統等請旨撥給。又議定。旗下人犯徒一年者。枷號二十日。徒一年半者。枷號二十五日。徒二年者枷號一月。徒二年半者。枷號三十五日。徒三年者。枷號四十日。若犯流二千里者。枷號五十日。二千五百里者。枷號五十五日。三千里者。枷號兩月。軍罪仍枷號三月。雜犯死罪准徒五年者。枷號三月十五日。

條例/tiaoli 12

凡僧道停止給發度牒。其從前領過牒照各僧道。遇有事故。仍將原領牒照追出。於嵗底彙繳。至選充僧綱道紀。令地方官查明僧道中之實在焚修戒法嚴明者。具結呈報上司。咨部給照充補。如僧道官犯事。 將結送官交部察議。 [謹案此條乾隆四十二年定。]

條例/tiaoli 32

凡因姦同謀殺死親夫。除本夫不知姦情。及雖知姦情。而迫於姦夫之強悍。不 能報復。並非有心縱姦者。姦婦仍照律凌遲處死外。若本夫縱容抑勒妻妾與人通姦。審有確 據。人所共知者。或被妻妾起意謀殺。或姦夫起意。係知情同謀。姦婦皆擬斬立決。姦夫仍 照律擬斬監候。其縱容抑勒妻妾與人通姦。審有確據。人所共知者。如因別情。將姦夫姦婦一齊殺死。雖於姦所登時。仍依故殺論。若本夫先經縱容抑勒妻妾與人通姦。復因索詐不 遂。殺死姦婦者。將本夫依毆妻致死律、擬絞監候。

條例/tiaoli 1

在京在外軍民人等、與朝貢外國人私通往來。投託撥置害人。因而透漏事情者。俱問發邊衞充軍。通事並伴送人等、係官革職為民。 [謹案此條充軍下。原有軍職調邊衞帶俸差操句。伴送人等下。原有係軍職者從軍職例句。雍正三年奏准。今無軍職。俱刪。係官原作係文職。亦雍正三年改。]

1742大學士等議奏。律設大法。輕重期協於至公。罪有殊科。彼此 不容以私貸。是以梁吉翂乞代父命。武帝雖行寬宥。而未聞著於令甲。漢陳元於尹次當死。兄初請代。議欲活次。應劭駮之。謂殺無罪之初。活當死之次。此謂求生。 非謂代死。誠以按律擬獄。各從所犯斷決。不得開代罪之端。因私情而撓 國憲也。若夫一家共犯。罪坐尊長。蓋尊長有督率之責。父兄之教不先。則子弟之率不 謹。是以定為罪首而卑幼免坐者。法統於所尊。罪不容以並論也。今據刑部奏稱徐天爵與伊 子七十兒同造賭具。應照不論造意獨坐尊長之律。坐以發遣為奴。復據七十兒之呈。情願代 父受罪。請將七十兒發遣。徐天爵免罪等語。查此案情節。徐天爵之母年逾七十。僅有一子。 聞其遣戍。晝夜悲啼。七十兒既不忍傷祖母之心。復不忍伊父獨罹罪譴。籲請身代。伊父既 得免於遠戍。而祖母復得資其奉養。情殊可原。且徐天爵所犯。並無侵損於人。似可准行。 但查康熙五十一年鑲藍旗人烏爾袞因伊父固爾哈緣事革職。照例枷責充發。有祖母年九十 。 別無侍養之人。叩閽請代充發。俟祖母身故再議發遣。奉旨。固爾哈免其枷責。留養伊母。俟母故後照例發遣。欽遵在案。是既准其留養以遂私情。仍又發遣以昭 國憲。仰見聖祖仁皇帝仁至義盡。情法兼伸。今徐天爵此案。與烏爾袞情事相同。或將七十兒發遣。將 徐天爵免罪。或將徐天爵暫停發遣。交與該旗。俟伊母故後送部發遣。應俟諭旨遵行。至該部所請嗣後如有父子共犯罪。按律應坐其父而子願代者。酌其情罪輕重。果 無侵損於人。將代罪情由奏明請旨等語。伏思一家同犯罪名。父兄按律科罪。子弟獨脫然法外。稍有人心。必當怵然難安。既無侵損於人。願以身代父兄。猶知孝弟之義。應如所請辦理。如子弟身本無罪。及有罪 而有侵損於人者。並不得援引為例。妄行瀆請。則孝弟之情義伸。而國家之憲章亦肅。奉旨依議。徐天爵著照固爾哈之例。暫停發遣。

大學士等議奏。律設大法。輕重期協於至公。罪有殊科。彼此 不容以私貸。是以梁吉翂乞代父命。武帝雖行寬宥。而未聞著於令甲。漢陳元於尹次當死。兄初請代。議欲活次。應劭駮之。謂殺無罪之初。活當死之次。此謂求生。 非謂代死。誠以按律擬獄。各從所犯斷決。不得開代罪之端。因私情而撓 國憲也。若夫一家共犯。罪坐尊長。蓋尊長有督率之責。父兄之教不先。則子弟之率不 謹。是以定為罪首而卑幼免坐者。法統於所尊。罪不容以並論也。今據刑部奏稱徐天爵與伊 子七十兒同造賭具。應照不論造意獨坐尊長之律。坐以發遣為奴。復據七十兒之呈。情願代 父受罪。請將七十兒發遣。徐天爵免罪等語。查此案情節。徐天爵之母年逾七十。僅有一子。 聞其遣戍。晝夜悲啼。七十兒既不忍傷祖母之心。復不忍伊父獨罹罪譴。籲請身代。伊父既 得免於遠戍。而祖母復得資其奉養。情殊可原。且徐天爵所犯。並無侵損於人。似可准行。 但查康熙五十一年鑲藍旗人烏爾袞因伊父固爾哈緣事革職。照例枷責充發。有祖母年九十 。 別無侍養之人。叩閽請代充發。俟祖母身故再議發遣。奉旨。固爾哈免其枷責。留養伊母。俟母故後照例發遣。欽遵在案。是既准其留養以遂私情。仍又發遣以昭 國憲。仰見聖祖仁皇帝仁至義盡。情法兼伸。今徐天爵此案。與烏爾袞情事相同。或將七十兒發遣。將 徐天爵免罪。或將徐天爵暫停發遣。交與該旗。俟伊母故後送部發遣。應俟諭旨遵行。至該部所請嗣後如有父子共犯罪。按律應坐其父而子願代者。酌其情罪輕重。果 無侵損於人。將代罪情由奏明請旨等語。伏思一家同犯罪名。父兄按律科罪。子弟獨脫然法外。稍有人心。必當怵然難安。既無侵損於人。願以身代父兄。猶知孝弟之義。應如所請辦理。如子弟身本無罪。及有罪 而有侵損於人者。並不得援引為例。妄行瀆請。則孝弟之情義伸。而國家之憲章亦肅。奉旨依議。徐天爵著照固爾哈之例。暫停發遣。

1668覆准。凡犯軍機籍沒家產者除妾婢外。仍給予人口三雙、牛馬各三匹、並器械等件。

覆准。凡犯軍機籍沒家產者除妾婢外。仍給予人口三雙、牛馬各三匹、並器械等件。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33

本夫縱容 及抑勒妻妾與人通姦。後姦夫自殺其夫。姦婦果不知情。仍依縱容抑勒本條科斷。不在擬絞 之限。

條例/tiaoli 2

凡督撫提鎮關涉緊要陳奏本章。及移咨部院緊要事件。並拏獲人犯之案。將封面用密封字樣封固投遞。通政司收到密封副本。堂官親拆。另存檔案。仍封固收存。各部院收到密封揭帖文移。該堂官親拆。面交司官密行收存。謹慎辦理。其在京各部院文移咨呈、及知照各省文書。有緊要事件。亦必密封遞發。督撫提鎮接到部院密封文書。務須親拆收存。其各省督撫提鎮以至州縣來往公文。亦將緊要事件、密封投遞。本官親拆收存。不得令吏胥經手。儻有未經上達。先已傳播。及緝拏之犯聞風遠颺等事。查究根由。分別議處。如將應密之事、並不密封。及收受承辦衙門不行謹慎、以致漏洩者。將封發收受承辦官查叅。事理重者、照紅本不謹慎收存例、事理輕者、照不應輕律、各議處。如收存之處、及投遞之前。提塘及衙役人率將密封事件。私開竊視。以致漏洩者。杖六十。事重者、為首杖一百徒三年。為從減一等治罪。仍令科道不時稽查。如不行查出糾叅。別經發覺者。將該管科道一併交部。照奉旨事情未到部先鈔傳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

1775江蘇巡撫審題宿遷縣民劉俊強搶良家之女姦占為妻。將劉俊之父劉殿臣照 為從律擬以杖流。奉旨。明刑所以弼教。豈有坐父兄為子弟從犯之理。此風化所繫。讞獄者不可掉以輕心。夫父 兄之教不先。已難辭不能約束之咎。今明知其子強暴橫行。反親往增勢以成其惡。此即敗類 之尤。不可不示懲儆。而律以為從。則斷不可。著刑部按本犯科條。分別定罪。

江蘇巡撫審題宿遷縣民劉俊強搶良家之女姦占為妻。將劉俊之父劉殿臣照 為從律擬以杖流。奉旨。明刑所以弼教。豈有坐父兄為子弟從犯之理。此風化所繫。讞獄者不可掉以輕心。夫父 兄之教不先。已難辭不能約束之咎。今明知其子強暴橫行。反親往增勢以成其惡。此即敗類 之尤。不可不示懲儆。而律以為從。則斷不可。著刑部按本犯科條。分別定罪。

1669題准。凡有投充及賣身之人、代親屬控告者。概不准理。其賣身旗下之後。將以前為民之事控告者。亦不准理。

題准。凡有投充及賣身之人、代親屬控告者。概不准理。其賣身旗下之後。將以前為民之事控告者。亦不准理。

1631題准。凡違法擅為喇嘛、及私建寺廟者治罪。若已經呈明禮部者。酌議准行。

題准。凡違法擅為喇嘛、及私建寺廟者治罪。若已經呈明禮部者。酌議准行。

條例/tiaoli 34

縱容妻妾與人通姦。被姦夫姦婦商同謀殺。傷而未死。將姦婦擬斬監候。造意之姦夫。照謀殺人傷而不死律、擬絞監候。

條例/tiaoli 3

內外衙門辦理緊要事件。俱密封投遞。本官親拆收存。不得令吏胥經手。儻有密封章奏。未經上達。先已傳播。及緝拏之犯聞風遠颺等事。查究根由。分別議處。如將應密之事、並不密封。及收受承辦衙門不行謹慎、以致漏洩者。將封發收受承辦官查叅。交部分別議處。如封存之處、及投遞之前。提塘及衙役人等、將密封事件。私開竊視。以致漏洩者。杖六十。事重者、為首杖一百徒三年。為從減一等治罪。仍令科道不時稽查。如不行查叅。別經發覺者。將該管科道一併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改定。]

律/lü 34 | Fanzui shifa zaitao 犯罪事發在逃

凡二人共犯罪而有一人在逃。現獲者稱逃者為首。更無人證佐。則但據其所稱決其從罪。後獲逃者稱前獲之人為首。鞫問是實。還將前人依首論。通計前決之罪。以充後問之數。若犯罪事發而在逃者。眾證明白。或係為首。或係為從。即同獄成。將來 照提到官。止以原招決之。不須對問。仍加逃罪二等。逃在未經到官之先者不坐。

1673題准。凡德州昌平等城、盛京甯古塔山海關等處、駐防官兵閒散人。及內府各王貝勒貝子公等下人。並八旗屯領催所管之人。有生事擾害者。將該管各員役。俱照旗下人為盜處分之例、治罪。

題准。凡德州昌平等城、盛京甯古塔山海關等處、駐防官兵閒散人。及內府各王貝勒貝子公等下人。並八旗屯領催所管之人。有生事擾害者。將該管各員役。俱照旗下人為盜處分之例、治罪。

1643諭。除部冊紀載寺廟外。有不遵禁約。新行創建修整者。治以重罪。其該管佐領領催亦罪之。

諭。除部冊紀載寺廟外。有不遵禁約。新行創建修整者。治以重罪。其該管佐領領催亦罪之。

條例/tiaoli 35

凡以妻賣姦之夫。故殺妻以凡論。其尋常知情縱容。非 本夫起意賣姦者。仍悉依律例辦理。

條例/tiaoli 4

凡平常事件。雖非密封。但未經御覽批發之本章。刊刻傳播。概行嚴禁。如提塘與各衙門書辦、彼此句通。本章一到。即鈔寫刊刻圖利者。將買鈔之報房。賣鈔之書辦。亦俱照漏洩密封事件例治罪。其捏造訛言刊刻者。杖一百。流二千里。若有招搖詐騙情弊。犯該徒罪以上。不分首從。俱發邊衞充軍。該管官失於覺察。該科道不行查叅。均交部亦照例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五年定。議處下原有其紅本科鈔。徧傳天下。承辦官詳細校對。敬謹奉行。如有增減錯漏者。查出交部照錯誤本章例議處一節。乾隆五年刪。]

1677議准。凡旗下人犯入官之罪者。俱入各旗辛者庫。其辛者庫人犯入官之罪者。枷責完結。又題准。凡旗下人在出征之處殺人。奉旨免死者。鞭一百。照例追埋葬銀二十兩。給付死者之家。其枷號兩月存案。令軍前效力贖罪。詳見五刑贖罪圖。

議准。凡旗下人犯入官之罪者。俱入各旗辛者庫。其辛者庫人犯入官之罪者。枷責完結。又題准。凡旗下人在出征之處殺人。奉旨免死者。鞭一百。照例追埋葬銀二十兩。給付死者之家。其枷號兩月存案。令軍前效力贖罪。詳見五刑贖罪圖。

1667議准。凡喇嘛將家人及私收人為班第。並隱留部冊無名之喇嘛者。喇嘛處絞。家產籍沒。總管大喇嘛罰牲三九。札薩克喇嘛罰牲二九。得木齊等罰牲一九入官。俱革所管之職。旗下官員人等。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及將家人送與喇嘛為班第者。係官議 革。係平人處死。該管都統、副都統、叅領、罰俸一年。佐領、驍騎校、革任。領催鞭一百。罰本犯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家人出首者。准其離主。班第入官。蒙古部落人等。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及將家人與屬下人送與喇嘛為班第者。王、貝勒、各罰馬一百匹。貝子、公、各罰馬七十匹。台吉、塔布囊、各罰馬五十匹。都統、罰牲三九。副都統、罰牲二九。叅領、罰牲一九。佐領、驍騎校、革職。係平人處死。其該管之王、貝勒、各罰馬七十匹。貝子、公、各罰馬五十匹。台吉、塔布囊、各罰馬三十匹。都統、副都統、各罰牲三九。叅領、佐領、各罰牲二九。驍騎校、罰牲一九。革任。領催、鞭一百。革退。十家長鞭一百。家產籍沒。以其半入官。半給出首之人。如家人及所屬之人出首者。准其離主。班第入官。民人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及將子弟家人。送與喇嘛為班 第者。本犯枷號三月。責四十板。罰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十家長及兩鄰、知而不舉者。責四十板。該城御史、及順天府府尹、罰俸一年。該管知縣、並兵馬司指揮、革職。寺廟之僧道尼姑。有留隱喇嘛班第。並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者。住持之僧道。枷號三月。責四十板。勒令為民。住持之尼姑。與所住之喇嘛。俱處絞。同住之僧道尼姑。知而不舉者。責四十板為民。罰住持之僧道。與同住之尼姑、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該管之僧道錄司。罰 銀一百兩入官。如空寺廟中。有喇嘛班第。及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居住。被人拏首者。該管僧道錄司、及專管僧道。罰銀一百兩。以其半入官。半給出首之人。

議准。凡喇嘛將家人及私收人為班第。並隱留部冊無名之喇嘛者。喇嘛處絞。家產籍沒。總管大喇嘛罰牲三九。札薩克喇嘛罰牲二九。得木齊等罰牲一九入官。俱革所管之職。旗下官員人等。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及將家人送與喇嘛為班第者。係官議 革。係平人處死。該管都統、副都統、叅領、罰俸一年。佐領、驍騎校、革任。領催鞭一百。罰本犯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家人出首者。准其離主。班第入官。蒙古部落人等。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及將家人與屬下人送與喇嘛為班第者。王、貝勒、各罰馬一百匹。貝子、公、各罰馬七十匹。台吉、塔布囊、各罰馬五十匹。都統、罰牲三九。副都統、罰牲二九。叅領、罰牲一九。佐領、驍騎校、革職。係平人處死。其該管之王、貝勒、各罰馬七十匹。貝子、公、各罰馬五十匹。台吉、塔布囊、各罰馬三十匹。都統、副都統、各罰牲三九。叅領、佐領、各罰牲二九。驍騎校、罰牲一九。革任。領催、鞭一百。革退。十家長鞭一百。家產籍沒。以其半入官。半給出首之人。如家人及所屬之人出首者。准其離主。班第入官。民人隱留私自行走之喇嘛班第。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及將子弟家人。送與喇嘛為班 第者。本犯枷號三月。責四十板。罰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十家長及兩鄰、知而不舉者。責四十板。該城御史、及順天府府尹、罰俸一年。該管知縣、並兵馬司指揮、革職。寺廟之僧道尼姑。有留隱喇嘛班第。並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者。住持之僧道。枷號三月。責四十板。勒令為民。住持之尼姑。與所住之喇嘛。俱處絞。同住之僧道尼姑。知而不舉者。責四十板為民。罰住持之僧道。與同住之尼姑、銀五十兩。給出首之人。該管之僧道錄司。罰 銀一百兩入官。如空寺廟中。有喇嘛班第。及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居住。被人拏首者。該管僧道錄司、及專管僧道。罰銀一百兩。以其半入官。半給出首之人。

條例/tiaoli 36

凡因姦同謀殺死親夫。除本夫不知姦情。及雖知姦情。而迫於姦夫之強悍。不能 報復。並非有心縱容者。姦婦仍照律凌遲處死外。若本夫縱容抑勒妻妾與人通姦。審有確據。 人所共知者。或被妻妾起意謀殺。或姦夫起意。係知情同謀。姦婦皆擬斬立決。姦夫擬斬監 候。傷而未死。姦婦擬斬監候。姦夫仍照謀殺人傷而未死律。分別造意加功與不加功定擬。若姦夫自殺其夫。姦婦果不知情。仍依縱容抑勒本條科斷。其縱姦之本夫。因別情將姦 夫姦婦一齊殺死。雖於姦所登時。仍依故殺論。若本夫抑勒賣姦故殺妻者。以凡論。其尋常 知情縱容。非本夫起意賣姦。後因索詐不遂。殺死姦婦者。仍依毆妻至死律、擬絞監候。

律/lü 213 | Bianjing shensuo junxu 邊境申索軍需

凡守邊將領、但有缺乏取索軍器錢糧等物。須要差人一行布政司。一行申督撫將軍提鎮。再差人轉行合干部分。及具缺少應用奉本實封御前。其公文若到該部。須要隨即將所申事情奏聞區處。發遣差來人回還。若稽緩不即奏聞。及邊將於各處衙門不行依式申報者。並杖一百。罷職不敘。因不申奏。以致臨敵缺乏。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 [謹案一行申督撫將軍提鎮二句。原作一行都指揮使司。再差人轉行合干部分。係雍正三年改。]

tiaoli 條例

1678議准。在外漢軍文武官員。有降調革職緣事解任裁缺候補者。任內事務交明。即帶家口回旗。如有戀舊任地方。或在別處居住者。查係革職之員。從重治罪。有官者革職治罪。本旗佐領驍騎校不行查報。一人者降一級。二人者降二級。俱留任。三人以上者革職。領催從重治罪。叅領不行查報。一二人者罰俸一年。三四人者降一級。五六人以上者降二級。十人以上者降三級。俱留任。都統副都統不行查報。一二人者罰俸三月。三四人者罰俸六月。 五六人者罰俸九月。七八人以上者罰俸一年。十五人以上者降一級留任。

議准。在外漢軍文武官員。有降調革職緣事解任裁缺候補者。任內事務交明。即帶家口回旗。如有戀舊任地方。或在別處居住者。查係革職之員。從重治罪。有官者革職治罪。本旗佐領驍騎校不行查報。一人者降一級。二人者降二級。俱留任。三人以上者革職。領催從重治罪。叅領不行查報。一二人者罰俸一年。三四人者降一級。五六人以上者降二級。十人以上者降三級。俱留任。都統副都統不行查報。一二人者罰俸三月。三四人者罰俸六月。 五六人者罰俸九月。七八人以上者罰俸一年。十五人以上者降一級留任。

1671議准。凡隱留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者。都統、副都統、叅領、罰俸一年。佐領、驍騎校、革職。領催、鞭一百。隱留之人。係有職任官革任。無職任官革職。係平人枷號一月。鞭一百。

議准。凡隱留阿木道等處喇嘛班第者。都統、副都統、叅領、罰俸一年。佐領、驍騎校、革職。領催、鞭一百。隱留之人。係有職任官革任。無職任官革職。係平人枷號一月。鞭一百。

條例/tiaoli 37

姦夫起意商同姦婦謀殺本夫。復 殺死姦婦期親以上尊長者。姦婦仍照律凌遲處死外。姦夫擬斬立決梟示。如姦夫聽從姦婦。 並糾其子謀殺本夫。陷人母子均罹寸磔者。姦夫擬斬立決。若係姦夫起意。加擬梟示。

條例/tiaoli 1

凡免死發遣奉天、黑龍江、甯古塔、西安、荊州、杭州、成都等處人 犯。在逃潛匿者。被獲之日。照例於發遣處即行正法。其平常發遣人犯。逃走後有行兇為匪 者。亦照例於發遣處即行正法。如無行兇為匪之事。於發遣處枷號兩月、鞭一百。仍交與該 管處嚴行管束。若各該處旗下家人私自逃走者。加逃罪一等治罪。有為匪之處。從重歸結。各該將軍仍將發遣人犯、並旗下家人私自逃走者。俱照例每月造冊咨部。年底彙奏。刑部會同兵部覆覈。將已獲幾名。未獲幾名。或並無脫逃。或脫逃後儘數 全獲。逐一分析具題。恭候欽定賞罰施行。 [謹案此條係雍正五年定。]

律/lü 214 | Shiwu junshi 失誤軍事

凡臨軍征討。有司應合供給軍器行糧草料。若有徵解違期不完者。當該官吏各杖一百。罪坐所由。或上司移文稽遲。或下司徵解不完。各坐所由。若臨敵有司違期不至而缺乏。及領兵官已承上司調遣。而逗遛觀望。不依期進兵策應。若軍中承差告報會軍日期而違限。因而失誤軍機者。並斬監候。

1679議准。內府人及諸王貝勒貝子大臣家人。在外指稱網利。干預詞訟。肆行非法。有司不敢犯其鋒。反行財賄。此等事犯。將行賄之官革職。其主知情使去者。係官亦革職。內府王貝勒等家下該管官、知而使去者革職。王以下、宗室以上、知情使去者。交宗人府從重議處。使去之人。枷號三月。鞭一百。若伊主不知、私自去者。照光棍例、處決。

議准。內府人及諸王貝勒貝子大臣家人。在外指稱網利。干預詞訟。肆行非法。有司不敢犯其鋒。反行財賄。此等事犯。將行賄之官革職。其主知情使去者。係官亦革職。內府王貝勒等家下該管官、知而使去者革職。王以下、宗室以上、知情使去者。交宗人府從重議處。使去之人。枷號三月。鞭一百。若伊主不知、私自去者。照光棍例、處決。

1683議准。喇嘛班第私建寺廟者。照律治罪。

議准。喇嘛班第私建寺廟者。照律治罪。

條例/tiaoli 38

凡姦夫並無謀殺本夫之心。其因本夫捉姦。姦夫情急拒捕。姦婦已經逃避。或 本夫追逐。姦夫已離姦所。拒捕殺死本夫。姦婦並未在場。及雖在場而當時喊救。與事後即 行首告。並因別事起釁。與姦無涉者。姦婦仍止科姦罪外。其姦夫臨時拒捕。姦婦在場並不 喊阻救護。而事後又不首告者。應照姦夫自殺其夫姦婦雖不知情律、擬絞監候。

條例/tiaoli 2

各處將軍。每年派官二員。驍騎校二員。帶 領領催兵丁專緝逃人。除明知故縱受賄賣放者。交部治罪外。其不實力緝拏者。另委能員追 緝。仍將發遣人犯、並八旗家人私自逃走者。每月造冊報部。每於嵗底。將已獲幾名。未獲幾名。或並無脫逃。或脫逃後儘數全獲。應行議處議敘之處。逐一分析。彙行具奏。刑部會同兵部覈覆具題。恭候欽定。

1680議准。旗下人私往平民地方藉端挾詐。囑託行私。犯擾民等弊者。係平人、枷號三月。鞭一百係官、革職鞭一百。不許折贖。失察之佐領、罰俸三月。驍騎校、罰俸六 月。領催、鞭八十若將家僕明知差去者。係平人、鞭一百。係官、革職。差去之家僕。枷號一月鞭一百。其有取債探親事犯者。係平人、鞭一百。係官、革職失察之佐領、罰俸一月。驍騎校、罰俸三月。領催、鞭五十。若將家僕明知差去者。係平人、鞭八十。係官、罰俸一年。差去之家僕亦鞭八十。至莊屯居住之人、並家僕。有私自出境犯此等事者。佐領、驍騎校、領催、及本主俱免罪。將屯領催照領催例、治罪。

議准。旗下人私往平民地方藉端挾詐。囑託行私。犯擾民等弊者。係平人、枷號三月。鞭一百係官、革職鞭一百。不許折贖。失察之佐領、罰俸三月。驍騎校、罰俸六 月。領催、鞭八十若將家僕明知差去者。係平人、鞭一百。係官、革職。差去之家僕。枷號一月鞭一百。其有取債探親事犯者。係平人、鞭一百。係官、革職失察之佐領、罰俸一月。驍騎校、罰俸三月。領催、鞭五十。若將家僕明知差去者。係平人、鞭八十。係官、罰俸一年。差去之家僕亦鞭八十。至莊屯居住之人、並家僕。有私自出境犯此等事者。佐領、驍騎校、領催、及本主俱免罪。將屯領催照領催例、治罪。

1727諭。僧人皈依釋教。自當確守清規。置身方外。始為清淨之徒。若干犯王章。身蹈罪戾。已為佛法所不容。何得復稱釋教。俾得藉以為非。嗣後凡僧人犯法。問擬斬絞免死減等發遣軍 流充徒枷號等罪者。俱勒令永遠還俗。至遣戍之所。令該管官嚴行稽查。其釋罪回籍者。亦令地方官嚴行稽查。不許復為僧人。著為定例遵行。

諭。僧人皈依釋教。自當確守清規。置身方外。始為清淨之徒。若干犯王章。身蹈罪戾。已為佛法所不容。何得復稱釋教。俾得藉以為非。嗣後凡僧人犯法。問擬斬絞免死減等發遣軍 流充徒枷號等罪者。俱勒令永遠還俗。至遣戍之所。令該管官嚴行稽查。其釋罪回籍者。亦令地方官嚴行稽查。不許復為僧人。著為定例遵行。

條例/tiaoli 39

有服尊長姦卑幼之婦。本夫捉姦殺死姦夫。除犯時不知。照律勿論外。其於姦所親獲姦夫姦婦。登時殺死者。及非登時又非姦所。 或已就拘執而殺者。皆照卑幼毆故殺尊長本律治罪。該督撫於疏內聲明。法司覈擬時夾籤請旨。傷者均勿論。

律/lü 215 | Congzheng weiqi 從征違期

凡官軍已承調遣。臨當征討。行師已有起程日期。而稽留不進者。一日杖七十。每三日加一等。若故自傷殘、及詐為疾患之類、以避征役者。各加一等。計日坐之。並罪止杖一百。仍發出征。若傷殘至不堪出征。仍選本戶壯丁充補。令其出征。若軍臨敵境。託故違期。一日不至者杖一百。不必失誤軍機。三日不至者斬監候、統兵官竟行軍法。若能立功贖罪者。從統兵官區處。 [謹案官軍原作軍官軍人四字。統兵官原作總兵官。小註仍選本戶壯丁充補。令其出征。原作選丁撥補。仍句本戶壯丁十字。雍正三年奏改。]

條例/tiaoli 3

凡負罪潛逃之犯被獲者。除笞杖等罪仍照例遵行外。犯該徒一年者。加倍徒二 年。徒一年半者。徒三年。徒二年者。流二千里。徒二年半者。流二千五百里。徒三年者。 流三千里。流二千里流二千五百里者。加等發邊衞充軍。流三千里及發邊衞充軍者。擬絞監候。 該絞監候者立絞。該斬監候者立斬。其知情藏匿罪人者。照本犯原罪治罪。雖官員不准折贖。如窩藏之家出首。免其坐罪。本犯自行出首者。免其加罪。止照原犯之罪科斷。儻窩家與本犯朋比不行出首。除本犯及窩家照定例治罪外。將該管保長甲長地方、及知情緊鄰。 俱杖八十。該地方官稽查不力者。交部議處。如有屬員藏匿罪人。該管上司不行糾叅者。亦交部議處。

1681定。凡三旗之內佐領及八旗內。有刁惡棍徒。非法橫行。詐害良民者。該旗都統、副都統、叅領、佐領等。嚴查送部。即行奏聞。發往甯古塔烏拉地方。

定。凡三旗之內佐領及八旗內。有刁惡棍徒。非法橫行。詐害良民者。該旗都統、副都統、叅領、佐領等。嚴查送部。即行奏聞。發往甯古塔烏拉地方。

1735九月諭。朕觀各處地方寺觀廟宇甚多。而年久傾圮者。亦復不少。每致棟宇摧頹。佛像露處。雨淋日炙。無人問及。在昔創建寺廟之初心。原以崇佛敬神。廣種福田。而乃不能久固。轉增褻慢之愆者。皆由寺廟太多太雜。人情喜新厭舊。樂於興造。而怠於修葺之所致也。著傳諭步軍統領。及順天府五城地方官。並外省督撫。出示曉諭。嗣後官民人等。樂善好施。欲建寺廟。及僧道之發心募化者。惟許將舊寺舊廟。增修加葺。或復整十方之古剎。或繕補功德之專祠。庶令琳宮永煥。廟貌常新。教相增輝。百靈式妥。可以伸虔恪之眾志。即以廣福庇於生民。至若立願廣大。材力豐盈。特欲興寺觀神祠者。必呈明督撫。具題奉旨。方准營建。若不俟題請。擅為興造者。必加究治。

九月諭。朕觀各處地方寺觀廟宇甚多。而年久傾圮者。亦復不少。每致棟宇摧頹。佛像露處。雨淋日炙。無人問及。在昔創建寺廟之初心。原以崇佛敬神。廣種福田。而乃不能久固。轉增褻慢之愆者。皆由寺廟太多太雜。人情喜新厭舊。樂於興造。而怠於修葺之所致也。著傳諭步軍統領。及順天府五城地方官。並外省督撫。出示曉諭。嗣後官民人等。樂善好施。欲建寺廟。及僧道之發心募化者。惟許將舊寺舊廟。增修加葺。或復整十方之古剎。或繕補功德之專祠。庶令琳宮永煥。廟貌常新。教相增輝。百靈式妥。可以伸虔恪之眾志。即以廣福庇於生民。至若立願廣大。材力豐盈。特欲興寺觀神祠者。必呈明督撫。具題奉旨。方准營建。若不俟題請。擅為興造者。必加究治。

條例/tiaoli 40

凡有服尊長姦卑幼之婦。本夫捉姦殺死姦夫者。仍照律擬罪。 法司夾籤聲明。奉旨敕下九卿定擬。刑部會同九卿覈議量從末減者。如係期親改為擬斬監候。功服減為杖一 百流三千里。若係緦麻尊長。亦仍照毆故本律擬罪。法司於覈擬時夾籤聲明。量減為杖一百 流二千里。恭候欽定。

條例/tiaoli 4

凡該斬絞之犯。事發到官。負罪潛逃被獲。如原犯情 罪重大。至秋審時無可寬緩者。改為立決。若原犯情罪尚有可原。仍照本罪擬為監候。其知情藏匿罪人者。照律治罪。知情鄰保甲長。俱杖八十。該地方官稽查不力者。交部議處。如有屬員藏匿罪人。該管上司不行糾叅。亦交部議處。

tiaoli 條例

1682議准。凡直省駐防旗人。有犯串結土棍、放債盤利、開賭囮騙、准折子女、強買市肆、擅砍樹木、鬧市辱官等罪者。照情罪輕重、依律例定罪。 其犯至枷號三月鞭一百之罪者。將該管驍騎校、防禦、佐領、各降二級調用。駐防協領、管旗叅領、各降一級留任。將軍、副都統、各罰俸一年。駐防協領、管旗叅領以下、驍騎校以上官員。本身自犯此等罪者。俱革職。該管將軍、副都統、各降一級留任。此等事情。令該督撫查叅。督撫不行查叅者。各降一級留任。

議准。凡直省駐防旗人。有犯串結土棍、放債盤利、開賭囮騙、准折子女、強買市肆、擅砍樹木、鬧市辱官等罪者。照情罪輕重、依律例定罪。 其犯至枷號三月鞭一百之罪者。將該管驍騎校、防禦、佐領、各降二級調用。駐防協領、管旗叅領、各降一級留任。將軍、副都統、各罰俸一年。駐防協領、管旗叅領以下、驍騎校以上官員。本身自犯此等罪者。俱革職。該管將軍、副都統、各降一級留任。此等事情。令該督撫查叅。督撫不行查叅者。各降一級留任。

門第二 | Huyi er 戶役二

條例/tiaoli 41

本夫本婦有 服親屬捉姦。殺死卑幼之案。如殺姦之尊長。即係本夫。並依本夫殺死姦夫例。分別減等勿 論。

條例/tiaoli 5

凡有關人命應擬斬絞各犯。脫逃二三年後就獲。如謀殺故殺及拒捕殺人等類情 重之犯。倖稽顯戮者。各依原犯科條。應監候者俱改為立決。尋常命案。仍照本律本例擬以監候。其無關人命應擬死罪各犯。俱隨案酌覈情節。分別定擬。

條例/tiaoli 1

凡官兵從征、無故起程違期者。官革職。兵杖一百。仍發出征。在外違期者。官革職拏問。兵杖一百。將所俘獲人口入官。出征處所兵丁。藐視該管官。干犯號令。違法亂行者。將為首之人正法。為從者俱枷號三月。杖一百。該管官仍交該部議處。 [謹案此條雍正三年定。]

1683議准。旗下家人莊頭等倚勢害民。霸占子女。無故將良民捆打致死。把持衙門。事發者。係內府人。將該管官降一級留任。係王及貝勒貝子公等家下人。將管理家務官各降一級留任。係民公侯伯大臣官員等家下人。將本主各降一級留任。係平人鞭一百。又議准。賣身旗下之人。原有房田。守分度日。於地方人民無擾者。許令居住原處。其原無房田者。俱令伊主收回。若兇惡之徒。雖有房田。倚仗賣身旗下。恣意橫行。或把持衙門。姦淫賭博。捏盜句逃。訐訟作證。詐害百姓者。地方官申解該撫。即拏送部。照律例擬罪。不許仍在原處居住。若容留犯罪之人仍居原處者。其主係官、降一級留任。係平人、鞭一百。家僕枷號一月鞭一百。兩鄰地方知情不首者。各責三十板。州縣衞所官不行查逐。罰俸一年。該道並兼轄武官。罰俸六月。巡撫提鎮。罰俸三月。同城知府。照州縣例。不同城知府。照道員例、處分。又定。凡賣身之人。曾經犯罪處分。或現有犯法事情。賣身旗下。希圖倖免者。從重治罪。買主知情。一併從重治罪。

議准。旗下家人莊頭等倚勢害民。霸占子女。無故將良民捆打致死。把持衙門。事發者。係內府人。將該管官降一級留任。係王及貝勒貝子公等家下人。將管理家務官各降一級留任。係民公侯伯大臣官員等家下人。將本主各降一級留任。係平人鞭一百。又議准。賣身旗下之人。原有房田。守分度日。於地方人民無擾者。許令居住原處。其原無房田者。俱令伊主收回。若兇惡之徒。雖有房田。倚仗賣身旗下。恣意橫行。或把持衙門。姦淫賭博。捏盜句逃。訐訟作證。詐害百姓者。地方官申解該撫。即拏送部。照律例擬罪。不許仍在原處居住。若容留犯罪之人仍居原處者。其主係官、降一級留任。係平人、鞭一百。家僕枷號一月鞭一百。兩鄰地方知情不首者。各責三十板。州縣衞所官不行查逐。罰俸一年。該道並兼轄武官。罰俸六月。巡撫提鎮。罰俸三月。同城知府。照州縣例。不同城知府。照道員例、處分。又定。凡賣身之人。曾經犯罪處分。或現有犯法事情。賣身旗下。希圖倖免者。從重治罪。買主知情。一併從重治罪。

律/lü 86 | Li dizi weifa 立嫡子違法

凡立嫡子違法者。杖八十。其嫡妻年五十以上無子者。得立庶長子。不立長子者罪亦同。俱改正。若養同宗之人為子。所養父母無子。所生父母有子。而捨去者。杖一百。發付所養父母收管。若所養父母有親生子、及本生父母無子。欲還者聽。其乞養異 姓義子、以亂宗族者。杖六十。若以子與異姓人為嗣者罪同。其子歸宗。其遺棄小兒、年三嵗以下。雖異姓仍聽收養。即從其姓。但不得以無子遂立為嗣。若立嗣雖係同宗。而尊卑失序者。罪亦如之。其子亦歸宗。改立應繼之人。若庶民之家。存養良家男女為奴婢者。杖一百。即放從良。

條例/tiaoli 42

本夫捉姦。殺死犯姦有服尊長之案。除犯時不知。依凡人一例定擬。及止毆傷者。 均照律勿論外。其於姦所親獲姦夫姦婦。登時殺死者。或姦所而非登時。及非登時又非姦所。或已就拘執而殺。如係期功尊長。皆照卑幼毆故殺尊長本律擬罪。法司夾籤聲明。奉旨敕下九卿覈擬量從末減者。期親減為擬斬監候。功服減為杖一百流三千里。若殺係本宗 緦麻及外姻功緦尊長。亦仍照毆故本律擬罪。法司於覈擬時隨本聲明。量減為杖一百流二千 里。恭候欽定。

條例/tiaoli 6

凡有關人 命應擬斬絞各犯。脫逃二三年後就獲。如謀殺故殺及拒捕殺人等類情重之犯。倖稽顯戮者。 各依原犯科條。應監候者俱改為立決。尋常命案。仍照本律本例擬以監候。其無關人命應擬 死罪各犯。俱隨案酌覈情節。分別定擬。其知情藏匿罪人者。照例治罪。知情之鄰保甲長。 俱杖八十。該地方官稽查不力者。交部議處。若有屬員藏匿罪人。該管上司不行糾叅者。亦交部議處。

律/lü 216 | Junren tiyi 軍人替役

凡軍人已遣不親出征。雇倩人冒名代替者。替身杖八十。正身杖一百。依舊著伍。仍發出征。若守禦城池軍人、雇人冒名代替者。各減二等。其出征守禦軍人子孫弟姪。及同居少壯親屬。非由雇倩。自願代替者聽。若果有老弱殘疾。不堪征守者。赴本管官司陳告。驗實、與免軍身。若醫工承差關領官藥、隨軍征進、轉雇庸醫冒名代替者。本身及替身各杖八十。庸醫所得雇工錢入官。 [謹案杖八十下。原有收籍充軍四字。依舊著伍。原作依舊充軍。雍正三年刪改。]

1684題准。旗下應正法人犯。已解到部者。停其綠頭牌請旨。即行正法。

題准。旗下應正法人犯。已解到部者。停其綠頭牌請旨。即行正法。

條例/tiaoli 43

本夫捉姦。殺死犯姦有服卑幼之案。除犯姦卑幼 罪犯應死。或卑幼犯姦、罪不應死。而殺係姦所登時者。均予勿論外。如卑幼犯姦罪不應死。 本夫於姦所獲姦。非登時而殺者。於常人滿徒上減二等。杖八十徒二年。如捉姦已離姦所。 非登時而殺者。於常人絞候上減二等。杖一百徒三年。若按其毆殺卑幼本罪止應擬流者。應 再減一等。

條例/tiaoli 7

內外文武職官。負罪逃竄。一經 拏獲。除罪應斬決絞決者、毋庸另議外。其犯該監候者。俱改為立決。犯該軍流以下者。無 論本罪輕重。一經脫逃被獲。俱改為擬絞監候。秋審時。將原犯情罪聲明具奏。

tiaoli 條例

1685題准。旗下人犯強盜之罪。停其解部。即在彼處正法。

題准。旗下人犯強盜之罪。停其解部。即在彼處正法。

條例/tiaoli 44

本夫登時捉姦。誤殺旁人。姦夫當時脫逃者。除本夫照例定擬外。將姦夫杖一 百流三千里。姦婦當官嫁賣。其親屬捉姦誤殺旁人。仍照定例科斷。

tiaoli 條例

條例/tiaoli 8

內外現任文武職官。 除擅離職役查明尚非實在脫逃者。仍照本律本例辦理外。如負罪潛逃。一經拏獲。罪應斬決 絞決者。毋庸另議。其犯該監候者。俱改為立決。犯該軍流以下者。無論本罪輕重。一經脫 逃被獲。俱改為擬絞監候。秋審時。將原犯情罪聲明具奏。如無故私自逃走被獲者。發黑龍江當差。一年限內自行投回。 減一等。杖一百徒三年。加枷號兩月。逾限投回。不准減等。

條例/tiaoli 1

無子者。許令同宗昭穆相當之姪承繼。先儘同父周親。次及大功小功緦麻。如俱無、方許擇立遠房、及同姓為嗣。若立嗣之後、卻生子。其家產與原立子均分。 並不許乞養異姓為嗣、以亂宗族。立同姓者、亦不得尊卑失序、以亂昭穆。 [案此條係原例。乾隆五年。刪並不許乞養異姓以下數句。]

1687題准。旗人於某省犯罪定擬重辟者。不必解部。俱著於彼處正法。

題准。旗人於某省犯罪定擬重辟者。不必解部。俱著於彼處正法。

條例/tiaoli 45

本夫登時捉姦。誤殺旁人。姦夫當 時脫逃者。除本夫照誤殺旁人律、擬絞監候外。將姦夫杖一百流三千里。其親屬捉姦誤殺旁 人。照誤殺律科斷。姦夫止科姦罪。

條例/tiaoli 1

各處備兵貼守。其把總等官、縱容舍餘人等代替正軍者。正軍問調沿海衞分。舍餘人等、就收該衞充軍。把總等官叅問治罪。

條例/tiaoli 9

凡人命搶竊等案正犯在逃未獲。為從應斬絞監候人犯。按例擬罪。入於秋審分別情實緩 決辦理。毋庸監候待質。應緩決者。俟查辦減等時。如係應行減等人犯。即照所減之遣軍流 罪。按例限監禁待質。十年限滿。正犯無獲。照例分別發配。或限內遇 赦累減。再照所遞減罪名按限查辦。情實未句者。亦俟改入緩決准減之後。一例辦理。

條例/tiaoli 2

婦人夫亡無子守志者。合承夫分。須憑族長擇昭穆相當之人繼嗣。其改嫁者。夫家財產、及原有糚匳、並聽前夫之家為主。

1690議准。枷號旗下人犯。停其置放本旗門上。將各旗互相轉放。令城門尉、城門校、千總、領催、披甲人等。詳驗加封收受。或枷具寬鬆。封皮折皺。可脫出者。即時稟明。換枷封固。發門之後。該部仍派滿漢官員調旗巡查。如將犯人枷號鬆脫散放者。將該城門尉、城門校、千總、領催、披甲人等、並犯人。聽該部照所犯之事。從重治罪。若巡查官員明知不行稟首者。亦並交與該部議處。

議准。枷號旗下人犯。停其置放本旗門上。將各旗互相轉放。令城門尉、城門校、千總、領催、披甲人等。詳驗加封收受。或枷具寬鬆。封皮折皺。可脫出者。即時稟明。換枷封固。發門之後。該部仍派滿漢官員調旗巡查。如將犯人枷號鬆脫散放者。將該城門尉、城門校、千總、領催、披甲人等、並犯人。聽該部照所犯之事。從重治罪。若巡查官員明知不行稟首者。亦並交與該部議處。

條例/tiaoli 46

凡聘定未婚之妻與人通 姦。本夫聞知往捉。將姦夫殺死。審明姦情屬實。除已離姦所。非登時殺死不拒捕姦夫者。 仍照例擬絞外。其登時殺死。及登時逐至門外殺之者。俱照本夫殺死已就拘執之姦夫。引夜 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律擬徒例、擬徒。其雖在姦所捉獲。非登時而殺者。即照本夫 殺死已就拘執之姦夫滿徒例、加一等。杖一百流二千里。如姦夫逞兇拒捕。為本夫格殺。照 應捕之人擒拏罪人格 致死律、勿論。

條例/tiaoli 2

在京在外各都司衞所解到新軍。官吏旗甲。附寫名數。半月內幫支月糧。各照地方借房安插。存恤三箇月。方許送營差操。如有指稱使用等項名色。勒要財物。逼索在逃者。不問指揮千百戶鎮撫。俱照賣放正軍事例。計一年之內所逃人數多寡降級充軍擬斷。若不及數、及不曾得財者。照常發落。軍句補伍。如無逼累等情。逃軍依律科斷。

條例/tiaoli 10

辦理搶奪及拒捕並共毆竊盜等案。現獲之犯稱逃者為首。如現獲多於逸犯。供證確鑿。以及逸犯雖多。而現獲二三人。係先後拏獲。或雖同時並獲。經隔別研訊。實係逃者為首。或事主屍親旁人指證有據者。即依律先決從罪。毋庸監候待質。若案內人數眾多。僅獲一二名。無事主屍親證佐指認者。將現獲之犯。按例擬罪監禁。俟逸犯就獲後質訊明確。定地起解。

條例/tiaoli 3

無子立嗣。除依律外。若繼子不得於所後之親。聽其告官別立。其或擇立賢能、及所親愛者。若於昭穆倫序不失。不許宗族指以次序告爭。並官司受理。若義男女壻、為所後之親喜悅者。聽其相為依倚。不許繼子並本生父母用計逼逐。仍酌分給財產。若無子之人家貧。聽其賣產自贍。 [謹案此二條均係原例。]

1700諭。外藩蒙古。因盜搶牛馬牲畜殺死人命。照強盜例梟示。

諭。外藩蒙古。因盜搶牛馬牲畜殺死人命。照強盜例梟示。

條例/tiaoli 47

與人聘定未婚之妻通 姦。起意殺死其夫者。照姦夫起意殺死親夫例、擬斬立決。如係為從同謀。仍照同謀殺死親 夫律、擬斬監候。若姦夫雖未起意。而同謀殺死未婚夫之後。復將姦婦娶為妻妾。或拐逃嫁 賣者。亦照例斬決。

條例/tiaoli 3

京衞及在外衞所解到新軍。以投文日為始。不過十日。將收管批迥。給付長解。若刁蹬留難者。該吏軍吏總小旗提問。衞所掌印並本管官、不拘曾否得財。叅問帶俸差操。 [謹案以上三條。均係原例。雍正三年刪除。]

條例/tiaoli 11

內外問刑衙門審辦案件。除本犯事發在逃、眾證明白、仍照律即同獄成外。如犯未逃走。鞫獄官詳別訊問。務得輸服供 詞。毋得節引眾證明白、即同獄成之律。遽請定案。其有實在刁健堅不承招者。如犯該徒罪以 上。仍具眾證情狀。奏請定奪。不得率行咨結。杖笞以下。係本應具奏之案。照例奏請。其尋常咨行事件。如果訊無屈抑。經該督撫親提審究。實係逞刁狡執。意存拕累者。即具眾證情狀。咨部完結。

條例/tiaoli 4

八旗有無嗣之人。請繼立異姓親屬為嗣者。務令該旗取具兩姓情願甘結外。並各該管官叅佐領等、及族長保結。送部存案。以杜占奪財產之端。如無兩姓情願甘結。 不准繼立。 [謹案此條雍正十二年定。乾隆五年。查旗人義子。見有乾隆三年定例。此條刪。]

1701諭。護軍兵卒人等。以小刀刺人者甚多。嗣後儻有此事。革去護軍兵卒。永不許食錢糧。

諭。護軍兵卒人等。以小刀刺人者甚多。嗣後儻有此事。革去護軍兵卒。永不許食錢糧。

條例/tiaoli 48

聘定未婚妻。因姦起意殺死本夫。應照妻妾因姦同謀殺死親夫律、凌遲處死。如並未起意。但知情同謀者。即於凌遲處死律上、量減 為斬立決。若姦夫自殺其夫。未婚妻果不知情。即於姦婦不知情絞監候律上、減為杖一百流三千里。儻實有不忍致死其夫之心。事由姦婦破案者。再於流罪上、減為杖一百徒三年。至 童養未婚妻。因姦謀殺本夫。應悉照謀殺親夫各本律定擬。

條例/tiaoli 4

凡兵丁不親出征。以奴僕代替。及行閒放撥瞭睄等處、以奴僕代替者。兵杖七十。奴僕入官。如打圍放馬及看守京城周圍處所、以奴僕代替者。兵杖一百。奴僕免入官。 [謹案此條係雍正三年定例。]

條例/tiaoli 12

人命搶竊及拒捕共毆等案、正犯在逃未獲。案內牽連餘犯。審係無干。即行省釋。不准濫行 監候待質。若現獲之犯。稱逃者為首。如現獲多於逸犯。供證確鑿。以及逸犯雖多。而現獲 之犯。係先後拏獲。或雖同時並獲。經隔別研訊。實係逃者為首。或事主屍親旁人指證有據 者。即依律先決從罪。毋庸監候待質。若案內人數眾多。僅獲一二名。無事主屍親證佐指認者。 即將現獲之犯。按例擬罪監禁。俟逸犯就獲後質訊明確。定地起解。儻正犯日久無獲。為從監候待質人犯。除強盜案件。不應寬釋外。其餘人命等案。如原擬遣軍流罪已過十年。徒罪已過五年。杖罪已過三年。並 未擬定罪名之人已過二年者。該督撫陸續查明咨部覈覆。應遣軍流徒者。照原擬罪名。即行 發配。應杖罪及並未擬定罪名之人。取具的保釋放在外。俟緝獲正犯之日。再行質審。儻釋 放後私自逃匿。保人各照不應輕律笞四十。本犯獲日。杖罪人犯。照原擬杖罪加枷號一月。 並未擬定罪名之人。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若監候年限內恭遇 恩赦。如在逃本犯拏獲時例得減免者。待質之犯。准其即行查辦省釋。

條例/tiaoli 5

凡乞養異姓義子。有情願歸宗者。不許將分得財產、攜回本宗。其收養三嵗以下遺棄之小兒。仍依律即從其姓。但不得以無子遂立為嗣。仍酌分給財產。俱不必勒令歸宗。如有希圖貲財。冒認歸宗者。照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二年定。]

1702諭。口外地方。有殺人偷馬事發。由各該處奏聞。在外審理。即於彼處正法。

諭。口外地方。有殺人偷馬事發。由各該處奏聞。在外審理。即於彼處正法。

條例/tiaoli 49

凡男子拒姦殺人之案。除事後指姦並無實據者。仍照謀故 殺本律定擬外。如當場見 證確鑿。及死者生供有據。或屍親供認可憑者。照 殺律、減一等。擬杖一百流三千里。奏 請定奪。

律/lü 217 | Zhujiang bu gushou 主將不固守

凡守邊將帥。被賊攻圍城寨。不行固守而輒棄去。及平時守備不設。為賊所掩襲。因此棄守無備而失陷城寨者斬監候。若官兵與賊臨境。其望高巡哨之人失於飛報。以致陷城損軍者。亦斬監候。若主將懈於守備。及哨望失於飛報。不曾陷城失軍。止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其官軍臨陣先退。及圍困敵城而逃者斬監候。

linian shili 歷年事例

條例/tiaoli 6

旗人義子。必該佐領具保。實係自襁褓撫養成丁、以繼其後者。准其另記檔案。不許將民閒成丁子弟。改隨本姓。 [謹案此條乾隆三年定。嘉慶六年。因乾隆五十三年。業將旗人乞養異姓為嗣。分別擬罪。明著例文。此條刪。 ]

1707諭。嗣後旗人在伊犯事之省應行正法人內。有滿洲及另戶之人。仍令解部。

諭。嗣後旗人在伊犯事之省應行正法人內。有滿洲及另戶之人。仍令解部。

條例/tiaoli 50

凡男子拒姦殺人之案。除死者與兇犯年 相當。或 僅大三五 。事後指姦並無實據者。仍照謀故 殺定擬外。如死者年長兇手十 以外。而又 當場見證確鑿。及死者生供有據。或屍親供認可憑者。無論謀故 毆。俱照 殺律、減一等。 擬杖一百流三千里。奏請定奪。

1729諭。凡擬罪潛逃之犯。應絞者改為立絞。應斬者改為立斬。必看該犯本案情罪可惡。至秋審 時無可寬緩。而又有脫逃之罪。方改為即行正法以懲兇頑。若本來所犯情罪尚有可原。或因 愚昧無知。或因不知新定之例。一時起意懼罪潛逃。此等之人。當仍照本罪擬為監候。著三 法司通行各直省督撫一體遵行。此本定擬立絞之蘇英。乃因鬬毆起釁。非謀故可比。且伊被蘇仍將毆打情急。還毆斃命。情罪尚 輕。蘇英著改為應絞監候。秋後處決。

諭。凡擬罪潛逃之犯。應絞者改為立絞。應斬者改為立斬。必看該犯本案情罪可惡。至秋審 時無可寬緩。而又有脫逃之罪。方改為即行正法以懲兇頑。若本來所犯情罪尚有可原。或因 愚昧無知。或因不知新定之例。一時起意懼罪潛逃。此等之人。當仍照本罪擬為監候。著三 法司通行各直省督撫一體遵行。此本定擬立絞之蘇英。乃因鬬毆起釁。非謀故可比。且伊被蘇仍將毆打情急。還毆斃命。情罪尚 輕。蘇英著改為應絞監候。秋後處決。

條例/tiaoli 7

凡八旗無嗣之人。如無同宗及遠近族人、昭穆相當、可繼為嗣者。除戶下家奴、民閒子弟。雖與另戶族人、分屬至親。不准承繼外。其有另戶親屬。情願過繼者。取具兩姓族長人等、並叅佐領印甘各結咨部。准其繼立。儻實有同宗可繼為嗣。捏稱並無族人。蒙混 繼立異姓者。仍按律治罪。 [謹案此條乾隆五年定。]

tiaoli 條例

1708諭。嗣後護軍驍騎。有酒醉持刀自刺逃亡者。係護軍。則交該管統領。係小校驍騎。則交該都統副都統。會同刑部。若飲酒則與何人飲酒。逃竄則因何故逃竄。花費則向何處花費。嚴行夾訊。根究原由。懲創其罪。又覆准。嗣後行兇發遣之人。從發遣處逃回。未犯罪者。仍照原定例完結。犯罪者。 不論罪之輕重。將伊原罪查出。遞發該將軍。在眾人前即行正法。又覆准。凡旗下另戶滿洲致死另戶滿洲。該旗具題。照例立決。

諭。嗣後護軍驍騎。有酒醉持刀自刺逃亡者。係護軍。則交該管統領。係小校驍騎。則交該都統副都統。會同刑部。若飲酒則與何人飲酒。逃竄則因何故逃竄。花費則向何處花費。嚴行夾訊。根究原由。懲創其罪。又覆准。嗣後行兇發遣之人。從發遣處逃回。未犯罪者。仍照原定例完結。犯罪者。 不論罪之輕重。將伊原罪查出。遞發該將軍。在眾人前即行正法。又覆准。凡旗下另戶滿洲致死另戶滿洲。該旗具題。照例立決。

條例/tiaoli 51

男子拒姦殺人。除死者年長兇手十 以外。而又當場供證確鑿。及生供足據者。依例擬流。其年 相當。又係事後指姦無據者。仍照謀故 殺本律定擬外。如 死者雖無生供。而年長兇手十 以外。確係拒姦起釁。別無他故者。或年長兇手雖不及十 。 而拒姦供證可憑。及圖姦生供可據者。無論謀故 殺。均照擅殺罪人律、擬絞監候。

1763刑部議覆叅革衞千總朱振清侵用旗丁銀米畏罪脫逃一案。將朱振清依 平人犯罪脫逃例。於本罪上加二等具奏。奉旨。職官與常人地分迥殊。常人因逃加等示懲。於法已足。若既身叨一命。即不得藉口不知 功令。其愧懼當萬倍常人。即有大戾。亦惟束身歸罪而已。乃竟悍然竄蹟。藐視刑章。若不 分別差等。俾共知儆惕。則君子懷刑之義何在。嗣後職官犯罪脫逃。應准情定律。比照平人 加重治罪。

刑部議覆叅革衞千總朱振清侵用旗丁銀米畏罪脫逃一案。將朱振清依 平人犯罪脫逃例。於本罪上加二等具奏。奉旨。職官與常人地分迥殊。常人因逃加等示懲。於法已足。若既身叨一命。即不得藉口不知 功令。其愧懼當萬倍常人。即有大戾。亦惟束身歸罪而已。乃竟悍然竄蹟。藐視刑章。若不 分別差等。俾共知儆惕。則君子懷刑之義何在。嗣後職官犯罪脫逃。應准情定律。比照平人 加重治罪。

條例/tiaoli 8

旗人除乞養異姓為子、詐冒廕襲、承受世職者。仍照本例擬發邊遠充軍外。其雖無世職。而詐冒抱養民閒子弟戶下家奴子孫為嗣。紊亂旗籍者。將蒙混抱養繼立之旗人。及以子與旗人為嗣之人。並知情之義子。俱比照乞養義子詐冒襲廕充軍例。減一等杖一百徒三年。若有冒食錢糧情事。無論所繼者係屬異姓旗人 民閒子弟戶下家奴。悉照冒支軍糧入己、計所冒支之贓、准竊盜律、從重科罪。分別旗民辦理。其先後領過銀米。照數著追。儻本犯力不能完。該旗查明歷任叅佐領。各按在任月日分賠。批解戶部歸款。 失察各官、交部議處。 [謹案此條乾隆五十三年改定。]

條例/tiaoli 1

失誤軍機。除律有正條者、擬議監候奏請外。若是賊擁大眾入寇。官軍卒遇交鋒。損傷被擄數十人以上。不曾虧損大眾。或賊眾入境擄殺軍民數十人以上。不曾擄去大眾。或被賊白晝夤夜突入境內。擄掠頭畜衣糧數多。不曾殺擄軍民者。俱問守備不設、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本律。發邊遠充軍。若是交鋒入境。損傷擄殺四五人。搶去頭畜衣糧不多者。亦問前罪。以上各項內情輕律重、有礙發落者。備由奏請處置。其有被賊入境。將偵探軍役、及飛報聲息等項公差官軍人等、一時殺傷捉去。事出不測者。俱問不應杖罪、留任。或境外被賊殺擄偵探軍役。非智力所能防範者。免其問罪。 [謹案此條係原例留任原作還職。偵探軍役。原作爪探夜不收。後改定。]

1712諭。嗣後旗下有殺人之案。將管屬官員一併議處。又議准。滿洲與另戶人互相毆死。將護 軍統領罰俸三月。叅領罰俸六月。佐領、護軍校、驍騎校、各罰俸一年。小領催、族長、各鞭八十。

諭。嗣後旗下有殺人之案。將管屬官員一併議處。又議准。滿洲與另戶人互相毆死。將護 軍統領罰俸三月。叅領罰俸六月。佐領、護軍校、驍騎校、各罰俸一年。小領催、族長、各鞭八十。

條例/tiaoli 52

男子拒姦殺人。除死者與兇犯年 相當。或僅大三五 。事後指姦無 據者。仍當照謀故 殺本律定擬外。如死者年長兇手十 以外。而又當場供證確鑿。及死者 生供足據。或屍親供認可憑者。無論謀故 毆。俱照 殺律、減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奏 請定奪。如死者雖無生供。而年長兇手十 以外。確係拒姦起釁。別無他故者。或年長兇手 雖不及十 。而拒姦供證可憑。及圖姦生供可據者。無論謀故 殺。均照擅殺罪人律、擬絞 監候。

1775刑部議覆山東巡撫審題刨墳人犯王學孔敖子明。逃後二三年被獲。將王學 孔等改擬立決一案。奉旨。凡有重罪應入情實人犯。二三年後就獲。應改立決。原指謀故殺等犯情罪重大者而言。 此等刨墳人犯。無人命可償。入於本年情實足矣。有何不可待而改為立決乎。嗣後脫逃二三 年就獲人犯。何項應改立決。何項仍應監候。著刑部酌定條例具奏。欽此。遵旨議定。斬監候改立決條款。謀殺人造意者。故殺人者。犯罪拒捕殺人者。興販私鹽拒捕殺人者。軍士毆本管官死者。吏卒毆本部五六品長官及佐貳官首領官死者。 所統屬官毆長官死者。軍民人等毆死在京現任官者。毆宗室覺羅死者。毆死內外緦 麻尊長者。毆外姻小功尊長死者。聽從下手毆本宗大功小功兄姊。尊長僅令毆打。輒毆多傷至死者。妻妾毆夫之期親尊長死者。妻妾毆夫之大功小功尊長死者。奴婢毆家 長緦麻小功大功親死者。雇工人毆家長期親。若外祖父母及緦麻小功大功親死者。文武生員。武斷鄉曲。欺壓平民。其人不敢與爭。旁人不敢勸阻。將人毆打死者。與人鬬毆後。 遷怒於其父母。毒毆致斃者。殺內外功服緦麻。及族中奴僕一家三人者。尊長率領家人 打奪罪人。致家人殺人者。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句攝公事。而毆死差人者。死囚令人自殺。子孫於祖父母父母。及奴婢雇工人於家長。聽從下手者。圖財害命未得財。殺人為首 者。圖財害命不加功而得財者。庸醫因事故用藥殺人者。誣良為強竊盜。拷打致死者。 誣竊為盜。拷打至斃者。番役誣陷無辜。妄用腦箍及竹籤烙鐵等刑致斃人命者。捕役 受賄將罪人致死為首者。獄卒受賄謀死本犯為首者。私放囚人逃走因而殺人者。誣告 平民。拕累致死三人以上者。誣告人斬罪。所誣之人已決者。因姦盜而威逼人致死者。 豪強兇惡之徒。因事威逼平民自盡。一家三命以上者。用威力強行綁去。及設方略誘往 四方販賣。將被拐之人傷害致死為從者。略賣良人因而殺人者。強奪良家妻女。已被姦汙。妻女自盡者。強姦未遂。將本婦毆傷。越數日後。因傷身死者。強姦既成。本婦羞 忿自盡者。強姦既成。其夫與父母親屬羞忿自盡者。強姦內外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 親之妻。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未成。本婦羞忿自盡者。縱容妻妾與人通姦。因別情將 姦夫姦婦一齊殺死者。坐糧廳及各倉書役人等。向關米之人勒索。因而打死人命者。出 哨兵弁見船覆溺。阻撓不救。致淹斃人命。為首阻救之人。出哨兵弁遇商船遭風覆溺。人尚未死。不速救護。止顧撈搶財物。以致商民淹斃。為從之兵丁及在船將備。雖不同謀而分贓者。 黔楚紅苗讎忿搶奪殺人。聚眾不及五十人為首。及聚眾至百人殺人為從下手者。貴州地方。有 外來流棍句通本地棍徒。將荒邨居住民苗人戶殺害人命。擄其婦人子女計圖販賣。不論已賣 未賣曾否出境案內。有迫脅同行。在場未經下手者。發遣當差為奴之犯。殺死伊管主一家三人並三人以上。其不知情之子孫。絞監候改立決條款。誣告人絞罪。所誣之人已決者。 誣竊為盜。嚇詐逼認。因而致死二命者。捏造姦贓款蹟。寫揭字帖。及編造歌謠。挾讎汙衊。致被誣之人忿激自盡者。獄卒以金刃及他物與囚。致囚殺人者。獄卒陵虐罪囚。剋減衣糧。因而致死者。獄卒受賄謀死本犯為從加功者。衙役恐嚇索詐致斃人命者。捕 役受人賄屬。將罪人致死。從而加功者。挾讎放火。因而殺人。及有焚壓致死之為從。商 謀下手然火者。鬬毆連斃二命者。好鬬兇徒見人鬬毆。輒約夥尋釁。將人父母毆斃為從者。因事逼迫期親尊長致死者。軍民人等因事逼迫本管官致死為首者。因事威逼平民 自盡。一家二命及三命而非一家者。繼母因姦將前妻子女致死滅口。致令伊夫絕嗣者。 喇嘛和尚等強姦致死人命為從者。兵民聚十人以下興販私鹽。拒捕殺人為從下手者。黔 楚紅苗讎忿搶奪。聚眾至五十人。殺人為從下手者。以上各項人犯。情罪較重。如事發在逃二三年被獲。即改為立決。謹案嘉慶六年查絞監候改立決條款內。繼母因姦將前妻子女致死滅口一條。於嘉慶四年奏准。親母因姦謀死子女滅口者擬絞監候。不論其夫是否絕嗣。入於緩 決。永遠監禁。嫡母嗣母繼母因姦謀殺子女滅口者。嫡母擬絞監候。嗣母繼母擬斬監候。若 其夫絕嗣。俱入於秋審情實。若未致絕嗣者。入於緩決。永遠監禁等因在案。今將因姦致死 子女致夫絕嗣之嗣母繼母。添入斬監候改立決條內。於絞監候改立決條內。繼母改為嫡母。

刑部議覆山東巡撫審題刨墳人犯王學孔敖子明。逃後二三年被獲